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嗨,親愛的9點不見不散

未分卷 第三十四章 那就試試

書名:嗨,親愛的9點不見不散 作者:靜紫雪依 本章字數:3790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0日 18:43


  車子到達陸正南住的社區還不到九點,可我一下車便看到了他。

  跟司機道了聲謝,我便朝他走了過去。

  “嗨,你比預計的早到了十五分。”他笑著迎了過來。

  “你怎麼這麼早就下來了。”

  “我掐指一算就知道你會早到。”

  我輕笑出聲,“什麼時候成半仙了。”

  他笑而不語,伸手比了個請的手式,“走吧,帶你看看我的新家。”

  我隨著他進了社區,這裡是高檔公寓區,在榕城很有名,開發商就是恒遠集團。

  陸正南住在十二樓,是一套兩居室,廳很大,裝修的很精細,傢俱齊全,收拾的很乾淨。

  我在屋內轉了一圈,問道:“你什麼時候搬進來的。”

  陸正南給我拿了一瓶礦泉水,“前天搬進來的,你覺的怎麼樣?”

  “嗯,很好,很溫馨。”我給出評價。

  “要不要參觀一下我的臥室。”陸正南很殷切的邀請。

  “必須得看一下,”我很是不客氣的先他一步,進了主臥。

  臥室不算大,但也不小,一張雙人床,一組衣櫃,就沒別的東西了,很簡單。

  可當我目光掃過牆壁上的畫時,不由驚住了。那是一張半人高的油畫,畫裡是一個少女站在花海裡,微露出半張側臉,像是要轉過頭來又沒轉過,留有一個背影,帶著淡淡的憂傷與落寞。

  那少女不是我又是誰呢。

  “這你畫的。”我轉身不可置信的望向陸正南。

  他靠在門邊,那雙像是會笑的眼眸含著柔情,“嗯,在國外想你的時候我就作畫,這張是我最喜歡的一張,所以就帶了回來。”

  “正南,我真的……不值的你那樣。”我心下慚愧。

  他走到了我身邊,與我並肩望著牆上的畫,他輕聲道:“沒有什麼值不值的,只有我願意。”停了一下,“這幾年你變化很大,比我預想的要好很多。”

  “人總是要往前看的。”我輕歎道。

  “你能這麼想,我很高興。”他側身看我。

  我朝他笑了一下,“好了,不說這些了。聽蘇晴說你現在可是很有名的建築師,看來這幾年你混的也很不錯嗎。”

  “呵,還行吧。”他還是很謙虛。

  那天蘇晴跟我說陸正南在國外很有名氣,我還有點不信,後來上網搜一下,還真的嚇了一跳,他竟是去年的“國際建築獎”獲得者,那是國際權威的建築獎。

  不過以陸正南的才氣,有這樣的成就也是可預想的。

  “你在國外發展的那麼好,為什麼要回國?”我問道。

  “童童,”他很輕的叫了我一聲,目光凝視著我,柔聲道:“去年聽蘇晴說你結婚了……我失落了很長一段時間,那時我暗下決心要徹底的把你忘了,可當我聽說……孟成陽那樣對你,我就恨不能立馬飛回到你身邊,所以我接下了恒遠集團的邀請。”

  望著那雙深情的眼眸,我心下微疼,我何德何能讓一個如此優秀的人牽腸掛肚這麼多年。

  而我要拿什麼來回報他呢?

  陸正南想要的我給不起。

  其實他也變了很多,不在靦腆,成熟了很多,壯實了很多,如今功成名就,他適合比我好百倍優秀百倍的女孩,而不是我這個活在陰暗裡的人。

  “其實孟成陽對我很好,是我的問題,我很努力的試過,還是不行。”我悲涼的望著他,“不值得,真的。我根本就給不了你什麼。”

  “我不需要你給我什麼,我只想好好的陪著你。”他伸手想握住我的手,被我避開。

  “你看,我連一個簡單的牽手都無法給你。”我自嘲的笑著,其實與他碰觸我並不反感,可下意思的就是想躲開。

  陸正南手僵在那,微微顫了一下,收了回去。旋即,他笑了起來,裝作若無其事的說道:“不急,我相信總一天你會接納我的。”他雙眸柔和的像似要融化掉我所有的阻礙,“只要你願意試,多久我都能等。”

  我轉開眼,望向牆上那幅畫,是什麼樣的思念?讓他畫出那樣的我,身形神韻,與我如出一轍。

  或許我不該這麼封閉自己。

  良久我才回道:“那就試試。”就算是給自己一個機會。

  “太好了,”陸正南喜極而歎,“童童,你不知道,我等這句話等了足足六年了。”

  我轉眸望他,他眼底閃著晶瑩的水光,讓我深深動融。

  從陸正南住處回到老別墅,已是晚上十一點多了。我剛進客廳就聽到曉月的笑聲。父親、繼母竟然都還沒睡,曉月不知在說什麼,逗的繼母也跟她一塊笑個不停。父親坐在一旁,面色也很溫和。

  看到這樣的畫面,我總覺著自己在這個家裡就是一個外人,因為那三個才是真正的一家人。

  “童童回來了。”還是繼母眼尖一下就看到了我。

  “嗯,”我應了一聲,轉身準備上

樓去。

  “童童,你過來一下。”父親突然叫住了我。

  我不想過去,“爸我有點累了,想上樓睡覺。”

  “就兩句話,”父親明顯的有點不悅。

  一旁的曉月像是沒看到我似的,雙眼盯著電視,一邊吃著零食,繼母有點尷尬的捅了捅她,可她根本不理繼母。我也全當沒看見。

  我只好走了過去,坐到離他們最遠的一張沙發上,“什麼事您說吧。”

  “明天的酒會,你妹妹已經邀請了鄒子琛,他也答應了會來。明晚我也會去。”父親說到這時,曉月很是得意的瞥了我一眼,我心下不由覺的好笑,又聽父親說道:“明天一早,你把那幾家一直催款的供應商,還有銀行催代的經理都親自邀請一下。”

  “好。”我心下明瞭。

  父親還真是步步精算。

  回到臥室,我倒在床上。

  腦海裡突然浮現出鄒子琛接曉月電話時的神情,難到……他真的看上曉月了?所以才不想跟我糾纏下去?

  呃……我幹嗎想這個王八蛋呢,他愛誰誰去,關我屁事。

  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我只好起身,拿過小包裡掏出手機,是陸正南來的電話,看著那個閃動的名字,我嘴角不由的揚了起來。

  “喂,”我接起了電話。

  “你到家了?”溫和磁性的聲音。

  “嗯,回來有一會了。”

  “對了……我回來的事先別跟你爸說。”

  “為什麼?”我有點不明。

  “你爸要是知道我回來,那我爸很快就會知道。”

  “呃……你回國你家裡人還不知道?”我有點驚訝。

  “臨時決定回來的,所以沒跟他們說。”他說的有點不自在。

  看來他是真的為我回來的。

  “那這事你也不能一直瞞著呀。”

  “等我這邊一切都定下來,我會跟他們說的。”

  “哦,”

  “好了,早點睡吧。”他輕笑。

  “好,”我剛要掛掉電話,那頭突然又說道:“童童,謝謝你。”

  我被謝的莫明奇妙。

  “謝謝你,願意跟我試試。”很快他又補了一句。

  “正南,你別這樣。”我突然覺的好有壓力。

  他輕笑,“好了,不說了。晚安。祝你做個好夢。”

  掛了電話,我不由歎了口氣,也不知道自己晚上做的決定對不對。萬一自己最後還是不能接納他,那該如何是好。

  想在多也是無用的,不管怎麼樣,我既然答應了他,那我就得努力……為了他也為了我。

  翌日,我早早的到了公司。把父親交待要請的幾個重要的人,逐一親自打了電話邀請。其他的人,因為時間太緊根本無法發請帖,只能以Email的形式發邀請函再加秘書電話通知。

  我忙了一早上,才把要請的人都確定了下來。

  下午四點左右,我才去了禮服店。老闆很是熱情的給我推薦新到的幾款晚禮服。我看了看樣式確實很是不錯,就挑了兩套準備去試穿。

  我剛要進試衣間,另一邊的試衣間門從裡打開,曉月穿著一件奶白色蕾絲網裝的修身短裙從裡面走了出來,轉頭的時候看到了我。

  在榕城這種品牌禮服專賣店為數不多,僅有兩三家。所以在這裡會經常碰到熟人。

  “姐,你也來了。”她笑盈盈的叫道,一臉純真。好像前段時間我們根本就沒有不愉快過。

  這丫頭變臉的速度還真是快趕上她老闆鄒子琛了。

  呃……我怎麼又想起那人了呢。

  我上下瞄了她一眼,“嗯,身材不錯,這件禮服也滿適合你。”這丫頭實確是長大了,凸凹有致。

  林曉月走到鏡子前,左右看了一眼,皺了皺眉,說道:“沒有我想像的好,不夠性感。”

  V領那麼低,裙擺那麼短,還不性感,那她乾脆別穿了。

  我挑了一下眉,進了試衣間。

  等我換好衣服,從試衣間出來,林曉月還在大廳挑禮服,見我出來,她看了過來,眼底閃過一絲驚豔之色。

  我走到落地鏡子前,只一眼,便喜歡上了。

  寶藍色波紋,襯的膚色晶瑩白亮,款式簡潔大方,一字領,不會太低也不會高,裙擺剛好到漆蓋,顯的典雅端莊,修身,不會太緊也不會松,恰到好處,最特別的是腰間斜邊的大蝴蝶結。原本我還不怎麼喜歡這個蝴蝶結,可是沒想到上身後效果會這麼好。總結一句話這件禮服像是為我訂做的。

  “姐,你都快二十七了,怎麼還穿帶蝴蝶的衣服呢,會不會太裝嫩了。”林曉月身上還是裝著剛才那件禮服,一臉不屑的打量著我。

  可她眼中的對我身上禮服的青睞之色又怎麼會逃的過我的法眼。

  “你沒發覺,我穿上這件禮衣看起來跟你差不多大嗎。”裝嫩又怎麼樣,姐姐我就是要嫩。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