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強勢寵婚:齊少,引妻入懷

第7章 妥協

書名:強勢寵婚:齊少,引妻入懷 作者:玉樓 本章字數:3159

更新時間:2019年05月05日 14:47


吃完飯後,齊宸淵把陶舒予叫到了自己的書房去了,陶舒予想到齊宸淵給自己請了一天假,反正也沒什麼事,就跟著齊宸淵進了書房。

剛走進書房,齊宸淵就把一份合同遞給了陶舒予,“看看這個,感覺沒什麼問題的話就簽了吧。”

陶舒予一臉狐疑地接把合同接了過來,打開合同看了起來,越往下看臉越黑,氣憤地把合同一把甩給了齊宸淵。

“你這是私人醫生的合同還是保姆的合同?!”陶舒予沉著聲說。

齊宸淵看陶舒予這麼大脾氣,把合同打開看了一遍,沒什麼問題,這些都是自己寫的呀,她生這麼大氣幹嘛。齊宸淵心想道。

“有什麼問題嗎?陶醫生。”齊宸淵看了手裡的合同,雖然心裡不解,可是抬起頭的瞬間,臉上已經很是平靜了。

陶舒予一臉不爽的說:“齊大少你還是找別人給你當私人醫生吧,或者去找個保姆也行。”

齊宸淵看陶舒予這樣子,冷冷地出聲說“陶舒予,是你們院長來跟我說要讓你來給我當私人醫生,可不是我求著你來的。”

陶舒予一聽齊宸淵這說,心裡的火也冒了起來,抿了抿唇說:“院長是給我發過郵件說讓我給你當私人醫生,但你也別忘了,我沒同意。”

“陶醫生,我怕你是忘了我是誰了!”齊宸淵沉著聲威脅道。

陶舒予聽到齊宸淵這樣說,瞬間想起了齊宸淵的身份,鼎鼎有名的齊氏集團CEO,想讓自己在這裡混不下去不過是一句話的事情罷了。

“給我當私人醫生有什麼不好,而且這還是你們院長的安排了,再說了,這樣你就可以每個月拿兩份的薪水,何樂而不為呢。”齊宸淵開始拿錢誘惑陶舒予,企圖讓陶舒予妥協。

自己不過是個小人物,拿什麼和人家鬥。

陶舒予自嘲的笑了笑。雖然心裡很是不情願,但還是把合同拿過來,再次認真的看了看,“想要我同意也不是不可以。”

反正都要簽的,何不為自己多爭取些利益呢,

齊宸淵看陶舒予松了口,大方的把合同遞給了她“只要你答應做我的私人醫生,合同隨便你改。”

“這可是你說的。”陶舒予不懷好意的笑了。

伸手把合同拿了過來,本想做一番大改動的,可是齊宸淵卻突然按住她的手說道:“改動可以,先跟我說說你想改什麼。”

陶舒予拿著筆指了第一條,說道:“這條,這條,還有這條和這條必須刪掉。”

齊宸淵看著被陶舒予劃掉的條約,心中有些無奈,但還是同意了。

“另外,我還想在多加三條。”陶舒予說道。

齊宸淵很霸氣地說道:“隨便加,只要你願意做我的私人醫生,別說三條,就算是三十條我也答應。”

陶舒予聽見齊宸淵這樣說,心裡暗想道,等的就是你這句話。

“第一,你不可以限制我的人生自由,第二,不能強迫我做我不願意做的事,第三,在我給你當私人醫生的這段時間裡,你要無條件配合我。”陶舒予一口氣把條件說了出來。

齊宸淵聽見陶舒予提的條件,腸子都悔青了,早知道自己先聽她說了再考慮要不要答應,現在好了,有意見也得自己憋著了。

於是他只是黑著臉,也不說話。

“沒問題,你還有沒有什麼要求,有就一起說出來寫上。”好歹也算是自己的女人,讓著她點也沒啥。

不能強迫,那要是你自己心甘情願的就不算是強迫了吧。齊宸淵在心裡想著。

“暫時沒有了,要不齊少你先看看。”陶舒予又看了一眼,確定沒什麼問題了,把手裡改過的合同遞給了齊宸淵。

齊宸淵看著被陶舒予改的面目全非的合同,嘴角抽了抽。

這個死女人,真是一點虧都不能吃。

“我沒問題,簽吧!”齊宸淵淡淡地說。

陶舒予把合同接了回來,把自己的名字簽了上去。

齊宸淵看陶舒予終於把合同給簽了,嘴角露出來一抹滿意的笑容。

任你在怎麼折騰,最後還不是的乖乖的聽我的,齊宸淵在心裡想道。

陶舒予把東西全部搬到了齊宸淵的公寓,想著自己現在是齊宸淵的私人醫生了,他的傷我了還沒有完全好完,就給他想了一套有助於他康復的方案。

花了一下午的時間,陶舒予把方案寫了下來,拿著去給齊宸淵看。

“這個是我給你安排的方案,有助於你康復的,你看下。”陶舒

予對在客廳裡看報紙的齊宸淵說。

既在其位便某其職,陶舒予覺得自己既然已經簽了合同,自然應該做好自己該做的事情了。

齊宸淵放下手中的報紙,把陶舒予寫的方案看了一遍,抬起頭說:“我已經好的差不多了,陶醫生不用這麼麻煩。”

我自己的傷我自己還不清楚呀,這個女人竟然還特意給我制定了方案,關鍵這方案上寫的,完全是把自己當成重症患者一樣。

雖然覺得很是沒有必要,不過想到是陶舒予專門給自己制定的,心裡很是舒暢。

陶舒予見自己花了幾個小時為齊宸淵制定的方案,竟然就這樣被他給否定了,淡淡地:開口說“合約裡面有一條,在我給你當私人醫生的這段時間,你得無條件配合我對你的安排。”

小樣,我就不信我還治不了你了,陶舒予心想到。

齊宸淵當沒聽見陶舒予說什麼一樣,抬起頭看了下時間,“陶醫生再不去睡覺,我怕你明天又像今天一樣直接睡到了下午。”

齊宸淵邊說邊站了起來,往自己的房間走了去。

聽齊宸淵這樣說,陶舒予看了下時間,是不早,自己得去睡覺去了,明天還要上班呢!

陶舒予想著自己把方案給齊宸淵看了,他也沒說反對,自己已經仁至義盡了。

這個方案和飲食無論如何他都得照著辦的。

陶舒予也一定會對自己的工作認真負責的。

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間,把手機鬧鐘調好,陶舒予就上床睡覺了。

當第二天陶舒予起來的時候,公寓裡就只有她一個人,看了一圈都沒見著齊宸淵。

陶舒予心想,一大早上的,齊宸淵這是去哪裡了,他不是傷還沒有好嗎,怎麼還到處亂跑。對於這樣“不聽話”的病患,陶舒予表示很是無奈。

齊宸淵起來的時候陶舒予還沒起,給她留了份早餐,就沒管她了,直接開著車,就去公司上班了。

阿徹見明明該在家養傷的齊宸淵出現在公司,瞬間沒反應過來。

“總裁,你不是說你要在家養傷的嗎?怎麼過來了?”阿徹上前疑惑的問。

齊宸淵撇了阿徹一眼,冷著聲說:“怎麼,難道我不能來嗎?”

阿徹見齊宸淵撇了自己一眼,立馬解釋說:“不是,總裁,我沒那個意思。”

齊宸淵懶得聽阿徹解釋,頭也不回的往辦公室走了過去,“給我把這段時間沒處理的檔送到辦公室來。”

阿徹聽見齊宸淵這麼說,馬上轉身去拿檔,“是,總裁。”

不一會,阿徹就抱著厚厚的一堆文件進了齊宸淵的辦公室。

“總裁,這就是最近全部的檔了。”阿徹把檔放在齊宸淵的辦公桌上說。

看到阿徹抱進來厚厚的一摞檔,揉了揉隱隱發疼的太陽穴,自己這才幾天沒來上班,怎麼就堆了這麼多檔沒有處理。

“恩,我知道了,你去忙吧。”齊宸淵對阿徹說。

“是。”阿徹點了點頭,就準備退出去了。

齊宸淵剛拿起一個份檔,還沒有翻開,突然抬起頭對剛走到門口的阿徹說:“晚上,下班的時候記得提醒我。”

阿徹剛走到,聽到齊宸淵在自己後面說讓自己下班的時候提醒他,腳下一個踉蹌。

我剛剛沒聽錯吧,一向工作起來就不分白天黑夜的總裁竟然讓自己下班的時候提醒他。

“好的,總裁。”不過阿徹還是很快反應了過來,恭敬地對齊宸淵說。

阿徹走出了齊宸淵的辦公室,回到自己辦公室,坐在自己辦公室,想到自家總裁的行為,一臉感慨,不過是在聖安醫院住了幾天院而已,總裁怎麼像是換了個人。

一天的時間不知不覺便過去了。

齊宸淵正專心的埋頭處理著文件,阿徹推門走了進,“總裁,下班了。”

齊宸淵聽見阿徹叫自己下班了,把頭抬了起來,放下了手中的檔,看著桌上還有一半的檔沒有簽名,本打算留下來繼續處理。

轉瞬想到了那天陶舒予趴在辦公桌上睡著了的畫面,還是起身拿起自己的衣服走出了辦公室。

回去的路上,阿徹開著車正在轉彎,一個小孩突然從轉角處跑了出來,阿徹猛的一踩刹車,毫無防備的齊宸淵身子向前倒了過去。

感覺到自己身上傷口隱隱作痛,齊宸淵沉著聲問道“怎麼回事!”

阿徹看見小孩被一個女人給帶走了,忙跟齊宸淵說:“總裁,剛才出了點小意外,不過現在已經沒事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