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慕先生的小女僕

未分卷 第三十章 把自己埋在被子裡

書名:慕先生的小女僕 作者:紅雨過窗 本章字數:3606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0日 18:50


  一朵蓮花在我的身體裡,再一次慢慢地開放了。

  我躺在那裡,感受著慕先生滾燙的溫度和喘息,一雙手禁不住緊緊地抓住了慕先生的身體,手指恨不得要嵌入他的肌肉裡。

  慕先生的動作逐漸地加劇,而我的疼痛感已經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讓人幸福得要死過去的無法形容的感覺。

  我看著慕先生,大口地喘息著,脖頸,肩膀全都佈滿了濕漉漉的汗水。

  慕先生的喉嚨裡再次發出了破碎的含混不清的呻吟聲,而我,卻緊緊地閉著雙眼,閉著嘴巴,不讓自己喉嚨裡發出半點聲音。

  這是我從小到大,從我失去父母親那一刻,最為幸福的時刻了。

  我閉著眼睛,仿佛徜徉在充滿鮮花的青草地,蝴蝶翩翩,牛羊奔跑……

  慕先生終於停止了所有的動作,趴在我的脖頸上大口地喘息著。

  這一次,他沒有立刻站起身來去洗手間,而是把我摟在他的懷裡休息了一會兒。

  我想起了徐佳媛臨走時說的話“我兩個小時以後回來”,我趕緊一咕嚕翻身坐了起來,不待慕先生說話,我迅速地穿上睡衣,跑進了洗手間。

  我沖洗完自己的身體,然後拿出一個乾淨的盆子,接了一些水,然後又兌了一些熱水,用手試了一下溫度,端著盆子拿著毛巾,回到了臥室。

  慕先生看著我,禁不住翻身坐了起來。

  “慕先生,您洗洗吧。”我端著水盆,根本不敢睜開眼睛,因為慕先生還沒有穿衣裳。

  慕先生看著我,沉默了半晌說,“不用了,我去洗手間洗。”

  慕先生說完,站起身來,光著身子去了洗手間。

  我把那半盆水放下,轉身跑回了自己的房間。

  我知道,我和慕先生之間,並不是平等的,徐佳媛也再三告訴我,不許和慕先生多說話,不許對慕先生動感情,我的任務就是生孩子。

  而現在,短時間之內,我做完了自己應該做的事。

  我又一次站在穿衣鏡前,細細地打量著自己,但願這一次,不要再出現吻痕之類的印記。

  只是,讓我無奈的是,脖頸處剛要消失的痕跡,現在又增加了一處新的吻痕,甚至比上一次顏色還要深,而身體上,更是增加了幾處。

  我想起慕先生剛才在我的身體上,近乎瘋狂地動作,他的吻如漫天的飛雪細細密密地飄落我的全身,我的臉頰禁不住又一次發燙。

  慕先生在門外輕輕喊著我的名字,我趕緊穿好睡衣,從房間裡出來了。

  “慕先生。”我看著他,又恢復了以往的距離。

  慕先生看著我,輕輕歎了口氣說,“給我倒杯咖啡吧。”

  “哎。”我答應著,趕緊去給慕先生沖了一杯徐佳媛讓人從印尼買過來的貓屎咖啡,然後恭恭敬敬地放在他的面前。

  慕先生隨手打開了電視,呷了一口咖啡。

  我站在他的面前,不知道是該走還是該站在那裡。

  慕先生看著我,拍了拍他身邊的座位說,“坐下來看會兒電視吧。”

  我感覺那樣不好,坐在慕先生身邊,陪他一起看電視,這不是我任務之內的。萬一徐佳媛回來,看到這一幕,肯定會不高興的。

  我擔心不坐下,會讓慕先生掃興,於是猶豫了一下,坐在了拐彎處的另一個沙發上。

  慕先生看看我,端起杯子來喝了一口咖啡。

  我的眼睛盯著電視,完全看不進去電視裡面的內容。

  “你奶奶的病好些沒有?”慕先生看著電視,似乎是漫不經心地問著我。

  “還不好。”我看著慕先生,禁不住咬住了嘴唇,叔叔告訴我的那些話,不僅又在耳畔迴響,我看著慕先生,想忍著不說話,可是一想起奶奶這樣拖著不做手術,很可能隨時會離開我,心裡一陣難過,眼圈禁不住紅了。

  “到了什麼程度?”

  “醫生說需要儘快的手術,越早越好。”我說這話的時候,根本不敢抬頭看慕先生,只是覺得自己心裡難過極了。

  “那……”慕先生張開嘴,剛說了一個字,房間的門“嘩啦”一聲響了,徐佳媛回來了。

  她看著我和慕先生坐在沙發上,微微楞了一下,然後說了句,“莎蔓莉莎的美容師真是越來越敷衍了,兩個小時的Spa,一個小時就做完了。”

  徐佳媛說完,換了拖鞋,來到了沙發旁,緊緊偎著慕先生坐了下來,很自然地摟住了他的胳膊,“老公,看什麼呢?”

  “隨便打開了一個頻道。”慕先生說著,把手裡的遙控器遞給了徐佳媛。

  “沒事,就看這個吧。”徐佳媛說著,把遙控器放在了桌子上。這個時候,她看

見了那杯貓屎咖啡,不僅面帶不滿地問了我一句,“怎麼大晚上的給慕先生喝咖啡呢?咖啡影響睡眠,你不知道嗎?”

  “我……”我看著徐佳媛,張了張嘴,沒說出話來,一隻手緊張得抓住了自己的睡衣。

  “是我讓她倒的。”慕先生輕描淡寫地說著。

  “老公你晚上不喝咖啡的呀。”徐佳媛說完,隨手拿起水果盤裡的一個柳丁,用那雙潔白細膩的纖手,旋轉著剝起柳丁來。

  她的手細膩柔軟,塗著枚紅色的蔻丹,還鑲著閃閃發光的鑽,看起來格外漂亮。

  我下意識地把自己的手往後縮了縮。

  我不用看也知道自己的手又黑又瘦,沒有任何粉飾,指甲剪得短短的,為了方便幹活。

  徐佳媛很靈巧地剝完了柳丁,然後把柳丁掰開,一半遞給慕先生,從剩餘的一半上,掰下一小塊,放在塗抹得紅潤欲滴的雙唇內,好看地咀嚼著。

  是的,她所有的動作,包括最後吃的動作都好看地無可挑剔,接近完美。

  我又一次感覺到了我們之間的差距。

  慕先生拿著那半柳丁沒說話,拿了一會兒放在了茶几上,端起杯子把咖啡喝了。

  我感覺自己在這裡已經完全是一個多餘人了,於是站起身來,低著頭去一旁給房間裡的花澆水了。

  慕先生這個時候也站起身來,回了自己的房間,徐佳媛二話沒說,緊隨其後進了房間。

  我的心稍稍地平復了一些。

  不知為什麼,雖然是徐佳媛主動找我,跟我談這筆交易,讓我給慕先生生孩子,可是跟慕先生在一起後,每次見到徐佳媛,我都說不出的心虛,總感覺對不起徐佳媛,那種隱隱的愧疚感根本揮之不去。

  現在,徐佳媛跟慕先生進了房間,隨著房間門的關閉,我輕輕地松了一口氣。

  但是,又情不自禁地回想起自己剛才在慕先生房間裡的情形來。

  慕先生第一次跟我在一起時,似乎也有些緊張,行為動作也顯得倉促,而這一次,他坐在我的身邊,用他那溫熱的大手來來回回地撫著我。

  我說不出他撫我時是一種什麼心理,但是我的身體裡仿佛有電流在迅速地滑過,而他,撫摸我的動作,現在回想起來,似乎還有一種撫摸孩子一般的溫柔和美好。

  父母去世時我還小,那些事早就不記得了,在我的記憶裡,似乎還沒有什麼人,這樣溫柔地撫摸過我,那麼久。

  以前和宋明成在一起,我從來沒有這樣脫光了躺在他面前,他儘管也撫摸過我,但是也有禁區的,比如那個地方,宋明成苦苦哀求過我好幾次,我也沒同意。

  和慕先生比起來,宋明成的撫摸更急躁更粗糙,總有一種迫不及待地感覺,而慕先生,卻讓我有一種說不出的溫柔和愛撫感。

  我心裡想著那些事,臉頰禁不住微微發燙。我伸手摸了摸臉頰,就在這時,徐佳媛穿著真絲的軟得象流水一般的紅色吊帶睡衣從房間裡出來了,手裡端著那半盆水。

  我不僅一怔。

  徐佳媛把水放在一旁的椅子上,我的心頓時又提起來一截。

  我默默地端起水盆去了洗手間,倒了。

  徐佳媛緊跟在我身後,眼見著我到了那盆水說,“是誰讓你給慕先生往盆裡倒水的,慕先生從來不用盆裡的水洗,那多不衛生。”

  “我記住了。”我小聲地答應著,聲音低得似乎只有自己才聽得到。

  徐佳媛不再說什麼,沖我招了招手,進了另外一個房間。

  我不敢說什麼,趕緊跟著徐佳媛進去了,徐佳媛看看我,又注意到了我脖頸上的新痕。

  她的眼睛在那裡停留了幾秒,微微蹙起了眉頭。

  我不自然地伸出手去撓了撓那裡。

  徐佳媛看了我一會兒,忽然換了一副神情,笑了笑,“不好意思哈,慕先生手重了些,可能是覺得你是下人吧。我們在一起時,他怕弄疼了我,總是很溫柔的,你……沒事吧?”

  徐佳媛說著,伸手拽開了我的衣領,認真地看了看。

  我趕緊躲開了,不自然地用手撫著那裡,揶揄著,“沒關係的。”

  徐佳媛看看我,說,“抹點紅花油,好的快些。”

  “哎。”我尷尬地點點頭。

  徐佳媛不再說什麼,轉身出去了,徑直回了她和慕先生的臥房。

  我看著她紅色的流水一般的身影進了那間臥房,想著那間房裡橘紅色的燈光,想著那張闊大柔軟的床,想著慕先生穿著絲質的藍底碎花睡衣,想著徐佳媛白皙的皮膚,心裡,忽然湧出了一種說不出的酸楚。

  我低了頭,迅速地回了自己的房間,把自己埋在了被子裡。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