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Fate/Metempsychosis

Fate Metempsychosis Chapter Ⅰ 啟示錄

書名:Fate/Metempsychosis 作者:Kaine 本章字數:6965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32


Chapter Ⅰ 啟示錄

“[聖杯戰爭]?又是哪個極端組織發動戰爭的代號?”何亦瑤一邊收拾著自己桌子上的音樂課本,一邊將數學課的教材和筆記本從背包中拿出來,整齊地碼放在課桌的左上角。做完這一切後何亦瑤微微偏頭看向自己的同桌同時也是自己好閨蜜的趙夢琳,此時正興致勃勃地看著自己的手機和何亦瑤聊天。

“不是,你看著上面寫的。”趙夢琳說著將自己手中iphone5s遞給了何亦瑤。何亦瑤並沒有接過去,而只是微微側頭看向手機螢幕:

[從者(Servent)

于現世重現的英靈們。

劍之英靈 Saber

弓之英靈 Archer

槍之英靈 Lancer

騎之英靈 Rider

術之英靈 Caster

狂之英靈 Berserker

影之英靈 Assassin

由聖杯分成七級階梯的最強幻想們。

他們太過於強大。

粉碎鋼鐵,撕裂大地,甚至貫穿天空。

他們與七位主人(Master)一同參與[聖杯戰爭]為奪取聖杯而戰。

但是……

勝者只有一位——]

“下面給的地址是人民商場呢。這是一場比賽麼,這麼宣傳還真是別出心裁呢。”何亦瑤的視線離開了手機螢幕看向一旁隱隱…不,已經呼之欲出的躍躍欲試的趙夢琳,說到:“夢林你不會想要參加吧?”

“當然了!”趙夢琳毫不猶豫地回答到,“你不覺得這場比賽肯定會很有意思麼,而且只要是和體育有關的我是不會輸的!”

“嘛,畢竟你運動神經超好呢。”何亦瑤看著已經在一旁小聲說著“奮鬥”“努力”給自己加油的趙夢琳,還是忍不住給她潑下一盆冷水,“你沒看見這篇帖子是五天前的嗎?而且它應該只有七個參賽者,現在說不定早就報名截止了。”

“怎麼這樣…”趙夢琳像一瞬間失去了所有的力氣一樣癱在了課桌上欲哭無淚的說到:“不論是這個【聖杯戰爭】還是剛剛音樂老師說的《蘭陵王入陣曲》。亦瑤,你說為什麼這種我感興趣的都消失不見了呢? 真想聽聽究竟是什麼樣的旋律會讓那個嚴苛的音樂老師有那麼高的讚譽。 ”

何亦瑤偷瞄了一眼班級前門的方向,輕理了一下散落在耳邊的鬢髮,語音輕柔,三分同情七分憐憫的說到:“為什麼《蘭陵王入陣曲》會失傳我不清楚,但這節數學課你要站在後面上了。”

“哎?”

“趙夢琳,我讓你改的卷子為什麼沒交給我?站到後面去。”數學老師語氣平淡的宣佈了這個噩耗,當然僅僅只是對趙夢琳一個人來說,至於其他同學則是爆發出一陣哄笑。

趙夢琳:“……”

———

—————————————————

何亦瑤悠悠地從睡夢中醒來,忽然發現眼前的並不是自己熟悉的臥室,但還未來得及多想, 耳邊傳來了激昂的鼓聲。

並不是作戰時所敲起的戰鼓,她聽到這個鼓聲更有震懾力,充滿了金戈鐵馬之音。

鼓聲翻滾在耳邊,仿佛是暴風雨前的陣陣驚雷,一聲強過一聲,聲聲都讓她的心臟隨之一震,然後心跳就會不自覺地隨著鼓聲忽上忽下,忽快忽慢,被生生地壓迫著,渾身熱血沸騰。何亦瑤的眼睛仿佛看到了沙場上千軍萬馬時峙,殺氣橫生的驚人情景。然後鼓點急驟了起來,就像是兩軍開始短兵相接,激地廝殺在一起,難解難分。鼓聲忽然一變,能聽出來其中一方軍有一員大將破陣而出,直殺敵甲,沖入對方腹部之地,萬軍之中取對方敵將首級如探囊取物。

鼓聲戛然而止,何亦瑤此時才發現自己面對的正是一面巨大的戰鼓,而鼓手最後的那一錘,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就像是揮刀斬下一般,鼓聲嗡嗡振了許久,才平靜下來。

何亦瑤猛然從夢中驚醒,發現自己身上的睡衣已經被夢中驚出的的汗所浸濕。自己明明沒有聽過那種激昂的鼓音,為何會出現在自己的夢中。何亦瑤右手撫在自己左胸心臟的位置,此時還在劇烈的跳動著,仿佛還未從那鼓音所描繪的戰場中脫離出來。何亦瑤深吸一口氣,把身旁的窗簾一下拉開,耀眼的陽光照射到她臉上,讓她一瞬間有些睜不開眼睛。

何亦瑤適應了一下眼前的陽光,緩緩起身下了床。身上的睡衣由於夢中驚出的汗黏黏的貼在何亦瑤的身上。這種難受的感覺讓一個愛乾淨的女孩子怎麼能忍受得了,雖然今天答應了母親還要去配眼鏡,但在那之前——

何亦瑤看了看放在自己書桌上的鬧鐘,“時間來得及,還是先洗個澡吧。”

————————————————————

波西米亞風的格子長裙,再配上酒紅色的羊皮小夾克和直筒鹿皮靴子,圍上淡粉色的圍巾的何亦瑤現在落地鏡前。就像趙夢琳以前說過的,誰也摸不清楚何亦瑤穿衣的風格,總之每次當你看到的時候,她的搭配總會讓你眼前一亮。

“亦瑤,我和你爸爸今天上午要加班到一點多,你先自己去配眼鏡吧,我和你爸下班後去找你。就在人民商場一層的‘新世界’眼鏡店,我已經幫你預約好了,應該你說一下你的名字就可以了,要乖啊。”

再次默默讀完一遍手機上母親發來的短信,何亦瑤把手機螢幕鎖上,放進了挎包裡。心裡卻是對人民商場多了一份注意,用那麼別出心裁的方式宣傳做廣告的活動,如果還沒過的話,但是可以幫夢林看看是個什麼

樣的活動。何亦瑤看了一眼牆上的掛鐘,已經快十點了,是時候出發了。

“真是的,早知道當初就不熬夜看書了,弄得我現在非得去配一副眼鏡,真是自作孽啊。”何亦瑤一邊低聲喃喃自語,一邊習慣性的將家門反鎖,出發去那個配眼鏡了。

此時的何亦瑤還不知道她命運的軌跡已經被寫定。一切尚未開始,只有命運女神微笑著拉開序幕,傾聽車輪緩緩碾動。

————————————————————

“歡迎光臨,有什麼可以幫您?”

何亦瑤剛剛推開位於人民商場一層“新世界”眼鏡店的大門,便看見一名女子迎了上來,用禮貌而溫和的語氣開口說到。

何亦瑤細細打量眼前的女子,她的年齡不過二十五、六歲,黑色的頭髮像是流動著光澤的黑墨般輕輕綰起在頭頂。她的眼鏡圓潤而烏黑,長長的睫毛像霧一樣,把她的眉眼修飾得極其潤澤。她尖尖的小臉,肌膚像是軟雪般白皙潤滑。身上醫生一般純白的制式大衣,根本遮掩不住那美好的曲線,更是襯托的她膚白似雪。黑色邊框的眼鏡讓氣質像一位高貴公主的她多了幾分知性。

女子仿佛是意識到了何亦瑤打量的目光,回頭溫和的笑了笑,說到:“我是這裡的醫師,你可以叫我夏淺,今天我來給你進行驗光和散瞳等工作。”說完後又轉過頭去,向大廳走去。

何亦瑤微微頜首,跟著美女醫師夏淺走入眼鏡店的大廳,琳琅滿目的各種眼鏡率先進入何亦瑤的視線。你很難想像為什麼這麼一家眼鏡店會修建的如此豪華,奢華的水晶吊燈懸於頭頂,一旁掛著一隻金邊的鳥籠,其中那只小巧的百靈鳥正發出清脆悅耳的鳴叫。

“這裡真的是家眼鏡店嗎…”

眼睛驗光的過程不過區區幾分鐘。拿到結果的夏淺看著正眼神到處亂瞟的何亦瑤黛眉微微一皺,檀口微張,說到:“你這次是第一次配眼鏡,這個度數也太高了吧,我幫你做個散瞳看看能不能回復一些。不然我怕你第一次就配這麼高度數的話會暈。”

何亦瑤也沒有拒絕,她對這種事完全不在行,既然她是專業的,那就按照她說的來吧。

夏淺把何亦瑤安排在大廳角落一個安靜的地方,意識何亦瑤不要動,手中拿著並不清楚的白色滴管,往何亦瑤的滴了兩滴其中的不知名的溶液。她只能感覺到瞳孔一陣清涼,冰涼的觸感隨著雙眸瞬間擴散到自己的頭皮。隨後夏淺柔柔的聲音傳來:

“在這裡閉目兩個小時吧,到時候我回來叫你的,千萬別睜眼哦。”

何亦瑤微微點了點頭,示意自己明白了。她打算用這半個小時稍稍休息一下,昨晚夢中那陣激烈的鼓聲讓她到現在都有些無法

自拔。

“好了,小瑤,可以睜開眼睛了。”何亦瑤剛剛昏昏沉沉的有些睡意,夏淺的聲音就悠悠地傳來了。夏淺緩緩地睜開自己的眼睛,由於剛剛半個小時的散瞳她的眼睛一瞬間看不清周圍的事物。這時夏淺再一次開口了“是不是有些不適應,這是很正常的,剛剛做完散瞳的人都會這樣的。”

何亦瑤沒有回話,因為她的眼睛已經完全能夠看清周圍的事物,甚至已經完全恢復了正常的視力。而現在,她的目光被那懸掛在大廳中央的鳥籠所完全吸引。

古銅色的,完全由骨骼組成的動物取代半個小時前鳥籠中那只百靈鳥的位置,它雙翼在籠中根本無法完全張開,戴著白銀面具的頭骨深處亮起了金色的瞳光,它有九條頸椎,九個頭骨,每個都發出不同的聲音,有像少女般婉轉,有像烏鴉般嘶啞,有像洪鐘般高亢。九個頭骨竭力伸向身下不可能夠到的四個孩子的位置,發出獵食前興奮的尖叫,歡快的就像找到腐肉的鴉群。而那四個孩子一臉歡快的看著鳥籠,對這一切渾然不覺。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在何亦瑤的世界觀中從來沒

有出現過如同這樣的生物,更何況剛剛在那個鳥籠中的明明是一隻小巧可愛的百靈鳥,怎麼會出現這個…

“京師鬼車鳥晝夜叫,及月餘,其聲更哀,更聚鳴于觀象臺,尤異。”夏淺柔柔的聲音一瞬間變得有些低沉,好似在背誦古籍中的段落,“那是雌性的鐮鼬,也就是中國古代中所說的鬼車鳥,也叫‘九頭鳥’,曾經有十個頭,被周公射掉了一個,只剩九個,長不好的頭總在滴血。”

何亦瑤猛的回頭看向夏淺,漆黑明亮的眸子盯住夏淺。夏淺面對何亦瑤眼神的質問,若無其事的環顧了一圈眼鏡店,開口說到:“放心吧,除了在你我二人眼裡,在其他人眼裡,那鳥籠中的只是一直百靈鳥,而不是正在嘶吼覓食的九首鬼車鳥。”

“為什麼會這樣?”何亦瑤有些難以置信的看向整個大廳,鳥籠下的四個孩子看向鳥籠的目光完全是一種看寵物的目光,完全沒有絲毫的慌亂與震驚。仿佛在場的一切都是正常的,只有他們兩個,是異類。

“從你眉間解剖進去,有一個紅褐色地豆狀物,叫做松果體,道家稱之為‘天眼’,佛家稱之為‘識海‘。向內可以看見你身體地小宇宙,向外可以看清宇宙萬物,甚至可以稱為第三隻眼。經研究表明,所有的生物,不管是天上飛的,地上走的,水裡遊的,包括人類的祖先,都曾有過這第三隻眼。但隨著生物的進化,這只眼睛從顱骨外移到大腦內,成了松果體。而退入腦顱後,或許是由於人類在地球食物鏈頂端,松果體地退化比其他任何生物都要

明顯,所以人類在面對自然危害時毫無察覺,而動物則能有所反應。所謂古代名將戰鬥時地本能都是一定程度地啟動了自己的松果體。剛剛那種液體,對於一般人而言,和普通地散瞳用沒有任何地差別,然而你卻出現可以看到裡世界,這已經不單單是松果體被啟動地力量了。”夏淺好似完全沒有看到何亦瑤那憤怒地視線般繼續說到,“所以你已經被選中了,【聖杯戰爭】的第六位Master。”

“【聖杯戰爭】?那不僅僅只是個遊戲嗎。”何亦瑤頓時想起前幾天趙夢琳和自己說的,那被自己認為是一場不過是場競賽的遊戲。

“遊戲呢…你這還真是一個不錯的心態呢。”夏淺略微思考了一下頗有些贊同的點了點頭“說是遊戲也確實沒有什麼錯,獎品是能夠實現任何願望的聖杯呢。當然,代價和獎勵也是成正比的”

“…代價?”何亦瑤忽然一股恐慌感順著自己的食道湧入自己大腦。

“也就是你參加這場遊戲的籌碼,也就是你的…生命。”

那股不詳的恐慌感變成了現實,如同一隻黏膩的手死死扼住她的喉嚨。讓她的聲音都有些不清楚:

“開什麼…玩笑…”

“不是開玩笑哦,堵上各自生命的史詩般的戰爭,沒有比這更美妙的的事情了。”

“那種事和我有什麼關係啊!”何亦瑤一瞬間暴起,踢倒了自己椅子,尖銳的聲音突兀的響徹在整個眼鏡店,幾乎所有的視線在那一瞬間都集中在何亦瑤身上。而只有在仰視何亦瑤的夏淺才發現,那在她漆黑如墨的瞳孔中一閃而過的金色。

俯視著夏淺的何亦瑤這才仔細的看到了夏淺的眸子,乍看起來那雙眼睛清澈動人,細看卻像兩眼深潭,潭水雖然透明,可是太深了,看向深處是一片漆黑。

稍稍緩和了一下自己那翻騰的內心,何亦瑤踉蹌著向門口走去,視線一瞟,又看到了那被困在在鳥籠中的鬼車鳥,猙獰的頭顱和那不同的聲音響徹在自己耳邊,那常人所完全不能理解的叫聲。

“連招呼都不打一聲就走嗎,我還沒有告訴你【聖杯戰爭】的常識呢。”聽到夏淺的聲音,何亦瑤的身形微微一頓,但還是沒有回頭的走向大門。

“小瑤,拿上這個。”何亦瑤條件反射般回頭,接過了一副簡單的白色鏡框眼鏡。

“想作為一個普通人活著的話,就帶上這副眼鏡吧,儘管虛假,但畢竟是你所熟識的世界。”夏淺雙手插在白色大褂裡,聲音溫和的說到,臉上的笑容足以媲美專業的禮儀小姐。何亦瑤將眼鏡戴上,眼前的景象並沒有任何的變化,僅僅是那猙獰的鐮鼬又一次變回了小巧的百靈鳥,但此時的何亦瑤,卻一點也沒有對那正歡快蹦

跳的鳥類產生任何好感。

“想通了來找我吧,不過…”夏淺的話說到一半,沒有再說下去,而何亦瑤也沒有再問,直接推開大門走出了“新世界”眼鏡店。

——被聖杯選中的你,已經無法逃離這場“遊戲”了,只要你有令咒就無法逃避這一切,這就是聖杯的殘酷性。

“真是安排了一步好棋子啊,那個少女明明只是個普通人居然被你強行拉入這場戰爭。”何亦瑤剛出大門,一位身材高大挺拔的男子站到了夏淺身邊,語焉不詳地說到。

“不是我拉進來的,她會有求於聖杯的,就算現在並沒有,但聖杯只會選擇對聖杯有欲望的人作為Master。我無法干預。這就如同命運,她避無可避。”夏淺瞟了一眼身旁一臉調笑的男子,目光凜冽如刀劍,“Rider,知道我為什麼想要被女人殺死的英靈嗎?因為只有他們,才懂得女人真正的恐怖。”

男子聽了夏淺的話臉上的笑容一僵,低垂的眼睛裡籠罩著陰影,不再是純淨的冰藍色,而像是卷雲下起伏的海面,暗藍幽深。另一邊一位服務員的聲音此時響起,“夏淺呢,你來給這個孩子驗一下光。”

“來了。”夏淺眼眸中的刀劍一瞬間隱去,又重新變回了那副溫和的樣子,她盈盈一笑,走了過去。沒有人注意到這裡,也沒有人留意到這名男子流露出的,淡淡的悲傷。

————————————————————

何亦瑤站在紅綠燈前,腦海中反復不斷播放著剛剛夏淺對她說的話,這也使得她並沒有注意到眼前的燈的變化,呆呆的看著它由紅轉綠又轉紅,這才懊惱的發現自己錯過了這次紅綠燈。

“你好,小姐。介意和我聊一聊嗎?”

何亦瑤轉過身去,看到了剛剛說話的人,他穿著淺灰色的正裝,佛羅倫斯白襯衣,系著銀灰色的領帶,好像準備去參加一場宴會。淺灰色的半長髮有些鬆散的垂在兩頰,一張漂亮的典型西方人的臉,卻說著一口流利的中文。何亦瑤漆黑的眸子和他海藍色的眸子對視,她覺得自己在看一隻波斯貓,安靜,溫順,甚至對你有些親切,但又極其的敏銳。

貓是難以揣測的動物,即使在和他對視,何亦瑤也看不清那個人的眼神。

“我並不認識您,但不得不說您的中文說的真好。”何亦瑤開口說到,語氣恭維但又暗藏著疏遠。

“哈哈,哪裡,誰都知道中國文化會在全世界越來越流行的。”說到這裡,男子的臉上流露出一絲的得意,但很快他就從何亦瑤的表情中意識到了什麼,“就是因為不認識,所以我才來找你聊聊。我喜歡和陌生人相遇,彼此的生活沒有交集,卻互相給對方講自己的故事,然後再次分

開。”

何亦瑤沒有回答,這是個怪人,他看不透卻又有一種我們是同一類人的感覺。

“小姐,你相信命運嗎?”

何亦瑤微微一愣,這個男人難道是個神學主義者?

“命運就像萬有引力,即使是最絢爛奪目的流星,也只能在宇宙既定的軌道中飛行。”男子微仰著頭,就像是看到了什麼東西般有感觸的說到。他俯首看向身旁的何亦瑤,開口問到,“小姐你又是怎麼看待命運的呢?”

何亦瑤沒由來的感覺到一陣陣反感,不管是剛剛的夏淺還是眼前這個男人,都一直再說一些讓自己力所不能及的事情。擺出一副超脫於世,俯瞰眾生的樣子,嘴裡不斷地念叨的命運,命運這東西,難道就不可逆轉嗎?

“你們一個個的都在說著些讓人很煩啊…如果命運如同你所說的,那我實在沒有辦法接受這種命運,貝多芬曾說‘我要扼住命運的咽喉,它休想使我屈服。’他用聾了的耳朵譜寫出了《命運交響曲》。為什麼有這樣活生生的例子在,還要相信命運無法違背呢?”

但男子並沒有被何亦瑤突然的質問而嚇住,而是頗為贊同的點點頭,“不錯的理論,但如果你想譜寫出屬於自己的命運交響曲,首先就得不屈不撓的在眾多紛亂的音符裡找到隱藏著的主旋律,只是…你能找到嗎?”男子微微的笑了笑,“我們來打個賭吧,不久後,相信我們還會在見面的。”

說完後,轉身後朝著相反的方向漸漸走遠,消失在人潮中,只是那一句話始終縈繞在何亦瑤的耳畔:

“你能找得到嗎?”

空中忽然淅淅瀝瀝地下起了小雨,原本還算擁擠的人群勻速散去,只剩幾個匆匆趕路的行人和依舊站在紅綠燈前的何亦瑤。正當何亦瑤也準備到商場下稍微躲躲雨的時候,放在杯中的手機忽然響了,正當她以為打來電話的是要來接她的父母時,來電顯示上卻是一個陌生的號碼。

何亦瑤稍微猶豫了一下,還是接通了電話。聽著聽筒中傳來的聲音,她的美眸變得有些呆滯但同時彌漫著一層水霧。此時的街上除了她外再無行人,只有街邊的美髮店還在放著悲傷的情歌,歌聲像白鳥一樣飛翔在陰沉的天空下,雨雲在天空中堆積,仿佛崔巍的黑色群山。

歌聲飛空而去,寂寂寥寥,雨一直下,也是寂寂寥寥。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