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Fate/Metempsychosis

Fate Metempsychosis Chapter Ⅱ 契約(上)

書名:Fate/Metempsychosis 作者:Kaine 本章字數:452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32


Chapter Ⅱ 契約

細雨已經連綿下了好幾天,對於立峰市這樣位於北方的城市來說,這種天氣在任何季節都是難得一見的天氣。但這種天氣卻是恰好符合某人的心境,烏雲密佈,從此再無晴天之日。

何亦瑤呆滯地坐在路旁,格子長裙此時沾滿了灰塵,而鹿皮靴子也沾滿了泥水,雨水順著她的發梢低落在自己的外衣上,她透過滿是雨水的眼鏡,看著馬路對面的火葬場,代表死者逝去的的灰煙正冉冉升起。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今天她並沒有到火葬場去看哪怕一眼,畢竟正在火化的,是她的父母。

一瞬間,兩車的碰撞,讓她在這個世上唯一的依靠從這個世界上逝去。在這幾天,何亦瑤甚至連覺都沒有睡過,沒有親戚可以述說的她,甚至連父母的火化都是員警幫她安排的。

那個總是很嚴肅的,對她很嚴格的父親;總是很溫柔,對她寵溺有加的母親,再也見不到了嗎……明明父親在客廳讀每天的報紙,母親在廚房中一邊細心的做飯,一邊和自己聊天的經歷都還歷歷在目,就以後再也見不到了嗎……當何亦瑤再一次意識到這個問題時,洶湧的淚水再也抑制不住,從通紅的眼眶滾落,劃過臉頰,摔碎在地上。

一個健壯的男人無聲地站在了她身邊,看著她悲傷欲絕的淒慘模樣,一言不發。男人身穿著黑色的正裝,外罩著灰色的長風衣,系著純白的領帶,以示對死者的哀悼。滿頭的金髮沾滿雨水,顯得黯淡無光,毫無生氣。

“抱歉,我無意打斷你的悲傷,但作為被聖杯選中的人,如果你繼續傷心下去,一定會被其他的Master或Servent所殺死。你身上有令咒的痕跡,一定會有人找上門來,無論你想不想參加,為了活下去,你都必須召喚出Servent。聖杯戰爭今夜淩晨零點,當鐘聲敲響的時候正式開始,在那之前,召喚出自己的Servent吧。”男人轉過身去,將手中白色的花放在路邊,頓了一下後說到,“節哀順變,但這就是世界的殘酷,無論你怎麼反抗他,他都默然無聲的運轉著,絲毫不管你會怎麼想。至少,贏下這場戰爭,說不定還有改寫的機會,儘管……少的可憐。還有……”男子冰藍色的眸子微微撇了一眼將頭埋入兩腿之間,雙肩微微顫動的何亦瑤,無聲地離開了這裡。

“——在死之前,用掉所有的令咒。”

何亦瑤隔著鏡片有些茫然地望著這個冷漠灰色的世界,改寫的機會?是的,傳說中的聖杯擁有能夠實現一切願望的能力。但死者不會復蘇,失去的事物不會回來;無論是怎樣的奇跡,能夠變革的也僅限於活在當下的事物。哪怕是經歷了百靈鳥變鬼車鳥

這種事件,何亦瑤依舊堅信不移,至於活下去,何亦瑤現在找不到任何可以激勵自己可以讓自己有信心一個人活下去的理由了。

此時時間上午10:30,距離【聖杯戰爭】開戰,還有13小時30分。

————————————————————

時間已經進入深夜,哪怕立峰市的市中心,夜生活才剛剛開始,可是在這樣一個小巷中,早已是寥無人煙,寂靜得仿佛一滴水低落的聲音都可以清楚的聽到。一個單薄的身影低垂著頭靜靜地站在巷子中央,她伸手摘下自己眼前的眼鏡,緊緊地攥在手中。鏡框不堪重負地發出哀鳴,但品質極佳。

周圍太安靜了,安靜得何亦瑤都可以清楚地聽見自己的心跳聲,她不知道現在究竟幾點了,因為手機在幾天前就早已自動關機,但她相信距離時間已經不遠了。用不了多久,立峰市中心的鐘塔就會響起午夜來臨的鐘聲,屆時,戰爭的序幕就將拉開。

滴答。清楚的水珠墜地聲傳來,仿佛預示著生命的破碎。何亦瑤抬起頭來,遙望著還未完全陷入睡夢中,燈火輝煌的市中心。城市倒映在她眼瞳裡,仿佛昏黃色的星海。

不知從何時起,整個小巷都已經被朦朧的霧氣所籠罩,淡淡的薄霧升騰而起,巷邊的路燈只能看到一圈圈的淺色光暈。何亦瑤也沒有再睜著眼睛,反而是閉上了眸子,仿佛陷入了昏睡。

“當,當!”象徵著午夜降臨的鐘聲敲響十二下,戰爭正式打響,而伴隨著鐘聲,何亦瑤也在一瞬間驀地睜開了眼瞳。在那一瞬間,她挺拔的身形在霧中有如一杆插入地面的長槍,眼神有如鋒刃般淩厲。

鐘聲過後的巷子,仍舊是那般的寂靜,甚至是……死寂。

——凜冽的殺氣。

有如血海一般洶湧的殺氣一瞬間彌漫了整個小巷,並不是戰場上那種壓制敵人的氣勢,而是一種帶著濃厚血腥氣息的,在不斷的虐殺過程中形成的殺氣,充滿了甜腥味。殺氣如同暴風一般將整個巷子席捲,巷邊昏黃的路燈被吹得閃閃爍爍。

“還不出來嗎,隱匿在那裡的Servent?”何亦瑤望著巷子轉彎處,那洶湧的殺氣風眼的位置說到,聲音冰冷。

“啊啦啊啦,被發現了嗎?果然不隱身潛行就是壓抑不住啊。但我真是太興奮了,畢竟我已經有三百年的時間未曾品嘗過鮮血的味道了啊。”伴隨著高跟鞋磕地的律動,一個高挑的身影不慌不忙地從濃霧和陰影中走出,出現在了何亦瑤面前,一襲漆黑的風衣,黑色的兜帽遮住眼睛,只能隱約看到血紅色的髮絲和從聽到的聲音判斷出是女性這個基本情況。

“你今天應該跟蹤了我一整天吧,從火葬場那裡就開始。”

“阿拉,那麼早就被發現了,虧我還以為自己隱藏的不錯的。但是沒辦法啊,【聖杯戰爭】正式開始前根本不允許Servent私自出手,我可是忍耐的很難受呢。不過……”她仿佛毫不在意地抖開衣帽,露出那雙邪魅的血色雙眸,“沒想到我的第一個目標竟然還是一位元Master呢,真是太讓人興奮了!”不知從何時起,她的手上出現了兩柄極為短小的匕首,不斷地在手上把玩。何亦瑤流露出不舒服和厭惡的表情,因為匕首上有著極為濃厚的血腥味,令人作嘔。

“你的職介,應該是Assisian吧,你是哪的英靈?

不,應該說是惡靈吧,你那兩柄匕首上的冤魂,恐怕連太陽都能遮住吧。”

“這算是在誇獎我嗎?那我就欣然接受了。不過明明看你一天都是一副悲痛欲絕的樣子,居然這麼快就想打探我的情報了嗎?真是值得稱讚的覺悟呢,不過我的身份,現在可不能夠告訴你呢,畢竟……在場的,可不就是你我二人而已哦。”Assisian的目光越過何亦瑤看向她的身後,“還不出來嗎,那裡的Servent。不過還真是奇怪哎,你的隱匿能力,居然只比我這個Assisian弱一點而已。”

何亦瑤聽後心中一驚,一股涼意從她的脊柱攀上,在場的難道還有其他的Servent嗎?聽Assisian的意思,他的隱匿潛行能力還只比她稍弱一點而已,究竟是什麼階級的英靈,可以做到這種地步。

“只是借助一點魔術和地形的優勢而已,即便是這樣,不還是被你發現了嗎?”一個瘦削的身影從霧中漸漸清晰了起來,他頭上戴著極為簡單的軟布帽,右手握著一個放大鏡一般的東西。他有著方而突出的下巴,細長的鷹鉤鼻子使他的面部表情顯得格外機警,果斷,他的嘴中,正叼著一隻古樸的櫻桃木煙斗。

“除了你還有一個人呢,你真的不打算出來嗎,還是以為我沒有發現你?我這個女孩子都沒害羞你一個大男人扭扭捏捏的。”Assisian輕舐著匕首的刃,臉上呈現出一種詭異的嫵媚,好似妖冶的紅薔薇。

“果然沒能瞞過去,即便是借助了我的Servent的能力,依舊是被你一眼看穿了呢Assisian。”另一個男人的身形也漸漸清晰,他海藍色的眸子看向不遠處的何亦瑤,紳士地說到,“幾日不見,小姐,找到你的主旋律了嗎?不過看你這個模樣,應該是並不順利吧?”

“是你。”何亦瑤黛眉微皺,眼前出現的男人正是那日離開後在街上遇到的神神叨叨的男人。儘管料到了他和這次聖杯戰爭一定有什麼聯繫,但沒想到他也是七位Master中的

一位,更沒想到他竟然悄然無息地跟在自己身後那麼久。

“咯咯,真是個有趣的Servent,身為Caster竟然有著如此之高的藏匿能力。不,或許我該說是一如既往嗎,Sherlock,你的這身裝扮實在是太顯眼了。”

“彼此彼此,你身上那濃厚到粘稠的腥氣和變態的心理根本就不曾更改,還是那麼令人噁心。”Caster看著眼前盡顯嫵媚身姿的Assisian,反唇相譏道。

“喂,Assisian,我們這邊可是有三人啊,更何況你也認識我的Servent,他的能力你應該會更清楚。今晚的試探就到這裡如何?這樣對我們雙方都有好處不是嗎?”Caster的Master依舊是一副紳士般溫和的笑容,微笑著對對面的Assisian提出了提案。

“的確是這樣呢。就算先不論你們兩個,單是一個Sherlock我就不敢說能夠百分百戰勝他,和你們對峙下去只會讓我的處境變糟。試探的話,的確是現在收手是最好的結果了。”聽到這裡,身穿灰色正裝的Master稍稍松了一口氣,看來眼前的Assisian同意他的提案了。不知道為何,眼前的Assisian總給他一種不安的感覺,作為一名魔術師,敏銳的感知是保命的根本。但接下來Assisian說的話卻讓他的心臟猛然劇烈收縮:

“但是今天的目標,只有她一個人啊!”話音剛落,眼前的Assisian忽然消失,灰發男子眼瞳瞬間縮成一條細縫,他迅速側身對向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愣在那裡毫無動作的何亦瑤,手中多了一把花紋復古,有著複雜鏤空花紋的左輪手槍,卻只是指著她地頭頂,並沒有開槍。

“最後的忠告了,Assisian,從這裡離開。不管你和我的Servent是什麼關係,有什麼聯繫,不要試圖激怒我。”灰發男子看向空中地虛無,臉上全然沒有了剛剛談判時地溫和地笑容,倒像是一個冰冷地殺手,冷酷,淩厲地氣勢瞬間佈滿了整個小巷。

Assassin的身形從透明中顯現出來,淩空站裡在何亦瑤地頭頂。她伸手撫摸身前的空氣,仿佛有一個看不見地屏障禁錮住了她。她手指輕敲,激起了一片漣漪。

Assisian抬起頭來看了一眼依舊站在原地靜靜抽著煙地Caster,“【魔術結界】嗎?真有你的風格呢,不過,單憑這個,可是攔不住我地哦。”Assisian手中的短刃對著自己身前地結界的位置輕輕一劃,整個無形地結界普通鏡花水月般消逝。而Assisian本人,則是穩穩地落在地上,看著近在咫尺低垂著頭仿

佛已經陷入昏睡地何亦瑤,一寸寒光襲向她的咽喉。

“什……”灰發男子瞬間為之色變,他沒想到Assisian隨手一擊便破壞掉了Caster地魔術結界。但這份沒想到卻讓何亦瑤暴露於直接地危險當中。一旁的Caster也神色頗為驚訝,他也不曾想到他地結界竟然這麼輕易地便被破壞,那個少女不過是個普通人,怎麼可能躲得過Servent盡在咫尺的致命一擊。

但誰都沒有注意到何亦瑤的眼神,即便是身前離她不過半米的Assisian,因為長劉海濕答答地貼在8她的額頭上,擋住了她的眼睛。她抬頭,雙瞳暴露在眾人面前,雙眼之光像是在古井中投入了火把,瞳孔深處飄忽著像是鬼火的金色微光,仿佛內心覺醒的凶魂。

何亦瑤上半身微微後傾,竟是堪堪躲過了Assisian揮出的那道寒光,但下一道接踵而至,其間的空隙近乎可以忽略不計。Caster沒有看向寒光和何亦瑤,而是盯住了Assisian的雙眸,在熟悉的血色瞳仁中,他沒有看到一如既往的得意,而是不確定的驚疑。何亦瑤如未卜先知般向左側身閃過Assisian另一隻手的短匕,緊接著小腿瞬間繃緊,向後一躍,拉開了與Assisian之間的距離。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