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Fate/Metempsychosis

Fate Metempsychosis Chapter Ⅲ 煉金術師(上)

書名:Fate/Metempsychosis 作者:Kaine 本章字數:4275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9日 13:55


Chapter Ⅲ 煉金術師

——Servent Saber,遵從汝之召喚而降臨此地。

洶湧的氣流從何亦瑤身旁兩側呼嘯而過,她本能的閉上眼睛,但這股氣流卻讓她根本感受不到任何的威脅。何亦瑤緩緩將自己的眼睛睜開一條細縫,看到眼前那個高大的身影。一身漆黑的戰鎧包覆著全身,腦後的碎發用不知名的絲線束成一束,他威嚴而又雄渾的聲音再次響起:“試問,吾主之名。”

何亦瑤微微一愣,之後才反應過來他問的是自己的名字,急忙向前踏出一步,慌亂地說到:“我,我的名字是何亦瑤。”聽到何亦瑤名字的Servent右手微微一顫,他回過頭,看到了自己身後的少女,臉色蒼白,神色慌張,但讓人無法忽視的是她漆黑中透出一絲金光的眼瞳,透露出的那份不甘心和堅定。

何亦瑤也在看著眼前轉過身來的身形,但一瞬間就吸引到她的,是他臉上的黃金面具。那張黃金面具是一張鬼臉,那鬼面怒目圓睜,額頭凸出,牙尖耳利,但何亦瑤也看到了他面具下的那雙眸子,那看向她的目光,溫潤如春水。

那人面對何亦瑤輕輕摘下臉上的黃金鬼面具,露出了一張俊美的不可言說的臉,何亦瑤刹那間竟看得有些呆了。

那隱藏在面具下的面容,有著仿佛比女人還要精緻的面容和五官,黑寶石般的濕潤瞳孔,纖細的睫毛和如雪般的肌膚,他白皙的臉,在朦朧的霧光下仿佛一碰就要碎的薄玉般完美無瑕,但他此時發出的聲音,卻不似之前那般雄渾,而是清越得如同珠落玉盤。

“吾以吾刃【龍淵】之名起誓,此身願為君之利刃,蕩平敵寇。”何亦瑤眼前面如冠玉,俊美無雙的男子單膝跪地,說出宣誓效忠的誓詞。右手的紋路清晰可見,隨著男子的話音落下,漸漸從灼熱變為清涼,最後紅色的印痕就如同天生一般留在手背上。

“至此,契約完成。”Saber微微抬頭看了一眼何亦瑤後,將黃金鬼面具重新戴在臉上,站了起來,回身望向那被氣流直接衝擊到遠處的Assisian。

“啊啦,這下可不太妙啊,四對一還擁有最強的階級——Saber,真虧得你們幾個能聯手對付我這麼一個弱女子呢。看來今天的我,只有先撤退了,再見了。”Assisian最後看了一眼被Saber擋在身後的何亦瑤,“如果有一天,我可以一滴一滴的品嘗你鮮血的味道,那會是我最快樂的時光,Saber的Master呦。”說完,整個人消失在原地,而周圍的場景,也變回了立峰市那昏黃偏僻的小巷,昏暗的燈光照在Saber的黃金面和漆黑無光的戰鎧上,好似真正的

鬼魅。

“當——”悠揚的鐘聲回蕩在整座城市中,距離【聖杯戰爭】開始已經過去了整整一個小時,Saber的黃金鬼面具下的瞳光淩厲地盯著稍遠處的Caster,一股肅殺的氣勢再次洶湧在巷中,而Caster則也是毫不示弱地盯著Saber,緊張的氣氛一觸即發。

最遠處的威爾感覺到兩個Servent之間的氣氛不太正常,急忙跑到兩者之間,對自己的Servent說到:“Caster,既然這位小姐沒事了,我們又在面對Assisian的時候統一戰線,沒有必要動手吧?”

“威爾啊,我是不想動手,但是對面的,可不一定同意啊……”Caster一向淡定沒有情緒起伏呃的聲音也終於有了變化,看來和Saber的對峙中,他並不是佔據優勢的一方。

“爾等皆為吾主之敵,必除之。”Saber的聲音從黃金面後響起,又重新恢復到那金鐵交接時的雄渾。他身上的氣勢已經凝聚到了頂點,看著對面的Caster和威爾,蓄勢待發。

何亦瑤在Saber身後輕輕扯動了一下他的右手,讓Saber即將奔發的氣勢一瞬間消失於無形。Saber稍一回頭,何亦瑤輕咬櫻唇說道:“他們兩個剛剛救了我,不是敵人,是盟友。”聽到何亦瑤這話的威爾也連連點頭,心裡面早已感動得熱淚盈眶,老子沒白拼命啊。一旁的Caster也恢復了那副一切都與我無關的態度,只是站在那裡吸著煙斗裡的煙葉看著Saber和何亦瑤兩人。

但對於何亦瑤的發言,Saber卻提出了完全相反的意見:“亦……不,Master,【聖杯戰爭】是沒有盟友的,只有殺死所有的Servent才能夠取得勝利,這是不變的鐵則。在現在放過他們,以後很有可能成為勁敵,我不贊成你冒這個險。”說完,Saber的右手已經掙脫了何亦瑤的纖纖玉手,虛按在左邊腰間那並不存在的劍柄上。

“可是我根本不瞭解這個所謂的【聖杯戰爭】,他們還可以提供給我情報,暫時結成同盟還是比較有利的吧,呐?”何亦瑤跑到Saber的面前,水汪汪的眸子看向黃金面下不知表情的Saber。“遵命,Master,但一旦確認對您有威脅,吾會在第一時間抹殺。”Saber終究在與何亦瑤的對視中敗下陣來,右手放回右側,選擇了妥協。

何亦瑤略微松了一口氣,她有很多問題想要問威爾而且她覺得現在,此時此刻先找一個同盟至關重要,眼前這兩個男人,應該可以信任。大概吧。

“那麼作為同盟誠意的體現,這個,”威爾掂量了一下自己右手的柯爾特左輪後,

直接向何亦瑤和轉過身來看向他的Saber的方向扔去,“就送給你留作防身吧。”

Saber警惕地用右手從空中接過手槍,悄悄檢查了一下,確認沒有任何威脅後,將它遞給了自己身後的何亦瑤。

“沒有問題的話去我的住所談論一下【聖杯戰爭】和同盟的問題怎麼樣?”聽到威爾的建議

,Saber沒有任何的反應,而何亦瑤稍一思考也微微頜首,畢竟決定同盟,那麼交換情報是第一要務。

“既然這樣,Caster。”威爾空著地右手在空中發打了一個響指,兩名Master及兩名Servent腳下地瀝青地面忽然浮現出濃郁的魔術氣息。何亦瑤看見一層金色地漣漪浮現在地面上,勻速地向周圍飄散開來,一個金色的陣飛速旋轉著出現在了腳下。一股氣流從腳底升起,吹起何亦瑤和Saber漆黑的長髮,而在這個陣出現地瞬間,Saber的右手就又重新按在了左腰間,儘管那裡並沒有佩劍,但卻給人一種不怒自威的氣勢。

——看來是歷史或傳說中的某位王者呢。

威爾的嘴角揚起了弧度,看來這次的盟友並沒有選錯,儘管這個Servent對於自己有些過於警戒了,但這個Saber和剛剛那位少女使用的能力,可能就是傳說中的……威爾不經意看到Saber將何亦瑤擋在自己和Caster攻擊的死角,不由得微微一愣。拿著自己的【煉金左輪·德州拂曉】的何亦瑤,再加上剛剛躲避Assisian攻擊的那種能力,絕不會是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女孩,但Saber現在的行為真的讓人難以理解。硬要解釋的話,就如同是剛剛得到自己心儀已久的玩具後的孩童,絕不容許任何一絲一毫的危險。即便是現在自己與Caster一同攻向何亦瑤,Saber也絕對不會讓何亦瑤插手戰鬥,只讓自己迎戰。

一旁的Caster默不作聲地看著Saber和何亦瑤,臉上依舊是古井不波的表情,只是眼瞳中閃過的一絲精明,看出他內心並不是一如既往的平靜。

何亦瑤站在黑檀木雕花大床的床邊,站在他身前的是仍舊保持著警惕的Saber,而威爾已經走到了床邊的桌子旁拿起了桌上的高腳杯給自己斟滿一杯紅酒。明明剛剛還是霧氣彌漫,燈光昏暗的小巷,轉瞬間就變成了這間極其奢華的套房了,這果然就是——

“剛剛的魔法陣,是Caster的魔術。”Saber低聲地說道,星眸直指站裡於桌子另一側的Caster。

“不來一杯嗎?”威爾對著何亦瑤舉起紅酒杯,提議道。何亦瑤輕輕搖了搖頭,表示拒絕。威爾也對她身前的Saber說道,“

你呢,王?”

Saber將右手重新放回右側,同樣對威爾的提議表示了拒絕:

“身為Servent的職責便是要時刻保護吾主,即便是為同盟,也絕不可懈怠。”

“是這樣,嗎?”威爾將高腳杯重新放回自己身後的桌子上,看了一眼已經連看都不看這裡一眼,正在自飲自酌的Caster,微微地歎了口氣,從外衣的口袋中掏出剛剛在與Assisian戰鬥時用到的柯爾特左輪,輕擺槍身,將其中僅剩的一顆子彈放在桌子上。黃銅色的子彈在燈光的映照下反射出暗金色的光澤。

0.5英寸馬格努姆手槍彈,即使是普通彈頭一顆也可以打翻大象或河馬,而這顆子彈的彈頭鐫刻著極其複雜的花紋,花紋深處流淌著凜冽銳利的冷光。

“煉金術嗎……你是煉金術師?”Saber看了一眼放在桌子上的子彈,對威爾說道。

“沒錯,我是煉金術師,和一般的魔術師不同我使用的是煉金術,用煉金術得到的物質來得到力量,而不是通過魔術。”

“有什麼不同嗎?”站在身後的何亦瑤撫摸著左輪槍的槍身,開口說到。

“如果用一句話來概括煉金術,那就是‘殺死’物質,然後令物質‘再生’。在‘再生’的過程中,雜質被剔除,物質獲得新的屬性。”威爾耐心地為何亦瑤解釋到。

“我想知道……如果最後你得到了聖杯你會許什麼願望。”Saber的眼瞳看向他海藍色的眸子,問到,“得到像聖杯這樣的萬能許願機,你想要實現什麼願望。”

“這沒什麼,我想要去一趟【死人之國】尼伯龍根。”威爾有些隨著地回答了Saber的問題,並沒有覺得這是什麼秘密。

“你所指的那個地方,是什麼地方?”何亦瑤有些惡寒,【死人之國】,總讓人覺得有些滲人。

威爾沉吟了很久,“【死人之國】尼伯龍根,可能只是一個傳說,但它卻是所有煉金術師都想去朝拜的聖地,雖然名字叫【死人之國】,但卻並不是地獄,它裡面,盡是寶藏。”

“寶藏?”何亦瑤有些不解地皺起了眉頭。

“我說過,煉金術就是殺死物質,然後獲得新的物質,生的前提是死,死去的物質才是最好的材料。曾有煉金術師描述過那個國度:沒有白天和黑夜,天空中始終浮動著半暗半明的光,地面和山巒是古銅色的,由死去的土和金屬構成,天空是灰色的,由死去的空氣構成,火焰是冰冷的藍色,由死去的火元素構成,水不能浮起任何東西,因為水也是死的;那裡有城市,由死去的骨骼構建。對於煉金術師而言,尼伯龍根的灰塵都價值連城。”威爾的眼瞳中透露出一絲嚮往,“歷代的

煉金術師都想找到那個地方,但最後一個自稱去過那個地方的巫女被燒死在十字架上了,那還是中世紀的事情。”

Saber沒有回答,在這種情況下,他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話來回答威爾。這種歷代的執著,狂熱的信徒讓人有時根本無法理解。

“好了不說我了小姐,就算我這次【聖杯戰爭】輸掉了,死去的話我也還是可以去到那裡的,畢竟那裡還都是死人,是被稱作【死人之國】的國度。”威爾有些開玩笑般的說到,想要緩解一下氣氛。他重新拿起桌子上水晶般的酒杯,輕呷了一口其中鮮紅的酒液,對何亦瑤說道,“倒是小姐你,沒有想到你的能力居然是已經幾近滅絕的【魔眼】呢。”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