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Fate/Metempsychosis

Fate Metempsychosis Chapter Ⅲ 煉金術師(下)

書名:Fate/Metempsychosis 作者:Kaine 本章字數:4338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32


Chapter Ⅲ 煉金術師

“【魔眼】?那是怎麼樣的一種能力?”何亦瑤聽到和自己有關聯的事情,迫不及待地開口詢問道。

“嗯?你自己不知道嗎?”威爾的眉頭輕輕皺起。

“嗯,我也是這幾天才發現的這個能力,以前根本沒有這種情況。”

“按道理說,【魔眼】這種能力應該是天生的,可為什麼會出現這種後天的覺醒呢,還是這麼大的年齡。難道說,是有人……”威爾的聲音漸漸弱得聽不清楚,“看來還有一個相當危險的角色呢……”

“那個……威爾先生,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嗎?”何亦瑤看到威爾沉思許久沒有說話,而且臉色越來越難看,小心翼翼地訊問道。

“不,沒什麼。”威爾的臉上重新掛起了那副溫和的笑容,回答起之前何亦瑤的問題,“所謂的【魔眼】啊,是一種類似於天賦的瞳術,甚至具有弑神的能力哦。非要舉個例子的話,你最熟悉的是希臘神話中的魔女,美杜莎,她所擁有的也是極為恐怖的能力——【石化之魔眼】。至於你的,何亦瑤小姐,應該是類似於【洞察】,這樣的能力吧。”

“【洞察】嗎……威爾先生,能不能請問一下,有史詩記載出現過複數的【魔眼】?”

“複數的【魔眼】?一個人持有數個能力的【魔眼】?這我沒辦法給出你準確的回答,但據我所知應該是沒有這樣的能力,畢竟【魔眼】這種逆天的天賦有一種已經近乎無解了。而且還存在能夠切斷死線的【直死的魔眼】這般存在……”

切斷死線,這不是Assisian的寶具所擁有的能力嗎?只要碰到便可切斷其死線讓其瞬間化為烏有的能力,如果是【魔眼】的權能,那豈不是說只要被看上一眼就會……想到這裡,何亦瑤的額頭沁出了冷汗,右手瞬間抓緊了自己上衣的口袋,一旁的Saber雖然呆著面具看不到表情,但也可以猜想到他的臉色絕不會好看。

“呵呵,說得有些太多了。”威爾搖了搖頭,再次緩解了緊張的氣氛。他從身邊的雕花大床下拿出了一個小箱子,裡面整齊的擺放著幾十枚和桌子上一模一樣的子彈,威爾將箱子合上,遞給了仍舊擋在他和何亦瑤之間的Saber,“這些子彈,應該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幫到你們。”

Saber沒有拒絕,他伸手接過了箱子。他身後的何亦瑤此時卻低下了頭,撫摸著那把左輪手槍,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既然如此,我們就先離開了。”Saber轉身拉起何亦瑤的小手,準備離開這裡。在走出房間之前,何亦瑤忽然抬起了頭看了一眼在桌邊整個過程中一言不發的Caster,漆黑的眸子不復此前的清

澈,而更像是一潭讓人望不到底的深淵。

Saber和何亦瑤離開了房間,只剩下Caster和威爾這主僕二人。在沉寂了許久許久之後,Caster終於開口說話:

“喂,威爾,這次是我失算了。那個少女,”Caster看了一眼房門的位置,聲音中的情緒終於有了些許的起伏,“有著和她的外表不相符的強大的內心呢……”

威爾並沒有立刻的回應,而是繼續又向酒杯中斟了一杯酒後,定睛看著其中鮮紅的酒液。兩人就又這樣沉默了許久,威爾看著酒液,開口說道:

“Caster,你究竟背著我幹了什麼我所不清楚的事情,那個Assisian破壞你的結界的時候,你絕對可以反應的過來,為什麼兩次你都沒有任何的反應,將我選定的盟友暴露於致命的危險當中?在剛剛到這座城市的時候,你借著要去偵查情況的名義,幹了什麼我所不知道的事情?看到你回來的時候的樣子,不會只是像你回答我的那樣什麼情況都沒有吧?你究竟幹了什麼,在密謀著什麼,為什麼一定要瞞著我?”威爾咄咄逼人地質問了Caster一連串的問題,雙瞳緊緊地盯著杯中那鮮紅的酒液,好似要通過這將Caster看穿一般。

Caster沉默了,對於威爾一連串的質問,他沒有做任何的辯解,只是用沉默回應著自己的Master。

“不要以為我是個傻子,也不要以為你從整個家族裡挑出不起眼的我就該像道具一樣任你擺佈。Caster,即便你是那個名偵探——夏洛克·福爾摩斯,但在這場戰爭中,”威爾昂起頭,海藍色的眸子在酒液的映照下染上了一摸鮮紅,看向桌子另一側的Caster,佛羅倫斯白襯衣下的鎖骨處若隱若現地露出鮮紅的咒印,“我才是你的Master!”

————————————————————

“呐,Saber,你是哪裡的英靈?聽你的語氣應該就是中國古代的英靈吧,叫什麼呢?”走在夜深人靜的大街上,何亦瑤對自己身邊已經靈體話隱去身影的Saber,好奇地問到。

但面對何亦瑤的詢問,Saber卻陷入了沉默,如果不是身為他的Master能夠感知到他的存在,何亦瑤甚至以為他已經不在自己的身邊了,自己在對著空氣自言自語。

忽然一道道煙花在空中炸開,炫彩的煙花在空中四散開來。何亦瑤的目光也暫時被這不尋常的情況吸引,而Saber的聲音也在這時傳來:

“恕吾冒昧,吾主,可否先暫時隱瞞我的身份,到時候在告訴您吾的身份?”

“可以倒是可以啦

,可以總不能一直叫你Saber,感覺怪怪的。”何亦瑤並沒有在意Saber的推脫,而是果斷選擇了接受,畢竟身為Master,這種程度的容忍還是有的。

“名字,嗎……硬要稱呼我的話,叫我高陵就可以了。”Saber的聲音從何亦瑤身旁傳來。

“嗯,高陵嗎?不錯的名字呢,對了,

你也不用再叫我‘吾主’之類的了,我不是已經說過了嗎,何亦瑤,這就是我的名字。”

“嗯,亦瑤。”何亦瑤能感覺到高陵的情緒明顯的波動了一下,弄得何亦瑤一陣的緊張,“怎麼了,是又有其他的Servent來了嗎?”

“不,只是這個名字讓我想起了曾經的一個友人,雖然只見過一面,但我想,她應該也是這麼溫柔的這麼一個人吧。”

“那一定是一個很重要的人了。”何亦瑤微微側頭,看到身旁已經摘下面具,俊美無雙的美男子,低頭看向他手中的黃金鬼面具後對他粲然一笑,說道:

“是啊,真的是很重要的人啊。”

————————————————————

何亦瑤緩緩轉動鑰匙打開家門,她的手輕輕按在門扉上。平日裡輕鬆推開的家門,這次卻覺得異常的沉重,沉重得仿佛是要打開另一個世界。

門開了,一股潮濕發黴的氣味撲面而來,她站在自己的家門口,愣住了。

大門正對著的,是父母年輕時的結婚照。那時的父親,還沒有現在這麼亂的鬍子,更沒有斑白的頭髮,整個人都顯得意氣風發,對未來的生活充滿了希望;而一旁依偎在父親懷裡的母親也沒有現在的皺紋,那仿佛被歲月劃過的痕跡,整個人含情脈脈地望著身旁的男子,好像要將他深深地刻在自己的腦海中。兩個人手挽著手,互相依偎,互相扶持。

何亦瑤忽然發現,自己從未認真的看過這幅照片。自己只是倔強得認為自己長大了,做自己認為對的事情,不聽他們的勸告,弄得他們對自己都很無奈。但現在的自己,多麼希望他們能站出來,狠狠地指責自己,訓斥自己。

人只有在失去什麼東西的時候才會感受到它的重要性。

何亦瑤忽然掩面蹲在自己的家門口,肩膀劇烈地聳動起來,在面對Servent的攻擊也不曾露出怯色的她,卻因為一幅照片掩面而泣。站在一旁靈體化的Saber不知道還怎麼應對自己的Master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儘管他感覺到了自己身後那扇門後的視線,但他忽然不知為何覺得就這樣讓何亦瑤哭下去可能會更好。

在哭了十幾分鐘後,何亦瑤的情緒總算是能夠勉強平復下來了。他緩緩站了起來,用紅腫的眸子和佈滿淚痕的嬌顏看向Saber,伸

手拭去了臉上殘留的淚珠,勉強沖他一笑,和他一同走入了家門。

“抱歉我失態了。”何亦瑤用還帶著哭腔的聲調對Saber說道。

“不,沒什麼。”Saber的身形漸漸實體化,他摘下臉上的黃金鬼面具,再次露出了那張美得禍國殃民的俊臉,他看著牆上的婚紗照,對何亦瑤說到,“這是……你?”

“哎?”何亦瑤微微一愣,連忙又看向自己父母的婚紗照,照片上年輕的母親和現在的自己至少有九分相似,這對母女相似得簡直像從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她終於明白高陵為什麼這麼問了。

“不,不是啦。這是我的父母,我現在明顯還是個學生吧?”

“在我們那個年代,你這個年紀已經可以相夫教子了。”高陵一臉嚴肅地說到,但看到何亦瑤那張氣鼓鼓的俏臉時,又不禁莞爾一笑,“開玩笑的,你現在怎麼看都只是和少女而已。”

但何亦瑤顯然沒有開玩笑的心情,她勉力一笑,抱著膝蓋,像只小貓似的蜷縮在沙發上,長長的睫毛搭下來,在燈光下濃密如簾。

“呐,高陵,你過去曾經是王對嗎?”

“算是吧。”

“那麼你一定可以幫助我的,對吧?”

“亦瑤,人到底還是無法成神的,只能在泥土裡仰望天外,野蠻地逞兇,孤獨地狂歡,自己頒獎給自己。那個獎的名字,叫做王。”“說到底王不過是一個很自負的稱號罷了,在這場戰役中,誰也無法斷言誰能夠取得最後的勝利。”

“不管怎麼樣,我一定要勝利,不惜一切,拿到聖杯。你會一直陪著我嗎,高陵?”

“當然了,無論是地獄還是煉獄,我都會一直陪在您地身旁。”看著何亦瑤已經合攏的雙眼,用幾乎弱不可聞的聲音說到,“畢竟已經約定好了啊……”

————————————————————

“菁華啊,不要停!為王的重臨,獻上禮炮!”一個老人沖著他身後的年輕人大喊,看起來風塵僕僕,鼻樑上架著深度眼睛,一頭花白的頭髮蓬蓬松松,不是燙過而是不知多久沒有梳理過,一身邋遢的西裝,一條肥大的褲子。在滿天掉落下的點點火星的背景下,他的雙瞳只是緊緊地盯著眼前那個旋轉的魔法陣以及擺在其上的破損古舊的酒杯。

老頭還記得那個神秘的年輕人將這只酒杯轉交給自己時的樣子,自己的研究到達瓶頸,而且由於長時間沒有成果而得不到校方支持時。就在自己心灰意冷的時候,出現了一個神秘的年輕人,將一個黑色的手提箱交給自己。裡面只放著這個酒杯和一張字跡潦草的紙,上面一行座標,一行寫著“聖杯戰爭”。自己瘋狂地查閱資料,找著所有有關的資訊,同

時來到了這裡,那個神秘的座標。

那只破損的酒杯,無論是從製作的工藝還是成品的精緻程度來看,都是現代工藝所無法比及的,能用它召喚出的英靈,毫無疑問是個了不得的大人物。不過最奇怪的事情是無論自己怎麼回想,都根本想不起那個年輕人的面孔,好像自己的記憶被蒙上一層薄霧。

“是的,老師!”被稱作菁華的學生急忙把地上剩餘的煙花禮炮接連全部點燃,一時間全部飛上夜空,幾乎要將漆黑的夜空照得如同白晝。

但想像中劇烈的爆炸和震天的聲響還並沒有響起就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直接震盪成齏粉,老頭渾濁的眼睛一亮,來了嗎?

“別做些多餘的事情,吵死了,雜種。”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