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Fate/Metempsychosis

通知 1

書名:Fate/Metempsychosis 作者:Kaine 本章字數:6705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31


Chapter 34 Second

寬廣無邊的大地與蒼穹,以及那遙遠的,屹立於視線盡頭的城邦之都,身旁四周遍佈著各種各樣造型怪異但卻不凡的武器,每一件都是借由無數工匠的巧奪天工和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而形成的。

但這些完全不能吸引這位年輕的王的注意力,他的手中緊緊地握著一把足以讓這個世界所有的生靈都感覺到恐懼的劍。圓柱形的劍身看上去怪異無比,但是其四周帶起的陣陣魔力和撕裂空間的威力卻恐怖至極。

“用掉的那些財寶,不感到可惜嗎?”

站在年輕的王面前的,是一名無法區分男女的美少年,端莊美麗的身姿讓人聯想到維納斯像一般,似乎在主張者男與女,人與自然,神與惡魔是毫無意義的。他十六歲左右的年齡,散發著淡淡光輝的綠色長髮,脖子上掛著不知道是從何時流傳下來的掛墜。

“那算什麼。若是對手值得我如此,全丟出去也毫無大礙!”

吉爾伽美什爽朗與暢快的聲音傳來,他臉上的表情帶著年輕人特有的衝勁和讓人無法忽視的陽光,耀眼的甚至讓另一邊的年輕人眯起了眼睛看著他。

“拿出那麼多的財寶來對付我——區區的土塊礫石,對你來說,難道不是一種屈辱嗎?”

恩奇都掃視了一下散落在周圍數不清的各色收藏,雖然依舊是面無表情的樣子,但是說出去的話卻是第一次帶有了自己的情緒。

或許這是他第一次擁有自己的感情,朦朧的叫做疑惑的感情。

“啊,這個啊。”

吉爾伽美什將自己手中的【乖離劍】隨手插入到地面中,然後以一種隨意的姿態盤膝坐下,有些苦惱地看著對面同樣被他的動作搞的有些苦惱的恩奇都,開口回答到:

“我不是說過了嗎?如果是值得我如此做的對手,不論是什麼財寶都可以隨手用掉的。”

恩奇都看著吉爾伽美什的樣子,久久地沒有回答,而這,也是吉爾伽美什眼前的最後一個鏡頭。

那讓他至今都難以忘懷,不願提起但是卻永永遠遠也不想忘記的第一次相遇。

“吾之摯友啊······”

吉爾伽美什的意識漸漸回歸,他睜開了自己那猩紅色的眼瞳看著自己面前陌生的環境。儘管已經是足以和這個世界上最頂尖的房間媲美的總統套房,但是和他曾經的宮殿依舊相差甚遠。

“不僅僅是少了奢華,還少了你嗎······”

吉爾伽美什從床上坐起來,赤裸的上半身是並不過分突出但卻能讓人感受到充足力量的肌肉,在晨曦的陽光下被映照出的流線型的線條足以讓所有女性著迷。但是最引人注意的還是身上紅色的魔紋,閃動著和他瞳孔一般的顏色。

“吾之摯友啊,儘管已經厭倦了這種生活,但是在這次,我遇到了一個和你很像的人呢。是個極其有趣,非常有趣的女人,她將會是本王的妃子。”

吉爾伽美什走到落地窗邊看著腳底下忙碌的芸芸眾生,然後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嘴角微微上揚出弧度,他輕聲地喃喃道:

“等本王贏得這場遊戲,她會讓我們久違的重逢帶來更多的樂趣吧。”

根本不用起身去開門,吉爾伽美什就感覺到了門外的動靜,王禕和菁華師徒二人正站在門外,儘管並不知道已經在門外等待了多長時間,但是吉爾伽美什並不介意讓他們在多等待一會。

“只有在遇到值得做本王的對手的敵人才會無所顧忌地揮霍財寶,哈哈,摯友啊。”

吉爾伽美什在自己房間中忽然沒有任何徵兆的大笑起來,就連他戴在脖子上金色的項鍊都在陣陣顫動,那爽朗的笑聲讓所有的本次【聖杯戰爭】參與者都無法聯想到這是那個高傲的最古之王——吉爾伽美什。

想到了曾經和他徹夜暢談和徹夜戰鬥的摯友,這時的吉爾伽美什才顯露出了除去自己內心深處的情感。

笑過之後的吉爾伽美什臉上重新掛起了冷漠高傲的神情,或許他剛剛之所以笑的如此開心只是因為想起了自己曾經的摯友,但是在世人面前,自己就是一個傲視眾人的英雄王。

一陣金光閃過,那套極具奢華的金色鎧甲再一次覆蓋在了吉爾伽美什的身上,他推開房門看著正在那裡面面相覷不知道房間裡發生了什麼事情的兩人,根本沒有給兩人開口說話的機會,以一種不容違抗的語氣開口說到:

“這場鬧劇······是時候結束了。”

“Master,今天有什麼作戰的安排嗎?”

依舊穿著那一件幾乎從沒換過的紅色大衣,迦爾納看著自從昨天回來之後就把自己一直鎖在地下室中直到今天中午才出來的魏暢輕聲問道。

看著自己的Master嚴重的黑眼圈和眼睛中遍佈的血絲,一定是想了一晚上對敵的策略,畢竟那個吉爾伽美什的【寶具】不僅層出不窮而且威力巨大。

迦爾納還記得那件【開天闢地,乖離之星】以一種怎樣的碾壓姿態無視了自己最強的底牌就一路轟過去,那絕對是在所有的Master和Servent心裡都留下陰影的一次攻擊。

不過看魏暢這副疲憊不堪的樣子,肯定是在徹夜思考對策吧,有這樣的一個Master無疑是對勝利極其有利的因素。

魏暢有些無神的眼睛看向自己面前滿臉信任和期待的迦爾納,然後在緩了一會後才反應過來迦爾納剛剛問的究竟是什麼,他後知後覺的回答到:

“啊,今天阿,沒什麼特別的安排,休整吧。”

而迦爾納顯然是沒有預料到魏暢的回答竟然是這個,她臉上的表情頓時僵硬在了那裡。因為不論從哪個角度來考慮在這麼一個情況下都絕對會當機立斷地發動閃電行動吧?不論是防禦還是突襲,總要有所行動的,就這麼毫無作為······

迦爾納過了一會才反應過來,他看著又打了一個哈欠毫無精神的魏暢,有些疑惑不解地繼續開口問到:

“那Master你晚上究竟想出了什麼對策?”

“啊?”

魏暢睡眼惺忪地看著正一臉期盼的看著他的迦爾納,明白了她在想些什麼,但是他還是又打了一個哈欠,然後擺了擺手繼續說到:

“我一晚上把剩下所有不多的稿子寫完了,如果這次【聖杯戰爭】真的沒有辦法活著回來了,我不至於虧欠對於讀者的承諾。”

魏暢一邊說著一邊邁步越過了迦爾納,順便用右手拍了拍她的肩頭,他看著迦爾納有些驚愕,而且是一個典型“Excuse me”的的表情,面色不變的說到:

“開個小玩笑,不過休整的必要倒是並不大,畢竟一直戰鬥的都是Servent。Lancer,你今天可以去伺機幹掉Caster或者Berserker。就算那個吉爾伽美什不是咱們一方能夠一力抵擋的,聯合剩餘的Saber和Rider也足以了,將那兩個送出這場遊戲吧。”

迦爾納抬頭看向他身旁冷靜分析的魏暢,領命似得點了點頭。但隨後她就又想到了什麼,如果單獨自己出去的話,無疑是讓魏暢自己一個人暴露在了其他的Master和Servent手底下,這應該是自己要竭力避免的。

“是,不過我單獨行動您的安全······”

迦爾納有些遲疑地問出了這個問題。之所以遲疑,因為她很想出去和其他的Servent決一個高下,但是作為一個Servent自己本身的職責又告訴自己第一需要關注的是自己Master的安危。

因為最為關鍵的【令咒】,只剩下了最後一個。

“這個啊······”

魏暢撓了撓頭,這倒也是一個不小的問題,因為最後保命的【令咒】只剩下最後一個,用了【令咒】也同時意味著這次【聖杯戰爭】自己已經走到盡頭了。但是就這麼毫無作為的一天,確實也不太說得過去。

魏暢看著迦爾納的樣子,有些無奈地歎了一口氣,收起按在迦爾納肩上的手,然後走到不遠處的桌子旁。在迦爾納不解的眼神中把杯子中的一杯冷水直接從頭上倒下去,原本雜亂的頭髮在瞬間變得柔順了起來,而魏暢也在自己這突如其來的動作中打了個寒顫,原本的睡眼惺忪終於恢復到了原本的精明。

“Master······”

魏暢回頭看了看迦爾納,然後用手理了一下自己的頭髮,對她開口說到:

“既然沒有兩全的方法,那麼就只有先讓那兩個Servent退場再回來休息了。希望能儘快解決啊,這樣的狀態可一點都不穩定,我畢竟不是英靈,還是需要睡眠的。”

“是!我迦爾納,一定會取得最終的勝利!”

迦爾納金色的長髮上仿佛都燃起了火焰一般,她銀灰色的眸子緊緊地盯著魏暢,身上原本紅色的大衣瞬間消逝,那件覆蓋全身的金色鎧甲再一次出現在了她的身上,而且魏暢能夠很清楚的感受到此時的迦爾納身體中那洶湧的魔力。

“那我們出發吧,勝利,本來就是屬於我的東西。”

魏暢把手中的水杯放回到桌子上,轉身率先走出了家門。在他的身後,跟著已經靈體化,戰意磅礴的迦爾納。

“今天的氣氛有些微妙呢。”

高陵明亮的眸子打量了一下自己面前的何亦瑤,面前表情嚴肅,將自己平時愛穿的長裙皮靴全部換下,穿上便於運動的一套運動裝和運動鞋,這個樣子明顯表明今天自己的這位Master會有一個大動作了。

“你看出來了?”

何亦瑤沒有戴著眼鏡的眼睛撇了一眼自己身邊的高陵,深吸了一口氣之後目光如電地拿起一旁桌子上的煉金左輪。

“你今天的穿衣變化這麼大,我想看不出來都難啊。”

看著一副如臨大敵,要幹大事的何亦瑤,高陵還是忍不住開口吐槽了一句,或許很少看到這副樣子的何亦瑤,所以不論她說什麼都會覺得很有意思。

“高陵,今天的目標是Berserker和他的Master。一定要一次性地解決掉,絕對不要留給Berserker反擊的機會。在開戰的瞬間就用【寶具】,沒有防備的他絕對擋不住這種攻擊。”

“Berserker的Master不就是你的那個朋友嗎,你居然要先對他們下手啊。”

高陵有些半開玩笑地對何亦瑤開口說到,儘管他的臉上並沒有什麼調侃的意思。因為他知道何亦瑤這麼做實際上是為了她的朋友好,如果再往後拖那個對於“戰爭”毫無概念的傻瓜一定會被其他Master先針對而死。這麼說來如果能讓她先退場的話實際上是在保護她。

何亦瑤當然看出來吉爾伽美什的變化是他已經徹徹底底地認真起來了。如果在以常規的方法去應對的話,絕對會死的很慘,現在這個時候不能有一絲一毫的鬆懈,而這個要求一直心不在焉的趙夢琳自然很難達到。

“好吧。不過你想要怎麼對付,還是我在明你在暗?”

看到並沒有搭理自己調侃的何亦瑤,高陵有些無所謂地攤開了手,然後對著何亦瑤詢問她的作戰計畫。

“不,這一次,我會正面和趙夢琳交戰,你只需要幹掉Berserker就可以了。”

何亦瑤搖了搖頭,一顆一顆地將威爾給的特製煉金子彈放入彈巢中,然後眯著秀麗的眼眸仔仔細細地核實了每一顆子彈的完好,全部放進了自己外衣內部的口袋中。之後握著手槍的右手輕輕一擺,填裝完畢的煉金左輪被何亦瑤放到自己衣服的內襯中。

“怎麼,這次不怕和老朋友碰面了?”

高陵看見已經全副武裝,準備完畢的何亦瑤,只是想要緩和一下現在的這個緊張的氣氛,於是他還是很“不識趣”的開了何亦瑤的玩笑。

但是這一次的何亦瑤已經完全沒有了和高陵開玩笑的意思。她面對高陵的調侃還是很認真地點了點頭,然後率先邁步走出了屋子,只留下滿臉無奈的高陵看著她的背影歎了一口氣。

“”

“就是這了嗎?”

身穿著深棕色大衣的威爾站在四周的唯一一棟高樓上,上面刺骨的寒風鼓動者他的衣服。而威爾本人卻是在舉著望遠鏡不斷地觀察著四周,身旁散落著零星的金屬塊,每一塊都看上去不是正常存在的金屬,那是煉金術師通過煉金術而創造出來的產物。

“在人流如此密集的地方發動這種攻擊,真的是維護【聖杯戰爭】秩序的那個Ruler能想出的方法嗎?”

威爾通過望遠鏡清晰地看到在自己腳下的街道究竟散佈著多少的人流,如果在這裡引發戰鬥,傷亡絕對超過三位數。而這勢必會和之前一系列戰鬥造成的影響所聯繫起來,如果不減少這種不良影響的話,恐怕【聖杯戰爭】的真相會暴露在世人眼下。

“威爾,向東南方向看,咖啡店。”

從自己的內心深處響起的聲音,是Caster傳給自己的話。威爾聽到之後向自己當前位置的東南方向看過去,但是還沒等他發現什麼,就感覺到了不詳的預感,而同時Caster的聲音再一次響起,只不過這次有些急促。

“蹲下!你這樣會變成活靶子!”

威爾聞言瞬間蹲到地面上,在寒風的吹動中他明顯地感覺到了自己的後背已經在剛剛的那個瞬間沁出了冷汗。在過了一會沒有再感覺到任何的預兆之後,威爾有一次探出了頭,小心的觀察到。

從一般人的視線看來,僅僅只是一個男人正坐在那裡悠閒地喝著咖啡,但是在威爾這由煉金術特製的工具看來,就沒有那麼簡單了。

“Lancer——迦爾納和她的Master嗎?”

從威爾的望遠鏡中能夠清楚地看到在魏暢身後那澎湃的魔力,在魏暢這個Master身後還擁有如此恐怖的魔力的,不用想也知道是迦爾納。

“將Berserker和另一個Servent困在一起,就是Lancer嗎?如果成功的話,這對於Berserker來說可是必殺的死局啊。”

在和迦爾納一對一的戰鬥中,Berserker就並沒有占到大的便宜,而且那還是在迦爾納根本沒有解放自己【寶具】的基礎上。這次又碰上另外兩個別有用心的Servent的設計,能逃脫的幾率真的是少之又少。

“不過Berserker現在在哪裡,你又怎麼能保證這個時間段中迦爾納不會離開這裡?”

這畢竟不是遊戲,迦爾納和魏暢也不會像npc一樣站在那裡等著你把人找過來然後心甘情願地給你當槍用。任何的一點訊息都要考慮到,這本就是諸葛亮和福爾摩斯的專長,所以威爾也只是開口詢問一下。

“放心吧,小Master。”

一聲溫和的聲音從威爾的背後傳過來,而威爾空著的左手條件反射一般地從自己的腰間把自己的【煉金左輪】拔出來,轉過頭來指著悄無聲息出現在他身後的諸葛亮。

“反應速度不錯,但很可惜暫時我還不是你的敵人。”

依舊身穿著那標誌性白襯衣,披著黑西裝的諸葛亮滿臉微笑地看著面前嚴陣以待的威爾,然後用自己手中的白羽扇將指著自己眉心,距離自己咫尺的左輪手槍撥到一邊。隨後大搖大擺地走到邊緣位置從上面俯視著迦爾納和魏暢。

“你讓Caster去佈置結界,自己卻在這裡偷懶。”

威爾並沒有站起身來,而是依舊背靠著堅硬的石灰牆蹲在那裡看著諸葛亮毫無顧忌的動作。他並沒有和英靈一樣能夠對自己進行掩飾的【寶具】。他的煉金產物中也沒有具有類似作用的道具。

不過也並不知道諸葛亮究竟是用了怎樣的一件【寶具】,因為從他的全身看上去也只有他手上的扇子才是屬於他的【寶具】,其他的東西無論是哪一件都是完全的現代服裝。

“我沒有在偷懶哦。”

諸葛亮沒有回頭去看威爾,而是繼續看著在下面一個人靜靜地喝著咖啡的魏暢,一直揣在西褲口袋中的左手拿了出來。隨著大拇指和其他手指的一次次碰撞,他回頭用右手緊握著的羽扇指向自己的側後方,同時對自己身旁的威爾開口說到:

“西偏南20°,告訴Caster。”

聽到諸葛亮話的威爾微微一愣,而後雖然不明白諸葛亮究竟是什麼意思,他還是一字不落地通過傳音告訴了Caster。

“你現在知道我在幹些什麼了嗎?”

完成了這一切的諸葛亮轉過頭來看著威爾,用那副標誌性的眯眼微笑繼續說到:

“如果事先在這裡設下結界的話,先不要說那個Lancer,就連她的Master都會反應過來這個地方有什麼地方不對,所以我們只能在這個短暫的時間裡佈置結界。張開一個大結界意味著強度不夠,所以通過地底靈脈的幫助將各個方位都防備,最後聯成足以困住Berserker幾秒的結界。”

“所以Caster負責結界,你則負責尋找地下的靈脈?”

“聰明,不愧是華生的傳人,這份推理還是值得讚賞的。”

不知道是在誇獎威爾還是在損威爾,諸葛亮輕輕地拍了拍手以示鼓勵,然後繼續開口說到:

“不過這個Caster真的是我見過的最奇怪的一個Caster,明明以這個職介降臨,對於魔力的運用卻並不那麼純熟。果然是各種【保有技能】和【寶具】都和魔術沒什麼聯繫的緣故嗎?”

諸葛亮在那裡一個人自言自語地說到,看著正向自己剛剛指出的方向緩步前進的Caster,已經靈體化的他再借由隱藏自己身形的能力才確保沒有被迦爾納發現。

“Ruler的特殊【保有技能】嗎?不,就算這樣應該也看不到Servent的【寶具】和【保有技能】,果然你還有其他的能力嗎?”

“也不能說看見的。怎麼說呢,應該說是上位者們的遊戲吧。”

聽見威爾說的話後,諸葛亮有些哭笑不得地回了一句話,雖然他知道聽了自己的這個解釋後的威爾肯定還是什麼都沒有聽懂,但是他還是沒有再給他解釋下去的意思,而是重新轉過頭去飽含深意地看了一眼自己腳下的威爾和迦爾納。

“這場遊戲的終章已經拉開了,今天,第二個退場的Servent和Master就會出現在我們眼前了。”

“出發吧,Berserker。”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