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神級鑒寶師

未分卷 009 宴會

書名:神級鑒寶師 作者:美石 本章字數:3399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2日 14:52


  這婦女臉上的粉抹的就像日本的妓藝,而肚子上疊著的三層厚厚的游泳圈更是讓人有些作嘔。

  胖成這樣還穿緊身禮服出來,到底是什麼心態?

  如果不是這禮服的做工夠好,品質夠硬,恐怕早就被她給撐破了。

  只見那婦女扯著尖銳的嗓子喊道:“金龍酒店也有這麼不懂規矩的服務員?知不知道擋著本夫人的路了,趕緊給我滾開!”

  得,這人肯定是把自己當成是服務員了,看來宋雨的擔心還是有道理的。

  但是薛洋根本就懶得理他,繼續走進了宴會大廳裡,大廳裡的音樂雖然遮擋不掉胖婦人殺豬一樣的嚎叫,但起碼這女人跟不上薛洋的腳步,即使她想繼續追著找事,也沒有那個本事了。

  薛洋隨便從一個桌子上端起了一杯香檳,一邊慢慢品著,一邊四處尋找黃瑩瑩的身影。

  他來到這裡的主要目的還是帶走冰種鳳凰的,對於這滿是富人相互吹噓之聲的廳堂,他實在呆的不舒服。

  只是沒找到黃瑩瑩,他卻是看到一群人正在向一位老人獻寶,從那老人坐著的位置來看,她應該就是黃瑩瑩的爺爺了吧。

  還好這老頭眉目間透露著慈祥氣息,無論是說話還是動作,都給人一種春風拂面之感,薛洋對他的印象還不錯。

  只是他身邊坐獻寶的那一群人,則無不都是笑容滿面,做作至極,而且那些獻出來的寶貝,就連薛洋看著都有些皺眉頭了。

  也許這些人都知道老頭子愛好玉石,所以獻出來的也都是玉石,那裝著寶貝的盒子一個個都是金光閃閃,精緻絕倫,但偏偏裡面裝的東西不堪入目,看似繁複華麗,實際沒有半點靈氣,甚至還有兩個傢伙的金盒子裡裝的是假玉石。

  最好的一個勉強算得上是玻璃種,但從裡面的飄綠來看,則是完全沒法和黃瑩瑩的帝王綠玻璃種相提並論。

  這時候黃瑩瑩突然從後面拍了一下她的肩膀,然後笑嘻嘻地說道:“該咱們的寶貝上場嘍!”

黃瑩瑩這丫頭也不知道跑去了哪裡,薛洋找了她半天都沒見個人影,但是現在卻突然像是從石頭裡面蹦出來一樣,一出來就把薛洋給嚇了一大跳。

  但是現在出來也不算太晚,這個時候其他人的寶貝基本上都獻的差不多了,最好的東西也當然應該壓軸出場。

  也就在這個時候,還沒等黃瑩瑩走上去,卻是有另外一個人走了上去。

  “大老爺子,他們獻上的東西都不堪一提,要是說今天晚上最好的禮物的話,還得看我這裡看見的寶貝。”

  說話的是一位中年人,看起來也有五十歲左右的樣子,身高撐死有一米六。

  雖然薛洋從來都沒有見過這個人,但是總感覺他有點眼熟。

  想了半天,他才確認自己確實不認識這個人,但是黃瑩瑩直接被人搶先了一步,有些不高興的說道:“你看見那個人了吧,那個就是郝帥他爹,名字叫郝仁,也算是一大富豪了,這一次來,肯定又是請求我爺爺多給他們家一些生意的。”

  郝仁……

  薛洋品味了良久,也是有些無可奈何的說道:“我怎麼感覺他們家的名字都有一點賊喊捉賊的味道。”

  這話直接是讓黃瑩瑩笑出了聲,雖然這話聽起來好像是在調侃他們一家,但細細想想的話,還真是那麼一回事。

  首先郝帥就已經醜成那樣了,而且身高只有一米六,名字卻叫做郝帥,讀起來就像是好帥。

  然後現在又遇到了他的父親,雖然薛洋不懂得看面相,但是只要是個人,一眼看上去就不會覺得這位頭髮有些白的人是個好東西,但他偏偏叫做郝仁,會是個好人嗎?

  只見那郝仁把裝著寶貝的金盒子打開來,然後就開始吹噓起來。

  “大老爺您看看,咱這手鐲的質地,咱這手鐲的光澤,這可是我托人從緬甸那邊買來的,這可是上好的帝王綠玻璃種,就算在整個世界上尋找,那也找不到幾件。”

  在郝仁吹噓的時候,薛洋點起了腳尖向著裡面看了兩眼,在他瞄了那手鐲一眼的時候,也是嘖嘖稱歎了一番。

  這手鐲確實是不錯,無論是做工還是材料都是相當的不錯。

  但也只不過是不錯而已。

  如果是在薛洋進入神秘空間之前,肯定也就相信了郝仁的話了,但是現在練過了幾本秘笈,且對雕刻技術已經有些小成就的他,一眼就看出了那件東西的端倪

  如果一塊材料的手鐲不能是滿綠的話,而且綠色的色澤不到位,是不能被允許稱之為帝王綠了,不遠處的那一件手鐲綠色是很到位,但也許是太到位了一些。

  整個手鐲的光澤如一,即使是在燈光的照耀下,也看不出來任何的不均勻。

  這些也不足以薛洋看出這是假貨,因為按照道理來說,極品帝王綠是滿足這種情況的。

  但是在這手鐲的雕刻工藝上,卻是暴露了它的本質。

雕刻工藝怎麼能暴露一塊材料的本質,薛洋這個時候笑了笑,直接走上前去。

  黃老爺子這個時候正把這手鐲拿到手裡來回把玩,有些愛不釋手的意思。

看到這情況,那郝仁更是添油加醋的說道:“我知道老爺子您有一位特別可愛,特別美麗的孫女,所以我覺得這手鐲送給您孫女帶的話,那真是太合適不過了,正所謂是美玉佩佳人嘛。”

  對於這郝仁的口才真的是讓薛洋有些咋舌,他拍馬屁還真的是有兩把刷子,知道人最柔軟的地方在哪一塊。

  就在老爺子笑意更濃的時候,薛洋好不容易從人群裡面走了出來。

  “老爺子您也別高興的太早,您再仔細看看,這手鐲真的是帝王綠嗎。”

  對於這突然冒出來的一位年輕人,在場的富豪們也都是有些莫名其妙,而且看這年輕人的打扮,根本就不屬於今天的這個場合。

  富豪們只是在討論著這個野孩子是從哪個地方冒出來的。

  “他應該是個服務員吧。”

  “不,我看應該是個打掃衛生的,這裡可是金龍大酒店,服務員的穿衣標準可是甩了他十幾條街呢。”

  這些人的話,立即得到了一片應和聲。

  在周圍人群討論的沸沸揚揚的時候,郝仁也是趁著這個氣勢,大聲說了幾句話,聲音力壓眾人的討論聲:“我說你這個黃毛小子是從哪裡冒出來的,這裡的一圈人至少也得是個千萬富翁,誰不是把玩玉器的行家,還用你這麼一個黃毛小子來說嗎,這東西要是假的話,我他麼直接從這裡滾出大酒店。”

  對於郝仁的自信,薛洋一點都不感覺到意外,因為就連老爺子都沒有看得出來的跡象,他又怎麼會有那眼力呢。

  “敢問郝老總,您這鐲子是花了多少錢才買到的。”

  “那可是花了大價錢的,我結拜兄弟直接從緬甸最大的玉石店裡買來的,誰不知道緬甸產出來的玉石,一直是世界上的前沿水準。”

  薛洋靜靜地看著他,似乎這人一開始說話就喜歡吹牛逼,完全控制不住自己說話的進度。

  以一個晚生後輩的姿態,薛洋謙虛的說道:“你說的很對,緬甸卻是曾經出過不少驚動世人的玉器,但絕對不包括你這一件。”

  “你他娘的純屬放屁,就你這黃毛小子門外漢,你懂個屁,趕緊把這臭小子給我趕出去。”

  郝仁趕緊揮了揮手,這時候確實有幾個保安向著這邊走了過來,就在他們想要把薛洋帶走的時候,老頭子卻是把大手一擺說道:“且慢,我倒是很想聽這年輕人說道說道。”

  聽到老爺子這麼說,薛洋先是笑著對老爺子鞠了一躬,然後繼續說道:“我是一位玉石雕刻家,每天對於玉石消息的掌握都比別人要多一點,緬甸出名的帝王綠我基本都清楚,絕對沒有這一件。”

  聽到年輕人用“雕刻家”自稱,周圍的一群人無不是嗤之以鼻,正是因為他們對玉石有些瞭解,因此對這行業也是略知一些,現在能夠稱得上是雕刻家的人,哪一個不是七老八十了。

  就算最年輕的雕刻家城北劉先生,那也已經是六十八歲的高齡了。

  雕刻這種東西就算有名師培養著,那也得有個幾十年的功夫,好把其中的精粹知識一點一點雕刻到腦子裡面。

  只是沒人知道,在薛洋讀過《雕刻術》之後,絕大多數的雕刻技巧都已經深深地刻印在了腦子裡面。

  率先說話的還是那位郝仁:“新聞消息能說明啥,你看成色也應該知道,這可是嶄新的一塊玉鐲,行業裡沒有它的消息是正常的事情,就像何海市里的雕刻家也就那麼幾位,在場的諸位,又何曾聽說過你這個黃毛小子?”

  看到形勢對薛洋不利,黃瑩瑩這就要抱著自己的紅木盒子出來給他說幾句話,但是薛洋卻是沖她笑了笑,示意他不要擔心。

  薛洋再次沖著老爺子鞠了一躬說道:“您可否把那玉鐲給我看一下。”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