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青春校園 > 被風遺忘的夏戀

正文 第十九章

書名:被風遺忘的夏戀 作者:幽蘭清 本章字數:1865

更新時間:2019年05月15日 13:46


  雨越下越大,雨中我已經分辨不清東南西北。我視線模糊,濕透了的衣服、褲子緊緊地粘在身上,雙腳像灌了鉛似的,每跑一步都有千斤重。每一顆雨滴都像鋼珠一樣砸在我臉上、身上、胸口上。我感到喘不過氣來,我大口的喘著氣,一張口,雨水就往嘴裡灌。我感到疼痛,劇烈的疼痛……我不顧一切的向前跑著,我看不清方向。我的腳下一滑,整個身子的重心向前傾,“啪!”我一下摔倒在地。我的鞋子裡滿是水,我的雙腳冰冷。我爬起來,滿身的泥水,骯髒的泥水把我白色的衣服染的烏黑。我也不知道哪是回家的路,有路我就往前奔,看見巷子我就鑽……

  我是怎麼到家的,我記不得了。我沖進家門的時候,像是從河裡剛撈出來似的,淚水、雨水、泥水滿身都濕,母親嚇了一跳。

  “怎麼淋濕成這樣?”母親急忙走了過來。“這麼大的雨也不知道避一避。”

  母親趕緊拿了一條幹的毛巾擦我頭髮上的水。

  “半路下的雨,又摔了一跤。”我有氣無力的回答。

  “我去打熱水去,把濕衣服脫了,趕緊洗澡。”母親站在我的身邊,我脫下髒兮兮的衣服,母親接過衣服轉身為我打洗澡水去。看著母親的背影,我的眼淚滾了出來。

  這又是一個滿長的夜。我睡在床上,屋外的雨小了許多。可以依稀的聽見雨滴從屋簷滴落的“滴答”聲。屋外的風卷著幾片楊樹葉發出淒涼地哭泣。我苦悶地坐了起來,半靠在床背上。腦子裡像放電影似的一幕又一幕。春天開滿了桃花、落英繽紛。輝子騎著自行車帶著我,我們在桃樹中穿行;夏天我們劃著小船在碧波萬頃的荷葉中采著蓮蓬;秋天我們在一望無際的金色麥浪裡收穫;冬天白雪皚皚,我們堆雪人、打雪仗,躲在屋裡烤紅薯……。我真的只想要這樣簡單的生活。

  母親翻了個身,發出輕微的鼻鼾聲,我側頭借助微弱的夜光看母親。我沒看見母親的臉,母親的肩部露了出來。暗黑的肩部上起了一層厚厚的皮,我用手輕輕地摸了一下,母親的眉頭緊皺又睡了過去。我不忍心再看下去,那是烈日暴曬、日積月累手抬肩挑給母親留下的痕跡。母親為我們付出的太多、太多。

  “仰天久望,穹空蒼蒼,杯酒下肚愁難當。心無依,身無旁,環顧蕭條落葉揚。”

  迷迷糊糊的又閉上了眼睛。“蘭子,醒醒了。不早了!”清晨母親喊醒了我。“別耽誤了班車。”母親遞給我一個仔細裹好的小布包。

“這裡面是4000塊錢,你拿好了放在包裡,交學費的。”母親又從平日趕集裝錢的帆布袋裡拿了三百塊錢。“這300元你裝好,平日裡的開銷。過些日子我再給你寄些。”母親又給了些零碎的小錢。“這幾十塊錢放身上坐公車,你買些梅子什麼零食的。我今天要去隔壁鎮上趕集,不送你了。”

  “媽!你錢都給我了你和小妹怎麼辦?”

  “媽留著呢,你別擔心。到了學校別忘了給百貨店的大娘打個電話報個平安。”說著母親就匆匆忙忙往門外走去。我手裡拿著母親給的錢,深深地感到恩德如山,對於母親這輩子都無法報答。

  一場大雨把小鎮洗的格外的乾淨。每一塊瓦、每一片樹葉在早晨的陽光下泛著光芒。我背著一個牛仔布的雙肩包,手裡拎著一大包雜七雜八的東西。路過學校的時候,透過鐵欄的大門向裡看,校園格外的靜謐。這個夏天就要結束了,小梅走了,空曠的操場上不會再有輝子的身影,每一張熟悉的笑臉都從我的身邊溜走,高中時代就只剩下這麼個孤單的校園。

  小鎮的汽車站,聚滿了去縣城的老老少少。一個熟悉的身影向我走來,淡黃色的襯衫,領口微微地打開,淺藍色的牛仔褲,褲腳略微的卷起。離我越來越近,是輝子!我有些意外。

  “你怎麼來了?”我問。

  “我等你很久了。”那張棱角分明的臉龐顯得十分的冷峻。“也不知道你什麼時候的車,怕錯過你,我一早就來了。”

  我還能說什麼?我無法表達自己。我放下手中包,雙手抱住輝子,我開始哭,傷心地哭,淚水濕透了他的襯衫。我想對輝子說:我在南京等他。可是我沒有勇氣。

  車門打開了,我上了車。輝子一下沖了上來,在我的手上塞上兩個“紅富士”的蘋果和一張紙條。我要打開紙條,輝子帶著笑容制止我,對我說:“車開了再看!”

  輝子下了車,我坐在車窗前,打開紙條。上面工工整整地寫著:不要忘了我!我緊緊握住兩個紅通通蘋果,心仿佛割裂一般。我抬起手,在灰濛濛的玻璃窗上用力寫下:等我!窗外、輝子不住的點頭淚流滿面。無情的汽車向著前方開去。司機打開收音機,一陣陣悲緩的音樂在車廂裡飄蕩:仿佛還是昨天,可是昨天已非常遙遠,但閉上我雙眼我還看得見。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後,曾一起走卻走失那路口,感謝那是你,牽過我的手,還能感受那溫柔。每一個字,每一句都深深地插在我的心坎上……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