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特工小辣妻:wuli總裁別囂張!

未分卷 第27章 今晚,有人要倒大黴咯!

書名:特工小辣妻:wuli總裁別囂張! 作者:錢湘 本章字數:4063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0日 18:42


  影視大鱷總裁王中喜看見薄靳熙,端著酒杯走上前敬酒道,眼神中卻透著貪婪的目光。

  薄靳熙看了一眼身旁神情淡淡的莫長安,輕勾唇角,端起酒杯碰了一下:“王總謬贊,我家長安可沒有王總說的那麼厲害!”

  “我家長安?”

  王總好奇的看了一眼薄靳熙,笑道:“薄總不會是已經和莫小姐好事將近吧?”

  “好說好說,到時候別忘記來喝杯喜酒!”薄靳熙意味深長的笑了笑。

  “哈哈,一定一定,薄總大婚,我們豈會有不去的道理!”

  正說笑間,莫長安只感覺身後有人推了一把。

  她穿著七公分細高的水晶鞋,一個沒有防備,整個人朝著面前站著的王總身上撲去。

  “哎喲!”

  慣性作用下,莫長安整個人撲進了王總的懷中,那王總也沒有站穩,兩個人直接朝著地上摔了過去。

  一時間,引起酒會上人的注意。

  “嘖嘖嘖,那不是莫長安嗎?想勾引人勾引瘋了吧?連王總那麼胖醜的人也勾引?”

  “這投懷送抱的,可真是夠明目張膽的!不會是家中破產之後,想要借男人上位想瘋掉了吧?”

  “誰知道呢,沒准薄少只是玩玩她,她見苗頭不對,又看向王總了呢,這女人一旦落魄,可真是什麼事情都敢做啊!”

  ……

  一時間,圍觀的人小聲議論。

  薄靳熙陰沉著一張俊臉,看著了一眼人群後,迅速走上前去。

  那王總只覺得鼻尖傳來淡淡的香水味道,還沒聞夠,薄靳熙已經飛快的拉著莫長安起身,柔情蜜意的替她整理衣服,不禁埋怨。

  “怎麼這麼不小心,不知道摔傷了,我會心疼的啊?”

  薄靳熙這麼一幕溫柔的行為,瞬間又讓人群的話鋒變了。

  “我看不是吧,這薄少可不比王總好多了,論人品相貌身家,我要是莫長安才不會眼瞎到對王總投懷送抱呢!”

  “就是,薄少一向花名在外,什麼時候在公共場合對一個女人如此溫柔耐心過,我看八成是沒站穩,不小心呢!”

  “哎,好羡慕,莫長安的命可真是好啊!”

  ……

  莫長安看著薄靳熙故意在人前表現成這麼一幕,心底那掩藏多年的情感好似一下子就開了閘一樣。

  她咬了咬牙,用只有他們兩人能聽到的聲音道:“薄靳熙,有人推我!”

  那麼大的力道,明顯是帶著要把她推倒的目的,莫長安不可能感覺錯誤。

  薄靳熙眸色一沉,心想這場合都敢下手的人,掰著手指頭都能數過來了。

  他點了點頭,給了她一個安心的眼神,“我會處理!”

  薄靳熙看了一眼裙擺上沾上的紅酒水漬,柔聲吩咐:“我扶你去休息室,我讓李秘書給你重新送一套禮服來!”

  兩人這麼一交頭接耳,就像是在公眾秀恩愛一般,看的令那些名媛前進們羡慕不已,之前抹黑莫長安的聲音也漸漸弱了下去。

  人群中圍觀的許晴兒瞧見這麼一幕,十分憤恨。

  她原本還以為薄靳熙根本就不會管莫長安的死活呢,知道她摔倒丟人,肯定是會厭棄。

  可惜天不遂人願。

  不過沒關係,這只是個小前奏呢!

  她就不信了,過了今晚,薄靳熙還能對莫長安繼續感興趣。

  許晴兒目光如同淬毒一般,狠狠瞪了一眼莫長安後,轉身離開。

  薄靳熙瞧見許晴兒離開的身影,朝著不遠處的李秘書招了招手。

  李秘書趕來後,薄靳熙在李秘書耳邊小聲吩咐了幾遍後,便扶著莫長安朝著休息室走去。

  此時海陸傳媒的王總坐起身,只感覺腰都快摔斷了一般。

  可薄靳熙卻只顧著莫長安一個女人,一點也不將他放在眼中,有些氣憤的嚷道:“薄靳熙,你就這麼對待你的合作夥伴的嗎?”

  該死的,他還沒占得莫長安的便宜呢?

  還被撞得整個後背都疼,想他王中喜也是傳媒界的大鱷,哪裡遭受這樣的冷落,成為笑話,忍不住心中有些怨氣。

  突然一隻手伸了過來,王中喜的頭頂響起低沉的關切的聲音。

  “王總您快起來吧,我帶您去後頭叫私人看一下,這一下恐怕撞得不輕!”

  王中喜一抬頭,便看見宋澤星,之前有過一兩次照面的。

  他沒有猶豫,搭上宋澤星的手,迅速起身。

  “多謝了!”

  王中喜不冷不淡開口,宋澤星則是微微一笑。

  “王總不必客氣,舉手之勞是應當的!”

  “想不到這種時候還是宋總來幫我王中喜的忙!”

  一時間,王中喜的心中不免對薄靳熙有些怨氣。

  宋澤星有些驚訝:“王總此話怎講?莫不是剛才薄總為了女人,而至您的面子於不顧?”

  “你別跟我提薄靳熙,老子好心敬酒,他那女人把我撞翻了,他竟然一句話都沒有,虧得老子還要跟他繼續合作呢!”

  王中喜真是越想越窩囊,自己好歹也是傳媒大鱷,和薄靳熙在傳媒界上也算是不分上下的人,難道連一個女人都不如嗎?

  “哼,真是平時太給臉了,才讓他那麼目中無人,老子難道不比一個女人重要嗎?”

  “呵呵,薄總一向是出了名的狂妄自大,說到底不都是仗著薄家的家底麼,王總不必記掛心上!”

  宋澤星眸中閃過一絲陰狠,道:“反倒是王總,您白手起家做到如今傳媒大鱷的位置,還真是讓宋某人佩服!”

  王中喜一聽宋澤星誇讚,臉上的怒氣消了幾分,道:“呵呵,宋總真是會說話,算了,我今個就自認倒楣吧,真是晦氣啊!”

  “王總這邊請,我已經讓我的秘書給您安排好休息室了,順便給您叫來了私人醫生,這麼摔了一下還是檢查一下,小心為好!”

  “還是你考慮周全,這個人情,我王中喜記下了!”

  “王總真是見外,都是朋友何來人情,許諸還捕快帶著王總去休息室!”

  “是,宋總!”

  跟在一旁的許諸頷首,側開身子,請王中喜先走。

  宋澤星看著秘書送著王中喜朝著休息室的方向走去,眼中閃過一絲狡猾。

  俗話說,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雖然這王中喜還不是薄靳熙的敵人,但是這鬧劇一出,再多加誤會,日後還愁他不針對薄靳熙嗎?

  宋澤星的心情總算好了一些。

  薄靳熙安排了一下莫長安,囑咐幾句後,便回到了宴會場。

  方飛揚沈昱幾個人坐在卡座上,瞧見薄靳熙過來,幾個人好奇問道。

  “長安沒事吧?”

  “剛才怎麼回事?”

  薄靳熙看了一眼從小長大的好兄弟們,搖了搖頭。

  “她沒事,不過今晚有人要倒大黴了!”

  沈昱一聽,立即好奇湊上前問道:“誰啊?”

  薄靳熙眯了眯危險的眸子,掃了一眼此時的會場,看著沈昱,朝著他勾了勾手指頭。

  沈昱皺眉不解的湊上前頭,薄靳熙小聲貼耳了幾句後,沈昱有些驚訝。

  “不是吧?真要這麼做嗎?”

  方飛揚祁梟城聞言,也感興趣了起來。

  “靳熙什麼事情啊?”

  “你又在謀劃什麼呢?”

  一旁的裴少擎陰冷一笑,放下手中的酒杯,道:“他的手段你們又不是不知道,八成是剛才對長安下手的人要倒楣了!”

  “什麼?剛才誰對長安下手了?這不是擺明瞭欺負長安麼!快跟我說是誰,我這就去教訓教訓他!”

  沈昱一聽神情有些激動,擼起袖子就要站起身,卻被薄靳熙一記陰冷的眼神看的有些心虛。

  沈昱賤賤一笑:“靳熙你別這麼看著我啊,我這不是看長安要成為你媳婦了麼,那以後就算是我嫂子了啊,自家兄弟幫忙關心是應該的啊!”

  薄靳熙勾起唇角,揚起一抹弧度:“不是要成為,是已經成為了!”

  薄靳熙這話一說,一旁的四個人紛紛愣住,震驚的看向了薄靳熙。

  祁梟城半信半疑的開口問道,“領證了?”

  薄靳熙昂著頭,微微頷首,算是承認了。

  “我靠,不是吧?你下手這麼快?長安是怎麼答應你的啊?”

  沈昱突然十分好奇,薄靳熙之前還在那傲嬌說他沒有追長安呢?

  結果,人家轉頭就把莫長安帶去領證,這速度堪比火箭!

  他砸吧著嘴,一副“你好自為之”的樣子,對薄靳熙說道:“哎,婚姻就是墳墓,靳熙,兄弟我只想對你說一句話,長眠安好吧!”

  方飛揚則問:“那你們什麼時候辦你婚禮?”

  “隱婚,等什麼時候想公開了再說吧!”

  薄靳熙輕描淡寫的沖著兄弟們解釋完,這才催促沈昱:“快去辦事,現在不是閒聊的時候!”

  沈昱嘴角一撇,忍不住翻個白眼。

  “薄靳熙你就知道使喚小爺,他們幾個你怎麼不使喚去啊!”

  薄靳熙眉頭一橫,語氣冷冽了幾分:“豪爵地產的事情還想不想分一杯羹了?”

  沈昱一聽,瞬間老實了:“薄靳熙算你狠,知道小爺拿不下來,你就故意威脅我吧!”

  說話間,沈昱還是站起身,朝著場外走去。

  幾個人紛紛好奇的目光看向薄靳熙,薄靳熙根本不給他們機會問出口,淡淡道:“一會你們就知道!”

  一句話將幾個人的問題堵在嗓子眼。

  薄靳熙要不想說的事情,拿槍頂著他腦門他也不會說的,方飛揚他們太瞭解了,索性聊起別的事情。

  休息室內,莫長安一個人坐在沙發上,腦海中卻全是今晚薄靳熙溫柔的一幕幕。

  埋藏在心底深處的感情像是開了閘,不斷將今晚和過去重疊。

  思緒忍不住回到高中時代,莫長安想起那個時候的薄靳熙,雖然總是欺負她,可是關鍵時刻卻也總護著她,只對她一個人好。

  雖然平時的時候挺無賴的,可卻還是讓人忍不住迷戀。

  如若不是那個人……或許自己跟薄靳熙也不會是如今這樣的關係。

  當初放棄的時候,她就再也沒有抱過希望了,可莫長安怎麼也沒有想到過,幾經輾轉自己還是和薄靳熙在一起了。

  似乎薄靳熙對自己,也並非是那種討厭她的態度。

  可不討厭,先前又為什麼說出那麼難聽的話,讓她陷入那樣的地步呢?

  莫長安有些不解,她正在沉思的時候,休息室的門被人從外推開……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