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特工小辣妻:wuli總裁別囂張!

未分卷 第33章 莫長安,我是薄靳熙的未婚妻!

書名:特工小辣妻:wuli總裁別囂張! 作者:錢湘 本章字數:3608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0日 18:42


  奈何那時候,莫家家大業大,薑家已經漸漸落寞,所以她也只有忍耐,並未和莫長安正面交手過。

  再後來,只要莫長安出席的宴會,她都不會去了,一是不想破壞自己的好心情,二是不想在人前破壞自己的形象。

  時間一久,不怎麼出席宴會的薑詩語,就被外人給了她一個姜家才女,性格冷漠清高的名聲。

  這根本就不是薑詩語想要的。

  現在,看見莫長安如同一個傭人一樣,洗菜做飯。

  反之,她穿的光鮮亮麗,鮮彩照人的在她身旁,本該是趾高氣昂來嘲諷幾句。

  可莫長安的根本就沒打算理睬她,無視她的那副淡漠嘴臉,看的薑詩語心中有些憤恨。

  “莫長安,怎麼莫家一倒臺了,你連說話的勇氣都沒有了?還是你覺得在我的面前很自卑,所以才不想開口啊?”

  薑詩語故意刺激著莫長安,最好是氣的莫長安撕破這張偽善的臉面,到時候引得人來圍觀,看莫長安還有什麼臉面待在這裡。

  本來薑詩語今天都不打算來的,畢竟對於政zheng治聯姻,薑詩語心底是有些抵觸的。

  再加上薄靳熙的花名在外,隔三差五就換女人,姜詩語也沒有真正和薄靳熙接觸過,便不打算多來往。

  可一聽薄母說莫長安也在,她便匆忙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就來了。

  可眼前的一切,和她來之前所設想的不一樣。

  莫長安根本就無視她了,一點也沒有因為她的譏諷而惱羞成怒。

  終於,莫長安的目光,從砧板上的食材上,挪移到了薑詩語的臉上。

  她似是有些疑惑地歪了外頭,隨後問道,“姜小姐,我們很熟嗎?”

  言下之意,我為什麼要跟你說話?

  莫長安精緻的容顏淡淡的,給人一種出塵脫俗的感覺,此時說出這樣的話語,跟甩了薑詩語一耳光一樣。

  薑詩語面色一僵,臉色一陣紅一陣白的。

  她迅速調節,乾笑,道:“也是,莫小姐還真是提醒了我,我如今身為豐城第一名媛,怎麼會和你這種落魄女熟悉呢!哎,真是,我怎麼就自降身份了!”

  薑詩語自己給自己找著臺階,以為還能反嘲諷莫長安一下,可惜莫長安並未理睬她。

  “廚房油大,我們薄家也從來不讓客人進廚房的,姜小姐還是先出去吧!”

  莫長安三言兩語就說的薑詩語不知怎麼反駁,外人聽著莫長安的話可能沒什麼,可是在薑詩語聽來,那就是極大的諷刺。

  我們薄家?

  薑詩語冷笑著,神情都快繃不住了,語氣十分不善,道:“莫長安,你以為薄靳熙現在對你好,就還真的當自己是薄家人了?”

  莫長安依舊淡淡的笑著不語,眼中的神情逐漸帶著冷篾。

  若是莫長安有些反應,薑詩語也不會這麼生氣。

  偏偏莫長安什麼感覺都沒有,反倒是像個高冷的女王一樣,她倒是有些像是馬戲團的出戲小丑。

  可越是這樣,薑詩語的心中越是莫名的充滿了恨意。

  見她不說話,薑詩語走上前,臉上露出得意的神色。

  她湊到莫長安的耳邊,緩緩道:“對了,莫長安,忘記告訴你了,你知道我今天是以什麼身份來給江aunt祝壽的嗎?”

  姜詩語並不知道莫長安已經跟薄靳熙領證了,只知道薄靳熙最近對莫長安很好,早上得知莫長安在薄家,她心中很是憤然。

  原以為莫家倒臺莫長安這個落魄女也就要在這個豐城富貴圈中除名了呢,沒有想到她竟然這麼快巴結住了薄靳熙,還進了薄家。

  她怎麼能眼睜睜的看著莫長安又要東山再起呢!這才梳妝打扮,推掉自己的聚會,十分熱情的趕來了薄家。

  薑詩語的目的也很簡單,她就是要在薄家光鮮亮麗的出現,刺激莫長安嫉妒自己,同時也要讓莫長安自覺的滾遠點,她才是薄家父母心目中滿意的兒媳婦人選。

  想到這裡,薑詩語臉上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莫長安輕挑眉梢,臉上勾起一抹淡漠的笑容,搖了搖頭。

  那意思是她不知道。

  姜詩語得意的看著莫長安,心中想著總算能扳回一成,若是自己說出自己是以薄靳熙未婚妻的身份受邀而來,莫長安肯定會驚慌失措……

  或許會嫉妒的瞬間忘記偽善的面貌呢!

  這麼想著,薑詩語臉上洋溢著笑容,輕蔑的掃了一眼莫長安,挑眉一字一句慢慢道:“說來還真是怕你待不住,我可是以靳熙未婚妻的身份受邀而來呢!莫長安,我看你還是趁著現在不怎麼丟人,趕緊收拾一下離開吧,省的一會難堪得無地自容!”

  “哦!

那又怎樣?”

  莫長安輕皺眉頭,應了一聲後,扭頭看向了薑詩語,搞不懂她有什麼好得意的。

  印象中,她和薑詩語也並不熟悉啊!她這是在耀武揚威?

  沒有得到預期的反應,薑詩語有些沉不住氣了。

  她看向莫長安的視線裡,已經有隱隱的怒火。

  姜詩語冷冷一哼,語氣有些急促,“什麼怎樣?我可是薄靳熙的未婚妻身份受邀而來的,你現在這樣在薄家算什麼?”

  看著薑詩語這樣,莫長安已經知道,薑詩語還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也就是說,江如邀請薑詩語來的時候,隱瞞了自己和薄靳熙已經結婚的事情。

  一時間,莫長安忍不住冷笑,心想若是薑詩語知道自己是薄靳熙已經領證的妻子,那會不會氣的吐血?

  想到姜詩語是薄靳熙母親親自邀請來的,還是以未婚妻的身份邀請來的,估計是為了讓她知難而退的意思。

  薄靳熙此時不在,莫長安也不想鬧出什麼事情來,目光淡然的看向快要抓狂的薑詩語,勾唇輕笑:“我為什麼出現在薄家,我想你可以去問你的江aunt!”

  姜詩語看著莫長安那一副根本就不在意的模樣,氣的瞪了她一眼,冷哼一聲:“莫長安,晚上你一定會後悔現在的決定!”

  話音落下,薑詩語急匆匆的轉身離開了廚房。

  江如在客廳中,和幾位前來送禮的人寒暄一番後,逢人見到一旁陪著江如的薑詩語,就是誇讚和意味深長的恭喜。

  江如面上掛著淡淡的笑容,優雅端莊的一一送走了客人後,時間都快臨近中午。

  她低頭看了一眼腕表,又看著廚房中一點動靜都沒有。

  莫長安到現在都沒有離開過廚房一下,便起身,看向薑詩語,道:“詩語,先失陪一下!”

  “好的,aunt!”

  此時薑詩語正在玩手機,在名媛圈子的群中將莫長安在廚房中的照片發了出去,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莫長安,我讓你跟我裝清高,我讓你還自以為是!

  傍上了薄靳熙,也改變不了你現在已經是豐城第一落魄女的現狀了。

  偏偏,我也不會讓你鹹魚翻身的。

  姜詩語一張圖片發出去,瞬間朋友圈爆炸了。

  【天呐!那是莫長安嗎?詩語,她不會在你家當幫傭吧?】

  【豐城第一名媛淪落成詩語家的幫傭了,這消息真夠勁爆的!】

  【怎麼能那麼不要臉呢?要是我的話,早就捲舖蓋離開豐城了,真是丟人現眼!詩語你小心不要被她利用,莫長安最近瘋了一樣的拉投資,找援手呢!】

  【奇怪,薄少不是帶著莫長安出席酒宴還十分寵愛莫長安麼,怎麼現在淪落成做飯的大媽了?】

  【有什麼奇怪,薄少花名在外,沒准就是玩玩這個豐城第一落魄女呢,被甩很正常!】

  ……

  薑詩語看著手機螢幕,群刷的話讓她心中的不快頓時消了不少,她白皙的手指飛快的在螢幕上打字。

  【不是,我在靳熙家,aunt今天過生日邀請我來,結果發現莫長安在廚房裡做著傭人的活!】

  一言既出,小圈子裡又爆炸了。

  【我就說,薄少怎麼會對莫長安真心,原來是薄家的傭人了啊!】

  【這莫長安還真是夠有心機的啊,不過以為進了薄家當傭人,就能夠抓住薄少的心啦?真是太異想天開了!】

  【哎,什麼時候莫長安也來給我加幫傭啊,好歹豐城第一名媛呢!伺候起來應該不錯吧!】

  此時圈內有名的花花公子發言了一句,迅速遭到圍攻。

  【什麼第一名媛,詩語才是第一名媛,她莫長安就是個落魄女,連窮要飯的都不如!】

  【可不是,喪門星,誰碰上誰倒楣!】

  薑詩語看著消息已經散出,她又發了一張剛才趁著江如不注意拍的照片,發到群裡,卻沒有配文。

  群裡又炸了。

  【詩語,那是薄少的母親吧?】

  【是呢,今天可是薄少母親的生日,不過晚宴只邀請了小部分很親近的人,關係一般的可都進不去呢!】

  【哇塞,詩語你這是要公佈什麼好事情的節奏嗎?快老實交代!】

  【還有什麼好交代的,家長都見了,肯定是好事將近了】

  【要我看,詩語和薄少真是一雙金童玉女,十分般配呢!】

  ……

  薑詩語見狀,心知現在已經把事情推到了小高潮。

  是時候,再放一波大招了。

  她適時的又發了一句:【有好消息會馬上告訴大家,現在也就是剛見家長而已!】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