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陰妻兇猛

未分卷 第三章 血衣

書名:陰妻兇猛 作者:飯蛋鹽 本章字數:3438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7日 14:17


  我一聽血衣,心裡面咯噔了一下,要說,這個時候完全相信那是不可能的,她一說起血衣,心裡面還是起了防備。

  但是,那種舒服的感覺卻又不想放棄,實在是他媽的太誘人了,只一會兒的功夫,我就覺得渾身燥熱,便伸手去撕扯自己身上的衣服。

  美女姐姐又問了一句血衣,我便隨口應付道,說還差一些沒做完呢,等明天一定給她送過去。

  就在我想要進一步深入的時候,卻沒有想到,竟然被美女姐姐給拒絕了,她說那種事兒,只能夠等結婚之後才行。

  我原本是打算用強的,誰能在這個節骨眼上憋住了啊。

  只是,後來的時候,我好像是迷迷糊糊的睡著了,等到早上起來的時候,我發現我得旁邊確實是有人睡過的痕跡,這才相信昨天發生的事情是真的。

  天一亮,就看到爸媽在準備結婚的事兒了,反正婚禮簡單,老早就把二瘸子,不,現在應該是岳父了,家的大花給接了過來。‘

  說實話,這大花我也有些年頭沒見了。

  但是,令我沒有想到的是,這大花竟然越來越醜了,大齙牙不說,人還長得黑,襯著大紅的褂子就更黑了,而且還賊胖,至少頂我仨。

  看到這情況,我心裡面就更不願意了,這也太醜了,這一對比,就更想起來我的美女姐姐了。

  就想起了昨天的事情,於是,我就跟爸媽說了昨天晚上的那件事兒。

  哪知,我話音剛落,我爸就氣的跳著腳扇了我一個大耳光,這一個耳光扇的,我半天耳朵嗡嗡的聽不見聲音。

  “你那是被鬼迷了心竅了。”好一會兒,才聽見爸氣急敗壞的罵了這麼一句。

  這個時候我就聽見,外面有一陣喧嘩的聲音,伸頭一看,發現是王磊,我結婚,他來正常,但是我看著他的臉上卻有點不大對勁,而且他好像是在人群裡面說著什麼。

  而且被他一說,那些人都開始紛紛的搖頭。

  二瘸子索性直接就上了我們門裡面,伸手把他的閨女給拽了出去,他跺了一下我們的門檻,罵道“你們家混小子沾了邪,找我們閨女頂,我們不幹。”

  這一下子亂套了,這些人本來就迷信,這會兒更是像屁股著了火一樣飛快的從我們家跑走了。

  我知道是王磊在搗鬼,見他也要走,就生氣的一下子拽住了他的胳膊,想問問他到底想怎麼樣。

  但是,這一拽,我才發覺不對勁,他的手冷的跟冰塊一樣。

  接著他回頭朝著我詭異的笑了一下,我渾身猛地一震,趕緊的鬆開了手。

  結婚這事兒,算是白瞎了。

  這個時候就聽到媽媽帶著哭音說道,“早知道,當初就……”

  話沒說完,就被我爸一眼給瞪了回去。

  可是,我已經聽到了,難道我身上發生的這些事兒,並不是空穴來風,而是有什麼別的隱情?

  我心裡面有些不高興了,這都什麼時候了,生死關頭了,怎麼還瞞著我呢,難道真的等到我死了就好了?

  我媽抹了一把淚,轉身回屋了,爸說是出去辦點事兒,讓我們在家待著哪也別去,不過他走的時候,我看著他好像是把家裡面的放錢的黑匣子揣到懷裡面了。

  看著媽一直坐那掉眼淚,我的話憋在嗓子眼裡面,硬是沒吐出來。

  眼看著外面天馬上要黑了,我爸還沒有回來,今天晚上我還答應要給美女姐姐去送血衣。

  就在我煩躁的不行的時候,就看到爸的那輛二八杠自行車停在了院子裡面,接著從爸的身後又出來一個人。

  我一看,這人不是李瞎子嘛?

  心說,原來剛才爸是去搬救兵了,也不知道這李瞎子看起來瘦瘦小小的能不能幫上忙,反正是死馬當成活馬醫了。

  到了我們家之後,李瞎子從自己隨身帶的包袱裡面拿出來兩個巴掌大小的娃娃形狀的東西,雖然只是兩個木偶一樣的東西,但是我只看了一眼,卻覺得有些渾身發冷,而且那娃娃上面的眼睛,好像此時正在一動不動的盯著我一樣。

  不管李瞎子怎麼擺弄,說來也奇怪了,那倆娃娃的眼睛就像會動一樣,反正就是始終一動不動的盯著我,把我看的心底發毛。

  爸媽都被李瞎子趕到屋子裡面去了,並且不讓他們出來,院子裡面就剩下我和李瞎子,還有地上放著的兩個木偶。

  李瞎子擺弄著給那個男款的木偶穿上了一身衣服,然後拿出幾根紅線分別系在了他的雙手,雙腳還有

眉心上面。

  而女的娃娃卻是用一種不知道為何物的水給浸濕的。

  接著,李瞎子讓我過去,我走了過去,他飛快的將系在男款娃娃身上的紅線的另一端分別系在了我的身上的相應位置。

  也奇了,他栓到我的身上之後,在兩端被系上的紅線上面,輕輕的各彈了三下,接著我就驚訝的發現,那本來是將我和木偶拴在一塊的紅線,竟然就這樣消失不見了。

  “這是咋回事?”我瞪大眼睛問答,太特麼的稀罕了。

  李瞎子根本就沒有搭理我,但是即便是這樣,他在我心中的形象還是高大了幾分,看起來還真有些本事。

  天色很快就黑了下來,我就任由李瞎子忙活,他用到我的時候,就知會我一聲,不用的時候,我就在一旁待著看。

  最後的時候,李瞎子讓我把血衣拿過來,他接過血衣,將兩個木偶放到血衣裡麵包了大約有幾分鐘。

  接著,就拿出來了。

  但是,就在李瞎子將木偶拿出來的時候,我嚇得蹬蹬的往後直退了幾步,一股寒意像是電流一樣,一下子從腳底直沖頭頂。

  因為那木偶從血衣裡面被拿出來的時候,我感覺他們的眼睛好像是忽然睜開了一般,雖然他們一開始的時候也是睜開的,但是剛才那猛地一刹那的感覺就像是那木偶從一個死氣的眼睛,一下子就變得活了起來,眼神中有了一種只有活的東西才會有的光亮。

  我剛要跟李瞎子說的時候,就聽見外面有動靜。

  爸進來的時候,因為是騎的二八杠自行車,所以沒有關大門,這一會子,我被李瞎子手上的活所吸引,所以也沒有顧上關。

  而就是在沒有關上的大門外面,直愣愣的站著一個人。

  天雖然是已經黑了,但是因為有月光的原因,我還是看清了來人,是王磊。

  他媽的王磊!我狠狠的在心裡面罵道。

  這樣想著,就想去揍他一頓,卻聽見李瞎子冷聲說道,“不能去。”

  李瞎子說不能去,我自然就停了腳步,因為剛才已經見識了他的本事,而這會兒再去看外面的王磊的時候,我發現他的嘴角露出的是跟白天一樣詭異的笑意,不由得一陣惡寒。

  王磊只待了一會兒就走了。

  這個時候,李瞎子手裡面的木偶已經完工了,而就在這個時候,我忽然有了一種十分奇怪的感覺。

  那種感覺非常的奇特,很詭異,我沒有辦法具體描述,直能說是就像是我知道那木偶下一步的舉動,而木偶也知道我的舉動一樣,也就是說,我們就像是一個一體的東西一樣。

  但是,有沒有搞錯!

  那可是一個木偶啊!

  做完這些之後,李瞎子盤坐在地上,開始敲起了一個木魚,那空空洞洞的木魚的聲音,在寂靜的夜晚顯得十分的瘮人。

  而就在李瞎子敲木魚的時候,門口的王磊又出現了,仍舊是跟之前一樣,呆了一會兒就走了。

  就在李瞎子敲了大約有幾分鐘之後,我竟然發現了一個令人驚奇的事情。

  在李瞎子敲了幾分鐘額木魚之後,我驚奇的發現,原本放在地上一動不動的靜止的木偶,竟然自己開始動了!

  一個木偶開始自己動了!

  而且,我身體裡面的那種跟木偶合而為一體的感覺更加的清晰了。

  這會兒,我也才看清楚,原來剛才李瞎子忙乎了半天,弄出來的是一個喜堂,我一下子明白了,李瞎子是要讓這兩個木偶結婚。

  我知道其中的一個木偶是我,想到這裡,心中又是一陣惡寒,我的身旁沒有其他人了,那跟我結婚的到底是什麼人?或者說是什麼東西?

  另外我也發現了一個問題,那就是門外王磊的出現,好像是呈現規律性,半個小時來一次,每次停留幾分鐘。

  艸!這傢伙不睡覺麼?

  雖然我覺得十分的奇怪,但是我並沒有辦法去阻止這場婚禮。

  用了大約有兩個時辰,我看兩個人的婚禮已經弄得差不多了,也不知道這李瞎子到底是怎麼做到的,雖然是兩個木偶,但是整個結婚的儀式,卻全部都是他們獨立的走下來的,沒有牽線,沒有電子遙控之類的,這場景非常的詭異。

  就在兩個木偶馬上就要入洞房了,這個時候,我看到一個雪白的的身影進入了我的視線。

  是美女姐姐,她來了!看到她進入我的視線,我竟然說不上來自己是怎麼樣一種感覺,也許是摻雜著恐懼的喜愛吧。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