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陰妻兇猛

未分卷 第四章 木偶

書名:陰妻兇猛 作者:飯蛋鹽 本章字數:3476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7日 14:17


  美女姐姐來之後,並沒有直接走向我,而是走向了那兩個木偶,當她看到那兩個木偶面對面站在喜堂上面的時候,站在一旁的我竟然發現,在美女姐姐的眼中,湧現出了一種亮晶晶的東西。

  那是眼淚嗎?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而美女姐姐走上前來,蹲在代表我的那個木偶的前面,神情呆滯的說道,“王曉,你……”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我就聽到李瞎子敲木魚的聲音,忽然就變得急速起來,而且連聲調都變了。

  美女姐姐轉頭看向李瞎子,卻又像是什麼都看不到,她猛然起身,整個人開始顫抖,就在美女姐姐的身子顫抖的非常厲害的時候,我就看到本來還在外面站著看的王磊,忽然就走了進來。

  他走到李瞎子的身旁,伸手就要奪走他的木魚,我趕緊的上前阻攔,但是就在一爭一奪之間,李瞎子的木魚聲還是減慢了。

  就湊著這個功夫,美女姐姐飛快的跑出了我們的院子。其實,看到美女姐姐跑了出去,我不知道為什麼心累面還有種放鬆的感覺。

  看到美女姐姐離開之後,王磊也詭笑著,倒退著出了門,他的眼睛一直都在死死的盯著我,就像那兩個木偶一樣。

  李瞎子看起來是累壞了,他大口大口的喘著氣,這才把我爸媽給叫醒,安排好了住宿,後半夜沒有再發生什麼事情。

  直到第二天的時候,李瞎子才大體給我們講了講昨天的事情。

  原來在李瞎子確實是想要讓木偶造成一種我已經完婚的假像,他在我和木偶上面連接的線就是為了讓我和木偶實現同魂同魄,也只有這樣才能夠讓女鬼相信那個木偶確實就是我。

  但是,沒有想到,那個女鬼竟然還有同夥。

  既然第一個方案失敗了,我就問李瞎子有沒有另一個方案。

  李瞎子停頓了一下說道,“有倒是有,只是……”

  我媽聽到這裡,連忙的說道,“李師傅,只要你能夠想辦法救救我們曉曉,我們砸鍋賣鐵都行。”

  聽到這裡,李瞎子搖搖頭道,“不是錢的問題,只是不知道我提的方法你們能不能夠接受。”

  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李瞎子說的方法是結陰親。

  可是,如果是都是跟鬼魂結婚的話,那我跟美女姐姐結婚不也是一樣。

  我話音剛落,李瞎子臉色一冷道,“那你就跟那個女鬼結婚吧!”

  見到李瞎子生氣,爸媽狠狠的訓斥了我一頓。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接陰親跟和美女姐姐那樣的關係根本就不一樣。

  結陰親的鬼魂我們並看不到,對人也不會有什麼影響,而跟美女姐姐就不同了,美女姐姐會時刻的霸佔我的身體,一個陰鬼在自己的身邊,肯定會吸收自己的陽壽,所以當然不好了。

  那這麼說來的話,接陰親並不會有太大的妨礙,而且關鍵是,即便是我結了陰親,我還可以在陽間再結一次婚,但是跟美女姐姐就不行了,因為美女姐姐也是鬼魂。

  那麼,我們接下來需要做的就是找一個跟我年齡相仿,在陽間的時候沒有結過婚,剛死了沒多久的人就行了。

  我爸吃完早飯,就騎著二八杠自行車按照李瞎子的吩咐去找了。

  我們在家裡面倒是沒有什麼事情,到了下午的時候,就看到爸騎著自行車,氣喘吁吁的回來了,看到自己年老的爸爸為了自己的事情還這麼奔波,我的心裡面真不是滋味。

  好在,出去一趟倒也值了,爸爸還真找到了一個符合李瞎子要求的,當下,我們也沒有遲疑,李瞎子帶著我們就到了父親找的那個墳墓的旁邊。

  此人是我們村子裡面的,確實跟我年齡相仿,要說,我們還認識呢,但是因為時代久遠還有她也是一個普通平凡的人,我連這人什麼模樣,什麼品性都忘記了。

  湊著天還沒有黑,李瞎子又開始著手準備我們舉行陰婚的事情了,這次他仍舊是用的那個女款的木偶。

  只是他將那些紅線系在了女款木偶的身上,接著將紅線的另一端分別的插在了墳頭裡面,仍舊是按照他的方法做了之後,紅線就消失了。

  看到這裡的時候,我忽然就覺得緊張了,雖然李瞎子是說根本就沒有什麼問題,但是我知道他剛才做的這個事情意味著什麼,因為就像是將我跟木頭連起來的時候,我就跟那個木偶同魂同魄了。

  而李瞎子此刻所做的事情也就意味著,現在的女款木偶的身上,已經附上了墳墓裡面的那個死者的陰魂。

  想到陰魂,這

讓我感到恐懼,讓我真切的感受到我是在跟一個陰魂結婚。

  接著他讓我用手拿著木偶,然後又開始佈置喜堂,只是這一次顯然跟先前就不一樣了。

  他用白色的紙剪成一個個的喜字,讓我和木偶站在上面,而我們舉行陰親儀式的時候,面對的就是死者的墳墓。

  中間也算是有一些波折,但是喜堂還是佈置起來了,我們就在墳地裡面舉行了這場陰婚。

  陰婚前後也就是舉行了半個小時,但是在這半個小時裡面,我每時每刻都能夠感覺到一陣異常陰冷的感覺。

  不僅是我手裡面的那個木偶,還有周身,就好像有什麼人一直在用冰冷的眼神在盯著我一樣,弄得我心裡面毛毛的。

  而且手中的那個女款木偶給人的感覺也是怪怪的,但是具體哪裡怪我又說不上來,只好自己給自己安慰說是,或許陰婚就是這個樣子,畢竟自己之前的時候也沒有經歷過陰婚。

  舉行完陰婚之後,李瞎子將那個女款的木偶遞給我,讓我時刻戴在身上,說是,這樣的話,那個女鬼看到我已經結婚了,就不會再來找麻煩了。

  事情結束之後,,李瞎子覺得已經大功告成了,再加上他已經兩天沒回去,得回去看看,就自己回去了,我和爸媽也回到了家中。

  因為自己度過了一個大劫,爸媽都很高興,媽還專門殺了一隻母雞給我燉肉吃,這年頭雞肉也不多吃,所以尤其的高興。

  原本之前有這樣的事情的時候,我都會叫上王磊,但是這次想到王磊,我既覺得這個人可恨,可是看到他的不對勁的樣子,又覺得可憐。

  我還計畫著,等到明天的時候,就去告訴王磊他爹,讓他也找李瞎子去看看。

  就在這個時候,我想著的時候,就看到窗戶邊上有一個人影一閃,我定睛一看,發現竟然還是王磊。

  心中頓時納悶起來,按照李瞎子的說法,我現在應該是已經安全了,可是王磊怎麼還一直跟著我呢,而且看他的樣子,我還是能夠明顯的感覺的出來,他仍然不正常。

  這下,心裡面就有點膈應的慌了。

  爸正在外面殺雞,甩了甩腦袋,索性就去幫忙。

  走到爸身邊的時候,才發現爸的眼神不太對,連忙問道,“爸,你沒事兒吧?”

  我連著喊了兩三聲,才聽見我爸勉強的回了一聲,說是自己沒事兒,可是我看爸的臉色一點都不像是沒事兒的樣子,難不成他也發現了王磊的不正常,還是有什麼別的事情發生。

  當我看到爸手中的雞的時候,終於知道了他為啥不對勁了。

  爸手裡面拎著的是一個活雞不假,但是,那雞的肚子上面好像被什麼人給開了一個洞,那些腸子狼藉的東西,都已經從裡面流出來了,但是,那個雞卻不聲不響的,而雞的兩隻小眼睛現在正在直勾勾的看著我,我剛才光顧著看爸的臉色了所以根本就沒有注意。

  原本我還想從爸爸的手中接過母雞,這下就猛地扔掉了。

  最後,不管怎麼著,還是把雞給燉了,但是我能夠看出來,我們都吃的味同嚼蠟,沒有什麼滋味。

  我在心裡面安慰自己,我們該做的都已經做了,那女鬼也該去了。

  晚上的時候,我裝著李瞎子給我的那個女款的木偶回房休息。

  而這個時候,我忽然意識到了一個很大的問題,那就是,血衣不見了!

  一開始的時候,李瞎子將血衣用完之後,我就將血衣放到我房間的抽屜裡面,但是這會兒,我發現那個抽屜已經被拉開了,而且裡面空空如也。

  這血衣到底是被誰拿走了呢?難道是美女姐姐?

  不過,即便是美女姐姐已經將血衣拿走了,但是我現在已經接了陰親了,恐怕美女姐姐也沒有辦法再找我結婚了吧,而且那個血衣本來就是給美女姐姐做的,讓她拿去了,倒是也無妨。

  我一邊這樣安慰著自己,一邊合衣躺下。看著手中的木偶,就想到今天竟然莫名其妙的就跟一個已經死掉對人結了婚,而且這個人之前的時候,自己還認識,甚至在她活著的時候,我們肯定還說過話。

  但是,一想到,現在手中的這個木偶還跟那個女人的墳墓牽連著,我就有些惡寒的感覺,李瞎子將木偶身上的紅線放到墳頭上面到底是代表什麼呢,那我手中的這個木偶,代表的到底是一個木偶還是那個已經死了的女人。

  想著想著,我的腦海種像是忽然電光一閃一樣,就想到了一件事情,是關於現在跟我結陰親的這個女人的。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