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陰妻兇猛

未分卷 第七章 一棺兩屍

書名:陰妻兇猛 作者:飯蛋鹽 本章字數:3558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7日 14:17


  最後在爸媽的威逼利誘之下,我還是跟著李瞎子一塊到王喜的墳地上面去挖墳。

  現在是白天,而且身旁還有李瞎子,我也沒有太過害怕。

  挖墳之前,我先在墳地的前面禱告了幾句,大體就是說身不由己,要是怪就怪那個出餿主意的李瞎子吧。

  李瞎子則一板一眼的在墳頭前面擺案上香,點了五根香,一左一右兩根蠟燭。

  說來也奇怪,在這曠地裡面,明明風還是挺大的,但是那蠟燭那個香火好像一丁點都不受風的影響一樣,在香案上燃的穩穩的。

  這也許就是李瞎子施法的厲害之處吧。

  弄完了這些之後,李瞎子就蹲坐在一旁,一邊敲木魚,一邊開始念經。

  看來這李瞎子比我精得很,我頂多也就是叨念叨念,人家直接把要說的話都放在經文裡面了,反正我也聽不懂。

  足足念了五六分鐘,李瞎子才停了下來。不過,我能夠看出來,李瞎子此時的臉上也非常的嚴肅,看來這挖墳果然不是一件小事。

  終於開始動土了,李瞎子讓我先動了土,然後才開始正式挖。

  我們自己帶的鋤頭,鐵鍁之類的工具,一開始的時候倒是挺順利的,但是挖到快要接近棺木的時候,我發現有點不太對勁。

  先是那香案上面的蠟燭的火焰開始忽閃,剛才可是不管多大的風他都不忽閃的。

  不過想來也不是多大的問題,我當時沒有十分在意。

  等過了一會兒,我再回頭看的時候。

  我曹!那燭火這會兒竟然變成了青色的,一看到這兒,我嚇得不輕,想到李瞎子應該看不見,就趕緊的把燭火的事情給李瞎子說了。

  但是,沒有想到,李瞎子非但沒有停住挖墳,反而讓我趕緊的挖,我心裡面暗暗的想到,真他娘的有點趕著去投胎的架勢。

  李瞎子還告訴我,讓我觀察著香火的走向,若是五根香火變成了三長兩短,就讓我趕緊的告訴他。

  不過,好在雖然燭火變成了青色,那香火倒是都挺正常的。

  最後,我們總算是把棺材從裡面掏出來了。

  我見這挖墳的過程中也沒有出現什麼大事兒,心裡面的膽子就愈發的大了起來。

  棺材上來之後,我就想直接把棺材打開,卻被李瞎子給訓斥了幾句。

  “開棺是有講究的,豈容你胡亂來。”

  我撇撇嘴,站到一邊,我又不是幹你們這行的,我當然不懂了。

  這個時候,我就看到李瞎子又重新點了一支蠟燭放在了棺材的一個角上,最裡面還念念有詞的。

  等到這一切都弄完了,他才吩咐我開棺,可是棺材還沒有開,我就看到剛點燃的那個蠟燭的火焰一下子變成了青色,而且火苗子也一下子竄了起來,足足有半人多高。

  我還第一次見到火焰這麼高的蠟燭。

  我被嚇了一跳,趕緊的給李瞎子說,李瞎子面上一寒,我看到他咬著牙花子說道,“繼續開,我就不信,大白天的,他能弄出什麼么蛾子。”

  聽了李瞎子的話我也知道了事情的嚴肅性,一句不吭的跟著李瞎子的指揮,往上抬棺蓋,這個時候只聽哐當一聲,棺蓋已經打開了。

  而當我看到棺材裡面的情形的時候,不由得倒抽了一口涼氣。

  因為棺材裡面竟然同時躺著兩具屍體。

  “這……這裡面怎麼有兩具屍體?”我緊張的問道。

  李瞎子聽後,身子猛地往後一退,喃喃的說道,“一棺裝二屍,十裡不見樹,這是大凶啊。”

  他說完,讓我儘快的找到屬於王喜的那具屍體,然後看看能不能檢查到什麼特別的地方,還特意的交待一定不要碰到另一具屍體。

  檢查過之後,我發現兩個問題。

  一個是,王喜的脖子處有勒痕。

  另一個是,王喜的小腹隆起,我總懷疑……

  這兩點都跟李瞎子說了,李瞎子聽完之後,臉色變得鐵青,什麼都沒有說,只是讓我趕緊的把棺材重新放進去,埋好。

  我心說:這李瞎子可真夠折騰人的,費老大勁挖出來,這一會兒再埋進去。

  在路上的時候,李瞎子告訴,從我們剛才看到的情形來看,首先王喜應該是已經懷孕了,這也是他拒絕跟我結陰親的主要原因,再一個王喜的脖子上面有勒痕,很有可能是因為她未婚先孕,她的父母怕丟人才將她給勒死的。

  這也能夠解釋王喜為什麼會殺死他的父母為了。

  從墳地回來之後,李瞎子對著我爸媽連連搖頭,說接下來事情,他已經無力掌控了,如果我還想活命的話,那就讓我遠走他鄉

,走的越遠越好。

  原本我以為爸媽肯定會懇求讓李瞎子想辦法讓我留下,畢竟,他們可是只有我一個兒子。但是,沒想到爸媽考慮都沒有考慮,非常的爽快的就答應下來,而且我媽還飛快的給我收拾了包裹,說讓我收拾好了之後好上路。

  這個時候,我不願意了,光說讓我走,我連上哪都不知道,而且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夠回來。

  俗話說了,父母在不遠行,我如果真走了,我爸媽怎麼辦?

  但是,看到我沒有要走的意思,我爸直接就急了,上來糊了我一巴掌,怒駡道,“讓你走,你還不趕緊走,你非得把我們害死才成嗎?”

  我害死爸媽?

  聽到爸的這句話,我瞪大了眼睛,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接過媽媽手中的包袱扛在肩上往外走去。

  直到出了家門還聽見我媽小聲的哭著責怪爸,可能是因為他打了我一巴掌吧。

  按照李瞎子說的,出了村之後我就一直往前走。

  在路上的時候,我還收到了我媽給發的短信,短信很簡單只是說在他們通知我回來之前就一定不要回來。

  我們這村子本來就是一個山村,所以這天,我出村之後本來是想要往縣城的方向走,誰知道走到半路上天色已經黑了,又不敢在荒山野地裡面待著,只好就近看到了一個亮著燈的農舍,我就進去了。

  其實,看到這個農舍的時候,我就覺得奇怪,因為這荒山野嶺為什麼偏偏在這個地方杵著一個農舍,而且裡面還亮著燈,好像就專門等著我過來一樣。

  到了農舍門前,我敲了門,但是敲了好半天也沒聽見有人回應,最後索性就直接打開門進去了,裡面竟然是空的,一個人都沒有。

  我還以為是家裡面的人出去了這個時候還沒有回來,就準備等等看。

  這一等,迷迷糊糊的就等到了第二天。

  繼續上路之前,我給家裡面去了個電話,電話是李瞎子接的,說是我爸媽不方便接電話,並且仍舊告訴我,讓我不要回來,還說讓我去縣城裡面找個叫崔福的人。

  電話還沒有等我問完,就掛了,裡面傳來嘟嘟嘟的短音聲。

  我再打回去的時候,電話一直顯示是無人接聽。

  雖然心裡面納悶,但是聽到電話裡面李瞎子也沒有說什麼危險,所以我也稍稍放了心,繼續往縣城裡面走去。

  走到縣城,我找了一個旅館住下。

  等了三四天,家裡面也沒有信,我才想起來李瞎子說讓我找一個叫崔福的人。

  托人打聽了一下也沒有打聽著。

  到了第六天的時候,我實在憋不住了,準備回家去看看,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就到旅館的前臺那裡去退房。

  前臺那兒有個人正在站著,不知道是退房還是訂房,我就站在他的後面等著。

  等著,等著,我忽然聽到前面的人報了一個名號。

  “崔福”

  我被驚了一個一跳。

  心說:怪不得古人總是喜歡說,得來全不費工夫,原來還真就有這麼巧合的事情。

  聽到他是崔福之後,我並沒有表現出來,只是仔細聽了聽,原來他也是要退房。

  輪到我的時候,我直接跟客服說了一聲哪個房間退房,連押金都沒有顧上就追了出去。

  一直跟著崔福到了一個小巷子,就在一拐彎的時候,崔福整個人忽然就不見了,像是人家蒸發了一樣,正在四下找著的時候,就感覺到後腦勺上傳來一陣劇烈的痛疼,接著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等我清醒了有意識之後,發現自己正在一張破爛的床上躺著,身子一動,後腦勺還疼的鑽心。

  忽然一張臉猛地在我的眼前放大,我嚇了一跳,隨後發現原來是崔福。

  原來是我跟梢的時候,被他給發現了。

  也沒敢撒謊,他問什麼,我就一五一十的跟他說了,只是把跟趙麗結婚的那個事兒瞞著了,心想,反正那也是我的私事,說不說都是我的意願。

  崔福聽完,並沒有表現出什麼,而是冷笑了一聲道“你爹媽都快要死了,你還不趕快的回去。”

  我爹媽?

  聽到崔福的話,我一個咕嚕從床上坐了起來。

  看崔福的樣子一點都不像是在糊弄人,我一下子驚了,原來那個李瞎子一直都在騙我,我爸媽明明出事兒了,他偏偏告訴我沒有事兒,難道他還什麼目的不成。

  謝過崔福之後,我馬不停蹄的往家中趕去。

  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打家中的電話,但是根本就無人接聽,這個時候我才真正的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爸媽到底去了哪裡?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