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高冷鬼夫纏上身

未分卷 第二章 病房腳步聲

書名:高冷鬼夫纏上身 作者:玄陌 本章字數:3479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2日 14:13


  “怎麼可能?”我大吃一驚,“我畫了啊,還畫完了,不然我那麼長時間在那裡幹什麼?幹坐在那裡看啊?”

  “啊!”張圓圓突然全身一抖摸了摸手臂,放低聲音,“不會是有鬼吧?”

  “怎麼可能……”我輕嗤一下,突然想到那銅棺中的乾屍睜開眼笑了一下,難道那不是幻覺?我不由打了個冷顫,臉色變得蒼白起來。

  “怎麼了?怎麼了?”陳倩見我臉色不對急忙問道。

  “沒事,沒事。”我連忙搖頭,一定是我想多了,“只是突然覺得有點涼,是不是開空調了?”

  “沒有啊!”陳倩回答,轉頭和張圓圓對視了一眼,眼中出現一絲恐懼。

  “你們倆別胡思亂想了,我只是有點不舒服,頭又暈,怕冷是正常的。”我滑下身體把空調被往身上拉了拉,“我累了,想再睡一覺,你們先回學校吧。”

  “那你先休息,我們去問一問方老師你能不能出院,如果可以我們就一起回去吧,不然明天你一個人我們怎麼放心得下?”陳倩擔心地說。

  “嗯。”我的心裡一暖,不愧是我的好姐妹,對我很是關心。

  再次醒來時已是傍晚時分,夕陽的餘暉透過玻璃窗照在我的床上,把白色的床單都映成了金黃色。

  “小陌,你醒了?”一個聲音傳來。

  我一看是陳倩,只有她一個人。

  “圓圓呢?”我問。

  “她和方老師先回去了,醫生說你還要留院觀察一晚,得有個人陪同,我就留了下來。本來圓圓也不肯走,但這裡陪床這麼小根本睡不下兩個人,方老師好說歹說她才跟著走了。”陳倩回答道。

  “倩倩,謝謝你!”我握住陳倩的手,她的手很暖。

  “跟我還客氣什麼?”陳倩笑了笑,“誰讓我們是好姐妹呢?”

  “對了,你都睡一天了,餓了吧?我去給你買點吃的。”陳倩說道。

  她不說還好,這一說我的肚子就不爭氣地咕咕叫起來。

  陳倩抿嘴一笑,“你等著,我去給你買好吃的。”

  陳倩一走,夕陽也正好落了下去,病房裡一下變得幽暗起來。

  不知為什麼我突然感覺一陣冷意,不是那是天涼的感覺,就是陰冷陰冷的,我全身一下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我急忙走到門邊打開電燈開關,病房裡的燈是螢光燈,燈光蒼白熒亮,卻是沒有一絲暖意。我走到床上用被子包住自己的身體,可還是覺得一股寒意從骨子裡透出來。

  這時門突然“嘎吱”一聲響,我嚇了一大跳,緊張地盯著門邊。

  陳倩提著兩盒外賣走了進來,我呼地松了一口氣,一摸額頭起了一層冷汗。

  “怎麼了?”見我臉色不對陳倩連忙問。

  “沒事。”我搖搖頭,“就是感覺有點冷。”

  “嗯,我也感覺到了,聽說今晚會降溫,看來是真的了。你看我買了什麼?”陳倩提起外賣朝我晃了晃,“你最愛的酸辣粉,正好我們發發汗身上就不會那麼冷了。”

  “你也沒吃嗎?”我接過一盒酸辣粉打了開來,一股酸酸辣辣的味道直沖入鼻子,頓時就覺得胃口大開。

  “唔……”陳倩也打開了酸辣粉,一邊吃著一邊說,“我怕你一個人吃太寂寞了,哈哈。”

  我笑了笑,心裡對她很是感激,感激她留下來陪我還考慮得這麼周到。

  吃完酸辣粉,出了一身汗,全身都暖了起來。

  陳倩把東西收拾了丟進垃圾桶,我們打開電視看芒果台放的韓劇,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天,不一會兒陳倩就說困了要睡覺。

  我關了電視也躺了下來,不過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我都睡了一整天了哪裡還會困?

  我拿出手機想上上網,突然想到昨天拍的壁畫,想著太奇怪,那壁畫遲不破早不破就在我畫完拍完照後才破的,真是不可思議,還有我那些畫,怎麼也會不見了?

  我打開手機仔細看起那幾幅畫來,說來也奇怪,那古墓中光線那麼不好,我只是開著手機的手電筒,可這幾幅畫卻照得特別清晰,我甚至能看到那石壁的紋路。

  我反反復複地看著,總覺得不可思議,這古墓是一千多年前的,那時候的畫風不是這樣的啊,怎麼會畫得這麼漂亮?還有那顏色,比現在用的化工顏料也毫不遜色,沒有一點褪色的跡象,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反復看著那幾幅畫,我漸漸地困了起來,關了大燈留下床頭燈,鑽進了被窩。

  剛閉上眼,外面突然傳來腳步聲,

踢噠、踢噠、踢噠,由遠及近。

  我不以為意,想著可能是其他病房的人的陪床,就像陳倩一樣,也許是替病人買東西剛回來。

  可是那腳步聲卻在我病房門口停了下來。

  會不會是護士來了?我尋思著,可是半晌卻沒有了動靜,剛想著是不是自己剛才聽錯了,門突然“叩、叩、叩”響了起來。

  “誰呀?”我問。

  “我是值班護士,過來查房的,我可以進來嗎?”門外傳來聲音。

  原來是護士,我剛想說進來吧,突然想到護士白天也有來過,每次來都是直接推門進來的,板著個臉態度不是一般的差,哪裡有問過一次,現在晚上了反倒禮貌起來了?難道是陳倩進來的時候把門鎖上了?

  “陳倩,陳倩!”我想問問她,連叫了幾聲,陳倩卻沒有醒過來,我剛想下床去開門一下覺得不太對勁,陳倩的睡眠一向是很淺的,平時在宿舍的時候稍有點動靜她就會醒,今天在外面怎麼反倒睡得這麼死?

  我突然想起以前看過的一部恐怖電影,電影說的就是醫院裡的鬼故事,醫院是最不乾淨的地方,有很多“好朋友”。

  一股冷意一下從脊椎骨直升上後腦勺,會不會是“好朋友”來了?

  再想起昨天看到的那古屍,我的額頭一下冒出一層冷汗,要不要讓護士進來?可萬一是其他什麼“好朋友”假扮的護士怎麼辦?我的身體一下抖了起來。

  “我……我沒事,不用……查房了。”我顫抖著說道。

  “哦。”門外應了一聲,然後踢噠、踢噠腳步聲又走遠了。

  聽到腳步聲走遠我松了口氣,原來是我想多了,我不由苦笑,看來是被昨天那乾屍嚇著了。

  我剛想睡下去,門外又傳來踢噠、踢噠的聲音,又在我的病房門口停了下來。

  我的毛孔窣地全豎了起來,又來了?我屏住呼吸大氣也不敢出。

  “叩、叩、叩……”敲門聲又響了起來。

  “誰呀?”我聲音顫抖著問道。

  “我是你的主治醫生,我可以進來嗎?”一個男人的聲音傳了過來。

  我記得我的主治醫生白天有來過,的確是一個男醫生,不過我不記得他的聲音了,不知道是不是就是這個人。

  “這麼晚了,有什麼事嗎?”我問,還是謹慎一點為好。

  “對不起啊,白天有一項驗血弄錯了,我想再來抽一次血,連夜幫你看一下,如果沒問題明天一大早你就可以出院了。”對方說道。

  他的理由雖然很充足,但可能是因為剛才的關係我的心裡還是很緊張,總覺得現在病房裡異常地陰冷,這麼大動靜陳倩也不醒,就算外面的不是鬼是人,如果他要對我不利我一個弱女子也擋不住。

  可是如果外面真的是我的主治醫生,得罪了他不好吧?如果不讓他進來,他會不會不高興明天不讓我出院?

  “您是哪位醫生啊?”我問了一句,悄悄地爬向床尾,那裡有我的病歷,上面有主治醫生的簽名。

  “我是……林醫生啊!”那人猶豫了一下說了出來。

  我一看病歷,主治醫生明明是姓沈,哪裡是姓林?我的頭皮一下炸了起來,哆嗦著爬回床裡,用被子把自己包了起來,連整個頭都蒙住,再不敢發出一點聲音。

  “開門啊,開門啊,開門啊……”外面的聲音卻執著地叫了起來。

  我全身抑制不住地顫抖,整個床都嘎吱嘎吱響了起來,在這寂靜的夜裡更是無比的詭異。

  不知過了多久,門外的聲音終於停了,我探出頭去往外看,什麼也沒有,走了嗎?

  我剛想松一口氣,突然“嗡”地一聲床單震動,我驚得差點跳了起來。

  我一看原來是手機響了,我嚇得直拍胸口,喘了口氣,拿起手機一看,才發現有好幾個未接來電,剛才一定是太緊張了沒有聽見。

  是方老師打來的電話,我急忙接了起來,“方老師……”

  還沒等我說話對方便打斷了我,“安小陌,你怎麼回事,怎麼不接我電話?”

  我苦笑一聲,“方老師,對不起,我剛才沒有聽到。”

  “唉,我還以為你出什麼事了,我又趕回來了,已經到了門口,你快點開開門。”

  “哦,好的,我這就給您開門,您進來吧……”

  話音剛落,萬籟俱靜,病房裡和手機裡都沒了聲音,我的心一顫,“方……老師?”

  “呵、呵、呵……”手機裡傳來恐怖的笑聲,病房門被推了開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