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高冷鬼夫纏上身

未分卷 第三章 女鬼

書名:高冷鬼夫纏上身 作者:玄陌 本章字數:3471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2日 14:13


  一個穿著花旦戲服的女人從打開的門縫裡擠了進來,門外昏黃的燈光照在她那張抹得五顏六色的臉上顯得異常的詭異。

  女人踩著細小的碎步一步一步向我走了過來,手捏著蘭花指舉在胸前,描著丹青的上挑眉眼死死地盯著我,腥紅的嘴唇咧開,朝我嫵媚一笑,我嚇得差點背過氣去。

  “咯咯……”那女人又笑起來,聲音竟如銀鈴般清脆,可是她的嘴卻越咧越大,簡直要裂到耳朵邊上去了,鮮紅的舌頭從嘴裡掉了出來,足有一尺長。

  我的心臟都快停止了跳動,全身如篩糠一樣抖動起來。

  那女人一閃一下到了我面前,一伸手捏住了我的下巴,血紅的舌頭朝我的臉就舔了過來。

  我的身體僵硬動彈不得。

  我的眼睛圓瞪快要脫眶而出。

  我的喉嚨窒息發不出一點聲音。

  那女人的雙眼猛然睜大,兩個眼珠飛出眼眶,一隻眼珠“啪嗒”一下掉在地上,另一隻眼珠還吊在眼眶邊上,一絲青筋連著眼球在臉上彈了幾下,我驚跳起來踩在地上,腳正好踩在眼球上,“噗哧”一聲眼球被踩爆,黑乎乎的粘液粘了我一腳,一股劇烈的惡臭彌漫開。

  “你該死!”那女人臉色劇變,整張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腐爛起來,一塊塊血肉翻裂開,混合著紅黑的血液迅速往下掉,滴滴答答的血肉掉得滿地都是。

  無數白色的蟲子從她的眼窩、嘴裡和喉嚨管裡湧了出來,那白蟲如一條條細長的蛔蟲在女人裸露的皮膚上蠕動翻滾,傾刻就爬滿她的全身。她一下像一個長滿蟲子的木乃衣。

  “嘔……”我忍不住吐了,晚上吃的酸辣粉全部吐了出來,那粉在地上竟像蟲子一樣,我更是噁心得連苦肚都快吐出來了。

  身體突然鬆動,我猛烈掙扎起來,我不想死,我不能等著她吃掉我,我用盡全身力氣拿著手機猛地朝那女人頭上砸了過去,一下一下又一下,用力地砸著。

  可是那女人無動於衷,好像一點感覺也沒有,她臉上的粘膩血液混合著砸爛的白蟲汁液沿著我的手機流進我的手掌,又沿著胳膊流進手肘裡,我驚叫一聲一下把手機丟了出去。

  女人的手已滑到了我的脖子,冰涼濕滑的觸感激得我身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我正想掙扎,那女人一下掐緊我的脖子。

  她的手越抓越緊,越來越用力,我的臉漲得通紅,感覺頸邊的青筋都爆突出來了。

  我的呼吸越來越急促,肺部火辣辣疼起來,我快要窒息了。

  我的手徒勞地掙扎著,我絕望了,誰來救救我?我不想死……

  突然“砰”地一聲,接著聽到一聲淒厲的尖叫,女鬼鬆開了手重重地摔了出去。

  “你敢傷她!”一聲厲喝,病房裡不知什麼時候出現了一個男人的身影。

  那男人向那女鬼沖過去,舉起拳頭就朝她血肉模糊的腦袋上揮了過去,那女鬼的腦袋一下掉了半邊。

  我以為她要死了,可是那女鬼晃著半邊腦袋一下又騰空而起,閃到我的面前伸出血肉模糊的手又朝我抓了過來。

  “找死!”那男人好像怒了,一掌又打過去,那女鬼剩下的半邊腦袋也掉在了地上。

  掉在地上的頭卻還在蠕動,嘴一張一合,發出淒厲的求饒聲。

  “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求你放過我……”那聲音如貓爪撓在玻璃上刺得我耳膜生疼,卻又覺得那聲音無比的柔媚讓人心生憐意。

  “晚了!”那男人毫不心動,冷哼一聲,把女鬼狠狠砸在地上,一腳用力踩踏下去。

  “噗哧”一聲,那女鬼的肚腸裂開,內臟爆裂,帶著肉塊的鮮血向四處飛濺,雪白的牆上頓時血跡斑斑觸目驚心,一股腥臭的腐酸味在病房裡彌漫開。

  “啊!”我驚叫一聲,瑟瑟發抖,視線漸漸模糊起來,只隱隱看見一個白色的身影朝我奔了過來,我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在迷糊中我聽到一個聲音,“陌陌,別怕,是我,我會保護你的,我是你的夫君啊!”

  ……

  再次睜眼天已是大亮,外面已經豔陽高照,陳倩坐在我的床邊握著我的手擔憂地看著我。

  有鬼!女鬼,還有那個男人!

  我一下驚坐起來看向周圍,病房裡乾淨整潔,雪白的牆壁纖塵不染,哪裡還有一點昨晚的影子?那些橫飛的肉塊,那些飛濺的血液,都不見了!

  “小陌,你怎麼啦?”陳倩擔心地問道。

  “沒……沒事!”我的冷汗直流,沒有了?都不見了?難道昨

晚的那些只是一場噩夢?

  “還沒事?剛才我叫你半天你也沒醒,把我嚇死了,我已經去叫了醫生來,如果不行你就再住院一天。”

  “不,不要,我沒事!”我急忙搖頭,我不要住院,我要回家,這裡這麼恐怖,我才不要住,我要回家!

  一想到昨晚的事我就不寒而慄,哪裡還敢再住下去?

  過了一會兒我的主治醫生沈醫生走了進來,他用醫用手電筒在我的兩眼查看了一番,又用聽診器在我胸前聽了好一會兒,疑惑地看了看陳倩,“她沒事啊,你確定她剛才是昏迷了?”

  “是啊,我叫了半天怎麼也叫不醒,把我嚇壞了。”陳倩拍著胸口說道。

  “我沒事,剛才只是夢魘了,一時醒不過來而已。醫生,我真的沒事,我想出院。”我對沈醫生說,我不想再在這裡住下去了,我要回去。

  “小林,來,幫她換一下藥。”沈醫生對他身後的護士說道。

  護士答應一聲,掀開我頭上的繃帶,用碘伏擦了擦,拿出乾淨的棉花和紗布重新包紮起來。

  “要出院也可以,你自己注意傷口別踫水,每兩天去你們當地的醫院換一次藥,過一個星期就可以拆線了。”沈醫生說道。

  “謝謝醫生!”我心裡大喜,終於可以走了,再在這個醫院呆下去我恐怕會瘋掉。

  收拾完東西我和陳倩急忙往車站趕,正好有一輛回京城的動車,我們買了票就上了車。

  坐在車上我松了口氣,終於離開那個鬼地方了。

  回到學校剛進宿舍我就感覺氣氛不對,特別是到我們這層樓,同學們都是一臉的驚恐,經過我們寢室的時候都是快步跑過去的,好像我們寢室有什麼吃人的怪物一樣。

  “怎麼了這是?”我疑惑地問。

  “對了,你還不知道吧?昨天我們學校死人了。”陳倩緊張地把寢室門關了起來。

  “嗯,我出門的時候看到了,不過只是瞟了一眼,真是我們學校的?”我問。

  “嗯,是黃芳,她死了。”

  “什麼?”我驚叫起來,怪不得昨天我就感覺那個背影有點眼熟,原來竟然是黃芳?

  黃芳是我們的同班同學,但並不和我們同寢,她住在我們隔壁寢室,我們是303室,黃芳住的寢室是304室。

  怪不得那些同學經過我們這裡的時候都快步跑了過去,原來不是怕我們303,而是怕304。

  “她不是休學了嗎?怎麼又回來了?還死在我們學校?”我不由好奇起來。

  這個黃芳平時不太愛說話,我們又不同寢,所以和她的關係很一般。

  上個學期末黃芳不知為什麼突然申請休學,我們已是畢業班還有半年就畢業了,一般人不會這時候休學,現在休學畢業又要推遲一年,一般人都不會那麼傻。

  可是黃芳就是辦理了休學,導師也沒有說她為什麼休學,我們跟她關係一般,自然也不好多問,如果沒人提起我們幾乎都快忘了還有這麼個人。

  “不只是這樣,聽說黃芳死的時候還大著肚子呢,一屍兩命!”

  張圓圓聽到我們議論也湊了過來,臉上帶著一絲恐懼,“昨天我去看了,黃芳的肚子起碼有七八個月了,就那樣坐在我們校門前的人行道上,脖子卡在人行道的護攔上,坐著死的。”

  “怪不得她要休學,這樣算起來她休學的時候已經懷孕一兩個月了,她是害怕被別人看出來吧?”我說道。

  “可是她為什麼不把孩子打掉,卻要生下來,她一定很愛她的男朋友吧?是準備要結婚嗎?”陳倩也說道。

  “不過沒聽說過她有男朋友啊?你們知道她的男朋友是誰嗎?”我看向陳倩和張圓圓。

  “不知道。”兩人都搖了搖頭,黃芳本來就不太愛說話,我們跟她也不算熟,根本沒有人知道。

  “員警有沒有說是怎麼回事?”我又問。

  “聽說還在調查。”張圓圓搖了搖頭,“不過聽吳遠說好像是意外,可能是她頭暈摔倒下去,脖子正好卡在護欄上,窒息而死。”

  怎麼可能?哪有這麼巧的事?我瞪大了眼。

  不過如果是從吳遠嘴裡說出來的有可能是真的,吳遠他爸可是公安局副局長,他應該不會亂說。

  “就算是意外,可是她為什麼會出現在我們學校?難道是巧合?或者說她的男朋友還在我們學校上學,她是來找她男朋友的?她的男朋友到底是誰?”陳倩也說出了心中的疑惑。

  可是誰也沒有答案。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