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高冷鬼夫纏上身

未分卷 第五章 姥姥出事了

書名:高冷鬼夫纏上身 作者:玄陌 本章字數:3501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2日 14:13


  “啊!”

  黃芳倒在牆角尖叫起來,眼裡滿是恐懼,我知道她不是怕我,而是怕那個男人,那個男人是比她還要厲害的鬼?我的身體一縮往後退了一步。

  黃芳看看我又看看那男人,好像在權衡,最終她卻還是站了起來,“我和安小陌是同學,我並不想傷害她,我只是想借一點點血。”

  她的聲音很柔和,就像我和她是最要好的同學一樣,聽得我都以為我們以前一定是好朋友。

  “騙鬼麼?”男人冷嗤一聲,一腳踢了過去。

  “砰!”又是一聲響,黃芳再次被踢了出去。

  黃芳臉色劇變,雙手放在肚子上,肚臍裡突然激射出無數的血線。

  那血線猶如一支支利箭朝著那個男人就射了過去。

  男人冷哼一聲,絲毫不理會那血箭,迎面就朝黃芳走去,那血箭在他面前不到一尺的地方停了下來,接著竟像是被燒著了一樣熔開了,一股焦臭味飄散開。

  我急忙捂住鼻子,也不知道這味道有沒有毒。

  男人抬腳猛得把黃芳踢了出去,黃芳被踢到牆邊又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她痛苦地呻吟起來,我看見她的身下汩汩地流出鮮血,痛得在地上打起滾來。

  她流產了?鬼也會流產?我驚呆了。

  “媽媽,媽媽,我痛,快救救我,媽媽……”一個孩子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

  我的身體一抖,都流產了,怎麼還會有孩子的聲音?

  “安小陌,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救救我的孩子……”黃芳在血泊中向我爬來,手伸得老長,她的手上滿是鮮血,臉上滿是痛苦的神情,看得我心下不忍。

  “別看!”那男人突然用手遮住我的眼睛,“鬼的話不能信!她是在迷惑你。”

  你不也是鬼嗎?我暗自腹誹,你的話也不能信啊?

  可是他救了我,我還是信了他的話,趕緊閉上了眼睛。

  “你在找死,想讓我把你打得灰飛煙滅嗎?”那男人大喝一聲,我聽得心裡一顫,不由脫口而出,“別殺她!”

  雖然她想喝我的血,可是她畢竟是我的同學,又那樣慘死,我不能救她也不能眼睜睜再看她魂飛魄散。

  我睜開眼,只見黃芳神情複雜地看了我一眼,身體一晃不見了。

  我看向那男人,這次那男人正面對著我,我一下驚呆了,那是怎樣一個絕世容顏!

  眼前的男人面白如玉,修長的劍眉斜飛入鬢,細長的丹鳳眼在昏暗的燈光下微波蕩漾,隱藏著一股蠱惑人心的魅力,高挺的鼻樑,淡淡的粉色薄唇泛著柔和的光。

  此刻他的眼灼灼地看著我,眼裡亮晶晶的,好像暗夜中的星辰。

  我一下呆住了,我還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好看的男人,即使是當下最紅的小鮮肉也不及他的萬分之一。

  男人“撲哧”一下笑了起來,“好看嗎?”

  那笑魘,我敢打賭,即使是百花齊放也不過如此。

  我的臉一紅,可是想到剛才黃芳害怕他的樣子,我的心一下又提了起來,他也是鬼?他來幹什麼?他是不是也要吃我?

  那男人卻一下抱住了我,把我抱在床上,輕輕地拍著我的背,“陌陌,別怕,是我啊,我不會傷害你的!”

  不知為什麼,聽著他的話我的頭一下暈了起來,眼皮沉甸甸的,一下就睡了過去。

  隱隱約約中,聽到他在說,“陌陌,我不會害你的,這次要快……成親……”

  我聽得斷斷續續,只感覺有一個人一直在夢中說著話,但後面說了什麼我都沒聽清楚。

  第二天醒來我發現陳倩已經起了身,正在疊被子,而我躺在自己的床上。

  見我醒來陳倩停下手中的動作,“小陌,昨晚你怎麼又回到自己的床上去了?不害怕了嗎?”

  “嗯……兩人睡有點不太習慣。”我坐了起來,伸手抓了抓亂篷篷的頭髮掩飾我的緊張。

  昨晚應該是那個男人把我抱到我的床上的,我根本沒有注意,但我不敢跟陳倩說,擔心她會害怕。昨晚她一點也沒有醒,應該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我還是不要讓她擔心吧。

  不過說實話,我自己也不知道昨晚發生的一切是不是真的,亦或是一場夢而已?

  “昨晚什麼也沒發生,看來鬧鬼什麼的就是無稽之談,我們只是自己嚇自己罷了。”陳倩笑著說,臉上很輕鬆,看來是相信這個世界上並沒有鬼。

  我苦笑一下,她沒有看見當然會這麼說,如果她看見了也許會被嚇死。

  但是我不敢說,就讓她當什麼也沒有發

生好了。

  只是不知道昨天黃芳被那個男人踢到流產今天還會不會來?如果會來怎麼辦?那個男人還會來救我嗎?

  正在胡思亂想間,我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我一看是媽媽打來的電話,急忙接了起來。

  雖然我家就在本市,但我平時都住宿舍,一般半個月才回家一趟,家裡沒什麼事也不會打電話過來,一般都是我打電話回去報個平安,現在媽媽打電話來就一定是出事了。

  “喂,媽!”我接起電話。

  “陌陌,你快回來,你姥姥出事兒了。”媽媽的聲音很急,帶著一絲焦慮。

  “出什麼事兒了?”我一驚急忙問。

  “唉,一時半會兒說不清楚,你快點回家一趟。”媽媽說完就掛了電話。

  我著急地站起身,換了衣服,簡單收拾了一下,對陳倩說:“倩倩,我家出事了,我得回家一趟,今晚可能不回來了。你……自己小心。”

  我想起昨晚的事,不知道黃芳還會不會來,不過她好像只是要找我,如果我不在也許她不會來也不一定。

  我猶豫了一下還是說道:“如果害怕,你就暫時到其他同學那裡去住一晚,別一個人死扛。”

  “嗯,我知道了,你快走吧。”陳倩點點頭,剛才的電話她也應該聽到了,忙推著我離開。

  我出了校門坐上公車回到了家裡。

  我家在六環外,很郊區的地方,因為父母都是國企的普通職工,所以並沒有錢買房。我們住的還是姥姥的房子。

  姥姥並不是我的親姥姥,她是媽媽的養母,不知什麼原因一輩子也沒有嫁人,後來收養了我的媽媽,就更不想結婚了。

  姥姥的家是一個小四合院,在這寸土寸金的京城,就算是在六環外也值不少錢了。

  不過姥姥不打算賣,我父母也沒那個心思,住在郊區挺好的,空氣好,寬敞舒適,比市中心的房子好多了。而且爸媽的單位也在郊區,上班又方便,所以從沒有打算到市區買房子。

  到家的時候已經快中午了,“媽!”我一進院子就叫了起來。

  “陌陌回來了?快進來。”媽媽並沒有出來,只是在姥姥的房門外對我招了招手,我急忙走了進去。

  進到姥姥房間,媽媽才發現我頭上有傷,“陌陌,你的頭怎麼了?”

  “哦,沒事,不小心磕到桌角了。”我隨便扯了個謊。

  媽媽哦了一聲也沒有多問什麼,看來是太擔心姥姥了,要是在平時她一定會拉著我問個不停,不問出事情的前因後果她不會善罷甘休。

  “姥姥怎麼了?”我放下手中的包朝姥姥的床邊走了過去。

  姥姥正在熟睡中,臉色發黑,嘴唇發白,眉頭緊鎖著,看上去好像很痛苦。

  “你姥姥她昏迷了,怎麼叫也叫不醒。”媽媽擔憂地說。

  “啊?怎麼會?上醫院看了嗎?”我心裡一驚。

  “看了,已經兩天了。前天我出門時過來這屋叫你姥姥吃早餐她就沒有應,我進來後叫了半天還以為她去了,發現她呼吸又正常,忙送去醫院。”

  “可是所有該查的都查了,什麼事兒也沒有,你說奇怪不奇怪?我就說讓你姥姥住院再觀察觀察吧,可醫生說了你姥姥啥事沒有,住什麼院啊,現在醫院床位緊張,你姥姥又不能用藥,只是在那睡著,占著別的病人的床位,不合適,我們就把你姥姥又拉了回來。”

  “可是你姥姥的臉色卻越來越難看,我就想著會不會是中邪了?你知道你爸是不信這個的,我說請個人來看看,他還跟我急了。今天趁著他上班就把你叫回來了,閨女,你說要不要叫個大師來看看?”媽媽眼巴巴地看著我,感覺我才是家裡的主心骨。

  我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如果是在以前我也一定不會相信什麼中邪的事,可是有了這兩天的經歷,我不得不相信,有些事是無法用科學解釋的。

  “那我去問問張家大姐,她家前陣子也出過點兒事,請過大師,我去問問她。”媽媽說完掏出手機打起電話來。

  在電話裡嘰嘰咕咕說了一通,最後說下午會有個姓張的道士過來看看。

  一直到下午四點多的時候,有個長著山羊鬍子的老頭才找了過來。

  老頭身材瘦長,尖嘴猴腮,一雙綠豆小眼滴溜溜地轉著,一點也不像個道士,倒像一個猥瑣的老色鬼。

  媽媽很熱情地招呼那個老頭,老頭拈著不多的幾根鬍鬚微笑點頭,似乎很滿意媽媽的態度。

  不過當老頭看到我的時候卻是一愣,臉上變得凝重起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