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高冷鬼夫纏上身

未分卷 第七章 洞房夜

書名:高冷鬼夫纏上身 作者:玄陌 本章字數:3619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2日 14:13


  真的要繼續?他不是活人嗎?兩個活人也能結冥婚?

  我不解地向老頭看去,老頭滿臉冷汗,全身瑟瑟發抖,看了一眼婚書又看了看那個男人,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

  突然他的瞳孔一縮,眼裡現出驚恐之色,手抑制不住的顫抖起來。

  我的心中疑惑,不由順著他的目光看了過去,這一看不要緊,我差一點從椅子上滑下去,那個男人只有半個影子!

  案幾上的燭火不知道什麼時候又亮了,燭火照在我們身後,我們的影子打在身前,影影綽綽,雖然有點晃動,但是還是可以看出人的影子。

  那個男人,他的影子卻只能看見一半,另一半模糊不清,似有一團濃霧籠罩,隱隱地還飄乎起來,似乎隨時都會飄走。

  我心下大駭,他到底是人是鬼?

  “還不開始?”那男人不耐煩起來,盯著老頭的眼睛掀起一股濃濃的狠戾,仿佛要把他吃下去。

  “哦……哦……這就開始!”老頭顫顫競競,全身有如篩糠,冷汗從額頭直流下來。

  他的手抖個不停,左手強按住右手想阻止手的抖動,可是怎麼按也按不住。

  那男人嗤笑一聲,站起身從我頭上狠狠拔了一根頭髮,又在自己頭上拔了一根,然後把我的頭髮纏在他的頭髮上,從案幾上拿了一張紅紙,把頭發包了起來。

  “可以了吧?”那人看著老頭,嘴角帶著一絲冷意,把紅紙包遞了過去。

  老頭擦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顫抖著把紅紙包接了過來,放在燭火上一燒,一股頭髮的焦臭味傳了出來。

  那紅紙包傾刻燃成了灰燼,黑黑的飛灰,再也分不清哪是我的頭髮,哪是他的頭髮。

  老頭嘴裡念念有辭,好像在說著什麼冥婚的咒術,我也聽不明白。

  最後老頭拿起那張被那男人寫了什麼的婚書結結巴巴地念了起來,“茲……茲有……安小陌與肖城,兩姓……聯姻,一堂締約,良緣永結,匹配同襯。今日赤繩系定,珠聯璧合,他年白頭永偕,桂馥蘭馨。此婚書為證,結成陰親!”

  我的心中一寒,呵,珠聯璧合?白頭永偕?和一個鬼嗎?不知道我的命有沒有那麼長!

  “禮成,送入洞房!”老頭又高叫一句。

  什麼?還要洞房?我驚愕,看向邊上的男人,那男人卻滿臉陰鶩,冷得如同一塊冰。

  老頭把我們引到已改為洞房的我的房門口,轉身就走了出去,我看見他轉身的那一刹那深深地吐了一口氣,看來今天他也嚇壞了。

  房間裡點著一對紅燭,燭火閃爍不定,照得邊上的一切都很虛幻,好像蒙上了一層霧氣,一點也沒有新婚的喜慶,倒是無比的詭異。

  那個男人走向大紅的床鋪,對了,剛才老頭念婚書的時候念的是肖城。

  肖城大步跨過去,坐在了紅彤彤的床上,他抬眼看向我,我不由打了一個寒顫,他的眼神太過嚇人,就如同看一個死人一樣。

  他是要殺了我嗎?

  我的心裡閃過無數的念頭,是跑,是跑,還是跑?

  我一轉身向門口跑去,可是身後卻傳來一股巨大的吸力,好像一個漩渦把我吸了回去。

  肖城一把抓住了我,眼裡帶著怒氣,抱住我一下倒在了床上。

  帶著冷意的妖孽容顏漸漸逼近,我嚇得全身發抖,牙關咯咯咯地作響。

  他伸出手朝我的後背摸了上去,那手指冰冷如鐵,激得我身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他的手慢慢下滑,摸到了我的腰上,伸手在褲帶邊沿一探,仿佛一塊冰放在了我身上,我冷得差一點跳了起來,我伸出手拼命抵抗,想要阻止他的進一步動作。

  突然肖城冰涼的嘴唇覆蓋了上來,靈巧的舌頭探入我的口中,瘋狂地舔吮口腔裡的每一寸,張口咬住我的舌頭,粗暴地啃咬,仿佛要把我的舌頭吞下去。

  我一陣吃痛,不知哪來的勇氣,揚起手朝他打了過去。

  他一把抓住我的手,眼裡湧起一股恨意,那恨有如來自地獄的幽靈,好像隱藏著千年的蝕骨寒痛,像一把冰寒的利刃要從我的眼睛穿透而去。

  他的另一隻手掐住了我的脖子,手上漸漸用力,我的脖子幾乎凍僵,周圍的空氣都快凝固起來。

  我感到胸腔一股窒悶的疼痛,我的眼前開始發黑,我聽到一個聲音在我耳邊說,“就讓你跟我一起下地獄吧!”

  跟我一起下地獄吧……跟我一起下地獄吧……跟我一起下地獄吧……

  我的腦中一直回蕩著這個聲音,想合上眼睛,卻怎麼也合不上,肖城那雙陰鶩的眼睛一直盯著我,我的靈魂仿佛都要被他吸進那雙墨黑的瞳孔裡。

  那樣深深的黑色漩渦,湍流不斷,

一個不小心就會被帶進萬劫不復的深淵。

  我的眼淚流了下來,爸媽,恕孩兒不孝,我要先走了!

  肖城這樣對我不就是要殺了我,讓我也變成鬼嗎?算了,我抗爭不了,我隨他去吧!

  突然,肖城的手松了開來,怨恨,痛苦,失落,悲傷,所有的情緒一閃而過,那樣的複雜讓我看不明白。

  我大口大口喘著氣急急地咳了起來,臉上漲得通紅,不過我放心了,我還沒有死,肖城沒有殺我!

  我不知道他為什麼不殺我,就如同不知道他為什麼要殺我一樣,我太不明白了,那兩天,他救我的那兩天,他不是很溫和嗎?他口口聲說“我不會害你,我是你的夫君啊!”,他都忘了嗎?

  可是,我怎麼去問一個鬼?還是這樣一個恐怖的鬼?

  他自己也說了鬼的話不能信,不是嗎?

  我不由苦笑,我真的太天真了!

  肖城一下翻身坐了起來,邁著大步就朝外面走去,很快就消失在黑暗中。

  我的腦袋發暈,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只感覺遍體生寒。

  我把被子緊緊地裹在身上,連頭也包了進去,眼淚卻是止不住地往下流,我這是嫁了一個什麼鬼啊?這麼可怕?我還活得了多久?

  在迷迷糊糊中我睡著了,一夜噩夢連連,早上醒來時渾身酸痛,困乏得一動也不想動。

  想起昨晚的事又覺得不可思議,到底是真的發生了,還只是噩夢?

  直到日上三竿,爸媽來敲我的房門,我才走了出去。

  他們一定是擔心我了,我和那鬼一夜也不知發生了什麼,而且又一直不出門,他們一定是嚇壞了。

  看著我紅腫的眼睛,媽媽的淚一下湧了出來,“陌陌……”卻是不知道說什麼好。

  爸爸在一旁也是唉聲歎氣。

  “我沒事!”我苦笑一聲,終究還是沒有死,不是嗎?

  我去姥姥房裡看了看她,她的臉色居然已經恢復了正常,甚至有了一點點紅潤,原來冥婚真的有效?

  那說明肖城真的是鬼了?我的心情沉重起來。

  我這一生算是毀了,嫁給了一隻鬼,以後誰還會要我?別說以後了,現在都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死。

  不,現在沒事,多活一天我就賺到了,我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先做了畢業設計,然後找工作,既然我沒有死就要好好活下去!

  我暗暗給自己打氣,安小陌,你一定可以的,不要灰心!

  在家呆了一下午,什麼事也沒有發生,我又去看了看姥姥,她的呼吸平穩,看樣子過不了多久就會醒,我終於放下心來,回到了學校。

  經過校門口的時候,我不由自主朝卡死黃芳的欄杆那看了一眼,上面什麼也沒有,就好像從來沒有發生過任何事一樣。

  回到宿舍,陳倩正好在收拾課本要去圖書館。

  “小陌,你回來了?你姥姥沒事了吧?”陳倩關心地問道。

  “嗯,已經沒事了。”我點點頭,我不敢跟陳倩說我已經冥婚的事,這樣的事越少人知道越好,不然別人肯定會怕我,到時我會一個朋友也沒有。

  “昨晚沒發生什麼事吧?”我看向陳倩,她的臉色很正常。

  “沒有啊!”陳倩笑了笑,“是我們想多了,這世界上根本沒有鬼。”

  “嗯。”我敷衍著點了點頭,不敢多說,只希望晚上黃芳不要再來才好。

  可是世界上的事總是不能如願,到了十二點多的時候,外面又傳來了敲門聲。

  因為那天的事,我特意把門好好地鎖上了,又查看了好幾遍,我想著只要我不讓黃芳進來,她應該是進不來的。

  可是敲門聲一響,我還是忍不住發起抖來。

  難道又是黃芳來了?

  “小陌,小陌,我是李蕊,你在嗎?”外面卻傳來同學李蕊的聲音。

  李蕊住在302室,在我們的右手邊。

  “什麼事?”我應了一句,這麼晚來敲門一定是出事了。

  “是張麗,她突然肚子疼得厲害,我要送她上醫院,我一個人搞不定,你能出來幫幫忙嗎?”李蕊急急地說道。

  原來是張麗病了,我翻身下床,心裡還是有點謹慎,“你打120啊,醫生會馬上來的。”

  “我已經打了,不過他們說讓我們先把張麗送到樓下鐵門外,這樣快一點,我們這樓道太窄,到時救護車倒不出去。”李蕊又說道。

  我想起來,以前的確是有過這樣的事,救護車來了,卻因為倒車耽誤了很多時間差點讓一個同學喪命。

  我爬起身開了門,李蕊穿著睡衣正站在門口,可是她的眼睛卻是木然的,眼裡沒有焦距,好像根本沒有看我。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