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高冷鬼夫纏上身

未分卷 第二十章 驚夢

書名:高冷鬼夫纏上身 作者:玄陌 本章字數:3706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2日 14:13


  迷迷糊糊中我感覺有一個人拿什麼塗在我的傷口處,傷口涼涼的,很舒服,我沉沉睡了過去。

  待我再次醒來時,發現自己在一個陌生的房間裡,而我正躺在肖城的懷裡。

  他好像睡著了,冷峻的臉沒有了往日的狠戾,那麼的純淨無瑕,安靜地如同一個不諳世事的少年。

  我心中一動,現在的他,會是那個肖城嗎?我伸出手想去摸他的臉,想看看他到底是誰。

  我的手剛踫到他白晳的臉頰,他的眼睛驀地睜開,眼裡寒光乍現,陰冷地掃了我一眼。

  我的手瞬間僵住,不是他,不是善的肖城,是惡的那個他!

  肖城看向我,眼眸深邃,英俊絕倫的臉突然逼近,捧著我的頭就吻了下來。

  他兇猛地堵住我的唇,靈巧的舌頭強硬地塞進我的口中,劃過濕潤的牙床,殘酷地掠奪我的呼吸,那樣的急切,好像把他的擔心焦慮都化作這深深的吻。

  我滿面緋紅,想要掙扎,可是肖城把我緊緊地摟進懷裡,我動彈不得。隨著深吻,鎖在腰上的手越發桎梏得緊,好像要把我揉進他的身體裡。

  直到快要窒息,肖城才把我放開,他的頭抵在我的頸間,臉緊緊貼著我的臉,那個樣子好像對我無比的依戀。

  我被這種感覺震憾,突然不想推開他,這樣溫柔多情的肖城不正是我喜歡的嗎?

  我又迷惑了,他是不是那個肖城?

  “肖城,是你嗎?”我很不確定地問。

  肖城的身體一震,臉色突然劇變,眼中湧起一股恨意,猛得推開了我,摔門而去。

  我呆若木雞,又怎麼啦?我又惹到他了?還是他也知道點什麼?

  我突然覺得身體好冷,心口的傷又隱隱作痛起來,和這樣喜怒無常的肖城一起生活我遲早要瘋啊。

  我無比想念那個肖城,那個溫暖的肖城,他從來不會對我發脾氣,他從來是溫聲細語,他從來是笑意魘魘,他為什麼還不來?

  我從包裡拿出上次他送我的玉佩,玉握在手裡溫潤無比,就好像他的人一樣。

  我的淚湧上眼眶,靠在床邊閉上眼,心裡是湧起無邊的悲涼,以後我要怎麼辦?

  迷糊中我睡著了,我做了一個夢。

  夢裡,皚皚白雪的山林,一片粉色的梅花林,一個身著淺綠長裙,披著毛絨兜帽披風的少女坐在一棵梅花樹下,她墨黑的長髮齊腰,面容豔若桃李,就像一株傲雪的紅梅。

  一個身著白色錦袍的男子手裡拿著一塊玉佩輕輕放在少女的手中,用自己的大手緊緊包住她的小手,他捧起她的臉,“等我,他日定當娶你過門!”

  女孩含羞點頭,“好!我等你!”

  少女抬頭朝男子嫣然一笑,我驀地驚醒,那個少女,那臉龐,不就是我嗎?

  這情景似曾相識,這,不就是我上次在古墓裡看到的壁畫嗎?為什麼它會出現在我的夢裡?為什麼我會把裡面的人當成是我?

  我抓緊手,發現手裡還握著那塊潔白的玉佩,難道是因為它?

  這玉佩就是夢裡看見的那塊嗎?這是那個男子給我的訂情信物?可是這是肖城給我的,難道夢裡的那個男子就是肖城?我被這個想法驚呆了,怎麼會?

  那是什麼時候的事?上輩子,上上輩子嗎?那可是一千年前的壁畫,原來我和他竟然有這麼深的淵源?怪不得他會找到我,可是為什麼他現在又那麼恨我?這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我茫然無措,只覺得陷入一團黑色的迷霧中,越來越看不清。

  我站起身才發現我現在所處的房間是一個陌生的地方,房裡很簡單,就一張床,一張辦公桌和一張椅子,好像是臨時休息的地方。

  我推開門走出去,發現外面是一個展廳,裡面掛著無數珍貴的字畫。

  這裡好像書城的三樓!

  我看向那些字畫,我震驚了,都是極其稀有的孤品。

  我是學美術的,自然經常臨摹一些名畫,包括中國畫,但是我們一般都是用影本,而肖城這裡幾乎都是真品,每一幅都價值連城,他居然有這麼多!

  他簡直就是一個超級大富豪啊!

  想想也是,如果他真是千年之前的鬼一直活到現在,累積的財富不知道有多少,簡直可以富可敵國,我倒吸一口冷氣。

  不過,他還是那麼可怕,不會因為他有財富就變得可愛。他就是一個富有而又恐怖的怪物!

  我走回一樓,正好到了午飯時間,王瑩見了我急忙把我拉到一邊,“今天上午你怎麼沒來上班?”

  “哦,我點事,我請假了。”我隨便扯了個謊。

  “又請假,你這個月的全勤獎看來是沒有了。”王瑩搖搖頭。

  “那也沒辦法,有事嘛。”我笑笑。

  “對了,幫我再叫一份外賣,我還沒吃飯呢!”

我對王瑩說。

  “嗯。”王瑩點點頭。

  正說著肖城和林瑾從辦公室裡走出來,見到我他們倆人的神情都有些複雜,我的心情也很複雜,我千年前就和他們有了羈絆,可是我並不喜歡。

  “安小陌,跟我們走!”肖城突然開口。

  王瑩吐了吐舌頭,對我擺擺手,示意我快去,那外賣就不用叫了。

  我應了一聲跟在林瑾身後,要去哪,去幹什麼,我也不敢問,只是默默地跟著他們到了停車場。

  這次還是林瑾開車,肖城坐在副駕駛,我乖乖地坐到了後面。

  突然我的肚子咕咕直叫,我的臉一下紅起來。

  本來就沒有吃早餐,現在又是午飯點他們又把我叫走,不餓才怪呢。

  肖城側了側頭,對林瑾說,“先去吃飯吧!”

  林瑾握方面盤的手一僵,卻不敢反駁,“去哪?”她問。

  “隨便!”肖城應了一句。

  等我們下了車,我發現又來到了上次和李子文吃飯的那家私房菜館。

  看來上次遇到肖城還真是偶然,他也經常來這裡?

  林瑾直接要了一個包廂,我們三人進了包廂,我看了看包廂,裝修得非常精緻,不是那種奢華的風格,而是清新淡雅,我很是喜歡。

  不過想到這裡的價格,我又有點不想吃了。

  肖城和林瑾應該都不用吃,如果就我一個人的話,是不是就要我自己買單了?我沒錢啊!

  “點菜吧!”肖城把菜牌丟給了我。

  我打開翻了翻,不敢開口,看看肖城又看看林瑾。

  “還吃不吃了?”肖城有點不耐煩。

  “我……我沒錢!”我懦懦地說,臉不由紅了,一分錢難死英雄漢,我是真的沒錢,與其在這吃一頓接下來一個月都吃土,不如我去外面吃一碗雲吞面。

  林瑾臉上露出鄙夷的神情,肖城則是翻了個白眼,“我買單!”他說。

  早說嘛!你買單我就不客氣了,有便宜不占王八蛋!我笑起來。

  不過我當然也不敢點太貴的菜,我可不像肖城。

  我就點了一個冬筍炒肉片,一個三鮮湯,一碗米飯,夠我吃就行。

  我把菜牌遞給肖城,“你們要嗎?”

  林瑾從我手裡接過菜牌還給服務員,“給我們來一壺龍井就行了。”

  服務員有點疑惑,三個就吃這一點,不過她也不好問,答應一聲就出去了。

  我低下頭,他們果然不用吃飯啊!

  沒多久飯菜就上齊了,我看了看他們倆,他們自顧自地喝著茶,我也就不管了,自己開動吃起來。

  我餓壞了,大口大口地吃,有點狼吞虎嚥。

  林瑾的臉上露出嫌棄的表情,“吃相真難看!”

  你!算了,我不和你計較,你不喜歡我看我哪也不順眼,我何必又要去迎合你?我撇過頭。

  吃完飯肖城買了單,我們又上了車。

  “我們要去哪?”我還是忍不住問了一聲。

  “讓你去就去,問那麼多幹什麼?”林瑾很不耐煩,肖城則是閉著眼假寐,我只好閉上嘴,和這樣的人在一起飯都不會消化。

  沒過多久,我們的車拐進了一個山莊,山莊建在城鄉接合部的地方,鬧中取靜,環境很好。裡面面積很大,到處綠樹蔭蔭,各幢不同風格的小樓錯落有致地分佈在各處。

  我們來到了一個古代建築風格的小樓前,我看見上面牌匾寫著“珍寶軒”。看這名字像是古董行。

  一走進“珍寶軒”,迎面就是一副雕刻著木棉花的照壁。

  木棉花又叫紅棉,是嶺南特有的喬木。樹形很高大,春天的時候滿樹花朵,沒有一片綠葉,遠遠看上去紅彤彤的一片,像是一大朵紅雲。

  木棉花的花瓣很大一朵,非常厚實,每一朵顏色都是火紅火紅的,像征著紅紅火火,這裡放著這樣一塊照壁也是取這個好意頭吧?

  拐過照壁,我發現裡面另有乾坤。

  裡面是兩層的小樓,中間有很大一塊空地,四周有回廊,回廊上掛著木棉花造型的宮燈,而回廊裡面一間間像是包房,看上去有點像閩地永定土樓的格局。

  不過這裡屋頂是封閉的,並不像土樓那樣中間是空曠的,雨水會打進來。

  我有點好奇,我們來這裡幹什麼?

  我跟在肖城身後東張西望,這時有穿著緊身旗袍的美女服務員迎了上來。

  “肖先生您來了?請跟我來!”美女面帶微笑,聲音溫柔,看起來訓練有素。

  看來肖城是這裡的常客,我暗自猜想。

  肖城點點頭,美女把我們引到二樓的一個卡位上坐了下來,卡位側面是木質欄杆,探頭就可以看見下面的大廳。

  美女又上了兩盤精緻的點心和一壺上好的茶才退了下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