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高冷鬼夫纏上身

未分卷 第二十二章 兩個肖城

書名:高冷鬼夫纏上身 作者:玄陌 本章字數:3525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2日 14:13


  回到院子,我看見二樓肖城的房裡燈是亮著的,他應該在,不過不關我事,我回到房裡,沖了個涼就坐到了床上。

  我正在看書房門突然被打開,肖城走了進來。

  他已換了一套淡色的家居服,面色白暫無瑕,看去比平時少了一份冷漠多了一份慵懶,可還是那麼帥氣。

  可是看見他我就有點來氣,今天把我一個人丟在拍賣行,現在又來幹什麼?

  難道白天的事還沒完了?還要秋後算帳?

  肖城走到我的床邊卻又不說話,就那樣居高臨下地看著我,黑矅石般的眼裡閃著流光,一抹複雜的情緒從眼裡劃過,那樣定定地看著我。

  我的心裡一下緊張起來,他這是怎麼啦?我又哪裡惹到他了?

  “你很怕我?”肖城俯下身,修長的手臂把我圈在他和床頭之間,我嚇得直往後縮,不知如何是好。

  說怕他?他不會不生氣?說不怕?明顯又是在說謊,我有點不知所措。

  我們倆就那樣大眼瞪著小眼,一動不動,肖城身上越來越冷,我感覺空氣都要凝固起來。

  突然他舒了一口氣,坐了下來,從口袋裡掏出一樣東西遞給我。

  “給你!”聲音還是那麼冰冰的。

  “什麼?”我驚訝,他居然是要送東西給我,氣氛有必要弄得這麼緊張嗎?

  我往他手上一看,大吃一驚,這不就是今天拍下的隨珠嗎?成吉思汗曾經用過的,價值五千六百萬,我一輩子也沒有見過這麼貴的東西,要送給我?是不是搞錯了?

  我疑惑地看向肖城,他的臉上卻沒有一點開玩笑的樣子,可是即使如此我也不敢接。

  無功不受祿,這東西這麼貴重,我沒有什麼可以給他交換,我哪裡敢收?

  再說這個東西又不能吃不能用,他送的我也不敢變賣換錢,放著還怕被人偷了,我拿來幹什麼?簡直就是個累贅!

  “我不要!”我搖頭。

  也許沒想到我居然會拒絕,肖城的臉一下就變了,陰得快要滴出水裡,眼裡掀起一股濃濃的狠戾,裡面滿是陰煞的邪氣,手裡拿著那隨珠越握越緊,只聽“撲”地一聲,那隨珠一下爆裂開,然後在他手裡碎成粉末。

  “啊!”我嚇得往後一縮,那可是五千六百萬啊,就這樣被他捏碎了?

  即使我不要也不要捏碎它呀,五千六百萬啊,我幾輩子也賺不到,就這樣沒了?

  我後悔了,早知道我就收下了,就算賣不出去看著也是好的,這可是錢啊!

  正驚歎間,肖城手裡的隨珠碎末突然從他的手裡飄了起來,綠瑩瑩的粉末像一隻只閃光的瑩火蟲飛舞起來,然後排列整齊圍著肖城流動起來。

  肖城站了身,那些瑩光形成一條閃亮的綠色飄帶縈繞在肖城的四周,突而分散開,突而聚攏,圍著他翩翩起舞,他就像在瑩光中的精靈一樣高貴無比,俊美無雙!

  他臉上的戾氣也已經退去,臉上平和,甚至有一絲絲慈悲之意,我呆住了,那一刻突然覺得肖城是那麼遙不可及,如同神仙一般,哪裡還是他平常的樣子。

  怎麼會這樣?

  只見肖城的手一揮,那些瑩色的粉末形成一條緞帶飄回他的手中,然後聚集成一堆粉末,他的手一握,彩色的流光從手指的縫隙溢出,流光溢彩。

  再張開手時,粉末居然形成一個只有拇指大小的晶瑩剔透的圓球。

  圓珠閃著五顏六色的光,像一個水晶球一樣,但是他的光卻是暖暖的,給人一種很舒服的感覺,它的周圍一圈圈五彩的光暈蕩漾著,一股神聖的氣息在裡面流轉,讓人有一種頂禮膜拜的衝動。

  “這是什麼?”我不由好奇起來。

  肖城卻沒有說話,不知從哪拿出一個小小的透明的琉璃瓶,然後把那圓球放進瓶子裡,用軟木塞塞上,又用一條紅色的絲絲把琉璃瓶掛了起來。

  那琉璃瓶泛出美輪美煥的光彩,把整個房間都照得五顏六色起來。

  “過來!”肖城對我招了招手,我的身體不由自主移了過去,仿佛那瓶子有巨大的誘惑。

  肖城把琉璃瓶掛在我的胸前,轉到身後為我系上紅絲線,我感覺心口處一暖,五彩流光在琉璃中轉了一圈然後漸漸熄了下去,只留下淡淡的瑩光。

  “好好戴著它,不許取下來!”肖城在我耳邊輕語,伸出手抱住了我。

  “這是千年前一個得道高僧的佛骨舍利,具有避鬼驅邪的作用,戴著它一般鬼怪都不敢靠近你!”他靠在我的耳後,把頭杵在我的肩膀上,臉緊緊貼進我的臉,那樣親昵,我的耳朵都不由紅了起來。

  突然他吻上我的耳垂,清冽的氣息鑽入我的耳中,我的身體如遭電擊,頸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一種莫名的情愫從身體湧起,我既緊張又害怕,心裡好像明白肖城想幹什麼,想要拒絕,可是我好像又拒絕不了,我這是怎麼了?

  肖城的手從腰間慢慢往上,放在我的胸前停了下來,“傷口還疼嗎?”他問。

  “不疼了!”我輕輕搖頭,感覺那個琉璃瓶的光一直滋養著我的傷口,很舒服。

  肖城的手在我胸前動起來,呼吸也急促起來,微涼的嘴唇在我後頸急切地吻著,握在我胸前的雙手也越發地用力,手指輕顫著想要解開我睡衣的扣子。

  我正緊張得不知如何是好,外面突然傳來咚咚的敲門聲。

  “肖少,肖少,你在嗎?是我,我有事!”是林瑾。

  我急忙拽緊自己的衣服緊張地向肖城看去,只見他的臉上一下黑了下來,一股隱隱的怒火從眼中升騰,好像要燒了這個不速之客。

  “怎麼了?”帶著明顯的不悅,肖城走了出去。接著腳步聲響起,兩人走開了。

  我松了口氣,還好什麼也沒發生。

  不過心裡又在奇怪,我那麼怕他,剛才怎麼沒有拒絕他?難道這區區五千六百萬就把我收買了?

  好吧,我承認,五千六百萬是很多。

  但主要是,這好像並不是他想要的魂珠,而只是一個對他沒有用的佛骨舍利,他居然還是買了下來,並且送給了我,就是因為我需要?為了讓我不再被鬼邪侵擾?

  他怎麼突然又這麼為我著想了?他不是恨我嗎?為什麼又這麼關心我?

  我真是搞不明白,他對我到底是幾個意思?

  我拿起琉璃瓶,瓶身泛著五彩的五芒,那光暖暖的,如一只溫柔手輕輕撫慰我心口的傷,傷口處泛起一絲癢癢的感覺,好像裡面的細胞在復蘇,在融合,在慢慢全愈。

  在這暖暖的佛光中我差一點睡著,房門突然又被推開,肖城又走了進來。

  我看向他,他的眉眼裡帶著笑,溫潤如玉,我一下意識到,不是他,是另一個肖城,“他”來了!

  我下意識地握了握胸前的琉璃瓶,肖城送給我的東西,他是不是就不知道?就如他送給我的玉佩肖城也不知道一樣?他們就像是兩個人,彼此不知道對方的存在。

  但是我卻知道,我的心裡突然有點不好受,我這算是背判了他們其中的一個嗎?

  我既接受了肖城,又接受了他,我是不是有點太花心了?我是不是太貪心?要求的太多了?

  他也看到了我手中的琉璃瓶,腳步頓了一下,又若無其事地走了過來。

  “肖城,我……”我一下不好意思起來,我收了他的禮物,又收了另一個肖城的禮物,對他們太不尊重了。

  “沒事。”他好像看出我的尷尬,“這個對你很有用,你收好!”

  他並沒有責怪我,看我的眼神還是那麼溫柔,我很感動,他總是這麼善解人意。

  但我還是不安心,“肖城,你……”我想問你真的不介意,卻不知怎麼問出口。

  “我不介意……還有,你可以叫我肖誠,誠實的誠,和他區別開。”他看著我的眼睛說道。

  “肖誠?”我有點迷糊,他真的把自己當成另一個人,他是知道的,他有雙重人格?

  我瞪大眼睛,滿臉不可置信,他真的知道?

  肖城好像看出我的疑問,對我點了點頭,“我知道的。”

  “那他知道嗎?”我不由脫口而出。

  “我不知道他知不知道!”肖誠搖了搖頭,眼裡閃過一絲悲傷,“不過我會努力的!”

  他說:“你等我,等我戰勝他,好嗎?”

  好,我等你!

  這句話一下從腦中閃過,我愕然,為什麼會這麼熟?

  我一下想起那個夢,夢裡我就是這樣答應那個男人,答應他等他來娶我,怎麼會這樣?

  那個男人到底是肖誠還是肖城?還是說那個時候還沒有分肖城或肖誠,那個時候他們兩還只是一個人,他們還沒有形成現在的雙重人格?

  但是現在,他們分開了,我是肖城的妻子,不是肖誠的!那我現在在幹嘛?在和兩個男人同時談戀愛嗎?

  那我喜歡的到底是哪個,我把自己都繞暈了,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肖誠看出我的臉色不好,沒有多坐,只是呆了幾分鐘就站起了身,“你的傷還沒好,多休息,我先走了。”

  我點點頭,我要好好睡一覺,也許一覺醒來,就沒有這些煩心事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