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嫡妃受寵:王爺鍾愛小醫妃

第十章 我要報仇

書名:嫡妃受寵:王爺鍾愛小醫妃 作者:六月 本章字數:2358

更新時間:2019年05月09日 09:46


  子安到晚上子時才回到府中,府門關閉,沒有門房值班,她坐在石階上,身子緩緩地往後倒去。

她全身已經沒有一絲的力氣了,又餓又累又痛,幾乎散架。

她沒有力氣再敲門,也知道敲門也必定敲不開。

躺在石階上,背後傳來冰冷的觸感,她抬頭看著星空,星際爛漫,何等美麗?

浩瀚宇宙,能包容的東西太多了太多了,但是,無法容一個要努力活下去的生命。

“二小姐,大小姐已經回來了,就在外面,要不要把門打開?”門房小聲地問。

夏婉兒冷毒一笑,“開什麼?睡覺去吧,今晚無需值夜。”

門房知道大小姐大勢已去,況且,往日也沒什麼地位,作為下人,他只需要看得勢的人臉色。

“是,二小姐!”門房應聲。

夏婉兒獰笑一聲,對身邊的侍女道:“我們走,就讓她在外面睡一晚。”

“小姐,怕不怕明日被人看見?”

“怕什麼?今日的鬧劇,誰不知道?咱相府丟得起這個人,是她丟不起而已。”夏婉兒說完,揚長而去。

子安躺在地上,聽到裡面說的話,已經沒有力氣去生氣或者覺得羞辱,她只想好好地躺一下,回一口氣。

這個仇,遲早都會報的,她不著急。

口渴得要緊,口渴的滋味比疼痛和酸累更讓人難以忍受。

她忍受著,腦子裡不斷盤算以後。

今日入宮本來一切都在她預料之內,梁王癲癇發作,不需要她出手,更是讓她覺得上天眷顧,但是,卻沒料到一個賜婚,讓局勢扭轉。

今日梁王其實並非癲癇大發作,是大發作前的小發作,這意味著,在未來兩三天,他會再發作一次,而這一次發作,會特別的嚴重。

故意讓御醫用針,是告知皇后,她懂得針灸之術,可以治療梁王,那樣,在梁王再度發作的時候,皇后會下旨傳她入宮。

只要她對皇后有利用價值,那她的命就能保住。

可如今卻橫生出一個攝政王來,攪亂了她整個計畫。

相府要殺她,皇后可以救,但是,如果攝政王要殺她,誰可以救?而且,看皇后與攝政王之間的氣氛,應該攝政王也恨毒了梁王,如果說她治癒梁王,攝政王還能留她?

多日籌謀,毀於一旦。

她累,但是卻不能垮,不到最後一刻,她不能夠崩潰。

正當她神思倦怠之際,聽得門悄然開啟,然後,聽得地上有“刮刮”的聲音,她側頭一看,只見地上有一碗水和兩個饅頭。

她愕然,陡然抬頭,只見大門迅速關閉,只能看到門房小廝躲閃的身影。

今天,子安落過幾次淚水,但是無論是在賓客面前還是在皇后面前,淚水都帶著幾分虛假,只是為了增添效果。

但是,看著這一碗水和兩個白饅頭,她坐起來蜷縮起身子,放肆地無聲淌淚。

門房小廝並不知道,自己的不忍心,會救了他一命,甚至,會改變他整個人生。

他其實打算不在相府幹事了,他沒有辦法,像前輩教的那樣,只巴結得勢的人。

只等著,兩年賣身期滿,就走人。

子安喝了水,吃了饅頭,然後把碗放回門口。

吃喝了東西,又休息了一下子,身體總算是恢復了點力氣。

她離開府門,往右側後門而去。

看著高高

的圍牆,她用力提起一口氣,攀爬而上,翻身落下。

後院無人巡邏,尤其,這還是夏至苑一帶,這裡,是她和母親居住的地方,沒有人會來。

相府對面高高的樓臺上,有一人神情冷峻地盯著她的一舉一動。

站在最高的樓臺,可以把相府的一切都俯瞰眼底。

“王爺,這夏子安,似乎有些功夫底子。”

攝政王眸色冷峻,“倪榮,你馬上去調查一下夏子安,看她以前是否學過醫術。”

“醫術?也不奇怪,那夏夫人本來就懂得歧黃之術。”

攝政王想起夏夫人袁氏以前的名氣,有人稱她是開國以來最聰明靈秀的女子,琴棋書畫無所不通,才情過人,醫蔔星相也精通,是一位七巧玲瓏心的女子,諷刺的是,夏丞相卻把如夫人稱為玲瓏夫人,讚賞她有七竅玲瓏心。

這話,夏丞相不止一次在旁人面前說起過。

“對,夏夫人是懂得醫術的。”攝政王若有所思,夜風獵獵,揚起他的衣袂,他的冰容漸漸地暖和起來,“如此說來,他是真有把握治療阿鑫?”

“王爺,這怕是不可能的,御醫說了,針灸之術太過危險,御醫尚且不精通,她即便懂得醫術,又如何能治療梁王殿下?”倪榮道。

攝政王慕容桀不做聲,只是心頭另有一番打算。

倪榮瞧著他的臉色,試探地問道:“王爺,今日皇后娘娘說要為您賜婚,您真的同意娶這個夏子安嗎?”

“皇太后有權為本王賜婚。”慕容桀的神色陡然冰冷起來,說了一句模棱兩可的話。

倪榮輕聲道:“若王爺不喜歡,不如屬下……”

他做了個手勢,眼底陡然森寒起來。

慕容桀沉吟片刻,“先看看,旨意下來再說吧。”

他不會娶夏子安,不是因為她名聲不好,而是……

子安回到夏至苑,夏夫人還沒睡下,聽得聲響急忙命侍女小蓀出去打開門。

小蓀看到滿臉血痕的子安,淚水馬上就來了,卻強行忍住,扶著她進了屋中。

夏夫人見到子安這副模樣,也是大為心痛,只是一向隱忍慣了,沒有當場哭出來,只是眼底已經湧上了淚意,輕輕地抱住子安,“對不住,母親連累了你。”

子安卻輕輕地推開她,看著她腫起老高的臉,聲音冷峻地問:“怎麼回事?”

夏夫人不甚自然地轉過臉,“沒事。”

小蓀再也忍不住了,哭著說:“小姐,您入宮之後,老夫人便派了翠玉過來掌夫人的嘴,直打得夫人口鼻流血才甘休。”

子安凝注滿身的殺氣,陰冷地道:“那老東西,我不會放過她的。”

夏夫人卻不在乎自己,讓小蓀去打熱水給子安洗澡。

然後,她為子安清理傷口,看到子安幾根手指血肉模糊,她終於是忍不住落了兩滴眼淚。

她沒問子安今日在宮中的情形,看她的傷勢,便知道她在宮中遭受了什麼樣的對待。

子安看著她,輕聲道:“母親,我沒事,梁王癲癇發作,我救了他,並且,我也跟皇后說了,針灸之術,可以救梁王。”

“針灸之術?”夏夫人蹙眉,“你真的有信心嗎?”

“母親放心,我有把握的。”子安篤定地道。

“你是有把握,”夏夫人坐在她的身邊,“但是,皇后會讓你冒險為梁王醫治嗎?”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