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嫡妃受寵:王爺鍾愛小醫妃

第十八章 喝下毒酒

書名:嫡妃受寵:王爺鍾愛小醫妃 作者:六月 本章字數:2204

更新時間:2019年05月09日 09:46


  所以,他對院判道:“大人,正因為如今是梁王生死關頭,所以才不得不試,否則,一旦延誤了病情,到時候便是想試也試不成了。”

皇后聽得心亂如麻,拿起佛珠走到床邊,瞧著梁王那張紺紫的臉,他呼吸很困難,嘴巴張開,雖是昏迷,但是身子顫抖,嘴角還有唾沫流出,她不懂得醫術,卻也知道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太子再勸道:“母后,既然已經去請皇叔了,不妨也把那夏子安請入宮來,就算她不懂得醫術,也不認識什麼高人,也對事情沒有害處,萬一她真的認識呢?那皇兄便有救了。”

皇后想想也有道理,便繼續傳人過來,“拿本宮手諭,到相府傳夏子安入宮。”

嬤嬤領命,擬了手令便急忙出宮去相府了。

慕容桀正在府中與大臣議事,聽得宮中的人來傳說梁王再病發,而且十分危急,他立刻便命人備馬車入宮去。

入宮的路上,他忽然掀開簾子對倪榮道:“倪榮,你馬上去一趟相府,把那夏子安請進宮去。”

倪榮猶豫了一下,道:“王爺,只怕皇后娘娘不會准許。”

“病情危急,容不得她不許。”慕容桀神色冷峻地道。

“王爺,您三思啊,如今宮中的御醫都必定是守在梁王身邊,若連御醫都沒有辦法,夏子安必定也沒有辦法的,她不過是一個深閨少女,就算懂得醫術,又能精通得過御醫?”

慕容桀閉上眼睛,想起那天夏子安說的話,她對醫術是不是精通,他不知道,但是,從她的話中可以分辨得出,她對針灸之術是有研究的。

“先不管了,命人去請吧,有什麼後果,本王一力承擔。”慕容桀道。

倪榮見他這樣說,也不好再說什麼,讓車把式停下來,他奔赴相府而去。

話分兩頭,且說子安接過毒酒,面容淡漠地環視了一眼在場的人,最後還是落在夏丞相的臉上。

她實在是不願意再問他什麼,因為明知道所得都是失望,但是,原主的情感還在腦子心上作祟,仿佛不問個明白,便不死心。

所以,她端著酒杯問夏丞相,“父親,我最後問你一句,當真要這般絕情嗎?”

子安決定,如果從他的臉上眸子裡看出一絲的猶豫,看出一絲的心軟,她會看在原主對他的這份感情上,以後不為難他。

子安覺得自己的這個想法很白癡,但是,她要遵從原主殘留的感情。

夏丞相也以行動證明了子安的白癡,他眸光冷峻地看著她,神色依舊是不耐,“我曾對你心軟,只可惜你沒有好好珍惜,若你乖順上了花轎,便沒今日這事,你自己造下的因,苦果便要你自己承受。”

窗櫺上不知道什麼時候來了一隻翠鳥,通體碧翠,撲在翅膀停在那裡。

在夏丞相說完這句話之後,那翠鳥撲棱棱地飛走了。

鴉聲從很遠的地方傳來,聲聲泣血,即便是大白天,聽在耳朵裡還是覺得有說不出陰寒瘮人。

夏婉兒幸災樂禍地看著子安,她太想看夏子安臉上那絕望慘痛之色了。

夏子安問這句話,不外乎

是希望父親念父女之情,對她網開一面,但是很可惜,父親並沒打算放過她。

她等著要看夏子安露出傷心欲絕的神情,只可惜,子安並沒有,相反,她舒了一口氣,仿佛積壓在心底的石頭一下子卸下般,便連臉色都是輕鬆的。

子安確實覺得,心頭半點留戀都沒有了,對這個所謂的父親。

她知道,在夏丞相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原主留下來的情感已經消失,原主不會再對他抱有一絲的希望。

那麼,接下來她便不必念什麼情分,他們只能是仇人了。

子安把指環推到指尖上,輕輕地攪動著杯中的毒酒。

指環特殊的質材,可以吸附大部分的毒性。

“你還磨嘰什麼?來人,灌她喝下去!”老夫人眸色一瞪,厲聲道。

她今天已經花了太多的時間去處理這個事情,如今她只想快點擺平夏子安,然後想個法子再平息休書的事情。

要平息休書的事情,必定是要落實袁氏“偷人”的罪名,所以,她不願意在這裡浪費太多的心力。

翠玉與藍玉兩人上前,便要鉗制住子安,子安眸色一冷,“滾開!”

“死到臨頭還敢囂張?”夏婉兒一腳便踹過去,但是比她出腳更快的是子安,子安在她抬腿的時候便狠狠地踹在了她的小腿骨上,夏婉兒被她踹得退後兩步,跌在了地上。

與此同時,子安一口喝盡杯中毒酒,把杯子往地上一摔,恨毒地道:“夏子安就是做鬼,都不會放過你們。”

毒酒雖然已經被奪魄環散盡大半,但是依舊有殘留的毒性,子安的這副身體又十分虛弱,無法抵抗毒性侵襲,眩暈的感覺襲來,喉頭一陣腥甜,噴出了一口鮮血。

玲瓏夫人豈會願意讓她死得這般痛快?冷聲吩咐道:“來啊,把她押入暗室,別髒了老夫人的屋子。”

眩暈的感覺越來越重,子安到底是高估了這副軀體的承受能力。

藍玉與翠玉兩人強行把她摁住,子安眸色冷冽地環視著在場的人,毒血再湧,她強行忍下,陰鷙地道:“你們最好求神拜佛希望我死了,否則我一旦活過來,死的便是你們。”

夏婉兒爬起來,聽得此言,隨即狂笑,“毒酒已經喝下,你還想活著?你放心,死是一定的,毒酒的分量沒有那麼重,你會立刻死去,我便要你受盡折磨而死。”

夏丞相聽得此言,皺著眉頭對夏婉兒說:“不要折騰,讓她死在暗室便算,否則斂葬的時候被人瞧見一身傷痕,招人閒話。”

“父親放心,我不過是要替父親出一口氣,她讓父親在那麼多人面前丟盡臉面,還連累父親得罪了皇后娘娘與梁王,這口氣女兒怎麼也咽不下去。”

夏丞相聽到這裡,回想起那日的事情,確實恨得牙癢癢,手一揮,無情地道:“去吧,也該讓她受點教訓的。”

夏婉兒陰惻惻一笑,“是,女兒知道。”

子安被拖到到門口的時候,小蓀見到子安被拖出來,大駭,急忙上前:“大小姐,這是怎麼了?”

“來啊,把她也一併拖出去。”夏婉兒揚聲喊道。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