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仙俠武俠 > 殘影斷魂劫

第425章 三十一(21)

書名:殘影斷魂劫 作者:以歿炎涼殿 本章字數:3611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3日 00:55


江冽塵道:“那倒不是。他訓練我時,極為嚴格。小的時候我也像你這樣,心存怨恨。但等我長大些,才知道那其實極有好處。外界將我傳得神乎其神,說什麼出道以來,身經百戰,從來未嘗一敗。放在這以後,的確不假。但在我成名之前,功力尚有不足,就被先教主派遣著多方征討。大大小小的傷,也不知受過多少,只不過從來沒人知道罷了。最嚴重的一次,還是與那位天刀尊主爭奪血護印,給他一刀從前胸砍到後背,當場就暈了過去。後來不知怎般運數,竟然還能活下來。但我從未受過這等挫敗,當時既有好勝之心,又有復仇心思作祟,於是等到日後功力有成,便重新回去找他。他起初沒將我這個手下敗將放在心上,不過最後,仍舊是我一雪前恥。就連刀橫在他的脖子上,他都不敢相信,自己會敗給我。說來可笑,我與天刀尊主這兩次戰鬥,第一次的慘敗無人知曉,反而是第二次得勝,大家都稱,是我一舉挫敗了天刀尊主。有時不大符實的名聲,也就是這樣堆砌起來的。”

玄霜乾笑道:“如果他知道,他當時是敗在了日後天下第一的七煞聖君手下,便死也不枉了。”

江冽塵微微冷笑,雖然面上不表,但聽了他這句稱讚,似乎也頗為受用。隨即面色又轉陰冷,道:“你只是個從小養在蜜罐裡,沒真正吃過苦的小鬼,又怎能理解武學真諦?好比你就從未體驗過,與對手不死不休的決戰。你和他,兩人中只能活一個,因此所有努力,便是為了置對方于死地。”

玄霜道:“我不明白。比武不就是互相切磋技藝麼?何必那麼嚴重?”

江冽塵道:“那就是了,如果你只抱著這等心態與人較量,就不可能有所提升。真正的強者,是在屠殺中踩著別人的屍體向上爬。我給你說個故事,當年先教主每隔幾個月,便要進行一次遊戲。把教中下屬分兩人一組,關到密室中,讓他們自相殘殺。最終必須有一人倒下,另一人才能活下來。如果超過時限,比武仍未分出勝負,那就兩人一起處死。他們為了活命,只能盡最大力來殺死對方。那都是平時一起搭檔練武的同伴,此時此刻,卻要成為不共戴天的敵人。因此祭影教中的人是不該有任何感情的。只有無情,才能在此時不受任何束縛。什麼仁者無敵,強者才算無敵。沒有感情的強者,則是真正的無敵。”

玄霜道:“但若是毫無感情,只有一具會動的軀殼,活得豈不是太空虛?那樣的生命,根本就不完整。你們那個先教主,就完全沒有一點溫情麼?”

江冽塵道:“不錯,他的確全無為人常情。在他眼裡,我們不過是他一手養大,給他殺人的工具。既然是工具,只要懂得執行命令就夠了,是用不著有什麼感情的。即使我身為教中少主,每次進行那修羅遊戲之時,也不能例外。”

玄霜皺眉道:“你不是他最器重的人才麼?怎麼,他倒也捨得?”

江冽塵冷笑道:“有什麼捨不得?我這個少主,在教中雖有點權力,但也翻不到他頭上去。唯一的特點,便是所受訓練較旁人更為嚴酷。如果連任一位尋常下屬也打不過,反給對方殺死,那我還怎配做他的棋子?他對我有足夠的信心,也得以完全放心。”而他敢有此自信,還有另一條不為人知的理由。

當年紮薩克圖抱著調包後的小皇子逃出皇宮,將他寄養在一戶農家,為的便是待得神功大成之日,利用他來發洩心頭憤懣。

儘管努爾哈赤死得早,但凡要想到,他曾下令殺死自己和兄長,權威大展。此一時彼一時,如今他的兒子經自己養育,成了一條處處以他為主,由他隨意驅策的狗,最後再吩咐這孩子除滅大清。努爾哈赤身為開朝太祖,便要他在地下親見,所開創的霸業盡成一場煙雲,這一切的禍根,還是源於他的小兒子所為,令他在地底仍然不得閉眼。

這計畫居心歹毒,而紮薩克圖逃亡多年,始終是憑著心中仇恨及這一股信念苦撐。他做夢也想不到,其中竟會生出偷樑換柱之變,苦心養大的孩子不過是個來歷不明的野種,對他而言,諷刺何等之深?這才因一時怒火攻心,失卻先機。最終步步落空,慘死在自己編造的一場千秋大夢中。

江冽塵幼年之時,對他這一系列複雜陰謀並不盡知,只不過聽聞那個寄養在家中的孩子是個小皇子,而那神秘人對他如此上心,必然關係匪淺。此後假冒著他身份,跟隨在紮薩克圖身邊,有時說話行事肆無忌憚,正因相信,他要麼是真正疼愛自己,要麼就是對自己另有大計,卻一定不會輕易殺他。

但他初習武藝時,表現得極為謙恭賣力,自不會傻到去惹惱教主。直等日後自忖功力超群,有意篡位,對他的態度也就一落千丈,那又是另當別論。

他如今權勢通天,思及往日對紮薩克圖言聽計從的卑微時期,只覺一陣噁心。淡淡的道:“我說了這許多,不過是想讓你明白,假如單是學會祖輩傳承下來的招式,即使練得全然無誤,將來與人過招時,也不會有多大用處。招是死的,人是活的,自一招有窮之式,可另行衍生出千萬招無窮之變,唯有當你真正與對手交戰,才能逐漸積聚其中經驗。我不主張點到為止的切磋,你若是自知絕無性命之憂,出招也不會使盡全力,連防守也將含有懈怠,到得生死相搏時,腦中還記著固有套路,必然吃虧。所謂破釜沉舟,正是要斷絕一切退路。所以我直接叫你去滅山莊滿門,一來是看看你的基本功如何,另外正如當年先教主的手段一般,讓你隨時冒有生命之險。當你懂得了體內潛能的無限爆發,著實記住了運用情形,以後再對敵時,也可將這股力量運用自如。”

玄霜似懂非懂的聽著他說,還是輕輕點頭,道:“我不是很能理解,也不大贊同你的做法。但聽來還的確有幾分道理,剛才在安家莊,我禦敵時的心情,以及出招間的靈敏,實與以往……跟李師父練功時的感受大不相同。似乎,我也成了武林高手,是能夠掌控他人生死的主宰。這種氣勢,老實說還是不錯的。怪不得你一門心思,就是要當世間至尊。可是,我還有個疑問……”

江冽塵聞言甚喜,他這些年來雖已掌大權在握,但心中時常格外落寞,絕少再有最初卑微無名,而與夢琳在一起執行任務時,那種發自真心的快樂。此時似乎又找回了些不盡之喜,道:“很好!看來這種訓練,果然是有些效果的。只用你嘗試了一次,你的腦子就已清楚不少。嗯?還有什麼疑問,儘管說。”

玄霜聽他說“只用一次”,立時想到他為了栽培自己,以後必然再會有“更多次”。這話他是明白說過的,何況如今又剛得見成果?咽了口唾沫,知道自己稍後說出來的話必是極為掃興,倒有些“不願攪了他好心情”的怪異念頭。

但許多事再如何不忍,也仍得去做,問道:“那些被殺之人跟咱們素不相識,憑什麼要人家拿性命來給我試劍,好讓我有所長進?我一人練功,倒要犧牲掉這許多無辜性命,那是否太自私了些?”

江冽塵臉色果然一沉,但隨即想到,正是在他搖擺不定的關口,多加勸說,才能讓他徹底信服。腦中稍一盤算,重新開口道:“不要跟我談什麼自私不自私,此事無須質疑。生於天地之間,妄圖逍遙退隱,與世無爭,根本是個不切實際的奢望。武功高強者,自有人慕名一決高下;不通武藝之人,誰都可以輕易殺了他。莊中死傷,唯有怪他們沒去練得一身好功夫,無以自保,那就不必有愧。你該想著,你自己才是世上最尊貴的,其他人的存在,充其量是為了成就你的強盛。他們的生死,有如蜉蝣之一瞬,現下卻能以此為你作出些貢獻,也算死得其所。世間污穢,為謀利益,舊友隨時可能翻臉成仇,只有自己永遠會對你好,即使你的身份地位再如何不堪,也不致貴攀貧棄。所以值得愛的,只有自己一個而已。”

玄霜道:“為何非要爭天下第一的名頭?就算爭得了,還要日夜擔憂能否守住,又得防備著時不時上門邀戰的武癡,日子過得也怪難受。我還是覺得,隨心所欲的活著最好。”

江冽塵道:“那是相同的道理,只有你做了強者,才有可能實現隨心所欲。天下第一,除榮耀之外,還是一份地位的象徵,證明你可以隨意號令他人,誰也不敢來反叛你,都要為你效勞,以你一眼青睞為畢生之榮。當你的實力果真超越天地之時,那就再也不必擔心這名頭易主。因為你當之無愧。”

他所說都是藏在心中已久的想法,這還是第一次向人坦言。認得玄霜後,他的話似乎也多了不少。正說得熱血沸騰,續道:“你以為天底下真有所謂的天才?可以不用任何努力,就輕鬆將別人遠遠甩開?那不過是一種假像而已。天賦是有的,卻還得付出多過常人百倍的艱辛。因此你想殺我,就得超越我,所做的就得比我更多、更絕才成。你可以有傷痕,只要以外界光環遮掩,從不為人所知,就仍能引得盲目尊崇。在你們眼中,都覺本座不可戰勝,威勢天成,卻從沒有見到,我為了得到這些,比你們匍匐的更低,也隱忍得更久。你們輸了,仍可重新蓄勢待發。對我則不同,在我眼裡,失敗就意味著滅亡,因為我賭上了一切,我輸不起。”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