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仙俠武俠 > 殘影斷魂劫

第445章 三十二(15)

書名:殘影斷魂劫 作者:以歿炎涼殿 本章字數:3820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4日 01:05


順治聽後茅塞頓開,對陸黔也立時倚重不少,其後有意無意的將一些難以解決的大事交托給他。陸黔本就是個極具才華之人,想著先騙得皇上信任,積累起勢力,對日後篡權更為有利。因此也真正賣力獻策,每次收效總能令人滿意,一連排除了不少“疑難雜症”,這可算是奠定了在宮中的地位。

因此順治再與他相處時,不但平心靜氣,又能帶了幾分欣賞,對他的意見也向來尊重。這回聽他發問,答道:“不錯。朕打算找到她以後,就做主讓她與李大人成親。女人一旦有了歸宿,往往就能安安分分,不大再會跑了。只是如今……一時未有下落,怎麼,陸卿家有何高見?”

陸黔乾笑兩聲,道:“高見是談不上,只是那南宮雪麼……她,她也是下官看中的女人。前些日子我想請求承王爺代我去各處查訪,可惜他不肯。”說著有幾分無奈的看了看上官耀華。要看他接下這個燙手山芋後,又要如何應對。

順治奇道:“不肯?那為什麼?”

上官耀華狠瞪陸黔一眼,將他幸災樂禍的目光瞪了回去,恭敬答道:“回皇上的話,並非下官小器,而是陸大寨主……從前乃是土匪出身,平日裡行事或許散漫慣了。據聞,他曾將南宮姑娘強行擄掠到宮中,就在這紫禁城內,意欲非禮。後來南宮姑娘雖僥倖脫險,但這份梁子仍是結下了,對她而言,定然不願見到陸寨主的面。但她是個女孩子,孤身在外,究竟有些不妥。是以下官表面推拒,背地裡,卻仍是去留心探訪過的,也收集了一點線索。現下……不知皇上也有意參與,請恕下官不自量力,往後當是不敢再行造次。”

順治聽他說陸黔品行不端,雖猜想多半屬實,但那是自己的得力愛將,在人前不願過多責備,但也不能肯定他。於是不在此事糾纏,直接轉移了話題道:“哪裡的話,多一個人去查,就多一分力量。不如朕就與小王爺雙管齊下,既是協作,同時也來比比,且看是誰先一個找到南宮姑娘?”

上官耀華道:“皇上既有此興致,下官自當奉陪。只不過我有自知之明,懂得自己一定是比不過皇上的。”順治笑道:“這樣想豈非無趣至極?從前朕對你承小王瞭解不深,但既蒙福親王如此大力舉薦,定有不凡之處。朕要你拿出真正的實力來,好好比試一場!咱們越能儘早分出勝負,就可早一些找到南宮姑娘,也好了卻李卿家一樁心事。”

陸黔神色不悅,但不便公然反駁皇上,連忍了幾次,壓下火氣,繼續與眾人談笑風生。稍後順治盡興而歸,連帶著眾人也紛紛散去不表,原本熱熱鬧鬧的場上如今只剩了李亦傑與玄霜二人。

李亦傑默然不語,緩緩走到木樁前蹲下,手掌輕輕撫摸頂端斷口。但感極是光滑平整,連一絲騰起的木屑也無。再撿起地上堆放的幾塊圓木片,並在一處觀察,面色始終凝重異常,背影猶如散發著無處不在的寒氣。

玄霜看得憋悶,蹦蹦跳跳的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笑道:“幹嘛這麼愁眉苦臉啊?見不到你的南宮師妹,心裡不痛快了?別擔心,我皇阿瑪既然答應過了,就絕不會食言,你不用擔心娶不到新娘子。”

李亦傑冷著臉轉過頭,拔起一根木樁,直舉到玄霜面前,冷冷的道:“就是這根木樁,你再給我劈一次。”玄霜翻個白眼,道:“幹什麼啊?找不到新娘子,拿我撒氣……”李亦傑怒道:“快一點!你以為我在跟你開玩笑?你不是挺厲害麼?在皇上和文武百官面前都能大展身手,現在叫你當了我的面再劈一次,怎麼又不成了?”

玄霜抬了抬眼皮,見李亦傑臉色森寒,全無半分笑意,噘了噘嘴,道:“剛才不是都劈過啦?是你滿腦子想著我未來的師娘,這才分心未見,怎怪得了我?”一邊悶悶不樂的取出長劍,李亦傑喝道:“這是什麼態度?師父就是這樣教你的?倘若禦敵時始終是這種狀態,不用動手,對方早能將你大卸八塊!這些天難得專心了些,現在又犯老毛病不是?”

玄霜哼了一聲,心道:“好,你說我怠惰,我就偏要一展身手,給你瞧瞧,我還是很厲害的!”做了個深呼吸,右腳向後滑開半步,身子略微側轉,運足力道,猛地一刀砍出。剛好從木樁正中劈為兩截。

他有意顯擺,覺著這還不算數,手腕疾翻,長劍圈轉有如電閃,唰唰唰唰連削,上下兼顧,將兩截木樁都削成了薄如蟬翼的圓片。隨後左面一撥,右邊一掃,將圓片列為兩摞,齊整碼放。雙指在劍鋒下端一彈,笑道:“你瞧怎樣?我沒耽誤練功吧?”

李亦傑僵硬的一笑,道:“這樣的練功方式,我好像從沒教過你,看你運用倒是嫺熟自如。怎麼,是悟性過人?”

玄霜假作謙恭,拱了拱手笑道:“徒兒不敢狂言,也不敢妄自居功,這都是師父教

導有方……”

李亦傑突然變了臉色,大喝一聲:“給我住口!跪下!”玄霜近來聽慣了命令,別人越是疾言厲色,他反而心懷膽怯,不得不聽從。下意識的雙膝一軟,跪了下去。李亦傑喝斥不斷,道:“還說什麼師父?以後,也不必再委屈你了。換我來叫你師父,如何?”

玄霜乾笑道:“這個——可不敢當。徒兒有自知之明,師徒之禮,不可廢。”他的性格是屬苦中求樂。不論對方氣到何等境地,他總是假扮嬉皮笑臉,再加幾句俏皮話。這倒比相互大罵管用許多,對方要麼是給他哄消了氣,要麼是給他氣得無力再罵,最終總能兵不血刃的平息一場紛爭。

李亦傑卻偏生軟硬不吃,怒氣未有絲毫減退,道:“能將這木片削得大小相等,厚薄均勻,首先需有相當深厚的內功根基才可成事。況且方才出劍時,殺氣逼人,那不是劈木頭,簡直是要將你的大仇人碎屍萬段。師父記著曾教過你,學武是為自保,亦或為渡劫救世,而不是為了殺人害人,出劍時該當懷有慈悲之心,你若確然謹記教誨,剛才又何來的殺氣?”

玄霜乾笑道:“其實也沒什麼困難,都是糊弄人玩玩兒的。不過說什麼殺氣,盡是些虛詞,誰又真能感應得出?”李亦傑冷笑道:“是麼?你這一手絕活,只怕連師父也做不到,不知你是從何處學來?還是自行頓悟的不成?”玄霜道:“或許我天資超常,也是有的。哎,師父,你不要自卑,若是想學,改日有空,我教你便是了……”

李亦傑怒道:“還在避重就輕!我看你仍是沒有半點意識!”玄霜還待爭辯,李亦傑忽然一把扯起他手腕,兩指搭住脈門,半晌冷冷道:“瞧你現在的內功造詣,很不錯麼?”

玄霜道:“客氣,客氣,徒兒及不上你……”李亦傑道:“我從未教過你內功,你到底是跟誰學的?老實說!”玄霜本就不耐應付,此時更是氣急敗壞,道:“怎麼,不教我內功,倒很得意了是麼?”

華山功夫雖是向來以練氣為主,招式為輔,而李亦傑教導玄霜時,卻有意逆轉。只因他一早就覺這孩子本性裡帶了幾分邪氣,擔心未能正確疏導之前,會使他練功走火入魔,是以向來只教些粗淺招式。但“打基礎、紮根基”仍是不容輕忽,畢竟教人習武意義重大,也不願讓沈世韻將他看作了心眼狹小之人。

門面上的道理他曾給玄霜說過多次,而玄霜正值年少氣盛,將內功看得最為神奇,只當李亦傑有意找他的麻煩,兩人隔閡漸生,矛盾也是與日俱增。

玄霜等了半天,不見李亦傑回答,冷哼一聲,從懷裡取出本冊子,道:“是你和陸大人刻了木片,又專程送來給我,不就是叫我去挖出秘笈,照著學麼?”李亦傑對那冊子簡直再熟悉也沒有,劈手奪過,大致翻了一遍,更加肯定心中猜想,皺眉道:“這是你在林子裡第七列、第七棵樹下挖出來的?”玄霜攤了攤手,示意“廢話!否則還是從舊書攤上偷來的?”

李亦傑指尖在秘笈封皮上刻出道道劃痕,咬牙道:“我從來不知,陸黔埋的竟會是這一本?虧得他還跟我說,要埋些古代聖賢之書。可恨我竟信了他的鬼話?瞧我不找他算帳去!”

玄霜一見這渾水之下,大有漏洞可鑽,笑道:“要怪,就只能怪你們協調不清,自己人瞎起內訌,與我何干?反正,我可是嚴格遵照二位的囑咐行事。這樣看來,命令傳達中往往走樣,終究不可盡信,下次是否能容我自行判斷?”

李亦傑極力壓制火氣,將秘笈揣進懷裡,以最大耐心道:“聽我說,若是如此,那不是你的錯,師父也不怪你。我早該料到陸黔野心不息,一定沒安著好意。那些內功,你練過的也就罷了,我總不能強逼你自廢武功。但從此以後,再不要去想,也不可稍加運用,逐漸淡忘了就是,首要的練武,還得儘快回到正道上來。這本秘笈,暫時由我保管。”

玄霜斜睨著李亦傑,滿懷不屑,道:“你不是總說,我學武不夠專心麼?等我有意自學成才,你仍是不滿。哼,反正你就是看我不順眼,誰叫我是你最愛的女人跟別人生的兒子?可難道是我願意?我也巴不得另投一胎啊,不如成全了你們……”李亦傑聽他越說越不成話,“啪”的一聲重重抽了他一耳光,喝道:“放肆!”打完後望著自己發紅的掌心,似乎也是呆愣難以置信。

玄霜的臉被打得偏到一邊,頓時浮起大片紅腫,這一掌同時打落了幾滴眼淚。李亦傑心生憐憫,還想上前安慰幾句。豈料剛抬起手,就被玄霜憤恨拍開,極其緩慢的撫上腫得發燙的臉頰,怒道:“好啊!你敢打我?我……我跟皇阿瑪說去!你不是為我私自練功,是為了那個女人,同他爭風吃醋!真是不值!我竟然為了那種女人,在這裡挨你的打?我也不知上輩子是造了什麼孽?”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