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仙俠武俠 > 殘影斷魂劫

第453章 三十二(23)

書名:殘影斷魂劫 作者:以歿炎涼殿 本章字數:4893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7日 00:46


上官耀華狠狠一甩衣袖,怒道:“收起你那副倒了八輩子黴的委屈相來!我看了就心煩!你早已是最大的包袱了!臭丫頭,你到底是當真不知,還是盡給我裝傻?我那個義父……福親王他是不會放過你的。最近他本就死抓住你的身世不放,還派我打探,我已經替你瞞過了不少。假如真相抖落出來,他是想借機對付攝政王,必將拿此事大做文章,到時你就毫無例外的會成為這場陰謀的犧牲品!你還太小,太天真太幼稚,官場中的黑暗沉浮,你根本一概不知!整日裡只會做些美夢……”

程嘉璿道:“經驗是一點點累積起來的!如果我不懂,難道你又精通了麼?既然咱們都已經卷了進來,就更應同舟共濟。而不是你推開我,自己去面對那些大風大浪……”上官耀華怒道:“少來自作聰明!我好不容易才得到今天的權勢、地位,只要你不給我搗亂,我就謝天謝地了!……”

兩人忽而同時止住聲音,目瞪口呆的向前看去。只見江冽塵不知何時已站在前處,背靠牆壁,仍是如往常一般穿著,不論何時都顯出種尊貴。緩慢直起身子,冷定的目光落在上官耀華臉上,才露出個笑容。道:“小王爺還真是姍姍來遲啊?本座在此,早已恭候多時了。敢讓我等,你膽子倒不小。要是換做別人,我早沒了那份耐心。”

上官耀華正是滿腔怒意,冷哼道:“你等我幹什麼?我可不記得自己跟你這魔頭有什麼約。就算叫你等得久了,也是自作自受!跟我喊什麼冤、訴什麼苦?”程嘉璿在旁直拉他衣袖。她對於自己同時傾慕的物件,總是希望他二人彼此間也能和睦共處。

江冽塵道:“看來你記性不佳麼。咱們前幾日不是說好了,要我給你殘影劍?本座是特地帶來了,難不成你又不要?”說完從身側拔出一把劍,揚臂橫掃而出。劍氣逼人,上官耀華不自禁退了一步。殘影劍正釘在身前,晃也不晃。

程嘉璿對此最能分辨得清,喜道:“當真是殘影劍!耀華哥哥,我用過這把劍,效果好得不得了!你……我真羡慕你!”不知是羡慕他能得到殘影劍,還是能使江冽塵另眼相待。對這把寶劍闊別已久,此時一見,心裡頓時湧起酸澀,顫抖著伸出手,輕輕撫摸劍柄上鑲嵌的幾塊晶瑩翠鑽。

上官耀華眉頭一皺,一巴掌將她的手推了下去,低喝一聲:“別亂動!”用意卻還是擔心她被無形劍氣所傷。隨後才轉向江冽塵道:“算你還守信用!這殘影劍,不要白不要,你以為我會稀罕?天下第一的寶劍又怎樣?”

程嘉璿急道:“耀華哥哥……”上官耀華正借此機會,道:“小璿,只要你不怕惹禍上身,這把劍我就給你了。喂,七煞魔頭,殘影劍如今是我的東西,我有資格轉贈於人吧?”

江冽塵明知他是有意挑釁,也不動怒,道:“你總是不肯領本座好意。也罷,既然說了送你,自然一切由你支配,我只是替殘影劍不值。”話鋒一轉,道:“看來小王爺的興致倒不錯,來赴本座的約,還要同時帶著姘頭?”

上官耀華冷哼道:“別胡扯!你應該記得,這丫頭以前整日裡對你糾纏不休。現在,她又來纏著我了!我可根本不屑於搭理她。這就是個跟屁蟲,打罵都趕不走的。”

江冽塵暗暗好笑,瞟了程嘉璿一眼,道:“嗯?你轉移陣線了?恭喜你啊,夠明智。耀華是比我好得多了。”上官耀華瞪眼道:“你還敢說風涼話?”

程嘉璿再也忍不住上前辯解,還怕嘴裡說不清楚,連連打著手勢,道:“不是的,你聽我解釋!他……他是我哥哥啊,我對他,只不過是兄妹之情。可一直以來,我最愛的還是你啊!只有你一個……”

江冽塵冷道:“哼,厚顏無恥!滾開!”一腳將程嘉璿踹倒在地,扯了上官耀華一把,道:“耀華,看到沒有?對這種賤人,根本不必留什麼情面。走了。”見上官耀華還站在原地未動,不耐道:“走啊!還愣著幹什麼?”

程嘉璿跌坐在地上,眼淚立刻直往下淌。一隻手輕輕按上心口,這一處不論外傷還是心痛,都疼得幾欲窒息。掌心在地上沾得滿地泥濘,在胸前一按,衣衫前頓時沾上一大片汙跡。抬手撥弄劉海時,臉上又染了幾塊污穢,驀一看去,極是可憐。上官耀華終究放心不下,走上前伸出一隻手,面孔仍是極力板著,道:“起來。”

程嘉璿一瞬間受寵若驚,戰戰兢兢的將手塞到了他手掌裡,跌跌撞撞的站起身。胸口疼痛未消,就如同壓著一塊沉甸甸的石頭。眼前一陣發花,輕輕搖晃了一下。上官耀華看在眼裡,不悅道:“總是這樣。也不懂得照顧自己。”看她還舉著手帕不知所措,直接劈手奪過,重手重腳的在她臉上擦了擦,才算將泥汙抹淨。

江冽塵在一旁默然瞧著,此時冷笑道:“看不出來,小王爺這麼有同情心。還真是會照顧人哪。不過對這個賤人好,有點不值了吧?”

上官耀華心裡由衷有火。以前不知她是自己妹子時,任她受盡打罵,也不會稍加憐憫,反而覺得她一再自取其辱,很是活該。但此時觀念轉變,見她心甘情願的受人虐待,感同身受,簡直比自己遭了侮辱還惱怒。大聲道:“你懂什麼?她是攝政王的義女,咱們不能得罪!”

江冽塵抬了抬眼皮,道:“哦?難為小王爺如此為大局著想?”言下擺明瞭卻是不信。上官耀華冷哼道:“應該的。”

程嘉璿最大特點,便是對江冽塵永遠學不會知難而退。見他心情似乎好了些,忙又上前道:“這都是我的錯,我……我對不起你。是不是我一直太過主動,總是想纏著你,所以……嚇著你了?”這話原是多爾袞給她說過,此時正好拿來借用。

江冽塵臉色翻覆,更顯得陰沉,道:“說什麼?你嚇著我?你這賤人也配……”話才說到一半,早已是一巴掌慣例的抽了過去。上官耀華抬手攔住,喝道:“別打她!你聽著她說!如果還想跟我合作,就照我的話做!”

江冽塵視線在兩人間轉過一圈,終於還是放下了手。側轉過身道:“好、好,有什麼話快說。”對程嘉璿卻是連面對面的站立都嫌厭煩。

程嘉璿聽他這一句話,如蒙大赦,忙道:“我……我只是想跟您談談公事。是義父要我轉達,他說很欣賞你們,如果你二位願意相助……有時間,最好能到府上一趟……詳談。”結結巴巴的總算將意思表達清楚,接著就是大張雙眼,只等兩人回答。

上官耀華早盼著能巴結上多爾袞,上次在王府中就已痛失良機,為此難過了多日。這一回正中下懷,自是滿口應承。喜道:“攝政王很賞識我?那……也是我的榮幸不是?王爺說是幾時?”

程嘉璿道:“只要你們有心合作,不論何時……都可以。”上官耀華連聲道:“好!好啊!勞煩你轉告王爺,屆時我一定到便是!”順手拉了拉江冽塵,道:“喂,你也一起去吧?”

江冽塵臉色僵冷,道:“要去,你自己去。”還沒等程嘉璿開口相求,上官耀華便先大發雷霆,道:“你到底去不去?不然,就別說什麼跟我合作了!”

江冽塵眼神變了幾變,終於還是退了一步,道:“算我怕了你,成不成?也不是什麼刀山火海,有什麼去不得?那你是答應跟我合作了?”上官耀華冷哼道:“看你怎麼做。也還要再看我的心情!”

江冽塵一聲冷笑,道:“算了,反正你開出的要求,不逼我妥協就沒完。我有些事,單獨給你說,過來。”上官耀華道:“什麼亂七八糟的?我又不是你召之即來的狗?”

江冽塵哭笑不得,直接攬著他肩,推著他一路走過幾個拐彎,終於站定下來。上官耀華立即開口道:“你的話怎就這麼多?三天兩頭就來尋我,煩得要死。再有什麼話,你就一次全說完!”

江冽塵卻也不怒,道:“向你打聽些事,最近宮裡有何異常沒有?”上官耀華道:“我憑什麼要告訴你?想知道,自己去查啊!還不都是老樣子,能有什麼新鮮?你指望著聽到公雞下蛋,還是母豬上樹?”

江冽塵道:“你知道我想問的是誰。”上官耀華道:“笑話,我又不是你肚子裡的蛔蟲,怎會知道?”其實江冽塵想問的自然是那個萎靡不振的武林盟主李亦傑,以及他新近正式視為仇家的沈世韻。而上官耀華始終不肯鬆口,不得已只好主動挑起話頭。道:“聽說前幾日韻貴妃在吟雪宮遇刺,你為救她受了傷?怎麼回事?”

上官耀華道:“消息倒是靈通!托你的福,我還死不了!那一刀無巧不巧,正好是捅在了玉佩上。”江冽塵道:“否則你也死不了吧?不過是有意流些血,取悅於人,也算另一種英雄救美。”

上官耀華抬眼直瞪過去,好一會兒才道:“行,你說對了。那一場刺殺,本就是福親王安排出來的。他也不想想,我為什麼要奮不顧身的救韻貴妃?又怎能叫她相信?那個女人深不可測,我看這一回,反倒是要弄巧成拙。不過,也倒無妨,反正我不會一輩子虛耗在他身上!”

江冽塵道:“就為可有可無的討好,便要犧牲你?”上官耀華道:“那又怎樣?反正寄人籬下,本來就命苦得很。也用不著你給我打抱不平!你對此事,根本早已查得一清二楚,如果就是為了同情我幾句,我不想領受,也算是讓你說完了。這就請回。”

江冽塵道:“急什麼?自然是有點東西給你看。”從袖中取出兩張新舊不一的紙張,前者紙面已隱約發黃,後者則相對乾淨平整。上官耀華道:“什麼東西?展開了再給我。”

江冽塵隨手一抖,將兩張紙同時攤平。前一張是一紙潑墨大作,洋洋灑灑的一卷詞,末尾所署是程嘉華之名。而另一張的內容一模一樣,末尾則是“承王上官耀華書”。

上官耀華一見大驚,立即搶在手中,翻來覆去的細看,第一張是他幼年時,住在陳府中,一次與香香鬧了場彆扭,便獨自一人在家中喝得酩酊大醉。正好桌案前擺了文房四寶,借著酒意,抓起大筆一揮,作出首詞來。

酒醒後再看,不論意境磅礴、詞句豪放,就連押韻都講究得近乎完美。下半闕則一轉而入婉約,同是將一個傷心人的各般情狀描述得惟妙惟肖。總覺這一首在生平已達巔峰,今後再無可能逾越。再加上不久後與香香複合,聽她也是讚不絕口,更增添了自己對這首詞的喜愛。

這份手稿失落已久,日後在福親王府,獨自料理公事到了深夜,又困又乏,伏在案上小憩了會兒,仍感全身酸軟。再看公文,各個小字都在面前搖晃。實在無心再辦,遂鋪紙研墨,將記憶中那首詞又寫了出來。署名後頗有種酣暢淋漓之快感。

卻不知怎地,這兩張紙竟會落到了江冽塵手裡。不解他拿給自己看,會是何意。但以他的作風,多半是想再作要脅。不耐煩地等著他開出條件。

江冽塵淡淡道:“認得麼?這兩張都是真跡吧?”上官耀華道:“廢話。本王書法自成一體,便是想仿,也不是你這不學無術之人仿得出來!”

江冽塵冷笑道:“說本座不學無術?呵,哼。”轉而解說道:“正因自成一體,那才是真正的麻煩。這兩張書法的時間前後,應該誰都看得出吧?那既是昔年由程家少公子所作,你又怎會知道?假如你說是據卷臨摹,由筆跡就可斷定,是出於同一人之手。你又何苦分別署上名字?擔心別人不知道你飛黃騰達的經過?”

上官耀華捧著紙頁的手掌都在微微顫抖,勉強擠出話聲,道:“這種東西,你為什麼會有?”江冽塵道:“那有什麼奇怪?福親王不也正想要麼?本座不過是動作比他們快一步。”

上官耀華牙關緊咬,但想到自己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終於還是妥協道:“好,你說,這東西要怎樣才肯給我?你要什麼報酬?”江冽塵道:“不是已經給你了麼?僅此一份,你也知道這種東西若是另外臨摹,全無意義。本座當你是朋友,就算幫你一點小忙,還要什麼報酬?”

上官耀華雙眼瞪視著他,不敢相信這詭計多端的魔頭真有那般好心。好半晌才道:“是了……那就多謝……”話猶未了,猛覺胸口一痛。垂下頭只見江冽塵手指有如鋼刀利爪,直戳入自己身體。一縷血絲滲了出來,滴滴答答的淌了滿地。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