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仙俠武俠 > 殘影斷魂劫

第458章 三十三(5)

書名:殘影斷魂劫 作者:以歿炎涼殿 本章字數:3186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07日 01:03


江冽塵不耐聽她說完,斥道:“荒謬!可笑!這真是本座聽過最大的笑話!什麼才是你的道?你也想度化我麼?叫我立地成佛?是不是也希望我跟著剃了頭,隨便找家寺廟當和尚去,整天敲那個破木魚,敲得整個人也成了榆木疙瘩?”

南宮雪輕聲道:“不,出家與否,不過是了斷六根清淨的一種形式。如能真正一心向善,則時時是善時,處處是善地,有太多善舉值得去做。你也希望能重新過上一個正常人的日子吧?再不用居無定所,東躲西藏;也不用如過街老鼠,人人唾棄。”

江冽塵冷笑道:“本座可不想跟你們這些賤民混為一談。在我所遵循之道,你們是螻蟻一般卑微的東西,唯有我才是整個世間獨一無二的至尊。什麼仁德執政,只有強過一切的力量才是至理!現在東躲西藏的不是我,而是你們這群無能的失敗者!你的命早已經捏在我手裡,我隨時動一動手指,都可以使你粉身碎骨,你卻在這裡向我誇誇其談,宣揚善道?你不覺得,這是太過可笑了麼?”

南宮雪目光凜然,道:“我從來就不覺得,自己是多有骨氣的人。但你的威脅,我根本就不放在心上。你自然可以輕易殺我,但這對你,又能得到什麼好處?不過是令你在毀滅的道路上,走得更遠了一步而已。”

江冽塵道:“你說這些話拖延時間,究竟是指望本座發善心放過你,還是指望李亦傑會來救你?我告訴你,這兩者都絕無半點可能。今日既是本座叫你死,你就非死不可。”幾乎全無預兆,一團掌力直擊而出。

南宮雪身子一轉,避了開去,也抽出一把短劍迎擊。在他攻勢間靈活翻轉,將淩厲殺招逐一擋過,逮著空隙,唰唰幾招進擊。

江冽塵報以冷笑,招式迅猛猶如疾風暴雨,幾個起落間,就將南宮雪的反抗壓了下去。逼得她再無還手之能,連招架也要用盡全身的力氣。冷冷的道:“本座說太晚了,那便是太晚了。即使我有意改過自新,也要等踏著你們的屍體過去以後。你不是講究什麼行善積德麼?殺了你沒有其他好處,只是我的願望得到滿足,我就會很開心。有句話叫‘勿以善小而不為’,如果你的死能令人愉悅,那也是做了一件好事,你就該乖乖站著,束手待斃。如果你因貪戀生命,不願為之,難道行善也由得你來選擇的麼?那就只能說明,你給我說的普度眾生,不過是哄騙世人的假像而已!”

南宮雪並不答話,全心應戰。又過得沒幾招,身上衣衫已片片開裂,臉頰的血痕濺了一塊又一塊。手腕上“噗”的聲炸開一團血花,短劍脫手。江冽塵還不忘譏刺道:“看看你自己,連自保都做不到,還談什麼救世度人?這就是你所謂的善心,帶給你的一切回報!”

南宮雪索性也就不避,任由他在身上劃出更多條傷口,浸得整件衣服都成了真正的血衣。咬牙道:“我從未想過救世度人!我所主張的,不過是人盡其責,每個人都做好自己的本分罷了!”

江冽塵道:“是麼?我的本分就是統治世人。你們的本分,則是臣服於我的腳下!還不恪守本分?”袍袖猛然一揮,南宮雪胸口受雷霆一擊,直跌將出去,摔倒在地。江冽塵冷笑一聲,五指急探,向她頭頂擊去。

正當電光火石一瞬,斜側裡忽然閃出個白衣人,躍入正中,翻手攔在南宮雪額頭前,替她擋住了一掌。隨即迅速旋身回轉,雙掌齊出,再次交了一陣。江冽塵微微一驚,只覺對方丹田中若穀之虛,自己便再多內力推出,仍是轉眼間便被消散得空空如也。只一個疏忽間,那白衣人已彎下身扶起南宮雪,叫了聲:“走!”便拉著她飛奔而走。

江冽塵還顧不得調勻內息,喝道:“來人休走!報上名來!”那白衣人並不打話,反手拋出個煙霧彈,護著南宮雪逃得遠了。

四周一層濃厚大霧彌漫,伸手不見五指。江冽塵雖自負武功高強,眼力過人,但在這一片大霧中仍然分毫不能辨物。抬手胡亂掃動幾下,霧氣仍如具有實質一般粘稠,這煙

霧彈似也專經特製。等到煙霧好不容易自行散盡,那兩人又已逃得不見了蹤影,這一回相隔太遠,連腳步聲也分辨不出。心裡又恨又急,狠狠一拳擊在樹上。

上官耀華此時才匆匆趕到,剛才只遠遠看到南宮雪脫險一幕,著實松了口氣。拉了江冽塵一把,道:“怎麼回事?你又衝動什麼?我不是早已警告過你,想要脅李亦傑,則對南宮雪,要她生比要她死更為重要!如果此時就處死了她,將來逼得李亦傑狗急跳牆……”

江冽塵此時全無心情同他糾纏,喝道:“給福親王效命的是你,不是我,我沒必要考慮你們那個該死的任務。廢話少說!滾開!”手臂狠狠一甩,將他直推到一邊,恨恨道:“南宮雪,你別想逃得出本座手掌心!整個天下都是我的勢力範圍,你又想躲到哪裡去?我定要你死!我要李亦傑也嘗嘗我當初的感受!”

—————

南宮雪跌坐于地時,本已閉目待死。忽然身子一輕,只來得及看到一個白衣人拉著自己站起,接著後方“砰”的一聲,陷入了白茫茫一片。一路被那人拉著飛奔,等到自己快要累得趴下時,才總算得以停下。那人卻仍是背對著自己站立,一言不發。

南宮雪也不知他對自己究竟是好是歹,但他救了自己,總不好始終沉默相待。剛才在江冽塵面前,她還敢直言不諱,而如今對著這個陌生人,反而勇氣消喪。足足鼓了老半天的勁,才道:“這位……這位恩公大俠,敢問高姓大名?”

那白衣人道:“我麼,我不姓高,名字也沒什麼大。如果你實在想稱呼,就馬馬虎虎喚我一聲老前輩便了。”

南宮雪狐疑的轉了轉眼珠,聽他聲音清朗,背脊挺得筆直,全無老年人的“彎腰駝背”。而剛才他拉著自己一路飛奔,腿腳靈便至極。雖說老人也可“年老而力不衰”,但其中仍是有所差別。再說他頭髮沒半根花白,還不信世上真有“返老還童”之術。試探著叫了聲“老前輩”,又道:“你轉過來給我看看。”

那白衣人道:“女娃子好生無禮!你既要見我,就該自行轉到前面來。哪有叫我老人家轉過身迎合你的道理?我這幾根老骨頭,多動一動,就該散了架啦!”

南宮雪聽這聲音倒極像是個與自己年齡相近的青年小夥。想到适才那一頓飛奔,連自己也累得氣喘吁吁,而聽他語調,竟似是全無影響,這可絕非尋常人所能做到。既如此,骨頭又怎會輕易散架?但他所言,也不是沒有道理。道:“好吧,那我就繞過來了?”說著從後到側,緩慢前行。

那白衣人道:“如今的小朋友,越來越不懂得尊敬長輩了。老夫又有什麼好看?不過是一副老態龍鍾、奇醜無比的老頭子模樣。”說著習慣性的伸手捋須。在頷下竟捋了個空,心中登時“突”的一跳。

這時南宮雪已繞轉過來,一見之下,當即歡聲叫道:“原公子,原來是你!好哇!你耍著我玩兒呢?還說是什麼老態龍鍾,分明是一副風度翩翩、英俊瀟灑的青年公子哥兒模樣!”

若是換做另一位青年,聽得這番讚譽,即使嘴上不說,心裡也定要樂開了花。但原翼卻偏是沮喪不已,伸手在臉上一頓亂摸,叫道:“啊呀?怎麼回事?當真是失策!失策!我特地粘的白眉毛、白鬍子飛到哪裡去了?”

南宮雪好笑道:“還說呢!你幹嘛要扮成一個老頭子來耍著我玩?還騙我叫了你幾聲老前輩,也不害臊!”

原翼一本正經的道:“那倒不必害臊,這‘前輩’一詞,也並非定要年齡老才能作數。比如我哪些方面強過了你,就可稱為前輩,你的命還不是我救的?我老人家前幾日雲遊到此,本想盤桓一日,便即歸去,卻無意中發現了你的行蹤。我不放心,就多觀察了幾天,這幾日總是見到有來歷不明之人在此地東張西望,似乎正是以你為目標。我並未順手替你料理他們,不過是為順藤摸瓜,揪出幕後真凶。可那人總也不出現,我等得都快要沒了耐性。”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