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仙俠武俠 > 殘影斷魂劫

第461章 三十三(8)

書名:殘影斷魂劫 作者:以歿炎涼殿 本章字數:3411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12日 01:15


福親王一邊同她說話,也同時向各處張望,心道:“耀華這小兔崽子,現在應該就在前頭不遠。你以為我會容你通風報信?”扯著笑臉,道:“程姑娘也太抬舉本王了。本王的這點威風,哪裡及得上令尊大人?我現在哪怕是一隻虎,到了他面前,就變作一隻蟲了。程姑娘名為奴婢,實則卻是攝政王府的小姐,對本王讚譽太過,我可擔當不起啊。對了,耀華人呢?怎地將你一個人丟在這偏僻處,還真是不懂得照顧人。這孩子對宮裡的規矩還沒學全,讓你見笑了。”

程嘉璿見福親王態度還算和藹可親,管他是真假與否,想來不致突然變臉,跟著擺手假笑道:“沒有,沒有。耀華哥……哥……他,對我挺好的。”這麼說著心裡突然一酸,如果這一句並非謊言,那自己可謂是格外幸福了。

福親王笑道:“很好,這小子以後若是敢欺負你,你就來告訴本王,瞧我不老大耳括子教訓他。”

裝作無意間看到她手中寶劍,幾乎是一眼判定與索命斬屬同類之物,估摸著正是七煞至寶殘影劍。雙手一拍,道:“哎呀,我這個義子啊,還真是不懂得憐香惜玉。連自己的佩劍也交給女孩子拿,萬一讓你身上傷到哪裡,可如何是好?來來來,給本王拿去給他,順便再訓他幾句。作為一個戰士,隨時弄丟自己的兵器,還打什麼仗?”說著故作熱情地伸手接劍。而他動作,卻分明便是明搶。

程嘉璿急道:“可是……這……這把劍……”上官耀華雖已說了送她,以他個性,想必就不會再來討回。但自己是真心喜愛殘影劍,好不容易等到失而復得的一日,正想加倍珍惜。

何況這劍給江冽塵用了這許久,幾乎已是看到寶劍,就會隨之想到他,此時還怎能輕易捨棄?但她想到其中原委複雜,自己一時半會兒怕也說不清楚。手上力道一輕,殘影劍已被他取了過去。這一急,就急出了滿眶淚花。

滿蘊在眼眶中的淚水,外在是看不出的。而福親王即使察覺,也定會裝作未察,繼續說著風涼話,道:“拿了這麼久,一定是很重吧?哎,別看這把劍外觀挺華麗,其實啊,是中看不中用。如今外頭不是有不少‘七煞’的贗品麼?這一把,雖說仿冒得確已十足相像,但充其量也只頂得一把尋常寶劍。哈哈哈,那真正的殘影劍,又哪是我們這些尋常百姓用得起?哦,對不住了,程姑娘,本王忘了只有男人才愛舞刀弄槍,像你這一位嬌滴滴的大家閨秀,哪會對劍有絲毫興趣?我跟你講這幾句,你都該聽煩了吧?”

不等她答話,就帶了殘影劍尋子而去。全程倒要比上官耀華料想中平和許多,只因福親王暫未想與多爾袞撕破臉皮,對待他的義女,還不敢太過失禮。

程嘉璿滿心委屈,等他走後,小嘴一扁,當真哭了出來。她常有滿腹不願之事,全因不善拒絕,常給人強壓在身。以往還能向玄霜抱怨幾句,現今舉目四望,卻是連一個能聽她傾訴之人也尋不出來。

這一副喪氣臉色,還不願回宮見沈世韻,到時又要給她覺著“整日裡無所事事,成天惺惺作態”。此處正好距攝政王府不遠,拐了個彎,抄近路趕了過去。路上小心的想擦盡淚水,誰知卻偏是越抹越多,哭得氣噎聲塞。

一路趕到王府,多爾袞依照慣例摒退下屬,道:“你依本王之命,對那二位遊說得如何?”

程嘉璿咬著嘴唇,輕聲道:“耀華哥哥……他……他已經答應了,而且能得義父賞識,他很是歡喜。”多爾袞抬手一拍桌面,贊道:“好!算他識相。那七煞聖君又怎麼說?”

程嘉璿道:“他……他……”一經提起,頓時勾起滿腹傷心事,一腔難言辛酸,強撐的冷靜全盤瓦解,哽咽道:“義父,為什麼您教我的辦法……不管用呢?我已經照您的吩咐,一開口就同他談公事,況且……這都是原樣轉達義父之意,就算他再討厭我,也不必遷怒於您啊?”

正想哭訴一番,多爾袞不悅道:“豈有此理!你辦事不利,不思自省也就罷了,現在憑什麼來向本王抱怨?那上官耀華與你年齡相仿,可比你有能耐得多!為何他能得到七煞聖君賞識,此中道理,你仔細琢磨過沒有?”

程嘉璿雙眼盯著腳尖,嘴唇咬得腫脹,直過得好一會兒,忽然抬起頭道:“對

了,義父,說起上官耀華……原來他就是我失散多年的親哥哥。當初他正是為報家仇,及洗清香香表姊的冤案,才會到青天寨為匪,那位程二當家也就是他。可是……可是不知何故,他對我的態度冷淡得很,始終也不肯認我。還叫我……以後都不要去找他,否則,會給我們兩人……同時帶來解決不了的麻煩。”說到前半段時,滿臉歡心雀躍之色,到得後來,聲音轉低,幾滴淚水跟著滾落下來。

多爾袞不必細思,道:“這還不簡單?也怪不得人家。你們陳家當年雖是一樁冤案,但卻是皇上和韻貴妃一手促成,他兩個既怕報復,又怕有人企圖翻案,現在見著你們陳家遺孤,絕不會想到給你們任何補償,唯一的行動,只會是斬草除根,盡速滅口!那上官耀華假如認下你這個妹妹,就等於將你們當年見不得光的身世一道認下。到時不僅榮華富貴化為泡影,連性命也保不住。他可就比你聰明多了,及時選擇明哲保身!只有你整日裡傻頭傻腦,盡想著兄妹相認。你這位元哥哥,六年未得音訊,還不是如此便過?這個名份,多了還是少了,與你又有什麼影響?你還是趁早跟他劃清界限,不然別怪本王,到時候保不住你。”

程嘉璿輕歎一聲,或許就從自己與哥哥分別投入宮廷兩派陣營後,這份敵對到死的局面便已註定,偏生她對身邊親近之人最重感情,怎麼也狠不下心來。

多爾袞還沒給她喘息之機,又道:“以前你提起斷魂淚、絕音琴兩件七煞至寶便在宮中,本王時時留心,到得近日,終於不負我所望!不過,你猜那兩件寶物是藏在哪裡?你絕對料想不到。”程嘉璿想到宮中千奇百怪的地形,頓時頭都大了,道:“女兒猜不出。”

多爾袞道:“那也不奇,你的腦子全被其他事塞住了,還怎能靜下心來詳查?你在吟雪宮一住就是六年,難道從未發現,韻貴妃臥房裡有一條秘道?聽說那兩件寶物,就放在秘道所通往的地下。”說著喚她附耳過來,將秘道入口詳細說了一遍。

程嘉璿一邊點頭,用心記憶。末了問道:“義父,除了女兒之外,您在吟雪宮……還另有不少隱蔽的耳目,是不是?”

多爾袞道:“不錯,假如要本王只依靠著你的情報,就只能永遠當瞎子、聾子。好比這條秘道之事,又難料幾時方知。”

程嘉璿心中極是憋悶。本來覺得吟雪宮中的機密情報全由自己打探,是個舉足輕重的腳色。然而經此一說,原來多爾袞對她期望並不甚高,難怪有不少通傳回的情報,義父反應都極是淡然。說不定早已聽過一遍,虧她還始終興高采烈,一陣由衷沮喪,道:“那他們是誰?定然是……各種身份都有吧?總該做個瞭解,也免得將來誤傷了自己人。”

多爾袞道:“不知道才是最好,那就盡可避免你一時嘴快,洩露天機之禍。至於你的問題,本王可以回答你:不錯。的確形形色色,著眼也不僅限於吟雪宮。也許你平日裡所碰見的任意一個相貌平常的宮女,乃至於遊手好閒的小廝、油腔滑調的太監、老實本分的夥計,都有可能是本王的人所扮。只不過,最接近韻貴妃身邊的,只有你一個。”

程嘉璿心中起初是一喜,隨即重重跌落下去。她這個最挨近核心之人,本應收集到第一手情報,結果進展卻比外人更不如。這豈不是間接說明,她的能力是其中最差?

其後多爾袞又將宮中事務大致囑託一番,仍叫她加倍留意,隨後找人送她回宮。這時程嘉璿已提不起什麼精神,直到進了吟雪宮,才想到情報一事既非由她一人負擔,即使偷些懶,也不致影響全域,倒也並非完全的壞事,心裡才覺少許平衡。

殿中此時正空無一人,剛好方便她實施計畫。找到七煞二寶,在江冽塵面前就有邀功之機。他以前討厭自己,難保不是因任務久耗無果之故?

沒一會兒就站到了沈世韻常歇息的床榻前。只見床頭雕了一隻浮凸起的龍頭,一眼看去,氣勢極顯威嚴。這在平時早已看慣了,只當做是皇宮中一件尋常擺設。

反正宮中任意一件有些名堂的東西,上頭都是雕龍刻鳳的,她看得多了,習以為常。這次還是頭一回帶了另一種眼光來打量這龍頭,心中只覺它神秘莫測,由主觀意念所控,頓時覺得龍的眼珠也微微活動。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