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仙俠武俠 > 殘影斷魂劫

第480章 三十四(2)

書名:殘影斷魂劫 作者:以歿炎涼殿 本章字數:3703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2日 01:59


在潮州逗留幾日,確信南宮雪的是不在此處,意興索然,無心在此地多耽,又向下一個城鎮趕去。他打算好了回京城的路上,便到每處城鎮中分別搜尋,就不信找不到一點蛛絲馬跡。而連經數次失望,信念幾乎已被磨損殆盡,隨意找了家路邊小酒館,一進去立即大大咧咧的坐好,招呼“酒來”。

這酒館偏僻,規模也小,只有幾味烈性的燒刀子酒。此酒在戰前飲用,最為恰當,不久便可使熱血沸騰,戰力加倍。但也極易過量,大發幾句酒瘋後,當場就能睡倒。

李亦傑是傷心人,酒灌得更急,沒一會就覺體內暖烘烘的發熱,眼中仿佛看到南宮雪站在面前,兩條細長的麻花辮垂在身後,沖著他嫣然一笑。自己便會奔上前,口中不停的給她認錯。南宮雪也曾不止一次的原諒了他。但等酒醒之後,想到那一切僅是一場夢,不知又將是何等的失落?

半夢半醒之間,隱約看到個人影,似乎極為熟悉,名姓幾已呼之欲出,然而分明到了口邊,腦中突又一片空白,再也無法思想,迷迷糊糊的伏在桌上睡了過去。

幾日後到達下一座城鎮,照例兜轉一番後,又到酒館買醉,睡倒前再次看到了那身影。本欲張口大呼,雙唇卻也麻木得無法活動,頭一低,又伏案睡倒。

次日醒轉,卻是身在一間客棧的頭等房內。迷迷糊糊的穿好衣服,直要疑心是有人在開自己的玩笑,到台前詢問,卻說有位公子爺早已替他付清了賬,卻未透露名姓。李亦傑心下好生狐疑,到左右打探不得,唯有作罷。

其後幾乎每到一處城鎮,都要經這一套波折。慢慢地李亦傑對那個替他安排客棧的神秘人物已不抱好奇,隨意休息,畢竟是那人強推上門來的好事,不領白不領。假如他有事相求,還得等他主動提出,再多猜疑也是無用。

這天到了京城左近,李亦傑手持一把酒壺,澆水般的仰起頭灌到口中,眼皮接連打架,額頭一點一點,慢慢垂了下去。遠處那默然站立的白衣青年緩慢走了過來,歎聲道:“李兄,你這又是何苦。”一邊將一件大衣披到他身上。

說時遲,那時快,李亦傑手腕忽然一翻,本是僵直的身子直立起來,五指探出,扣住他脈門,嘿嘿笑道:“這一回,你可逃不掉了吧?原公子?”

那白衣人果然正是原翼,見他察覺,面上也略微有些尷尬,道:“李兄,原來你是裝醉詐我出來?”李亦傑笑道:“我也是逼不得已的。不這樣做,又怎能見到那位沿途替我安排周到的大好人?”

原翼乾笑道:“小弟與李兄是舊時相識,早幾日就覺出你狀況有異,作為兄弟,就怕你出事,所以沿途跟了過來,所幸無恙。”聽他言下之意,倒是將李亦傑一路平安無事都歸功到了自己頭上,李亦傑心中不悅,哼了一聲。道:“原公子不是雲遊四方去了?今日怎會在此相見?還跟了我這一路,只怕耽誤了你不少正事吧?”

原翼道:“出外便是修行,在何處卻又不是修行?想通了此節,恰好又惦記著一幫老朋友,這才忙不迭的趕回中原來。怎麼,不歡迎麼?”視線落在桌上,但見三杯兩盞淡酒,盤子散得到處都是,一片狼藉。皺眉道:“李盟主只喝酒,卻不叫些下酒菜?”

李亦傑道:“你沒有錢,人家會白白捧到你面前來?酒總比飯菜省得多了。”原翼豪氣干雲的一揮手,道:“今天這一頓,我請了!李兄隨意。”李亦傑淡淡一笑,道:“無功不受祿。在下如有能幫到原公子處,定當盡力而為。”

原翼見他始終不肯領自己好意,語氣又頗有些不善,暗中稱奇,道:“李兄說笑了,朋友之間,何須強分彼此!只是這一路上,不知李兄所為何故,始終心事重重?莫非——與令師妹南宮姑娘有關?”

李亦傑哼了一聲,道:“以原公子神通廣大,難道還會不知?咱們索性也就打開天窗說亮話,你一定知道雪兒在哪裡吧?別再這樣吊著我胃口,勞煩你指點我一條明路,在下感激不盡。”

他與原翼雖算不得熟絡,卻詳諳他行事作風,從不打無準備之仗。每回現身,都能擺出一副高深莫測之象,令人欽佩不已,實則也不過是事前的工作多了些。

他就算並非從水月庵起一路跟隨,但自己煩惱的由頭,他總該探聽到心知肚明。說不準連南宮雪的所在,也詳細打聽了出來,現下卻又故意不說。自己現下正煩,沒時間陪他玩猜謎遊戲,滿足他與生俱來的虛榮。

原翼滿臉無辜,皺眉道:“沒有,我不知道啊!小弟剛從西域返回中原,就算武林間生出什麼變故,也來不及探聽。不

過,你的第一個問題,倒是我剛才就想問的。南宮姑娘不是一向都同你形影不離?她這次怎地卻沒跟在你身邊?而且一連多日,尋常的小打小鬧也早該過去了。除非是你有哪裡……得罪了她,可否跟我說說經過?”

李亦傑緊盯著原翼,想從他的話裡找出少許破綻。最終卻仍在他關切的眼神中敗下陣來,只得勉強信服,道:“你當真不知?唉,一言難盡,這是我同她之間的事,誰都幫不上忙……”

原翼道:“那就從頭說起。李兄,你不是將我贊得無所不能?或許我真有辦法化不可能為可能。”

李亦傑聽他這一句說得斬釘截鐵,好不容易壓下的疑慮重又升起。但想他若是當真知道南宮雪下落,至多不過是同自己開一個玩笑,雪兒畢竟不會有任何危險。就怕他只是故弄玄虛,最後仍然攤手說不知。到時有這一通談話線索,要以此擒住南宮雪實是不費吹灰之力。

原翼輕喚道:“李兄?李兄?你還在猶豫什麼?”李亦傑心裡“突”的一跳,隨即釋然,並不是所有人都如江冽塵一般,而原翼與南宮雪之間毫無利益牽扯,要害她自是沒半點好處。沉思片刻,道:“好吧,那我就告訴你,也好請你幫我品評品評。”

將事件經過詳細說了一遍,包括自己對南宮雪與沈世韻的心思,都逐一分析過。其後不僅全無如釋重負之感,倒更覺萬般思緒就似一團亂麻,手上心頭,纏繞著大把大把的絲線,拉扯許久,也找不出最終的線頭所在。

末了舉起酒壺,仰頭灌下大半壺的酒,直至最終一滴不剩,借著酒意,道:“我一門心思,便是為雪兒平安,絕不是推卸責任。你說,錯的人是我麼?”

原翼沉思片刻,道:“李兄,這些話說來不好聽,但也確是實情。古往今來,凡俗之輩向來僅以成敗論英雄。對任何事,不論你動因為何,目的為何,如若最後的結果造成了一個錯誤,即使與此輩愚民全無牽扯,他們仍是要到處亂嚼舌根,無止無休。因此在旁人,乃至親朋好友眼中,也要將你看做一個負心漢。就為攀附韻貴妃的權貴,便要拋下曾同生死、共患難的師妹。作為武林盟主這等大人物,歌功頌德誰人不會?大夥兒整日裡聽得都膩了,正需你這一點出了邊的風流債,管它是真是假,只要還有人愛聽,它就會有如野草一般,成日瘋長。”

李亦傑苦笑搖頭,每一句話都與他本意大相違背,屢次張口欲辯,聽得原翼滔滔不絕的又說了下去,在他耳裡卻同是一派謬論。過得少頃,只因句句想駁,倒反是無從駁起。壺中濁酒已幹,只能悶悶的咬著壺嘴,默然出神。

等他說完了好一陣子,狀若是為照顧自己情緒,才暫時停下。此時終於忍不住開口道:“那你呢?原公子也相信這些流言?”在他而言,本就沒指望得到人人稱頌,給世上百姓誤會,實屬無可奈何,唯獨在乎的卻是親信朋友對自己的看法。

原翼道:“那些話,小弟自然當它是耳旁風。說李兄淡薄名利,怕不儘然。但據我察覺,你看重兒女情長,向來多於權位之爭,不過是一時走眼,真正迷戀上了韻貴妃。不過,你對局勢判斷不清,自作聰明,最終害了雪兒,在我看來,畢竟是你的錯。七煞聖君倘真有意為之,躲到哪裡能避得開?換言之,天下之大,卻無安全之地,亦無爾等安身立命之處。你用話傷她,趕她離開,不過是將她推入危險境地之餘,還嫌刺她不夠,又要提早在她心上捅一刀。假如你真關心雪兒,你就該從她的心靈去瞭解她,懂得她想要的到底是什麼。而不是不分青紅皂白,將你以為有利之物,就一股腦兒全塞給她。”

李亦傑輕哼一聲,道:“是嘛,連你也以為是我的錯?我這個惡人是當定了,還有什麼話好說?”最惹他反感處,還在於原翼稱他是“看走了眼”,才會迷上沈世韻。

“我在宮裡苦守六年,始終與她以禮相持,行尊卑之矩;我一直盡力調和滿漢矛盾,從未盲目聽她命令,使漢人土地戰火燎原,我有什麼昏庸糊塗?雪兒敬我愛我,不過是對於同她一起從小長大的哥哥的依賴,這種感情是一時迷惑,等她遇到了自己的真命天子,便會淡去,為什麼要我負責?憑什麼她愛我,我就也得愛她,還要娶了她,一輩子待她好,否則便是沒良知的負心漢?上天待我,為何這等不公?”

這一段憤慨在他心中盤踞已久,直至今日才有爆發之欲。但心中動念是一回事,真要化為言語,則必將路數淩亂,給原翼三言兩語,就能抓住漏洞,逐一擊破,還要教他也相信自己確是個千古罪人。論口才,十個自己也及不上他。那還不如暗地裡抱怨,好歹能使自己穩坐受冤一方。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