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仙俠武俠 > 殘影斷魂劫

第483章 三十四(5)

書名:殘影斷魂劫 作者:以歿炎涼殿 本章字數:3878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7日 01:10


李亦傑見她依偎在原翼懷裡,楚楚可憐的嬌柔模樣,好像自己倒成了那個欺負她的壞人。一陣憤慨,大聲道:“夠了!你剛才說,你叫做什麼?夏笙循?不錯,你的確是突然闖進了我的生活,又靜悄悄的逃掉,可是哪有這麼容易?咱們曾經發過誓,不論何時何地,不論相隔萬水千山,只要世上還有李亦傑和南宮雪這兩個人,他們就是最要好的師兄妹?現在你都忘了?你的下半生,也都打算逃開我?”

原翼道:“李兄,這樣硬逼著一個女孩子,非要她承認自己是另外一個人,那有什麼意思?她不是你的師妹南宮雪,這一點,我可以給你保證,難道你連我也不相信了?這世上容貌相似之人甚多,難道統統都是你的師妹?你不過是思念太甚,以致產生了錯覺,見到任何一個女孩子,都要給她安上南宮姑娘的影子,再苦苦的堅信這些執念,那與走火入魔又有什麼差別?”

李亦傑大受觸動,但嘴上仍死充硬氣,道:“空口無憑,我不相信你們說的話。我要她摘下面紗來給我看看!如果當真不是,叫我跪在地上,磕幾個響頭都不妨!”原翼話裡也隱約帶了些怒氣,道:“李亦傑,你給我適可而止。別人戴不戴面紗,同你又有什麼相干?你憑什麼橫加干預?”

李亦傑不願與原翼多做爭辯,跟他說得多了,本身有理之事也會被他攪到無理。深吸一口氣,走到夏笙循面前。夏笙循立即警惕的後退幾步,就連原翼也同時周身戒備。

李亦傑向周圍掃視一圈,哼了聲,冷淡的道:“好,我問你一句話。如果說了真話之人,心是不會慌的。你即將嫁給原公子為妻,到底愛不愛他?這場婚事,果然是出於你自己的選擇?”夏笙循道:“愛,自然是愛。若不是有你不斷搗亂,今天本應是個很美好的日子。”李亦傑道:“什麼美好?難道你真打算將自己獻給他?我看得出來,你,不快樂!”

夏笙循微微一怔,抬了抬眼皮,道:“哦?憑什麼這樣說?”李亦傑道:“感覺!你的眼神告訴我,你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裡,也都透出一股深切的憂傷和無奈。如果你不願嫁,為何又要勉強自己?難道又有什麼該死的苦衷?”

夏笙循很有幾分驚異,抬頭瞪視著他,最終才冷笑一聲道:“你太想當然了。世上哪有這許多苦衷,到時僅你一人做大俠,去拯救沉湎於痛苦中的黎民百姓,是不是?你又見過多少世面,看到過多少女人,憑什麼輕易斷定他人感受?有的時候,笑不一定是快樂,流淚,也不一定是悲傷。”

李亦傑道:“不錯,但那一股從骨子裡流露出的哀傷,欲語還休的無奈,當我站在你面前,便能無孔不入的體會到,這難道也能做得假?你可以不承認自己是雪兒,但我卻不能否認對你的那一份熟悉感,好像幾百年前就認得了似的。難道你敢說,你就沒有相同的感受?”夏笙循更是驚震不已,身子微微一顫。

原翼強按怒意,道:“李兄,我將你當做朋友,才帶你來此,你想去找南宮姑娘,以後我也可以幫你,卻何必非要這樣難為笙循?我邀你進府小歇,是做客來的,不是給你耀武揚威的地盤!”掌心在一旁的雕木茶几上重重一拍。

夏笙循忽道:“罷了,罷了,你們爭來爭去,不都是為了我的臉?好吧,你要看,我給你看便是了。之後就請免開尊口!”說著猛的抬起手向面紗掀去。原翼一驚,半空中提掌攔住她手腕,道:“笙循,不要……你不必向他妥協的!”

夏笙循冷笑道:“這不是妥協,不過是我用來證明的一種方式。今天不看這一眼,他是不會死心的。我固然可以被他侮辱,但我卻絕不能容忍,一向心高氣傲的你,為了我,甘願受他的氣。”

說著一把將面紗扯下,抬手一拋,一塊輕飄飄的白紗在空中輕盈飄落,就如一片羽毛般。翻飛的紗巾暫時遮掩了相持的兩人視線,隨即那白紗飄過兩人肩頭,打著旋兒,靜悄悄的落了下去。一張白璧無瑕的面龐出現在兩人面前。

李亦傑驚訝得手腳都忘了活動,道:“你……你……”原翼臉上則帶有一種混雜了多種情緒的表情,令人分不清他究竟是喜是憂,是悲憫是憤怒。

夏笙循指尖從臉上滑下,停靠在肩頭,捏著一塊繡帕,聲音雖輕,而心意堅決地道:“你睜大眼睛,仔細看看清楚,我雖然擁有一張同她一模一樣的臉,但我畢竟不是她。你若當真有所餘力,不如仔細的去各處找一找,不必在我身上浪費時間,你永遠都得不到滿意的答案。”

李亦傑心臟怦怦大跳,想聽她會如何評價自己,卻在最後一刻戛然而止。心裡百般的不暢快,道:“我還是不信。那莫非是你以前……有什麼孿生姊妹,自幼失散,分與兩家撫養?”

夏笙循冷笑道:“夢想永遠比現實美麗。可當一個人真站到了這塊地方,所懷的定然都是這種被剔除的空

無感。你已經確定我不是南宮雪,就想借其他管道,自欺欺人,尋求安慰?”

原翼忽地插話道:“你說她長得與令師妹一模一樣,那脾氣呢,性格呢,身材呢,也都一模一樣?”

李亦傑受他啟發,又將夏笙循從頭到腳打量了一番,道:“她的性格,比雪兒文靜些,更有大家閨秀的氣質,如果叫雪兒這樣捏著嗓子說話,只怕她一句都撐不下去。至於身材,她似乎更高一點,更瘦一點,但……一個人失蹤了幾個月,身形外貌,難道還有一點兒都不變的麼?”

原翼道:“自其變者而觀之,萬物生生不息,時時刻刻都在運轉。人的相貌,歸根究底,還是從同一具模子裡刻出來的。也許某一天,你也會碰到一個跟你長得一模一樣,而彼此毫無瓜葛之人,都不稀奇。因為我真心愛著她,所以我知道她是夏笙循,而不是南宮雪。反觀你若是在乎南宮姑娘,又怎會將她認錯?”

李亦傑苦苦思索,這時也仿佛發了懵,道:“我只相信自己親眼所見,難道眼睛也會騙人?那到底什麼才是真實可信?”

原翼淡淡一笑,道:“不錯,正因我們太過相信自己的眼睛,許多時忽略了理性判斷,才衍生出種種誤會。一個人不僅由外貌形成,還有她一切的思想和脾性。你用心感受,她是不是與你認得的師妹大有不同?”

李亦傑又忍不住向夏笙循多看了兩眼,道:“即使是感覺,我也相信她是雪兒。我們在一起不下十數年,她的言行習慣,我最為清楚不過。雖說,兩人確是有不少差別,但那極有可能是出於刻意偽裝。難道你想告訴我,感覺也不准?”

原翼道:“那我請問你,目的何在?南宮姑娘轉變一切,就為了不與你相認?若她對你,當真已是如此排斥,那聽我一句良言相勸,也就不要再勉強她了。至於感覺,我就這樣給你說,你也不能完全信任。有時我們眼中見著的錯誤景象,又或者是,旁人有意給你製造出的幻覺,都會在你的腦中同時形成一種錯誤的感覺。如果對它深信不疑,你就永久偏離了正道,這其中複雜得很,等你經歷多了,自會明白。”

聽他語氣,倒似是個歷經滄桑的老人一般。李亦傑汗顏莞爾,忽道:“要說最大的不同,夏姑娘,我的雪兒絕不會像你這樣彆扭。對一個分明是你熟悉之人若即若離,用客套偽裝出一身的刺,傷害自己,也傷害旁人,還真不是個正常人做得出來!”

這話已說得極為刻毒。他自問還是個善於自控之人,卻不知為何,到了夏笙循面前,總有股怒氣噴薄欲出。似乎只想攀住她雙肩,狠狠搖晃著她,讓她承認自己改了祖宗名姓。

夏笙循驚愕一閃而過,也不示弱,道:“要我對你一個初次相識的陌生人,全不設防,擺出副歡天喜地的迎接態度來,又豈是一個懂得自重的女子做得出?李先生聽說過疑人竊斧的故事沒有?你一起始就用錯誤的尺碼來衡量我,並肆意評判,我的言行舉止,在你眼裡自然處處有錯,處處是破綻。好了,你畢竟是翼哥哥的朋友,我是你的弟妹,不願與你吵架。今日雙方情緒激動,不宜置談,何妨暫且各退一步,改日再聚?那時希望李先生不要再將我認錯。”

李亦傑冷笑道:“好一副伶牙俐齒!現在我終於開始相信,你並不是雪兒了。她向來謙恭禮敬,絕不會如你這般刻薄。”

夏笙循道:“一個對男人事事依順,指望留住他們的心的女人,恰恰是最可悲的女人。男人之心有若空穀幽泉,四通八達,不論你往任一處堵截,他都可從旁繞開。堵得越牢,則更易令他生起反抗之心。與其徒勞無功,不如牢牢守住本源,時不時地澆灌著它,至於下游,索性順其自然。也即是說,翼哥哥將來想做什麼,願聽我意見是最好,如若不願,也可放手去做,不必事前同我商量。他是閑雲野鶴之士,不可能為了我而長久停留。我所能做的,就只有不成為他的牽絆。只要他心裡有我,兩人也不必非要從早到晚的廝守在一起。”

李亦傑冷笑道:“你的想法還真新奇,在女子以夫為天的世局中,就更為難能可貴。這一點,你比雪兒開明。原公子有幸做得你的丈夫,是前世修來的福氣。”這話本是譏刺,但一出口外,卻冒出些酸溜溜之意來。自己也不懂這莫名醋意從何而生,甚至比以往看到南宮雪與暗夜殞在一起時,更深更烈。

夏笙循道:“修福有什麼用?一個人最重要的,還是懂得惜福。知足者常樂。翼哥哥,李先生要走了呢,你不去送送他?”

原翼慌忙應了一聲,道:“好,那你一人多當心。”夏笙循微笑道:“翼哥哥說什麼呢,我又不是一碰就碎的瓷瓶。何況你將他送至門前,便即折轉,來回不過幾步路程,我也不會就出岔子。你啊,就是太寵著我了。”她此時說話的神情,斂去鋒芒,全然成了一副向夫君撒嬌的小女人。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