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勇者是女孩

勇氣與追尋的冒險 第一章——被放逐的波紋中心

書名:勇者是女孩 作者:敗者吃塵的聖痕 本章字數:6370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23


又是美好的一天,維格爾從睡夢中醒來,對床鋪稍作整理後,迎來了他今天的早飯。

那個人熟練地將餐巾置於胸前,將醬汁澆灑在牛排上,用餐刀將其切開後,再用叉子慢慢地將小塊的肉放進嘴裡細細品嘗。

獄卒瞥了牢中的人一眼,說:“怪胎。”

本來維格爾喜歡在早飯吃牛排,但監獄沒那麼好的環境,只能將就著用那塊被蒼蠅盤旋的麵包代替牛肉,用幾乎餿了的粥代替醬汁澆在麵包上面。別人都是用碗來承粥的,維格爾卻用杯子。按照本人的說法就是,這個世界上是不會有人用放在碗裡的醬汁澆牛排的。

即使澆牛排的醬汁也不是放在杯子裡的。

而維格爾那個可憐的鐵杯子的把手早就被砸下來,並且放在地上盡可能地敲直,用來替代餐刀;叉子的職務就由湯匙承擔。

獄卒看了看一臉享受的維格爾,歎了口氣,“憑什麼你們這群人能這麼輕鬆,我們還得輪流替那個魔鬼上頭收拾文檔。他自己非要開會,還讓我們整理。”然後他喃喃自語朝著門外走去。

維格爾不以為然,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繼續吃著美餐。中午時分,這監獄就會變得十分燥熱,尤其是維格爾這種,刻意用頭巾包裹,僅僅只將臉露出來的造型。

而且,那股中性的聲音也是本人刻意發出的,這種種行為都像是在隱藏著什麼一樣。

雖然分不清是男是女,但維格爾的名字讓監獄裡的其他人都默認是男人了。

“老兄,你怎麼還做著貴族的夢啊?”被關在對面牢房的新獄友問他。

“貴族?我可不是。”維格爾輕輕扯下胸前那塊被當做餐巾的破布,抹了抹嘴。

“能天天用這種麻煩到死的法子吃,也就那群傻子能忍。”

“我是個勇者。勇者也得有勇者的禮儀。”維格爾從髒兮兮的棉被一旁找到毛巾,擦了擦自己渾身的大汗。

“哈哈哈哈,你都關這了還勇者,這監獄可是出了名的恐怖,老子分了十幾個人的屍才被弄到這鳥不生蛋的破地方。”那罪犯笑了一陣之後,“看來又是一個瘋子。”

維格爾搖了搖頭,“等我打敗魔王之後,我就會成為英雄。”

“先確認你的腦袋沒問題吧。”

維格爾轉過身來,不再搭理他。收拾好餐具之後,維格爾拿出那個原本用於放粥的碗,繼續開始今天的作業——

越獄。

這也是他必須保持那種飲食習慣的原因,畢竟維格爾沒有吃泥土的愛好。

然而,已經半年了。

維格爾進牢房之前,頭都是被蒙住的,只能憑著感覺來決定挖地道的方向。

說不擔心是不可能的,維格爾幾乎是命懸一線。雖然以前沒親眼見過,但這座監獄最為出名的,是生存率。

零。

既沒有人能從這裡越獄成功,也沒有人能活著走出大門。

“還真是符合這群窮凶極惡的瘋子的下場啊。”維格爾被關進來的時候就這樣嘲諷過。

床底下用來塞泥巴的空間不多了,一旦挖錯方向就基本註定死刑,而且半年的時光足夠消磨進來時的感知,用來挖掘的鐵碗也快到了極限,度量的手段只有自己的估算,被獄卒發現估計會當場斃命……這諸多的問題由始至終都在困擾著維格爾。

不過,他卻從沒有過一絲絕望。

這並非是魯莽,也不是所謂的遲鈍。

這是勇氣。

勇者,即是勇敢之人。維格爾自認擁有這份能自信跨越無數困難的,淩駕於一切的勇氣。

“嘖……只能放棄蠟燭嗎。”

維格爾現在覺得快窒息了,大概是挖得太深,裡面的空氣已經十分稀薄,而且異常悶熱。

吹熄蠟燭的同時,維格爾的視野瞬間被黑暗籠罩,過了很久才勉強從身後隱約瞥見一絲朦朧的光點。這跟蠟燭是他利用食物的油脂自製的,對於常年啃麵包的犯人而言,肉簡直是奢侈食物,維格爾硬是咬牙剩下來了。

這監獄就像是專程用來整治犯人那樣,不僅僅是食物,溫度也一樣。明明早上熱得滿頭大汗,但晚上不蓋棉被甚至凍得難以入睡。

維格爾歇息一陣後,繼續開始動工。他唯一能依靠的就只有記憶了,通過牢記進來時的步伐和聽到的聲音,試著去推測他所在牢房的位置,以及監獄的出入口位置,甚至是設施的位置。維格爾通過換算自己步伐的大小與手掌的長度,在進監獄的第一天便於泥地上規劃越獄路線,並牢記腦中。

這就是勇氣。

讓他絕不會輕易服輸的勇氣,讓他敢於逃出生天的勇氣,讓他絕不會慌亂的勇氣。

然後,三天過去了。

維格爾終於在預算好的時間來到預算好的位置,並在離頭頂稍微有點距離的地方,摸到了自己夢寐以求的石磚地板。

等待。

等待。

等待。

維格爾很清楚,最容易失敗的時候,就是成功前的一瞬間,

絕不能被那觸手可及的出口蒙蔽了自己的知覺。一定要冷靜冷靜再冷靜。

獄卒的動向,維格爾已經調查清楚了。通過眼觀,通過耳聽,通過套話,通過分析。這也是半年來維格爾能安全挖地道的原因之一。

很快,監獄長就會和全體獄卒開始例行會議,通過進來的時候聽到的鞭撻聲和鎖鏈聲,那個位置應該是審訊室;而且只要仔細聽獄卒們的抱怨就能知道,他們開會後就會去監獄長的辦公室整理文檔。

時間十分充足。

在他們開完會的時候,維格爾有自信剛好從洞口出去;獄卒整理文檔的時間足夠遠離這裡了。

沒問題的。

勇者的宿命就是打敗魔王,這份孽緣與勇氣是就不會輕易葬送在這裡的。

維格爾就這樣,靜待那天的到來。

之後,如同料想的一樣,獄卒們一如既往地離開了。

維格爾迅速開始拆解自己的床,現在已經沒必要留下退路了。他利用床腳替代錐子與錘子,鑽入地道,睜開事先緊閉以便迅速適應黑暗的右眼,來到之前的地方,用力朝上砸爛那塊因長久以來的老化而脆弱不堪的地磚。

然後,維格爾享受那撲面而來的清風。即使那陣風依舊夾帶著炎熱,也比地道的環境好到讓人感動到想哭。現在只需要靜待雙眼適應亮光就好了,這樣就能夠逃出生天了。

不要慌張,不要急躁,這些等待都是值得的,維格爾這麼想著,很快就能享用這半年來的成果了。

好了。

雙眼已經不覺得刺痛了。

慢慢地睜開,慢慢地睜開,去迎接那藍天與——

維格爾的思維中斷了。

地道的另一側,依舊是石牆與鐵窗。

他的估算稍稍出了點差錯。的確,這裡離出口很接近,但卻是監獄長的辦公室,而且,按照預定,那群為了整理文檔的獄卒很快就會來到這邊。

維格爾現在急需一個方法,一個能逃出去的方法。

怎麼辦。

怎麼辦。

怎麼辦!

退路一開始就不存在,除非那個獄卒是個瞎子,不然的話,難道對他解釋自己突然愛上吃泥巴了麼,還特意拆開床來製作廚具?一不注意就吃泥巴遲到了監獄長那裡還順便啃了點磚頭當甜品?

被砸壞的地板怎麼辦,挖出來的地道怎麼辦,大量的問題迅速在維格爾的腦中堆積起來。這房間看起來根本就沒什麼東西能幫得上忙。除非那些獄卒的衣服能有隱身的效果,或者那堆檔能變成無敵的鎧甲,又或者那長辦公桌其實是一輛戰車。

現在已經沒時間讓他找掃把來弄一個監獄全套大清潔了,維格爾甚至能聽到陸續而來的獄卒們的談話聲和腳步聲。

怎麼辦,要殺了他們嗎,但是自己根本不可能與整個監獄的人為敵,而且也沒法躲過地毯式的搜索。殺人不是問題,問題是痕跡,無法消除痕跡等同自殺。

維格爾覺得自己被逼入絕境了。

很快,第一批獄卒即將來到這裡。

一小段時間之後,有幾名獄卒來到監獄長的辦公室,準備和前面幾個換班。

但現場已經慘不忍睹的。

剛開始來的三名獄卒倒在血泊之中,有一個是因割喉而死,一個的脖子被扭斷,還有一個,頭部被塞進一個地洞裡,身子露在外面。

他們費盡地拉扯著那個獄卒的身子,讓他的頭能脫離地洞。

“這是……地道……”那個被拉扯出來的獄卒已經奄奄一息了,頭部沾滿了泥土和血液,而鮮血從頭部不斷流出。“有……逃出……”他說完這句話就昏倒了。

換班來的幾個獄卒立刻通報監獄的全部人,而那個重傷的獄卒則是被人扶去醫務室。

整個監獄立刻像炸了鍋那樣,監獄長為了找出那個越獄者,下令搜索了整個監獄的每一個角落,但哪怕他們能將監獄整個掀起了,估計除了地道裡的一個獄卒,什麼也找不到。

維格爾就像是消失了一樣。

要問為什麼的話,因為他已經逃了出去。

一開始,他就迅速擊倒那三

個獄卒,並且將其中一個塞進地道的裡面,自己換上了獄卒的衣服,不僅用泥巴塗抹了頭部,還特意劃破頭皮,製造出滿頭鮮血的假像。

本來,他們是不會那麼容易認錯同伴的臉的,但除了泥巴和血的掩蓋以外,更重要的是他們的注意力被分散了。

沒錯,越獄這件事情本身就是對他們的一種刺激,思考潛在的敵人和搶先立功比關心一個半死不活的人重要多了。地道也好,屍體也好,犯人也好,一瞬間湧進的情報量足以迅速占滿那群人的腦容量。

至於維格爾使用的兇器,自然就是那個鐵杯的把手,為了能切開硬梆梆的麵包,維格爾可是細心的背著獄卒打磨過。之後趁著他們分散開通報的時候,迅速打暈扶著自己的那位獄卒,從辦公室隔壁的監獄大門逃脫。

不過,就在維格爾踏出大門的一瞬間,他就明白了之前疑惑的一切。

為什麼這所監獄的逃出率為零。

為什麼監獄的溫度那麼折磨人。

為什麼監獄的主食會那麼難吃。

因為食物需要便於運輸。

因為沒有樹木穩定溫度。

因為,監獄的所在地……

是沙漠啊。

光是逃出監獄就已經極度疲倦了。

沒有食物。

沒有水源。

沒有補給。

連晚上取暖的被子都沒有一張。

正常人根本不可能跨越這座沙漠。

維格爾身上僅有一把撿來的劍,身後就是找他找得熱火朝天的獄卒們。

前進或後退,無非就是願意接受那種折磨而死的差別。

是在沙漠中渴死或冷死好呢,還是回到監獄之中受刑而死呢?

無論哪一個都不好辦啊。

可謂進退維谷。

“怎麼可能這麼簡單就死了呢。”

在這種絕境之下,維格爾笑了。

也許人類的肉體無法突破一切難關,但人的勇氣可以。

並非魯莽,也並非發狂。

這僅僅是一種精神而已。

這僅僅是那位名為維格爾的勇者,永不放棄的精神!

維格爾毅然往前,踏出了逃離監獄的第一個步伐。

然而,現在離維格爾從監獄中逃出來,才過了三十秒鐘。他原以為能拖更久的,但當那位被打暈的看門員被發現的瞬間,監獄長便意識到這只是調虎離山計。

之後,獄卒們立刻開始分析維格爾的去路,騎著駱駝去搜捕他。

就在一段不遠的路程後,其中一個獄卒發現了一個小黑點,他呼籲大家包圍過去時發現,那正好是維格爾。

他被流沙吞噬了半個身子,動彈不得。

有一個獄卒立刻張開弓箭朝他射擊,幾發下來全被維格爾勉強招架住。

“讓這人渣在這裡等死更好,沒必要救他。”

也許是根本無法救援,也許是擔心自己也受到流沙吞噬,也許是希望維格爾受到更大的折磨,獄卒們再次射了幾發箭未果後就撤離了。

這可以說是糟糕透頂了。

維格爾現在的慘狀用出師不利已經難以概括。

他以前瞭解過,哪怕是那位傳聞中能一拳揍死大象的喬治也沒有將一個人從流沙中拔出的自信,除非將那個人直接從腰部扯斷。

怎麼辦,是先被曬死,還是先渴死呢?

這些問題,維格爾打從一開始就……

沒有考慮過。

在這種完全可以逼瘋一般人的情形下,仍舊無法使維格爾的臉上的笑容褪去。

“流沙能吞噬人,是因為地下的水源與沙子混合,才使得沙子變得比原本鬆散,人才會陷進去。”維格爾在心中這樣說著,“但是,由於人的密度比流沙的密度小,並不會完全陷進去,只會卡在中間。所以……”

維格爾開始一點一點地擺動雙腿,慢慢地,一點一點地,試著讓自己與流沙之間產生空隙,好能逃出流沙的魔爪。

這也許需要很久才能成功,但總比死在這裡要好。

好不容易越獄,結果跑到了敵人的聚集地,一出門就是沙漠,而且還剛好陷進了不遠處的流沙裡。

“難道還能有事情比現在更糟糕?”維格爾自嘲道,“例如從天而降一個巨大的魔獸?”

就在他說完這句話不就,他感覺到一股涼意,是這個炎熱的沙漠裡即為奢侈的陣陣涼風,以及夢寐以求的陰影處。

一個一層樓大的怪鳥正俯視著維格爾。

那只鳥的身子如同老鷹,但頭部像極了雄獅,還長著一張人臉。它爪子上與嘴邊的血跡已經充分顯示了剛才的獄卒已慘遭毒手。

身無寸鐵而且還陷入流沙之中的維格爾,對於這個怪鳥,簡直就是一個人肉蘿蔔,就等著它來拔出。

不過,維格爾既沒有痛哭求饒,也沒有對上天祈求,而是選擇了……

“來吧!怪鳥!”維格爾對著怪鳥做出挑釁的手勢,“還沒吃飽的話,這裡可是天下聞名的勇者!不來嘗幾口嗎!”

沒錯,他選擇的是奮戰!

勇氣給予他在一無所知時越獄的堅強,勇氣給予他在身陷敵陣時逃脫的睿智,勇氣給予他在邁向沙漠時的自信。

勇氣自然也會給予他一口氣顛覆逆境的不屈!

維格爾聚精會神與怪鳥對視,對方的動作也好,神色也好,哪怕是呼吸,維格爾都不願就此放過這些情報。

片刻之後,怪鳥朝著維格爾以排山倒海之勢發起俯衝。

維格爾能明顯感覺到一股巨大的氣流襲來,怪鳥的軀體實在是太過巨大,即使沒有因銳利的爪子喪命,正面挨上一擊也肯定血肉模糊。

“別小看人類了!”

維格爾的手早已拾好方才獄卒對他射出的箭,並將它如同標槍一般投向對方的的眼睛,而怪鳥被紮到後,一時之間失去了視野,方向感出現錯亂的它從維格爾的身邊撲過,就在那一刹那間,維格爾利用另一隻手拔出的劍,拼盡全力朝著怪鳥軟弱的腹部刺去。

然而,那個部位即使相對柔軟,維格爾也的手也感覺似乎被一道無形的洪流往後扯。他瞪大雙眼,嘶吼著,借著怪鳥自身壓倒性的力量,硬是劃出了一道傷口。

那道傷口雖然無法構成怪鳥的致命傷,但維格爾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怪鳥因為一時的失誤也陷入流沙之中。

“銳利的爪子的確是對其他動物致命的武器,但也太小了。”維格爾搖了搖食指,“你那小短腿再怎麼撲騰也沒救。”

正如維格爾所說,怪鳥的下半身掙扎了一段時間之後就放棄了,然後——

怪鳥張開那房頂一般大的翅膀,盡情地揮動。

“這樣就對了!”維格爾心裡這麼想著。他緊閉眼睛與嘴巴,雙手也盡全力護住其餘部位避免沙子進入。

流沙的力量之大並非尋常,即使怪鳥想飛也飛不起來。

但是,如果把憑藉那雙巨大的翅膀不斷揮動,風就會吹散周圍的沙子,那怕是一部分也好,壓在身子上面的那部分一旦吹散開,就有可能逃脫。

接著,維格爾搶在怪鳥出來之前,先一步逃離流沙,之後趁著怪鳥逃離的瞬間趴在它的背上。

怪鳥無法攻擊到背後,便試著翻轉飛行,但仍舊沒法甩開維格爾。

“怎麼了,快點啊,有什麼招數就趕緊用出來啊!”

維格爾叫囂著。

但任憑怪鳥朝著岩石堆撞去,或是高速飛行,或是用背部朝著仙人掌蹭,維格爾總能事先考慮到,靈活地從怪鳥的身前和背後迅速移動。怪鳥只能眼睜睜看著這個食物在自己身上爬來爬去。

最後它放棄了抵抗。

“這樣就對了。”

維格爾的料想成功了。

一開始腹部的傷害,陷入沙漠中,不斷地掙扎,這一切除了救出維格爾以外,還有另一層的意義。

就是為了消耗怪鳥的體力。

怪鳥也是生物,也需要食物和水分,受傷了自然也會想辦法自救。

這一切都不是沙子能辦到的,除非怪鳥一開始就是從石頭蹦出來的,愛好啃石頭吃沙子,受傷了就去仙人掌那裡蹭幾下。

不然的話,它就必須去尋找一個地方,一個能滿足它的條件的地方。

然而,這裡是沙漠,怪鳥能選擇的地方,自然就是綠洲。

維格爾再一次成功了。

到達綠洲的同時,維格爾也讓怪鳥的壽命走到了盡頭。

“也許你我無怨無仇。”維格爾利用鑽木取火,大口吃著怪鳥的肉,“但是,我還不能死。我是勇者,不把魔王打倒的話,會有更多的人傷心的。”

休息好之後,維格爾儘量帶足夠的肉在身邊,並且以怪鳥的胃袋儲水。為了不讓自己晚上冷死,他就把怪鳥的整層毛皮拔了下來。

當然,僅僅只有一把劍的他想完成這種工作,得廢兩天的時間。

最後就是,“沙漠位於國家的方向……嗯,把樹砍了看看現在的方向。”維格爾一步一步確認自己前進的路。

“搞定。”一切準備就緒以後,“你就再幫我一次吧。”維格爾準備用怪鳥的頭來作為睡覺時的路標,於是就是一手拿著它的長骨作為拐杖,一手提著頭,朝著沙漠出發。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