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勇者是女孩

勇氣與追尋的冒險 第四章——愚者

書名:勇者是女孩 作者:敗者吃塵的聖痕 本章字數:2821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23


河邊,露天餐廳裡,女孩坐在一側的白色圓木桌前。她穿著黑色無袖上衣,銀灰色的短髮尤為顯眼。

女孩喜歡這個地方,女孩喜歡這家餐廳。

要問有什麼理由的話,女孩答不出來。

也許是理由太多,也可能只是感覺過於含糊不清。

但無所謂,女孩喜歡這種感覺。

她喜歡微風輕撫她那頭銀灰色的秀髮。

那種像是臉頰在被撫摸的感覺,女孩覺得很棒。

她喜歡側耳聆聽水流與鳥鳴的交響曲。

清澈的河水緩緩流過,對面的小樹林裡,鳥兒盡情地歌唱。這些大自然的美妙,只有靜下心來才能享受得到。

她喜歡觀察來來往往行人的喜怒哀樂。

悠閒散步的老人;在攤子後面不斷叫賣的壯年;纏著母親買糖果的孩童。小村莊的人生百態,看起來是那麼的溫馨。

她喜歡品嘗那些精緻而美味的小餐點。

兩口就能吃完的小蛋糕也好,翠綠色的清茶也好,五顏六色的糖果也好,每一樣都令她覺得美味無比。

身為情報員,這一切她都瞭若指掌。但所謂的情報,也不過是傳遞於人與人之間的資訊。瞭解得再多也好,真正去體驗的時候,也迥乎不同。

我們是不是曾經相識呢?

維格爾帶著疑問,一不注意,就凝視這個女孩到出神。

微風劃過,女孩稍作整理那頭略微亂掉的秀髮,然後,眼神與維格爾對上了。

這就是,維格爾與斯特拉斯剛才的邂逅。

“呼哈……”

維格爾喝了一大口葡萄酒,被嗆到說不出話。

肚子餓到不行,但維格爾卻只能吃著黑麵包充饑。她開始後悔剛才為啥那麼不吃飽再走,畢竟是斯特拉斯付錢。

一想到那個情報員現在大概吃完了山珍海味,可能還打著飽嗝,維格爾就悔青腸子。

她現在呆在一個類似於酒吧的地方,但嚴格來說,這裡是傭兵的聚集地。委託的發佈與承接,情報交換,聚集夥伴,都在這個兩百平方米左右的樓層內實現。

失去記憶的維格爾,不管是尋找記憶,或者是糊口,都不可避免來到這裡。然而,明明自己是勇者,那一定很有名才對。

但卻沒有一個人搭話。

“好寂寞……”

維格爾已經坐了快半個小時了,想像中的熱情歡迎沒有都算了,連一句客套話都沒人對她說。

至於一邊的委託說明,也沒幾個是維格爾能勝任的。

擔任富豪的護衛。要求:熟悉這一帶所有環境。

搜尋失蹤的士兵。要求:即使是在黑夜也能隨意穿梭于森林內。

獵殺魔狼。要求:武藝高強。

……

諸如此類,對一個失憶的人,未免過於艱難。別說森林或者城市了,維格爾連自己在哪都不知道。

至於那個獵殺魔狼的任務,維格爾本來像接下的,但賞金和難度似乎都不斷被劃掉更改,數字越來越大。

一看就知道凶多吉少。

“喂!小姐!一個人很寂寞對吧。”

突然,維格爾身邊就坐下一個金色頭髮的輕浮男,他揮揮手,服務生就送上了烤雞、燉魚等菜式。

“大家交個朋友怎樣?”

男人把一杯烈酒塞給維格爾,色咪咪地盯著她的胸部處——裡面並沒有內衣。

啊……出現了,小說和戲劇約定俗成的騷擾人員。正常情況下,應該不給面子對方,然後拒接掉飯菜什麼的,最好還是把酒潑他臉上,接著等著一個實力強勁的角色救場就對了。

嗯,沒錯。

這樣想著的維格爾,大口大口吃著燒雞。

畢竟,餓成這樣還能拒絕掉食物的,是白癡吧。

“不如我們組個隊吧!”

金髮男不斷挨過來,差點就摟住了維格爾。

“不要謝謝。”

維格爾把雞腿的骨頭砸那男人臉上。

“別這樣冷漠嘛。”

男人用紙擦乾淨臉上的油漬。

“話說回來,你知道勇者嗎?”

維格爾隨意問了一句,然後開始用筷子吃魚。

“那種怪胎當然知道。”

“哈?”

維格爾驚了一下,怪胎?自己?

“勇者老是戴個黑面具,整天都套著熱死人的重鎧,聲音也不男不女的。連國王都不知道他長什麼樣。別提這個了,你真的不考慮下和我一起嗎?保管吃香喝辣!”

金髮男得以地炫耀著自己鼓囊囊的錢袋。實際上,他的衣服和武士刀,連外行人都能知道價值不菲。

然後維格爾對他的厭惡程度又翻了一倍。

“不是說魔王戰敗了嗎,怎麼還是有那麼多事。”

維格爾舔了舔手指殘存的醬汁。

“戰爭又不是下棋,怎麼可能王倒了就定輸贏呢?還得拖到愛麗絲將軍發動最終決戰,把那些該死的魔物通通活埋了才行。”

金髮男無奈地搖搖頭。

“還真是麻煩。”維格爾飽餐一頓後,準備找個藉口脫身。

她實在不喜歡這個輕浮男。

“一開始就不用打啊,讓兩邊派個人出來幹架,誰贏了就當那方贏,多簡單。”

維格爾半開著玩笑接話,不然沒人理金髮男,冷場的話真的很尷尬。

“看來你也討厭白癡維斯啊。”

“維斯是誰?”

“啊?居然還有人不知道愚者維斯?”

金髮男像看著怪胎那樣,注視著維格爾。

魔物與人類之間,本來還保持著平衡。

人類雖然身體脆弱,但卻能借用魔法和科技的力量。

魔物雖然身體強壯,但卻一盤散沙且內部鬥爭嚴重。

但是,這種平衡,被一個人打破了。

紅發的維斯。

他在全國巡迴演講,並且說服了國王,試著與魔物們接觸,將人類的和平向他們傳播。

在維斯預想的藍圖中,魔物們會接受這異族文化,人類與魔物之間的矛盾會被打碎,這樣就能選擇和平,就能避免戰爭。

但事實上,他錯了。

部分魔物開始擬態成人類,全盤接下維斯帶來的文化與科技,它們甚至在發現自己對於魔法有先天性的優勢以後,部分魔物不可避免地出現一種種族上的優越感。

而維斯的交流,不但沒有將矛盾打碎,而且加劇了兩者間的矛盾。

甚至,有魔物利用他所帶去的知識,得到突飛猛進的成長。

本來內戰混亂的魔物們,突然出現一個擁有壓倒性戰力的角色,面對這個無敵般的存在,其餘魔物紛紛屈尊,俯首稱臣。

可笑之極。

面對逐漸團結起來的魔物,人類自身的利益矛盾卻沒得到一丁點的緩解,甚至還因為勇者出面抗爭而加劇了。

但是,帝國的人很快覺得,這是個騙局。

這可能是維斯的計謀。也許他是一個魔物,也許他是從小被魔物養大的內鬼,也許他是一個渴望戰爭的狂熱分子。

一時間,各種陰謀論眾說紛紜,甚至有人得到了維斯與魔物們的高層一起出入它們的皇宮的情報。

不過,結果往往出人意料,而且極具戲劇性。

有人在外出打獵的時候,發現了一群野狼在啃食一具屍體。

屍體生前的名字是——

維斯。

根本沒有所謂的陰謀。

這僅僅是一個癡人說夢的愚者的故事罷了。

一個為和平而癲狂的愚者竭盡全力的結果,僅僅只是讓魔物們更好地獵殺人類罷了。

“愚者維斯。”

後人如此稱呼他。

“現在你明白了吧。”

金髮男站在桌子上,將維斯的故事傾盡感情,盡可能激昂地演講出來。

然而,維格爾早就不知所蹤。

“多謝款待。”

維格爾走在大街上,準備回去找斯特拉斯。

金髮男還真是奇葩,這種老掉牙的故事都能說得那麼激昂,口水都快噴維格爾一臉了。

她早就明白,有矛盾如果兩方領導人能靠嘴巴,那還要武力有什麼用,全部人學辯論就行了。不過,既然那個金髮男那麼喜歡表現自己,就讓他演講一頓,自己乘機溜走算了。

維斯還真是個白癡。

維格爾也是這麼想的。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