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勇者是女孩

勇氣與追尋的冒險 第十二章——勇者的咆哮(三)

書名:勇者是女孩 作者:敗者吃塵的聖痕 本章字數:4241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23


“勇氣並非萬能藥。總有一天,你會遇到鼓起再多的勇氣也無法應付的對手。”

迴響在耳邊的,是斯特拉斯的話。

那平淡而清澈的聲音,那明明在強忍劇痛卻沒露出一絲神色的臉。

自己不就是因為想要守護這些東西,想要守護那名少女,才站立至此嗎。

那又為什麼,會陷入窮途末路呢?

難道說,這次做錯了嗎?

不對,絕對不是這樣。

維格爾迅速否決了前一刻的想法。

如果說,想要守護他人,想要守護同伴的這份勇氣是虛假的話,是錯誤的話,那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正確可言!

維格爾再度站起。

“強者不僅只鍛煉肉體,還有那顆堅韌的心;身為勇者的我,又怎麼能在這裡,讓勇氣低頭呢。”

沒錯,還沒到放棄的時候。

在最後一刻來臨之前,維格爾都下定決心去堅持。

命運女神的笑臉,還只不定朝誰微笑。

當一切都做到了極限的時候,再去抱怨命運的不公吧。

維格爾最後確認一遍,全身上下可以使用的一切。

死鬥的最後一回合……

開戰!

魔狼不由分說,四腳猛踏地板,靠著反沖如離弦之箭,一口氣來到對方身前,胸前伸出狼頭撞向維格爾,正面命中,將她打飛了出去。

但維格爾卻沒受到太重的傷,她預先跳起,讓四肢都擋在頭部與胸腹前,守住要害,並且借力拉開距離。

在落地後,維格爾迅速轉身,背對魔狼,朝著高處逃竄。

和剛才一樣,維格爾在樹與樹之間上躥下跳,並且每次都會抓一把碎石,撒向身後的魔狼,干擾視野,借此拖延逃亡時間。

魔狼也沒那麼聽話,每次出現碎石都會延伸出狼頭撞開,或者一口啃掉。

延伸而出的形態各異狼頭,盡情在森林裡橫行霸道,其中一個還綁著緞帶。

猜想證實了。

維格爾剛剛特意回到一開始的地方,就是為了去驗證那個猜測。

到底魔狼是將吃下去的物質選擇性轉化為自己的肉體,還是將吃下去的生物選擇性轉化。

既然知道了它會同類相殘,那一開始被維格爾殺掉的那群狼型魔獸,自然是不會被放過的了。

所以,維格爾將髮型改成單馬尾,就是為了空出一條緞帶,將它綁到其中一條狼的屍體上,故意讓魔狼吃下。

最後就是時間了。

只要一直等待,一直將魔狼延伸出的狼頭切斷的話,總有可能會遇到那個綁著緞帶的狼頭。

雖然運氣成分比重不低,也許魔狼真的分解了那條緞帶,也許那條緞帶綁著的狼頭一直躲著不出來。

從結果看,這位勇者的運氣還不壞。

既然知道了對方無法分解生物以外的東西來吸收的話……

每每維格爾落到地上,都會順手拾起一把石子,預判魔狼的位置,往後朝著它的眼睛撒去。

魔狼則延伸出狼頭,要麼就將碎石擋開,要麼啃掉碎石。

而維格爾趁著魔狼張嘴的瞬間,迅速將爆彈投入魔狼的腹部。

但無趣的追逐戰,可是難以維持的。

就在維格爾準備跳到下一棵樹時,一顆大樹從她身旁呼嘯而過,帶來的氣流大到能讓維格爾的單馬尾在風中不斷舞動。維格爾的左手被擦到了一下,鑽心的疼痛如一道電流傳入大腦,估計已經造成脫臼。

那棵樹是被魔狼用幾個延伸出的狼頭咬住後,連根拔起再投出的。

左臂短時間無法行動,維格爾就無法像剛才那樣,靈活地在樹林裡閃躲。

終於,在魔狼咬斷下一棵樹之前,維格爾來不及起跳,整個人摔落在地,啃了一口沙子和碎石。

看著那個對自己垂涎三尺的魔狼,維格爾癱坐在地面。

“這樣就可以了吧……”

維格爾在笑。

魔狼剛想沖去大口啃食這個難纏的獵物,但一陣濃煙包圍住它。

不對。

濃煙包圍的是這一帶。

這是維格爾在落下前,往魔狼腳底扔的煙霧彈起效了。她熟練地從濃煙中隱去自己的身影。

看不見,聽不見。

但是,嗅得到。

魔狼靠著空氣中彌漫的一絲血液的氣味,朝著維格爾飛奔。

連續兩次接觸,讓魔狼清楚,絕對不能再讓她拉開距離。

快到了。

快到了。

快到了。

魔狼一腳踏了個空,另一隻腳想穩定一下重心,但身前根本沒有任何落腳點。

因為這裡,是懸崖。

維格爾會往高處跑,就是賭一把,看有沒有懸崖。畢竟這森林,是在山上的。

雙手爬在懸崖邊緣的,正等著魔狼沖過來。在濃煙之下,它的集中力都在嗅覺上,一時之間無法發現前方的危險,而龐大的體型帶來的慣性,讓魔狼難以收得住腿。

“下去吧!”

維格爾雙手使力,緊緊按住懸崖邊上,雙腿猛地朝上,朝魔狼的腹部踢去,然後自己乘機跳到懸崖的安全地帶。

魔狼不斷在身體各處延伸出狼頭,一個接一個咬緊懸崖邊上的石頭,然而它太重了。維格爾右手迅速揮劍,將狼頭不斷切斷。最後,剩餘狼頭的咬合力無法撐起魔狼那龐大的身軀,魔狼徹底墜入深淵之中。

這樣,就結束了。

維格爾趕緊往回走,懸崖經過剛才那番折騰,變得不是那麼穩固了。

但是,她感覺到,背後的風似乎有點異常。

看來,勇者維格爾,與狼真的有孽緣。

那匹魔狼在掉下去時,居然能正好碰到一隻鳥,它毫不遲疑地吃掉那只鳥。

在體內吸收同化。

現在的魔狼,背部長出了一對大翅膀。

看著翱翔在天空的那匹狼,維格爾已經無言以對了。

力量。

速度。

體力。

場地。

四樣東西,維格爾沒有一樣是處於優勢。

“給予遠超你承受能力的情報,只會壓垮你。”

“勇氣並非萬能藥。總有一天,你會遇到鼓起再多的勇氣也無法應付的對手。”

“現在的你,遠遠不夠。器量

、謀略、氣概力量……全都沒有。這樣的你,又能幹得了什麼?”

記憶中,斯特拉斯的聲音,是那麼的接近,又是那麼的遙遠。

本來一開始就沒辦法從魔狼手上逃脫,完全無任何死角的攻擊範圍,再加上它還長了雙大翅膀,而自己的唯一一個煙霧彈又用掉了。

氣數已盡,時辰已到。

這種情況,看起來已經沒有任何可以翻轉的可能了。

真要說現在維格爾能做什麼的話,大概就是笑了。

因為這個不是別人,而是勇者維格爾。

她的笑容,一直沒有褪去。

要問為什麼的話,答案很簡單。

想贏。

即使左手已經沒法行動了。

想贏。

即使沒有武器能傷害魔狼。

想贏。

即使一切小聰明全部無用。

想贏。

也許,這位勇者大人,還沒法肩負起世界,肩負起人命,肩負起夥伴。

不過。

“我的的勇氣與力量,現在還遠遠不夠。但如果只是保護一個被魔物傷害的柔弱的女孩子,綽綽有餘!”

維格爾僅用右手持劍,對準了魔狼的胸腹。

魔狼舞動那巨大的翅膀,叫囂著,如老鷹一般,俯衝而下。

壓倒性的力量,壓倒性的速度。

魔狼的雙足接觸地板的一刻,數不清的裂縫與此為中心,蔓延開來。

維格爾一個滑鏟,從魔狼胯下躲過,然後迅速轉身躍起,抽劍橫切,將魔狼的右翼一分為二。

“這樣你就飛不起來了吧!”

魔狼剛想轉身,維格爾跳到了它的背部,以兩腿固定。

但這種程度的傷勢,魔狼大概花個幾秒就能恢復,而且維格爾還站在魔狼背後,如同堵在槍口上。

然而,魔狼卻沒有立刻攻擊維格爾。

因為,沒辦法攻擊。

就好像,魔狼在森林追逐戰之中,狼頭明明差一釐米不到就能啃掉維格爾,卻沒有再度延伸出來。

因為。

“你沒有辦法再延伸物上二度延伸對吧!”

而且,為了支撐起那龐大的身軀,魔狼的背部被一雙巨大的翅膀佔據了,能讓本體延伸出狼頭來攻擊的空間,大大減小,翅膀的本身也會阻礙魔狼攻擊。所以,在魔狼翅膀恢復的幾秒鐘裡,後背幾乎就是死角。

魔狼調用胸腹延伸出的狼頭進行攻擊,由於位置,十來個狼頭以魔狼為中心,繞一個大圈,朝著維格爾襲去。而它在背後剩餘的空間裡,繼續擠出數個狼頭,撲向維格爾。

維格爾單手舞劍,將背後的狼頭優先砍掉。

隨後,胸前的狼頭已經伸到了維格爾的兩側。而維格爾則立刻將劍甩到上方,空出手來抽出那把燧發槍。

裡面還有第二顆,同時也是最後一顆的子彈。

魔狼察覺到什麼,立刻將延伸出的用於攻擊的狼頭收回,死守本體的頭部。如果那個部位出了什麼事,就萬事皆休了。

但維格爾開槍的方向,卻是魔狼的一條後腿。

“那種小短腿,可不適合站著啊!”

狼不像人類,腿幾乎占身體的一半長度,尤其是魔狼這種為了能延伸出更多狼頭而選擇站立姿勢的情況,兩個小短腿支撐起那龐大的身軀,光是維持平衡就很不容易了。

一條後腿被打個粉碎的魔狼,自然就因失衡倒地。

然後,這就是最後一步!

維格爾扔掉燧發槍,接住從上方掉下的劍,趁著魔狼一時間的失衡,從它的身後盡可能將劍刺入。

強化後的魔狼肉體,異常堅韌,維格爾光是捅開那層肌肉時就已經感受到很大的阻力,劍碰到了骨頭後更是寸步難移。她乾脆將劍旋轉,弄出一個洞。

即使這種傷勢再過幾秒就不復存在也無所謂了。

維格爾將劍扔掉,拿出最後一個爆彈,搶在魔狼恢復前,塞入那個洞裡,然後迅速踏在魔狼的肩上越過。

維格爾還沒走出幾步,爆彈就炸開來,強大的氣流將她推倒,滾出一段距離。她乾脆連滾帶爬,邊吐口裡的血沫,邊原理懸崖。

因為魔狼的胃部,已經被維格爾剛剛喂滿了爆彈。

魔狼本想追擊,但背後的爆炸引爆了胃部的爆彈,本來就被折騰得搖搖欲墜的懸崖,徹底崩塌。

維格爾趴在一旁,捂住耳朵,張開嘴巴,然而強大的音波幾乎將她震聾。即使再想固定,撲面而來的熱浪而差點將她再度吹飛;眼睛閉上也能感受到,前方的一片白色強光。飛濺的碎石不斷砸在維格爾的身上,每一顆都疼痛無比。而且,身上的衣服熱到,感覺快燒起來一樣。

這樣就夠了。

毀了一條腿、一邊翅膀的魔狼,只能乖乖吃下那一發胃部大爆炸。

雖然這樣也沒法殺掉魔狼,但也無妨。

只要魔狼還是生物,那它就沒法在內臟和四肢全毀的情況下行動。

就算它能在十幾秒內恢復,也無妨。

不能動就可以了。

懸崖邊緣徹底被毀,難以動彈的魔狼墜入空中,連掙扎都做不到,只能不甘地墜落。

即使是剛才那種程度的爆炸,魔狼居然能勉勉強強保持體型,這種程度的防禦力已經十分駭人了。

然後,維格爾安靜地等候著,魔狼墜地的那一聲巨響。

戰鬥,結束了。

“唔啊啊啊啊!”

維格爾跪在地上,咆哮。

如同一個野獸般。

咆哮。

不斷咆哮。

似乎,想將整場戰鬥的壓抑、悲哀與絕望,都凝聚在咆哮之中,發洩出來。

明明得到了慘痛的勝利,維格爾感覺到的,卻只是無窮無盡的挫敗感。

與魔狼的一戰,維格爾能感覺到的,最直觀的,就是自己的無能。

記憶。

維格爾現在只想去尋找記憶。勇者並不適合現在的自己。

父母,親人,戀人。

每一個都是無比珍貴的存在。

這顆孤獨的心,也許是為了能與他們再度重逢,才能勉強在死鬥之中,堅持至今。

勇者的咆哮,並非是勝利的咆哮,也不是憤怒的咆哮。

僅僅只是為自身而悲哀而已,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