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勇者是女孩

勇氣與追尋的冒險 最終章——禁止通行

書名:勇者是女孩 作者:敗者吃塵的聖痕 本章字數:3621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9日 13:46


小鎮今天依舊一片平和。

不知道是不是所在地偏僻,又或者是受時代所限,交通不便,即使是這一片山清水秀的地方,也鮮有人光臨。

當然,這並不妨礙這裡的居民其樂融融。

大家都喜歡聚集著旅館一層的餐廳裡,雖然一般少有人投訴,但吃飽喝足之後,小鎮內的熟人一起談天說地也是一種樂趣。

貝爾——這家旅館的老闆娘,很喜歡這裡的生活。

她雖然還年輕,但為了方便幹活,只能把長髮在腦後紮成一團,圍裙上的油污與斑跡也似乎是一直都存在一樣。

每每忙活完畢,貝爾總是雙手叉腰,站在專門供人喝酒用的櫃檯前,臉露笑容,滿足地環視餐廳裡的客人如何享用自己做的餐點。

餐廳不大,古樸的圓形木桌也擺了不到十張,但也足足夠用。

這種程度的話,兩個人也應付得了。

貝爾一開始是這樣想的,但說實話,餐廳剛開的那段時間還真是累壞她了,手忙腳亂地算著要買多少食材啊,擔憂著飯菜好不好吃而猶豫不決啊。

當然,那段時光回憶起來的話,貝爾還是覺得挺美好的。

雖然繁忙最主要的原因,是那個人已經不在了。

想到這裡,這位年輕的老闆娘就憐愛地看著無名指上的戒指,雖然不是什麼昂貴之物,但卻是貝爾最珍貴的飾品。

然而,平常的小鎮,今天來了兩個不平常人。

第一個,是留有一頭赤色秀髮的少女。

她像是遇到了什麼吃驚的事情一樣,急匆匆地撞開酒店的門,直奔櫃檯。

赤發的少女臉色潮紅、呼吸急促,似乎是一路快步走來的樣子。她屁股還沒坐穩,便一拍櫃檯,點了一大杯葡萄酒。貝爾剛拿酒到她身前,還沒開口,就被少女一把奪過,仰頭一口氣喝光。隨後,赤發少女長長地歎了口氣,呼吸也平穩了下來,似乎剛剛那杯酒有著什麼神力,緩解了她的緊張。

“怎麼了?萊恩,是碰上了什麼棘手的魔物,然後被追在屁股後跑了回來?”貝爾一邊用布擦拭著杯子,一邊與赤發少女說笑。

“我……什麼都沒。”萊恩細想了一下,還是決定不斷地搖晃那顆腦袋。“不對!真的被一頭很大的狼追著跑過!”

以萊恩的實力,附近的魔物根本不足為懼,這次就姑且讓她蒙混過去好了,貝爾這麼想。

“說起來,你又想他了嗎?”萊恩隨口找了個話題引過去。

“是啊,我沒有哪天不想他。”貝爾說這句話的時候,擦杯子的手又停了下來,再度注視了下著那個戒指。

戒指的內側,刻上了夫婦兩人的名字,但在那之前,對方的名字早就已經被貝爾深深地銘刻在心底裡了。

“就這樣,走了啊。”萊恩說完,就又急匆匆地朝門口跑去。

貝爾無奈地搖了搖頭,又被她白喝了一杯酒。

過了不久,另一個人也來到了。

與萊恩不同,那個人走起路來魂不守舍,搖搖晃晃得就像一個酩酊大醉的酒鬼。

不知道是不是沒注意到門,還是不想去理會,那個人是用身體直接把門頂開,在幾張圓形木桌之中晃了很久才走到櫃檯處。

貝爾看著那個人,猶豫著不知道要不要問一下到底需要什麼,而那個人,嘴巴張開,嘴唇似乎在顫抖。

但那個人卻欲言又止,嘴巴張開又閉合,閉合又展開。

貝爾仔細看了看。

那個人臉色慘白,嘴唇乾燥,甚至出現了白色的死皮。身上的衣服沾滿塵土,還懸掛著不少植物的倒刺,靴子和褲腿處滿是泥濘,有些部分的泥巴幹了,有些還是剛剛粘上去的。那個人身上的胸甲和護臂破爛不堪,似乎經歷過生死對決,而別在腰間的劍和左手邊護臂裡的短刀,似乎都是很隨意地塞進去,估計它們的持有者已經沒有那種精力去理會這種東西了。貝爾估計她是連續走了很遠的路,而且期間還滴水不進,更不要說進食了,但比起生死對決帶來的肉體上的負荷,那個人所遭遇到的似乎更為難以想像。

那個人,兩眼的瞳孔都已經失去了光芒,手裡似乎在緊緊攥住一張紙。紙都快被捏爛了,而且上面的字也因為汗水的浸濕而模糊不清。

那個人就呆坐在那裡,想說什麼,又什麼都說不出口。也許是身體的饑餓與口渴引導她來到這裡也說不定。因為本人看起來,已經沒有什麼行動力了,或者說,絲毫感受不到任何目的性。

貝爾決定什麼都不過問,端出一杯水和一盤炒飯,放在那個人的面前。

許久之後,那個人才反應到什麼,眼淚滴答滴答地留下,滴入水裡,滴入飯裡。然後她拿起湯匙,想吃幾口飯,但雙手的顫抖,讓她在把飯送到嘴裡以前,湯匙就掉落在地。

那個人的臉似乎在抽搐著,她呆了一下,鬆開了攥著紙的那只手,彎腰,朝著地上伸出好幾次,終於撿起了湯匙。

但她也不洗洗,繼續用著沾染上泥土的湯匙,盡力做出吃飯的動作。

整頓飯下來,那個人撒在桌子和地上的米粒比吃掉的都多。

“住宿。”

她憋了很久,終於對貝爾開口說兩個字了。

“名字是什麼?”貝爾頭也不抬,拿出本子準備登記。

“維……”那個人剛開口,卻又像是因為想起了什麼,不願繼續說下去。

勇者維格爾,成為了這個人絕不想去承認的身份。

“不說名字的話,我可不會讓你留下來。”

“……”

那個人沉默許久:“威爾。”

貝爾也沒太去在意這個八成是假的名字,遞了枚鑰匙給她。

對方掏出一個錢袋,也不看看裡面到底有多少,隨手放在櫃檯上就搖搖晃晃走上樓了。

貝爾打開盤算了一下,開始考慮第幾天就要趕人走。

畢竟這裡不是慈善機構,貝爾也沒富裕到讓陌生人白吃白喝。

隨後的幾天,威爾除了呆在房間,就是坐在餐廳的一角,對著一杯酒發呆。

貝爾覺得讓她坐在角落都算是一種容忍了,因為她似乎沒洗過澡。

準確來說,她身上的衣著和剛來時一模一樣,甚至連褲子上的泥巴,她都懶得彈開。

真有能做到這種等級的人,估計就是一回到房間就趴在床上什麼都不管了吧,然後睡醒就走下來吃吃喝喝。

這種生活比豬都不如,至少豬還能樂呵樂呵。當然,貝爾更擔心房間到時候該怎麼打掃。

期間,威爾不知從什麼時候起,就開始了酗酒。整天都睡倒在酒杯子中間。

她到底遭遇到什麼痛苦呢,貝爾一邊想著,一邊開始計算她預付的錢還夠她吃喝多久。

在空閒的時刻,貝爾也會有意無意去探究一下這個奇怪的來客。

“你穿成那樣,難道是一個到處旅行的勇者嗎?”

貝爾隨口問了一句。不管是對是錯,總能套出些話。

“嗯?嗯……”

哈?這算什麼回答,大概意思就是默許了?

貝爾有些看不透對方了。

“你那些傷,是和魔物戰鬥留下的吧?”

貝爾指了指對方身上的傷痕,以及胸甲破損的地方。

“是啊,一頭很大很大的狼。”

現在的時代,已經能讓那個被一頭狼就能打趴下的人,去當勇者?貝爾這麼想著。反正帶上把劍,穿點皮革,帶個護臂什麼的,一條狗也可以勇者的狗。

“能傷成這樣,看來你對打倒魔狼還挺執著的嘛。”

“才不是……”

“什麼?”

“我根本就沒有去做過!如果我打倒了……如果我能再快點恢復……就不會死了啊!”

威爾突然變得很痛苦,她雙手抱頭,神色看起來極為慌亂,開始說著一些根本聽不懂的話。

貝爾突然不知道該幹些什麼好了,她看見地上掉落了一張紙,這難道是對方掉下的嗎?她撿起來一看,上面的字跡都因汗水和血跡的破壞而模糊不清。

“*者**爾,*人**友,戰*。”

貝爾繼續看下去,信紙的背後,還有用鉛筆寫的淡淡痕跡。諸如“魔物”、“二刀”和“復仇”等字樣。

這封信估計已經很難讀懂了。如果是在被汗水模糊掉字跡以前,也許還能勉強推測一下大概內容,現在光憑著上面零星的字詞,實在難去揣摩。

而且,如果僅僅是依靠那幾個詞語來聯想內容的話,那也未免過去殘酷了。

貝爾也不願去深究這種精神有問題的人,準備隨便說點什麼應付過去。

“都打過了魔物,那就是勇者了。勇者就應該出門冒險,不要天天呆在這地方。”

沒錯,威爾預付的錢已經快用光了。能勸走她自然好,畢竟親自趕客這種事情,貝爾實在不太想幹。

“勇者?我……我……”威爾像是受到了什麼刺激一樣,瞳孔放大,渾身顫抖,雙手緊握拳頭。

貝爾感覺,自己是不是踩到了什麼地雷區。

“我才不是什麼勇者!”威爾突然站立,雙拳錘桌,整家餐廳的客人都朝她看去。

“噓!安靜!”貝爾連忙揮手,好不容易才讓那些想看熱鬧的人知趣回到座位上繼續吹牛皮。

留這種問題客人在,遲早會嚇跑這餐廳的正常客人。貝爾歎了口氣。反正她剩下的錢也不多了,大概後天……不對,明天就得趕她走了。

“不行。”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貝爾嚇了一跳,不知什麼時候,身前就已經站著一個奇怪的女孩。灰白色的頭髮,海藍色的瞳孔,身穿黑色的無袖上衣和短裙,右眼和上半身都被繃帶包紮起來,似乎是受過很嚴重的傷。

那個奇怪的女孩將腰間別住的一個小布袋拿下,遞給貝爾。

“錢,她。”那個女孩指了指威爾。

這是要代她付款的意思嗎?

雖然有點不爽,但看在錢的份上,貝爾還是讓威爾多呆幾天好了。

不過,灰白色頭髮的女孩所給的小布袋份量有點輕,最多也就能讓威爾住個三兩天吧。

這種荒謬的想法在貝爾打開布袋時就煙消雲散了——

裡面裝著的全是寶石。

雖然形態與色澤各異,但那種光澤,那種觸感,無不在宣示其每一顆的價值。

別說住下來了,灰白色頭髮的少女想買下這家店都綽綽有餘。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