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勇者是女孩

悲傷與陰謀的跨越 第一章——錯誤的引導而導致錯誤的判斷

書名:勇者是女孩 作者:敗者吃塵的聖痕 本章字數:2873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9日 13:46


一覺醒來,窗外的景色是那麼的陌生,也是那麼的熟悉。

對於住在山上的家庭,每天看著日出將山底的森林染成一片金黃色,然後聽著鳥兒鳴叫覓食,不得不說是一種享受。

這裡是……

想不起來。

那個人想不起來。

但是,這已經無所謂了。

那個人迅速翻下床,脫掉睡衣,穿上喜愛的淺色連衣裙,用緞帶將自己及腰長的金髮綁成雙馬尾造型。

“啊……真香。”

然後,那個人隨著早餐的香味,稍稍提起連衣裙的裙擺,踩著小碎步,飛快地跑到樓下的廚房裡。。

母親剛好將早餐放在桌子上,而父親則早已坐在餐桌前,微笑地看著那些現在對那個人還晦澀難懂的書。

“今天還真早呢。”

母親用手勢示意,那個人才發現,餐桌上都是自己喜歡吃的東西。

“這可是我特意早起做的。”

“謝謝媽媽!”

父親也將書放下,加入這個豐盛的早餐之中。

真好啊。

無論是這種麵包的口感,還是乳酪的濃香。

不對吧。

真美好啊。

但美好的不是這些吧。

“已經開始吃了嗎。”

那個人一轉身,看到了一個鬚髮斑白的老人。

“爺爺!”

那個人大聲稱呼對方。

“哈哈,我似乎有點來晚了呢。”

爺爺坐在那個人的對面,四個人剛剛好能圍著這張方形桌子。

然後,那個人和爺爺,那個人和父母,都分別聊著那些日常話題。

例如山邊的景色啊,外面的見聞啊,和朋友出去玩的回憶啊。

真好啊,似乎大家都在圍著那個人轉。

但是,不對啊。

那個人從剛剛就有一件事情覺得很奇怪。

“為什麼爸爸媽媽都不和爺爺說話的?”

然後,大家都看著那個人,微笑著,但卻什麼都沒說。

“怎麼了?這樣看著我?”

那個人並沒得到回答。

但是,三個人都只是在笑著。

什麼都不說。

周邊的環境,變得越來越模糊。

就好像,整個世界都只是一邊黑暗,什麼都沒有,也什麼都不存在過。

只是,在這個一片漆黑的世界之中,有一張方形的桌子,四個人圍著坐在旁邊。

什麼都沒有。

什麼都不存在。

桌子上也是空空如也,一群人從剛才開始,就只不過是擺出吃東西的動作。

“爺……爺?”

爺爺什麼都不說,微笑著,佈滿皺紋的臉上,雙眼都眯起來了。

“爸爸!媽媽!”

父母也什麼都沒說。

“到底怎麼了!像以前一樣啊!親昵地叫著我的名字,一起開心地吃著東西啊!”

“那麼,你的名字,是什麼呢?”母親問。

“我不是你們的女兒嗎,我是……我……我……”

回答不上來。

根本不知道從何而回答。

“爺爺!到底怎麼了!你也忘了我嗎!”

那個人著急地求助爺爺,但對方卻微笑著,搖了搖頭。

“傻孩子,我又怎麼會忘了你呢?”

那個人送了一口氣。

是啊,又怎麼可能會忘掉呢。

當初穿著一身鎧甲,在森林裡被狼襲擊,差點丟掉性命。就是爺爺將我撿了回去啊。

……

不對。

不對!

那只是別家的一個老人而已,根本就不是我的親人啊!

那個人吃驚地看著爺爺與父母。

“你們……不認識的嗎……”

所以,父母和爺爺之間,才根本沒有話題可言。

無論是時間還是空間,他們從沒有過任何一次交集。

完完全全的陌路人。

“怎麼了!怎麼都不說話了!”

那個人朝父母看去。

那兩個通體黑色,如同影子一邊的角色,既沒有臉,也沒有衣服,自然也沒有給她回答。

對啊,為什麼,為什麼會將他們當作父母呢?

明明……

明明那個人連自己的父母是誰都不知道啊。

兩個黑色的人影開始顫動,像壞掉的機器木偶那樣,僵硬地,扭曲地,朝那個人轉過頭。

不要。

不要

啊!

那個人無法動彈,只能瞪大瞳孔,任憑黑影人的兩雙手,死死掐住自己的脖子。

舞動雙臂,扭動腰身。那個人的一切掙扎,都徒勞無功。

不可能。

這不可能啊!

因為。

“你們……你們不是已經死了嗎!”

那個人禁不住大吼出來。

話音剛落,兩個黑影人都消失不見了。

那個人才發現,一直掐住自己脖子的,居然是本人。

“放心吧,沒事了。”

老爺爺慈祥地看來這邊。

是啊,沒事了。

那個人安心了。

但是,這也不對吧?

“他們都消失了啊,你還在擔心什麼?”老爺爺問。

“但那可是我的父母啊!”

“你不是忘了他們嗎?”

“誒?”

“你明明連他們的臉和名字都想不起來,那他們和隨處可見的路人又有什麼區別?每一天每一刻都有人死,你有為什麼不會為那些人悲傷呢?”

“因為……因為那是我的父母……所以我才……”

“所以你才不得不逼著自己去傷心吧?承認吧!明明什麼感覺都沒有,明明連父母是誰都不知道,但就因為‘勇者’這個身份開始崩塌,你才不得不強逼自己傷心吧!”

“才不是!我——”

“那你為什麼會自責!因為你是勇者,但父母卻死于魔物的殺戮!因為你是勇者,但同伴卻被魔物打成重傷!因為你是勇者,但差點被一頭狼打死,還厚著臉皮想去見魔王!”

“才不對!”

“但這又有什麼不好呢?如果會痛苦,那就乾脆別想起來啊!把那些無用的記憶拋在腦後吧,別想起來,那就絕對不會痛苦了。”

“……”

“你看啊,不是有那種說法嗎,活在當下啊。”

那個人不再反駁老人的話。

是啊,如果這樣就能讓自己別那麼痛苦的話。

“那麼,就讓我們來談談最後一件事吧。”

老人不知何時,站在了那個人是身前。

“對於還記著我的你……到底準備如何負責害……對害死我的這件事!”

老人突然緊緊掐住那個人的脖子。

“嘭”

捏碎了。

但那只是一個木制酒杯。

看著右手上的滴落的鮮血與陣陣刺痛,維格爾才清楚,剛剛那個只不過是噩夢。

環視四周,桌子和椅子都歪斜倒地,飯菜與茶酒混攪在一起,糊在地上。

維格爾很快就掌握了事態——有什麼災害來了,才讓餐廳裡的全部人都落荒而逃。

“你就是威爾嗎!快!大家都去教堂避難了!”

一個中年男人跑過來,拉扯著維格爾的手,想將她帶出門外。

維格爾愣了一下,才想起,自己還用著威爾這個假名。

因為,她再也不希望因自己而連累無辜的人了,就好像那位老爺爺。

下一刻,維格爾從椅子上躍起,一把推開中年男人,猛地一踹,將飛撲而來的骷髏擊退,之後用腳勾起身下的長椅,一腳踢出。

骷髏揮舞長柄鐵錘,將椅子砸個稀巴爛,但維格爾已經沖到跟前,握住空中的一根木腿,全力往骷髏的臂關節插下。

維格爾的手感到一股酸麻,看來木腿卡在骷髏的骨頭之間。

骷髏將鐵錘橫掃,維格爾臉朝上彎下腰,避開第一擊,隨即雙手撐地,猛一用力,整個人順勢躍起,空中旋轉一圈後,腳後跟蹬在方才的木腿上,骷髏持錘的整條手臂被她分離。

維格爾下落時,單膝跪地,一隻手接住長柄鐵錘,朝骷髏胸脯砸去,對方頓時化作一堆小碎骨,飛落在周邊。

中年男人嚇倒在一旁,剛剛的戰鬥,還不到兩秒。

“逃吧。”

維格爾對中年男人說。她一腳將門踹開,頭也不回地,朝著魔物密集的地方走去。

這樣就好了。

即使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被一股怎樣的感情所困惑,所惱怒,但只要遵從勇者的身份,死在魔物手裡,一切就能不用去想,不用去煩惱了。

反正。

反正我的一切。

都已毫無意義。

維格爾是這麼想的。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