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勇者是女孩

悲傷與陰謀的跨越 第五章——刺客與法師的匕首舞

書名:勇者是女孩 作者:敗者吃塵的聖痕 本章字數:328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23


萊恩所見之處,皆是廢墟。遠處還傳來村民恐懼的哀鳴,以及被壓在瓦礫下的悲歎。

周邊的魔物對這兩位不速之客,已經開始蠢蠢欲動。萊恩用餘光瞥看到,斯特拉斯已經擋在了威爾的身前。

“怎麼了?”

萊恩前方的狼人發出了詭異的聲音,如同利刃劃破玻璃般的尖銳,大嘴巴咧開來,哈喇子直流。

“那該不會是在笑吧。”

萊恩習慣性擰捏發梢末端,卻因過於激動,扯下了幾根赤色的髮絲。

“事先說明,我可沒生氣。一點都沒。”萊恩試著深呼吸,壓制一下情緒。

她並沒說謊。

面對被摧毀的村落,面對被殘殺的村民。

萊恩一絲怒氣都沒有。

因為,不能有。

也不能去有。

“絕對不能憤怒,一旦被這種感情吞噬,你也與那個人無異了。”這句話不止一個人對萊恩勸導過。

所以,就算熟悉的生活被摧毀,就算重要的親友被殺,萊恩也絕對不能憤怒。

不過。

“這並不代表,我能夠容忍你們。”

萊恩雙手朝下一甩,兩把匕首從長袖滑落至掌中。

與此同時,六匹狼流著哈喇子,朝她撲過來。如果是維格爾,恐怕會立即閃躲。

只要其中一頭啃到,只要動作有一絲遲疑,其餘的狼絕對會一擁而上,將萊恩撲倒在地,舔嘗,啃咬,撕碎,咬嚼,把骨和肉撕裂開,啃碎骨頭,扯破血管,讓紅色的液體噴灑而出,在聆聽那妙不可言的慘叫聲,嗅著內臟與腸子的芳香,再將頭部埋進去,大口大口吞食,讓她整個人頃刻間變為肉末。

然而,萊恩卻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這不是恐懼,她只是在不斷掃視,觀察周邊的狀況。

狼群們的身後,由於快速跑動,揚起大量塵土,煙霧彌漫。距離僅剩一步之遙,萊恩甚至能聽到它們饑餓的喘息聲,聞到它們的腥臭味,但她仍沒移動一分一毫,不過在嘴裡念著什麼。

六匹狼剛好圍成一個半圓,作為圓心的萊恩,終於有所動作。

她只是,將記憶之中,日積月累學習魔法而解讀出的咒文,迅速從口中詠唱而出。

刺客的身份,刺客已不再適用。

那群狼的對手,從這一刻起,已經動用了她的第二重身份。

隱藏起來的身份——

魔法師。

“盲目,羸弱之人;莫測,高位之人。”

六匹狼同時撲了個空。

因為,作為它們目標的圓心的萊恩……

消失了。

那群狼急忙朝四周看,鼻子也大力吸著空氣,試圖能找到她的一絲痕跡。

然而,它們的脖子還沒來得及轉動,一側的大動脈近乎是同時被割開。而萊恩,則站在這六個小型的血噴泉身後,甩幹兩把匕首的血。

“諾亞·隱身術。”

如同名字一樣,簡單易懂的魔法。

這場戰鬥,在一方魔法師介入的同時,勝利的天平就已經註定要傾斜。

人們懼怕魔法師,恐懼到要發動魔女狩獵,把那些可能是法師的人拖到大街上,拷問、毒打、火刑,就是因為,哪怕是一個簡單的小魔法,也能讓戰局瞬間顛覆。

雖然魔法師們為了躲藏起來,定下了要對一切知情者滅口的規矩。但這並不能改變接下來要進行的,單方面碾壓式的戰鬥。

“看來,貝爾已經引開村民了。儘量後悔吧,如果你們留下一個活口,或許能讓我猶豫是否施法。還真是可惜。”

一匹人馬已經將弦繃緊,趁著她無意義的自言自語時,瞄準萊恩的後輩。

它自信地躲藏在屋簷下的陰影中,將殺氣凝聚在那一箭上,利箭則鎖定了萊恩的心臟。

人馬溟住呼吸,最大幅度降低身體的微顫,這樣才能更好地確保能讓箭完美插入萊恩的身體,讓箭頭上的倒鉤撕裂她心臟的肌肉。

現在,只要鬆開手就行了。利箭就能準確無誤地,破開空氣,紮穿衣服,陷入骨與肉之間。

人馬的幾根手指,從弦上移開了。

但是,箭並沒射出去。

不對,在那之前,連弦都已經不存在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弦從中間被切斷,而人馬,不知道是注意力高度集中在萊恩身上,導致它一直捏著不存在的弓弦。

又或者,是來訪者的行蹤過於詭異。

人馬的右側,那個灰白色短髮的女孩已經站在這裡。

驚奇,疑惑,恐懼。人馬的內心湧出千百種情緒。

不知道。

一點都不知道。

到底是什麼時候,那個女孩站在了這裡。

到底是什麼時候,那個女孩切斷了弓弦。

到底是什麼時候,那個女孩握住了箭身。

人馬沒能做出反應。

準確來說,它在察覺到的一瞬間,斯特拉斯的拳頭,以恰好的力度,在恰好的角度,砸在恰好的位置——人馬的心臟處。

人馬難以形容這種感受,全部的力量似乎蕩然無存,連驚慌都不被允許。它只能無奈地,躺倒在地。

然後,心臟停止跳動。

“破綻百出。”

斯特拉斯從屋簷底下,緩緩走向萊恩,炫耀似的,晃動著手中的箭。

“我又不是沒準備,喂!”

萊恩視野中,斯特拉斯的身後,一隻半獸人乘其不意,雙手持槍朝她猛衝。

“你背後——”

斯特拉斯連話都沒聽完。

應該說,她一開始就沒打算聽。

斯特拉斯上半身稍作傾斜,巧妙躲過最開始的一刺,半獸人撲了個空;她手中的箭旋轉幾圈,反手所持,箭頭朝向後面。

半獸人根本刹不住腳步,臉難以避免撲到箭頭上。斯特拉斯毫不費力,就將箭插進它的腦子裡。

“你又在妄想了。”

“……”

萊恩繼續詠唱,正手所持的兩把匕首底端,一個接一個冒出鎖扣,然後形成一根,大約二十釐米長的漆黑的鎖鏈。

這時候,斯特拉斯已經不在附近了。

“快點,解決吧。”

萊恩隨意選擇目標。她向一個骷髏兵沖去,如同右勾拳一般,右方的匕首畫出個圓弧。

骷髏兵後撤一小步,剛好躲開了揮砍。

然而,匕首末端的鎖鏈突然伸長,如同子彈發射一般,從它空洞的腹部穿過,再不斷繞著骷髏旋轉,將它捆綁起來。

下一刻,骷髏兵就被勒成,一大堆骨頭的碎片。而匕首上的鎖鏈,則繼續朝地面插入,並不斷延伸。

這個魔法有一個缺點就是,距離會影響力度,不過。

人馬,半獸人,骷髏,狼,哥布林……周邊二十多個魔物,同時被那從腳底冒出的鎖鏈束縛住四肢,動彈不得,只能拼死掙扎。

然後,萊恩仿佛一道影子,在每一個魔物身邊迅速閃過。

而那群魔物,連呻吟都沒有,就接連倒下。

完全是一面倒的戰鬥力。

“很快就結束了。”

戰鬥本身毫無難度,但萊恩卻沒有放鬆警惕。

因為,太奇怪了。

她注意到,地面上有些痕跡,似乎是有什麼東西被拖過。

痕跡的間距,比馬車的輪子還寬。

到底是什麼呢?

而且,這場戰鬥本身就很奇怪。

魔物們的語言不盡相同,那麼為什麼,那麼多不同種族的魔物會聚在一起?

想到這裡,萊恩發現了更為重要的問題。

在場的魔物,少說也有一兩百個,已經算是一個小型部隊了。這種數量不可能一開始就居住在村莊附近,更不可能是隨意就過來襲擊,不然村莊早就被拆了。這只能說明是被聚集起來,然後一起朝這裡進軍。

那麼食物就成問題了。

走到這裡,就算是兩三天的路程,那也是上百頭魔物,它們期間的食物從哪裡來?

不同種類的魔物互相吃對方?

不可能。

那樣的話,這支小部隊數量就是原先的幾倍多,就算它們被洗腦到隨便犧牲,上千頭魔物也沒辦法掩人耳目,湧進山裡。

一定存在一個精明的魔物,能夠將這種數量的魔物聚集起來,而且還能準備相當於上千份食物供給,讓它們能長途跋涉來到這裡。

為了什麼呢?

這個村落,有什麼值得這樣大動干戈,準備這麼多,就為了這次襲擊。

而且,數百魔物接近這裡,居然沒人能發現。

詭異,漏洞百出。

到處就是想不通的事情。

但這樣想的話,萊恩似乎能明白,那道痕跡了。

既然是在這場戰鬥中出現的痕跡,如果他們沒有長途跋涉還帶一堆無用的東西的愛好的話,那只能說明,痕跡,是一些戰爭用品留下的。

而且,貝爾能這麼簡單就帶走村民們,說明它們則不斷拆毀或點燃房屋。

說明人命不是這場戰鬥的重點嗎?

或者說。

萊恩有不詳的預感,她迅速追隨著那道痕跡,跑過去。

有什麼,是萊恩等人都不清楚的,能讓魔物們不惜代價聚集起來,遠征至此。

是為了掠奪嗎?不像,別的城鎮富裕多了。

那麼,是為了什麼呢?這條村子基本已經毀了,但魔物們卻還沒撤退。

它們的目的還沒達成。

而且,如果這裡不存在它們想要的東西的話,那麼……

萊恩突然感到一股寒意,村民們現在都聚集在了教堂裡,如果一開始的破壞,並非毫無戰果,而是特意去破壞的話,那麼,它們最後的目標很明顯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