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勇者是女孩

悲傷與陰謀的跨越 第六章——難以叫醒的裝睡者

書名:勇者是女孩 作者:敗者吃塵的聖痕 本章字數:4750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23


時間不夠了。

哪裡?

在哪裡!

一定還有的,被我忽略的,被我所遺忘的,至關重要的線索。

萊恩快步前行,如同一道暗紅色的影子,沿著她熟悉的小徑,追蹤著地上那道痕跡。

然後,分歧點出現了,如同一條道路的盡頭所出現的兩個路口。

她面臨著選擇——

要麼,追蹤那道痕跡;或者,去魔物最後可能出現的地方。

去哪裡呢?

最後的線索,哪一邊才是正確的地方呢?

它們最後的一步棋子,到底會是哪個?

是那個一開始,魔物們沒去的地方嗎?

還是那一個,從沒出現,但的確存在的,巨大的工具?

魚與熊掌不可兼得。

萊恩突然好後悔,沒有學習如何關於使魔的魔法。

沒時間了。

只能做一個選擇了嗎。

好好想想,好好想想。

我可是那個人的女兒,絕對能解決這種問題。

冷靜下來。

冷靜下來。

冷靜下來!

萊恩不斷暗示自己,但還是不斷被時限將至的感覺,所壓迫,所吞噬。

很奇怪,絕對很奇怪。魔物們明明都殺得差不多了,但怎麼回事,這一種被玩弄在手心的感覺。

有什麼線索或情報,是過了一定時間就再也不會被人察覺的。

而時間的沙漏,最後那一小撮沙子,也快一顆一顆地,灑落下去。

這種感覺很微妙,就好像明明很享受一個聚會,而且不斷期待時間過快點,能讓下一個更有趣的環節到來,但也在因聚會的時間快結束,不斷被遺憾和可惜而團團圍住。

萊恩現在就是這樣。她渴望時間能快點,讓她能得知這一系列問題背後的答案;但她也渴望時間能慢點,不然就會丟失重要的線索。

好激動,心臟都在胸脯內跳舞。村莊被毀滅,明明恨不得將魔物全部撕碎,但卻因棋逢對手而興奮起來。

這兩種矛盾的感情在心中不斷衝突,不斷排斥對方。

為什麼呢?

魔物們是怎麼聚集起來的?它們又如何長途跋涉到這裡?為什麼能掩人耳目不被發現?為什麼好幾個不同種族的魔物能一起行動?為什麼魔物們的首要目標不是人類?魔物們的目的是什麼?為什麼地面上會有那種長方形的痕跡?為什麼它們明知道打不贏還不肯撤退?為什麼襲擊的時間這麼巧合?

世界上不可能有那麼多的巧合。

全部的問題,指向的,絕對是同一個答案。

萊恩缺乏的,只是一個引子而已。將主觀感情排除後,將全部問題的共同點所連接起來的,那一個引子。

然而,這對萊恩而言,太難。

憤怒,這種感情對於萊恩是禁忌。但她也做不到無心無感情,所以,強行壓抑一種感情的後果,就是被大量有關無關的思緒湧進大腦,精神如果不高度集中在某一個點上,會很容易因雞毛蒜皮的事情開始混亂。

而且,精神過於繃緊,也會迅速讓自己進入疲憊不堪的狀態。

這也許是她即使天賦異稟,卻難以大展身手的原因。

“終於到了。”

萊恩去到了那個地方。

即使不知道答案也無所謂。

無論魔物們有什麼目的,村莊已經被拆毀,萊恩、斯特拉斯、威爾,這三個人也不是目標,真要說還有什麼能讓魔物們去糟蹋的話,那就只有這裡了。

小山丘的頂部,空曠的綠草地上,萊恩站在一個小教堂前——那是一個擠滿了避難的人的地方。

如果沒意外,那麼,貝爾應該還在裡面,與村民們一起堵住門口才對。

那麼,這就是最後一個問題了。

明明只要扔幾個火把就讓教堂淪陷,為什麼要拖到現在呢?

“這個問題,你們有興趣回答嗎?”

萊恩對著教堂門前,那幾個獸人說。

“看來你們也剛到啊。”

獸人們不約而同,都被從地底下冒出的漆黑鎖鏈,禁錮住全身。

現在,它們全部都被鎖趴在地上。原本準備扔進教堂的火把,全部掉在地上,然後被鎖鏈推開。

鎖鏈的來源,自然是從萊恩手中的兩把匕首末端,所延伸出的。

萊恩走近它們,以便更好使用鎖鏈。

“能回答我的問題嗎?”

教堂正門的四個獸人與左側的兩個獸人,全部開始掙扎,試圖依靠挪動來掙脫。

“回答?”

萊恩臉色一變,鎖鏈的力度立即翻倍,六個獸人都被勒得略微陷入地面,根本無法動彈。

“喂?再這樣下去,會死的。”

然而,沒有一個獸人肯回答。

那雙眼睛,獸人們的眼神,根本就不畏懼死亡。

那是一種視死如歸的神情。

這件事情絕對不簡單。是什麼,到底是什麼,最後的那條線索,能讓上百個魔物不惜丟棄性命,它們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煩惱,困擾,未知。

複雜而細膩的情感似乎也是一根鎖鏈,將萊恩也捆綁起來。她覺得有點不愉快,對匕首注入的魔力增大,鎖鏈的力度再度翻倍。

“回答我!”

萊恩覺得有點無力。

明明就已經近在眼前了,但是,為什麼,為什麼就是沒辦法呢?

她覺得,將一切問題連接起來的引子,已經近在眼前,仿佛一伸出手就能夠拿到。

但就是差那麼一點。

是什麼呢……到底是什麼!

回答我啊!

萊恩,想朝著那個答案,伸出手去。

然後——

她差點把手指戳入斯特拉斯的嘴裡。

“……”

斯特拉斯什麼都沒說,一臉鄙夷看著她。

“哇!”

萊恩嚇了一跳。

“什麼時候!你怎麼突然出現!”

明明剛才,萊恩還只看見獸人。

“在你犯傻的時候。而且——”

“這樣很嚇人的!等等,你出現在這裡,也就是說村子裡的魔物都已經被打倒了吧?不對,也許還可能有殘黨……”

斯特拉斯本來還想說什麼,但她又把張開的嘴合上,臉無表情看著萊恩扯那些有的沒的,然後。

“你妄想得還真多。”

她淡淡地說。

“那你又是來幹什麼的?”

“我只是想提醒你,這樣勒著,說不出話,而且。”

斯特拉斯不想再說下去了,她伸出食指,對準身後的獸人們。

萊恩的視線越過她的肩部,發現,那些半獸人真的已經不會動了。

“不會吧!”

萊恩慌忙解除鎖鏈的束縛,然而,六隻獸人,五隻的脖子已經被勒斷,唯有離萊恩最遠的那個,還在垂死掙扎,奄奄一息。

“別死!”

萊恩扶起那個獸人,然而,對方已經聽不見她在說什麼了,也發不出聲音。

然而,萊恩還是能從它的嘴唇的動作,勉強讀出一些資訊——她能

聽懂魔物們的語言。

“在……哪……最後的希望……”

獸人只留下意義不明的一句話就咽氣了。

趕不上嗎?

不對。

趕上了。

但是,就算它們不被勒死,估計也不會回答。

答案,近在眼前,但是,只能看見它消失。

萊恩憤怒地錘了一拳教堂大門。

“斯特拉斯,你什麼時候來的?”

“你來之前。”

是嗎……

原來,自己一開始就慢了一步。

而且。

“即使我不在,教堂,你也能守住嗎?”

萊恩喃喃自語。

“教堂後面,三十八個獸人。已經是屍體了。”

“是嗎……”

決定性的行動上,萊恩失誤了。

如果多瞭解一點斯特拉斯,也許就不會出這種錯誤。

萊恩不該來這裡的。

“威爾她,一個人沒問題吧?”

萊恩突然想起,斯特拉斯在這裡的話,那麼威爾現在就是一個人在村莊內。

“出現的魔物,已全部擊敗。以及,她現在是維格爾。”

“維格爾……勇者維格爾嗎?”

“對。”

“那……是因為失憶嗎?”

“對。”

斯特拉斯臉無表情,但卻讓萊恩很不愉快。

“回答我!”

萊恩慢慢走到斯特拉斯的身前,如同一隻居高臨下的雄獅,氣勢上咄咄逼人。她只能不斷深呼吸,試圖安撫自己的情緒,手指也習慣性擰捏著發梢末端。

“為什麼要讓她做著夢?”

萊恩盡可能讓語氣柔和一點,雖然失敗了。

一隻對著小鳥咆哮的雄獅,想溫柔,也溫柔不到哪裡去。

“因為,必要性。”

斯特拉斯的聲音十分平穩,看起來沒被萊恩這種態度惹得不爽。

“從夢中醒來後怎麼辦?”

“命運的選擇,不是由我決定。更何況,你不是也在做夢嗎?”

“……”

“掩飾也沒有用,你根本就不關心從夢中醒來之後的事情。你也在做夢,你甚至還祈求夢永遠也不會醒。”

斯特拉斯留下這句話就離開了。

“混蛋!”萊恩跪在地上,對著斯特拉斯的背影咆哮:“有什麼不對嗎!”

斯特拉斯並沒有理會。

“都已經這麼痛苦了!躲在夢中不行嗎!希望大家都幸福就是錯的嗎!”

一小段的時間後。

萊恩也站到這座小山丘的頂部的邊緣。

這些問題,以後能得到解答的機會,恐怕微乎其微,但這並不是止步不前的理由。

“已經夠了。這件事,結束掉吧。”

萊恩聚精會神,已俯視的角度觀察村莊周邊的情況。

她的右手四指併攏伸直,大拇指朝掌心彎曲,手臂也盡可能伸直,然後朝著她的目標瞄準。

這就是最後的了。

那道痕跡,估計是輪子留下的,而且,比一般馬車的痕跡還大,說明上面的東西很重。

魔物們如果沒隨身攜帶奇形怪狀的東西的愛好,而且,還是在一場戰鬥中能出現的,那就只能說明,那是重型武器。

火炮、投石機或者弩炮。

雖說是最後才開始,但魔物的確想拆毀教堂,如果是火炮或投石機,這教堂恐怕已經成了廢墟。

那麼,它們要弩炮是為了幹什麼呢?

不知道。

這也是其中一個問題。

但是。

那種東西可不是隨便就能隱藏,而且,想發射,就一定要找好位置。

所以萊恩才選擇來教堂。

俯視觀察,盡可能找到一絲線索。

那種等級的武器,動用起來絕對不簡單,暴露出的痕跡也不在少數。

雖然見不到弩炮,也不知道它們的目標,但是,不可能就這樣讓魔物撒野。

“既然我在決定性的選擇上都已經輸了,那你們也應該不介意,給我一點安慰獎吧。”

至少也得把弩炮毀掉。

“找到了。”

村莊周邊的一個小樹林,一群小鳥突然飛了起來。順著那裡看過去,有幾個像是黑色的點在朝著空曠處移動,似乎還在推動著什麼。

從剛才開始就一直隱藏起來,現在突然開始活動,看來,已經可以了。

“是找到了目標嗎?”

萊恩不清楚,那個位置,是不是自己要尋找的目標,也不清楚對方是否找到了自己的目標。

然而。

沒時間猶豫了,一旦讓魔物發射出去,最壞的可能性是一群人被串起來飆血。

“綻放吧,地獄的紅蓮!”

萊恩的右手,將那個東西發射出去——

法師常用的禦敵魔法之一,半徑一米的圓形大火球。接觸到的瞬間會引發爆炸。

“佚名·火球術。”

距離有點遠,萊恩聽不見目標的聲音,只能看到一股黑煙嫋嫋升起。

“擊中了嗎?”

那一個高熱量的火紅色球體,按照預想的軌跡,迅速飛到那幾個小黑點。

然後,火焰擴散開來,如同一個罩子,將目標的一切都籠罩在火焰之中。

就算對方在哀嚎,哭訴,然後成了黑色的焦炭,站在這個位置的萊恩也不知道。

萊恩只能在心中祈禱,因為,她已經沒多餘的魔力來驅動別的魔法了。

一開始,斯特拉斯讓萊恩使用的那個傳送門,消耗太大。萊恩並沒學習過相關的魔法,估計以後也不會學。

因為那個傳送門的耗魔量比自己想像中多幾倍,靠這個突入戰場,根本沒多少魔力能剩下來戰鬥,逃跑的時候也不夠魔力開啟。

“唉……”

即使唉聲歎氣,萊恩也不得不接受,這件事情已經結束的事實。

那些問題,還是留藏於心底算了。

她現在,只想回到威爾的身邊。

不對,是維格爾。

然後,就到了晚上,村長召開慶祝,並邀請萊恩等人加入。

在回去時,萊恩本來想繞一下路,看看剛剛那個火球術,到底有沒有成功殺敵,但她撿到了奇怪的東西。

一支巨大的箭矢,似乎在發射的途中,被什麼東西擊中了,才斷成兩部分掉落在地。

“安慰獎都沒給嗎……”

萊恩拿著那兩段巨大箭矢,自嘲似的,苦笑道。

她還是沒辦法阻止弩炮的發射。

但是,有什麼人,也是在這件事情中的關鍵人物之一。

那個人絕對清楚事情本身,不然,時機不可能這麼巧。不僅如此,他還絕不是一個簡單的貨色。

那群魔物不是瞎子,這麼大的一個火球飛過去,它們肯定也看見了。那麼,在這種情況下,臨時做出決定,急匆匆發射出的箭矢,成功被不肯出現的神秘人擋了下來。

越來越麻煩了。

萊恩已經沒有精力去理會那些事情,她累了。而且,現在還是在慶祝的聚會中。

她乾脆端起酒杯,與全部村民一起,朝著話題中心人物——維格爾,敬酒。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