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勇者是女孩

悲傷與陰謀的跨越 第九章——朝眼前的接力棒伸出手,其二

書名:勇者是女孩 作者:敗者吃塵的聖痕 本章字數:3726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23


維格爾拎著火把,緊隨著貝爾走著。貝爾的步伐很奇怪,時快時慢,似乎上一秒下定決心,下一秒又開始躊躇不決,走起路來也是兜兜轉轉。

這個地方,剛剛不是可以直走就到了嗎?

維格爾想了下,還是決定講這句話咽下去。貝爾走起路來兜兜轉轉,估計也有自己的考慮。

“你是不是覺得村長很煩人。”

貝爾冷不丁地問一句。

“誒?”

維格爾有點難回答。

“果然嗎……村長很久沒有這麼高興過了,尤其在勇者死後,變得更加的失落。”

“等等!”維格爾有點反應不過來,“村長和勇者有什麼關係嗎?”

“沒,他們連勇者長什麼樣都不知道。只是,單單憑藉聲音,覺得勇者是一個年輕人而已。所以,村長自己,也是情不自禁地,將對自己孩子的思念,投放到勇者身上。”

貝爾停下腳步回答。

“連見都沒見過的人,都能當作自己的孩子?”

維格爾突然覺得村長是一個怪人。

“你知道嗎,村長有四個兒子,他豪邁的性格與強壯的肉體,可以說是完美遺傳給他們。”

“是嗎?也許是我沒看到——”

維格爾突然停下了話語,她想到了很不好的事情。

“他的妻子死于難產。魔物進攻的時候,原本是軍人的村長,由於年老,就將保衛國家的希望,還有自己逝去的英雄的夢,託付給了兒子們。”

即使貝爾是背對著維格爾說話,她明顯感覺得到,貝爾在說這番話的時候,咬牙切齒。

“第一個兒子的死訊傳來,村長暴怒如雷,巴不得扛起刀劍,將那一個個魔物撕碎。”

“不久後,第二個兒子的死訊傳來,村長卻沒有了那番暴怒,而是恐懼。他開始希望兒子們能安安穩穩地建功立業,亂世英雄讓別人來當就好。”

“隨後,第三個兒子的死訊傳來,村長當場昏厥過去。醒來之後,他天天去沒有人的破爛教堂裡,連上帝是什麼都不清楚的村長,每天都在哭訴著,希望小兒子能安全歸來。”

“最後,小兒子的遺物被戰友送了回來。村長什麼也沒說,就這樣捏著那封血跡已經幹了的遺書,坐在那裡,一動不動。就在大家討論著要怎麼去安慰村長的時候,他走了出來,一聲不響地走去妻子的墳墓前,跪下,顫顫巍巍地遞出那封遺書,然後吐了一大口血,倒在了墓碑前。”

貝爾轉過身來:“你能理解嗎?一個男人最大的痛苦,莫過於中年喪妻,老年喪子。”

維格爾沒有回答。

沒有辦法回答。

這個話題過於沉重了。

她已經理解了,為什麼村長會特意召開這個聚會,他的本意除了想村民的情緒以外,也想去鼓勵一下維格爾。

正因為經歷了這麼多的悲痛,村長才會渴求勇者的出現,才會在維格爾的身影之中,在那一位英勇善戰的勇者的身影之中,看到了自己,看到了自己那逝去的夢想,看到了自己的每一位兒子的身影。

所以村長才對勇者那麼的執著。

所以村長,才會不留餘力地,幫助我。

“這條路,一直走。”

貝爾做出了她的選擇。

維格爾就朝著貝爾走過去,越過她,一步一步,朝前走去。

路的盡頭,是一棟木房子。

房子雖然不大,但樸實無華。所選的木材並不名貴,做工也非嚴絲合縫。然而,卻能看得出來,這一棟永遠也不會有主人的房子,凝聚了多少心血。

維格爾走到房子的門前,將火把插在旁邊。

她輕輕將門推開,生怕驚擾了這裡的靜寂。即使勇者可能再也不會出現,房子裡也照樣被打掃得乾乾淨淨。光是站在這裡,維格爾似乎就能在腦中構思出,一個吼著嗓子指揮著大家的,那一位因勇者的出現而變得精神抖擻的,村長的樣子。

“你明白了吧,為什麼,我要把這番話告訴你。”

貝爾並沒有走過來,而是站在不遠處,和維格爾說話。

“劍就在房前的石像內。但是,怎麼拔出來,就看你自己了。”

“非常感謝。”

維格爾走到了門前右側的石像前——

那是一個獅子與獨角獸纏鬥在一起,互相撕咬對方的雕塑。

“我不希望你把劍拔走,因為這把劍象徵著勇者,傾注了所有人的感情;然而,我卻希望你能把劍拔走,因為如果是你的話,一定可以讓那把劍再次舞動起來,一定可以再讓它綻放出,令大家都能獲得希望與勇氣的光芒。謝謝你,能聽完我這些任性的話,也沒有對我的行為給你帶來的阻撓而有所怨言。”

語畢,貝爾朝著維格爾重重鞠躬一下,轉身離去。

沉重。

重到喘不過氣來。

勇者這兩個字,即使有所預料,依舊也是出乎意料的,難以背負。

正因為自己做不到,所以才會把希冀託付給他人。

正因為是勇者,才應該理所當然地,背負上全部人的希望與勇氣。

替那些無辜的受害者們咆哮,為那些無依無靠的人拔劍,將那些家毀人亡的民眾的怒氣一個人爆發出來,擋在天生就羸弱的人的身前,承受傷害,並且怒吼著砍回去。

並非成為勇者就必須去做到這些,而是在去

做這些事情的時候,在砍到一個又一個魔物的時候,在扶起一個又一個傷者的時候,在背負一切踏上可能是不歸路的旅程的時候,就已經,成為了勇者。

“我想要勇氣。”

維格爾跪在了石像之前。

“不是一個人的勇氣。”

她伸出了手。

“我想要救那些人。”

獅子的嘴裡,有著一把刀柄。

“那些沒有力量的人,該怎麼辦呢。”

石像所刻畫的戰鬥,獨角獸似乎占上風。

“魔物就可以隨意殺人了嗎!”

然而。

“戰爭就應該是對的嗎!”

那頭劣勢的雄獅。

“我想要有敢於背負上整個世界的!”

它的眼裡。

“能夠斬殺一切魔物的!”

依舊閃耀著光芒。

“如同獅子雄心一般的勇氣!”

維格爾雙手緊握獅子嘴裡的那個刀柄。

雕像突然爆發出一道圓弧狀衝擊波,石像周圍的灰塵與落葉全部被彈飛開,以石像中心,劃出了一個潔淨無比的圓。

維格爾不自覺捂住了嘴巴,但仍無法阻止血液從指縫中流出。片刻後,她用衣袖抹幹嘴巴,甩了下手上的血。

“如果說獨角獸象徵著高傲。”

維格爾再度伸出手,緊握住那個刀柄。

這次的衝擊波威力更大,她整個人都被吹飛開,彈到了十米外的一棵樹幹上,樹葉被震落一地,一群小鳥被驚嚇得飛走。

“那為什麼我就不能是對著那份高傲挑戰的,雄獅呢!”

維格爾彎著腰,一隻手捂著腹部,另一隻手隨便找根樹枝,支撐起自己的身體。血液不斷從她的嘴角地下。

她再度來到石像前,十指活動一下,準備第三次握住那個刀柄。

這一次,她有些躊躇。

如果說,一個人的根源,是他的人格與記憶的話,那失去記憶,人格也隨之改變的我,根本就不算是當初的那位勇者。

拔不出來,也只是理所當然的。

我與勇者,已經是兩個不同的人了。

所以才沒辦法被那把劍所認可吧。

“說吧,我該怎麼辦?”

維格爾對著那座雕像說。

“你要怎樣才肯,再次認同我?”

維格爾笑了。

“沒有勇氣的話,帶上這個面具如何?數百年前,魔王被勇者擊敗之後,留下了這件遺物。害怕的話,迷惘的話,你就帶上它,也許會指引你前進。”

還是這熟悉的,沒感情的聲音。

“你就一直在這裡,看著我被揍嗎?”

維格爾轉過身來,對斯特拉斯說。

“我會一直看下去的,這就是我的命運。”斯特拉斯從懷裡拿出一個被白布條包成一大團的定西,一邊拆開,一邊說。

她將一個面具遞給維格爾。

那是一個通體漆黑的面具,和化妝舞會裡,貴族用的蝴蝶外形的面具有點相似。但這副面具看起來卻更像一個展開雙翅的蝙蝠,透露出一股莫名其妙的詭異感。面具的邊緣摸起來十分圓滑,看上去卻有一種說不出口的,如同被巨蟒瞪住的恐懼感,似乎在面對全世界所有銳利的兵器,又像是在面對一門攻城炮的那黑漆漆的炮口。面具十分輕巧,並且沒有開任何一個洞,戴上去就會蓋住鼻子和雙眼,然而並不會影響視覺,甚至絲毫感覺不到面具的存在。

這就是魔法的力量。面具上疊加的數十個大大小小不同的魔法,構成了它神奇的效果。而某位不知名的大法師嘔心瀝血的這個制作品,經過了重重波折後,在機緣巧合之下,到了維格爾的手中。

斯特拉斯跪坐在地,然後,拆開了右眼的包紮。

那裡,有這一條傾斜的疤痕,而且還是最近的。

斯特拉斯試著微微張開,卻又因光線的刺激,迅速閉上。對於習慣了黑暗的右眼,哪怕是兩個火把發出的光,也讓她有點難以一口氣接受。有那麼一瞬間,維格爾覺得她眉頭皺了一下,似乎有些不開心,但這種感情卻迅速從斯特拉斯的臉上消失,恢復到平日的無表情。

然後,這次,斯特拉斯很緩慢地。確切地,睜開了那只右眼。

眼睛周邊還能觀察到一點血絲,眼白的部分甚至有些泛紅。

斯特拉斯雙手輕輕握成拳頭,置於膝上,挺直腰杆,稍微吸了口氣,很嚴肅,很莊重地說。

“對於命運,你的選擇卻是自由的。在你的生命邁向終點以前,我都會竭盡全力,守望著你,直至最後一刻的到來。這就是我所選擇的命運。”

聽了這番話,維格爾想把那個一直埋藏在心頭的問題說出,然而她還是忍住了。

還不是時候。

等這件事情結束之後,再問吧。

維格爾頓了頓,說。

“勇者,是不會死在這裡的。”

不知道為什麼,聽了這句話,斯特拉斯的嘴角居然有了一絲弧度。

在維格爾看來,這明明只是逞強的一語雙關罷了。

如果維格爾是勇者,自然能得到劍的承認,並不會死在雕像的防護手段上。

如果她死在這裡的話,得不到劍承認的維格爾,根本就不算是勇者。

維格爾將那個面具帶上,似乎,身上的酸痛,也不再那麼強烈了。

“那麼,來吧!既然那麼不想承認我,就讓我見識一下吧!獅子的勇氣與獨角獸的高傲!”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