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勇者是女孩

悲傷與陰謀的跨越 第十章——拼圖至關重要的一片

書名:勇者是女孩 作者:敗者吃塵的聖痕 本章字數:4131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23


漆黑,一望無際的漆黑。

仿佛連光都不曾存在過。

寂靜,難以言喻的寂靜。

仿佛全世界就只剩自己。

喲。

沒想到,會以這種形式再會。

怎麼了。

疑惑嗎?

恐懼嗎?

因為無知嗎?

因為無存嗎?

因為無心嗎?

啊,我明白了。

你不知道自己在什麼地方對吧。你什麼都看不見對嗎?你連動下手指都做不到對吧?

很正常。

因為這裡,什麼都沒有,

空曠——這麼說也許不太對勁。真空也與現在的情況相差甚遠。

嘛,簡而言之,是很空很空,空到什麼都沒有。

或者說,空間本身都不存在。

單純只是虛無。

明白了嗎?

這漆黑,這禁錮,只不過是虛無所帶來的附屬物。

啊,對了,忘了自我介紹了。

我是——

“閉嘴!”

維格爾捂住頭部。

如同一滴雨點,灑落在平靜的湖面上一樣。引發的波紋朝周邊擴散,所觸及之處,漆黑如同被洗刷一番,變為純白。

波紋似乎永不停息,從一個點開始,漸漸越變越大,越行越遠,這個地方,變成了純白的世界。

維格爾站在這一片純白之中。

與她所相對的,如同鏡子的另一面的那個地方,也站著一個人。

看不清。

完全看不清。

那個人被鎧甲所包裹,被漆黑的氣息所籠罩,只能勉強辨別出一個輪廓。

“我大腦中的聲音,是你嗎?”

對。

“你從旅館開始,就一直在煩我。”

不對,還要更早,雖然,你本人沒有自覺而已。

“啥?有嗎?”

讓一個沒有記憶的人回憶,的確強人所難。

鎧甲並沒有作答。

準確來說,是沒有用現實存在的“聲音”作答。

維格爾收到的全部答覆,都是出現在內心之中的聲音。

仿佛自己的身體裡,有一個專門傳話的精靈存在著。

“你知道我嗎?”

當然。

“而且還是在我失憶之前?”

沒錯。

破碎。

純白無暇的空間,如同鏡子一般,開始破碎。

玻璃碎裂的聲音,碎片掉到地上的聲音,一個兩個三個……全部混雜起來,如同深海中的一個漩渦,充斥在維格爾的腦中,將她的思緒捲入,盤旋,絞碎。

“你到底……想幹什麼!”

你想,成為勇者?那樣的話,我只是理所當然地,說一下你想知道的事情。

“什麼……”

你一直在追尋的,勇者維格爾的過去!

碎裂的純白空間,逐漸出現了顏色。

紅,藍,黃綠,青,紫……

各式各樣混雜在一起。

那是一種難以言喻的噁心感。

然後,當所有的顏色混攪在一起時,周邊再度變為純黑。

那個純黑並沒持續太久,就好像用水潑塗滿劣質水彩的牆一樣,那股漆黑,如同污水一般,流淌在地,將黑幕後的景色呈現出來。

那是一個富麗堂皇的大廳。

奢華的皮長椅,昂貴的紅木傢俱,哪怕是放置蠟燭的,中央的大吊燈,也是金光閃閃。更不要說隨處可見的寶石的裝飾。

住在這裡的,一定是富家子弟。

“這裡是?”

可別眨眼了。接下來,將再度重現,那冰封許久的記憶!

黑色的鎧甲人並沒出現,但他的聲音卻在內心迴響。

維格爾也沒空在意,她現在整個人都集中精神,去觀察周邊的一切。

一個黑色的小人影,坐在皮長椅上。他似乎很焦急,坐上去還沒多久,又站起來,四周踱步,之後又坐到皮長椅上。

如此這般反反復複。

那個小孩到底在等待著什麼?

維格爾不敢有一絲鬆懈,生怕一眨眼,就會丟失重要的線索。

然後,一個大人的影子跑了過來,彎著腰,似乎氣喘吁吁的樣子。大人的影子將一封信,遞給了小孩。

小孩拿到信,站在那裡,沉默半餉。

那個小孩的影子,突然變成一座晶瑩剔透的冰雕。

不僅如此,以小孩為中心,冰塊開始朝四周蔓延,不到一刻鐘,整個世界都被冰封起來。

“這是什麼?”

對於勇者維格爾,只是開啟生涯的頭一天而已。

“哦?是找到了當勇者的理由嗎?而且……”

你想問,為什麼會這樣?答案很簡單。

這是勇者不願回首的過去。

“……”

這就是所有的人都被置換成黑影的原因嗎,這就是被冰封的原因嗎?

就這麼的,痛苦嗎。

小孩的影子突然活動起來,身上的冰開始粉碎。

他朝前走兩步,坐在了一張桌子前。

到底是什麼時候呢,整個世界都突然改變。

冰封的世界,突然變成了一間書房。小孩的影子,正端正地坐著,一本一本地,將桌子上那數十本書解讀完畢。而桌子的周邊,書架大大小小總共有十來個。

這全都是小孩必須去研讀的。

這就是自身做出的選擇。

小孩的影子突然站起來,周圍的景色驟然突變為一座森林,剛剛的桌椅與書架不復存在。

影子似乎成長了些許,手中也不知何時多出了一把木棍,然後一個人在空曠的場地中,單調地揮動,揮動,揮動。

然後,影子決定前進。

每走一步,就長大一點,手中的劍也逐漸變為鐵劍。

漸漸地,影子從小孩,成長為了大人,然後停下了腳步,雙手持劍,對準眼前的敵人。

一頭隨處可見的普通的狼。

然後,影子理所當然被狼撲在地上撕咬。

“又是狼?這緣分還真夠大了。”

這就是勇者的第一戰。苦心學習多年的成果,在適應實戰以前,很難展露出來。

看到這裡,這種心情,維格爾很清楚。不是沒辦法逃跑,而是不能逃跑。

就好像,面對那頭魔狼一樣。

一旦逃

了,一旦往後踏出那麼一步,就再也不能當勇者了。

並非是為了取悅他人,並非是為了名利,僅僅是,希望無愧於內心。

影子竭盡全力,面對躍過來的狼,揮出最後的一劍。

然後,劍戟交錯,火花四濺,金屬與金屬碰撞聲刺著眾人的耳朵。

與影子交手的對象,突然變為半獸人。

現在的影子,已經褪去了那層青澀,可以熟練地舞動那把劍,與半獸人打得不分上下。

半獸人一個失誤,影子立刻將它的長戟挑開,一擊斬下頭顱。

但那卻是人馬的頭顱。

影子的對手,這次變為一大群人馬,而場地則是草原。

從容不迫。

影子似乎有了更大的改變,動作更為熟練,即使在箭雨之中,步伐也沒有一絲淩亂。

這一種從容,保持到巨人出現前。

維格爾看見,那一個影子即使遍體鱗傷,也未曾放下過手中的劍。

即使有人準備了後路,勇者也未曾退過一步。

所以,這才是勇者嗎?

與巨人交戰的最終,影子抱著另一個人的屍體,痛哭。

然而並沒有持續多久,影子就將屍體放在身後,換上華貴的服飾,似乎在放聲大笑,面對著那些將影子捧為勇者的人。

影子高舉手中的劍,享受那一份無上的榮光。

影子背對著同伴的屍體,內心痛苦不已。

不能哭。

因為是勇者。

不能悲傷。

因為是勇者。

不能軟弱。

因為是勇者。

勇者。

勇者。

勇者。

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勇者。

然後,場景再度變換。

影子的面前,是一個洞窟,旁邊則是一隻貓。

準確來說,是黑暗潮濕的森林內,歪曲生長的,扭扭曲曲的樹枝勉強空出的一個小入口。而那只胸部純白,其餘全體漆黑的貓,是這裡的守護者。

影子似乎說了什麼,而貓則作出回應。

“真的要進去嗎?”

“這可是地獄。”

“罷了,既然你對力量這麼渴望的話。”

影子無視貓的話,徑直地走了過去。

這裡是世界之樹。幾百年來,能得到進入資格的,渺渺無幾。進去之後能活著出來的,更是鳳毛麟角。

一個,是為了尋死而來到這裡的獵人,貓並沒給他相應的測試,因為,獵人的眼神,已經沒有任何光輝,估計也是成為樹的養料吧。但他卻活著出來了。出乎意料的是,他什麼都沒帶走,除了那幾根送給朋友的樹枝以外。

另一個,是大陸最強二刀流劍士聖痕,用盡上百種方法都未能成功通過貓的測試,卻因為得到守護者的承認,而得到進去的資格。

第三個,是惡名昭彰的魔王。

世界之樹在魔王出來的同時,凋零了。

最後,便是勇者。那時候,貓已經沒有那個資格,來給進入的人測試。但是,這次不同。

和那些想要謀取財物的人不同。

這次來的,是一位勇者。

和獵人不同,勇者並非是因同伴逝去的悲痛,而來尋死。

和聖痕不同,勇者並非是為了尋求無謂的奇跡或神力。

和魔王不同,勇者並非是為了尋求破壞和殺戮。

像是在回應那只貓的意志一樣,那時候的勇者,這麼說了。

“我只是,來尋找勇氣而已。並非是自己,我想要那種,能保護全部人的,巨大的勇氣和力量。”

“也許,我拯救不了所有人,也許,我會在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死掉,也許,我會一事無成。但是,記住了,我至少還有,去拯救全部人的勇氣!”

明明這些事情就發生在自己眼前,明明是回憶,維格爾卻不得不聽著黑鎧甲人來幫助自己轉達,那個影子到底說了什麼。

“難怪,那把劍,我沒能簡單的拔出來。”

維格爾已經猜到了。世界之樹的殘骸之中,勇者找到了,那把劍。

希望與勇氣,是維格爾所需求的,而這一切的重量,早已知曉。

“沒有力量的話,是什麼都守護不了的。”

維格爾像是在對黑鎧甲人說著。

“然而,在那之前,需要的是覺悟。所以,你才讓我看這些嗎。”

整個世界,再度陷入黑暗,與剛開始一樣。

什麼都沒有,也什麼都不存在。

連空間的本身都不存在。

“你讓我看了這麼多的回憶,我也有些理解了。別太小看我了。來吧,像那只貓一樣,開始測試吧!”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