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勇者是女孩

悲傷與陰謀的跨越 第十二章—一同一人的異種鏡花水月

書名:勇者是女孩 作者:敗者吃塵的聖痕 本章字數:2710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23


“米莉,去把那個月亮斬斷!”

“誒?誒誒誒!”

突如其來的問題,讓那個人不知所措。

這個是什麼呢?

熟悉的對話?

熟悉的場景?

這裡,到底又是哪裡呢?

空空的。

似乎什麼都沒有。

似乎……

連空間都不曾存在。

“喂!你有沒有在聽!”

怒斥的聲音傳來。

勇者突然覺得天旋地轉。

定眼一看,一個強壯的紅發男人,手裡拿著刀鞘。

看來是被那個東西狠狠敲了一下頭了。

“唉……我明明都說了是重要的事情。”

紅發的男人,扶額歎氣。

似乎想起來了。

我是,勇者。

不對。

我現在,還不是勇者。

畢竟,那個時候,好像十歲都還沒到。

紅發的男人,我當然清楚,比誰都清楚。

他就是,維斯,我所知道的,這片大地上最強的單手劍使用者。

午夜,湖泊邊上。

“維格爾!去把那個月亮斬斷!”

維斯突如其來的話,讓維格爾愣了一下。

“誒?誒誒誒!”

維格爾吃了一驚。

“你是不是吃了什麼奇怪的東西!快吐出來!也許還有救!醫生!醫生!”

“別叫!噓!小點聲!”

維斯慌慌張張地捂住維格爾的嘴巴,另一隻手伸出食指擺在嘴唇前。

片刻的寧靜後,維斯鬆開了手。

“那個,你也知道的。”

“要走了嗎?”

“嗯。”

按照安排,維斯明天就要作為代表,出發去與魔物們的代表會面。

“那,師傅大概什麼時候回來呢?”

維格爾的聲音聽起來,低沉,微弱。

似乎很不願意去問一樣。

“不知道,但也別那麼擔心。”

維斯儘量擠出笑臉。

“都說了好多次了,別叫什麼師傅,我只是一個高級點的貼身保姆而已。你想想看,我走了,也許會有那種胸部很大的姐姐來喲,嘛,小孩子還不懂這種東西的好處就是了……”

“為什麼……”

維格爾打斷了對方的話。

“為什麼要這樣!為什麼要來這裡!為什麼又來離開!”

沒人知道,為什麼這位大陸頂尖的劍士,願意屈尊來當一個小孩子的劍術指導。這只是說得好聽點的稱呼,實際上,本質還是個照顧起居的保姆。

然後,這個高級保姆,現在還去國王哪裡遊說,讓他能代表人類,去與魔物們的會談,企圖給戰爭劃下結束字元。

“我只是,也有想保護的東西而已。”

“是什麼呢?”

“很多很多,你也是其中一個。”

維斯突然一改語氣:“別那麼悲傷啦,我只是去旅遊而已,來吧。”他指著湖裡的月亮說。

“維格爾,斬斷月亮吧。”

完全無法理解。

為什麼呢?

維格爾那時仍不知道,維斯的話語之中,隱藏的含義。

但是,沒有猶豫的必要。

與眼前的人在一起,也許。

是最後一次了。

所以,再無理的要求也好,用盡全力去做就對了!

維格爾抽出佩劍,走到湖邊,深呼吸。

今晚的夜空,並沒有星星。

平靜的湖面上,如同一面鏡子,將月亮倒映在湖中央。

“哈!”

用盡全身的力氣,一刀砍下水面。

飛濺的水花將維格爾的衣服都大濕了,而湖面上由於那一擊,擴散出的波紋讓月亮的倒映變得模糊不清。

“你看!”

維格爾激動地指著那個影像。

維斯笑了笑,搖搖頭,什麼都沒說。

“哼!那樣你來啊!”

看見將頭扭到一邊的維格爾,維斯只是,輕輕地摸了摸那顆小腦袋。

然後,維斯將手,放在了劍柄上。

維格爾立即聚精會神。

大陸最強的一刀流劍士,到底會做出怎樣的舉動呢?

維斯從維格爾出生

時起,就一直陪伴著,守護著維格爾。

然而,維格爾卻從沒見過維斯揮劍,一次都沒有。

最多也只是在維格爾用木劍玩的時候,維斯稍稍指點一下姿勢而已。

“……”

維斯一言不發,但他的動作卻十分奇特——

他用左手握住劍鞘置於左腰,但卻用右手反手握住劍柄,做出一副準備拔刀的姿態。

這種用法,看起來一點都不順手。

然後,維斯的劍,不知何時拔出來一點點,冰冷的劍身大概露出一個指頭寬左右。

維格爾仔細盯著,生怕錯過任何一個動作。

最後,維斯卻將劍入鞘。

“好啦,走了。”

“這就結束啦!”

維格爾覺得被騙了。

“根本就沒看見什麼斬月亮!”

“我又沒說過我會把月亮斬斷,你都快十歲了,還信這個?”

“你……你騙人!”

“世事無常!這可是我的無常一刀流的精髓!”

“誒!不是說無常一刀流是起源于無常鬼的嗎!原來只是你隨口扯的!”

“這種變化無常,才是無常一刀流!”

“怎麼又變了!”

維格爾惱羞成怒,追著維斯跑,想狠狠揍他一頓。維斯一邊發出嘲弄的笑聲,一邊用著維格爾剛剛好追不上的速度,逗著玩。

作為離別,似乎看起來也沒有那麼悲傷。

維斯。

謝謝了。

一直以來。

維格爾只敢在心中說這種話。如果在維斯面前說的話,恐怕會被一直當做嘲笑的資本。維格爾只能用一個小孩子能做得到的辦法,稍稍表示一下,自己的不舍。

這個是誰的記憶呢?

維斯,我知道他。

他……

他是誰呢?

誰,又是誰呢?

這裡是哪裡?

空空的,什麼都沒有。

似乎空間都不存在。

剛才的,是誰的記憶嗎?

是我的嗎?

還是說?

“一萬八千三百個,看來你還是不懂呢。”

周圍都被樹木所包圍,而在這森林的中央,有一棵巨大的樹。

世界之樹。

樹的葉子不斷往下落,每一片葉子掉到土地上的同時,就會孵化成一個身體由植物構成的魔物。

人形的,狼形的,貓形的……各式各樣。

而某個金髮的勇者,試圖將它們都清除乾淨。

這就是勇者想拔出聖劍時,黑色的鎧甲男對她的考驗。

金髮的勇者好不容易扭斷一個獅子的頭,卻不得不迅速地應戰身後的熊。

“一萬八千三百零一個,你這樣,也許永遠都無法通過世界之樹的考核。”

金髮的勇者沒有理會鎧甲人,繼續開始剷除魔物。

她似乎忽略了,剛剛湧入她大腦裡的,那一段記憶。

記憶的最後,她也難以得知——

維斯走了之後,維格爾回到了湖泊的邊上。

什麼變化都沒有。

湖面依舊平靜,如同一面巨大的鏡子。

如果沒有中間的裂痕的話。

整個湖泊被一分為二,中間出現了細長而筆直的縫隙。湖中央的月亮,自然也成了兩半。

就像是一塊豎著切了一刀的豆腐。

然而,湖的兩半,似乎根本就沒注意到中間的縫隙,整個湖面,一直維持著詭異的平靜。

維格爾找了顆小石頭,朝著那個月亮扔過去。

水流爆破的聲音震耳欲聾,湖的平靜被打碎,左右兩側一同撞向,形成了數米高的巨浪。

那仿佛是一張巨口的舌頭。

巨浪達到最高點後,緊接著就是劇烈的回落,原本的湖面現在如同洶湧的海面。沖上來的水把維格爾推出近十米,天空中下落的水滴,就好像是一場小雨那樣。

是啊。

絕對不是無意義的。

維斯最後,並不是剛把刀拔出一點就入鞘。

而是。

已經斬完了,入鞘時,故意留下一指寬的刀身讓維格爾看見而已。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