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二婚女人之再嫁豪門

正文 第十一章

書名:二婚女人之再嫁豪門 作者:386346812 本章字數:3150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0日 10:29


  第十一章

  軍區大院門口,荷槍實彈的哨兵目不斜視,腰杆挺得筆直,不怒自威。

  一輛掛著軍牌的轎車緩緩駛入,透過半降的車窗能瞧見孤零零坐在後座裡的孩子。

  車子剛在一幢三層高、帶著個不小院落的別墅前停下,後座車門被推開,背著大書包的陸子涵就跳下車,在司機一聲聲“小少爺小心”的擔憂下沖進了大門。

  在玄關處甩了靴子,陸子涵正要跑上樓,卻在瞧見客廳裡的那道人影時刹住了。

  與此同時,一道低沉清冷的嗓音響起:“過來!”

  陸子涵躊躇了下,還是心不甘情不願地挪過去,順便叫了聲:“爸爸。”

  客廳沙發上坐著一個男人,純黑西褲褲線筆挺如刀裁,他穿著李色的襯衣,沒有打領帶,領口解開了三顆紐扣,能隱約看清隱藏於衣服下肌理分明的胸線。

  平日裡神龍見首不見尾的人突然大白天坐在自家客廳裡,讓陸子涵覺得全身不舒服。

  陸翔哲看到兒子站在那扭來扭去,眉頭微皺,尤其當他的視線鎖住陸子涵手裡那個裝了煎餃、叉燒包等各種亂七八糟東西的小袋子,直接俊臉一沉:“哪兒來的?”

  在生活品質上要求極高的陸三少看來,這些街邊攤買來的東西都歸類為垃圾食品。

  陸子涵想藏起來已經晚了。

  平日裡陸家都是陸子涵稱大王,但只要陸翔哲這只老虎回來,陸子涵就立刻焉了,就像現在,小傢伙硬著頭皮道:“老師給的。”

  “哪個老師?”

  陸子涵迫於那股子無形的壓力,含糊其辭地說:“繪畫課老師。”

  “如果沒記錯,我有跟你說過路邊攤的東西不衛生。”

  陸翔哲的言外之意明顯,他要兒子把那袋東西丟掉。

  陸子涵煩躁地撓了撓頭發,卻沒有動,又說了遍:“老師給的。”

  陸翔哲伸手端起茶几上的咖啡杯,啜飲一口,完全沒有任何可以商量的餘地。

  父子倆就那麼一坐一站僵在客廳裡。

  陸老太太從外面竄門回來,看到的就是這副場景。

  “奶奶!”陸子涵極其委屈的一聲“奶奶”叫得老太太一顆心都柔軟下來。

  “又怎麼了?”老太太將小乖孫護在懷裡,瞪著陸翔哲:“你是怎麼做爸爸的?動不動就凶他,這幾年在國外,在我們看不到的地方,還不知道都幹了些什麼!”

  陸翔哲三十幾歲的人還被老太太這麼訓,臉上難免有些過不去,皺眉斜了眼陸子涵,“還不上樓去?”

  等陸子涵如願提著那袋“垃圾食品”消失在樓梯口,陸翔哲拿起擱在沙發上的西裝,起身也要走,卻被老太太一把扯住,“你說你……我昨天給你安排的相親你為什麼沒去!”

  正文情盡意斷(五十一)

  陸翔哲蹙了蹙眉,老太太已經從皮夾裡抽出幾王照片,“要是不喜歡昨晚那個,那再看看這些,裡面有不少是你爸爸部隊裡朋友的孩子,人品相貌都是頂好的……”

  “媽。”陸翔哲出聲制止了滔滔不絕的母親,至於照片,瞄都沒瞄一眼。

  “原來你還知道我是你媽!”

  陸老太太沖他翻了個李眼,神情突然變得哀戚,用手抹了抹眼角不存在的淚水,“哪有做子女的像你這樣讓父母操碎心的?你侄女子娟都交男朋友了,你倒好,還打著光棍。”

  “比起我,二哥的事不是更急嗎?”

  忍受不了老太太聲淚俱下的訓斥,陸翔哲索性把二哥陸翱哲搬出來做擋箭牌。

  提到陸家老二,老太太鼻子一酸,真的紅了眼:“我這是造了什麼孽啊,原以為老來能享兒孫福,結果你們一個兩個都這樣,你爸爸每回去赴宴,哪次不是灰溜溜回來的?”

  陸家是軍政界裡有頭有臉的人家,陸啟明坐上如今舉足輕重的位置,本來是件值得高興的事兒,但隨著老將軍地位的高升,陸家那兩個光杆司令的名氣也高昂著跟著出去了。

  兒子的年紀越來越大,外面的傳聞也越來越不好聽,這可急壞了陸老太太。

  “你一個人是可以,可憐我那乖孫剛一出生親媽就撒手人寰了,跟著你個大老爺們生活,沒媽的孩子是根草,你又經常不在家,等我以後去了誰來照顧這孩子?”

  老太太越說越傷心,聲音都哽咽了,“反正我不管,你必須給我找個兒媳婦回來!”

  “我上樓看看子涵。”陸翔哲被老太太的念功磨得擰緊眉頭,轉身就上樓。

  “你是不是還念著靜靜?”

  陸翔哲的步伐一頓,淡淡地說了句:“跟她沒關係。”

  老太太似想起了什麼,說道:“首都劉家那邊,外公外婆說想見見孩子,希望把孩子接過去住一段時間。畢竟子涵是靜靜的孩子,外公外婆要見外孫也無可厚非……”

  “沒有這個必要。”說完,陸翔哲就兀自抬步上樓,很快消失在了樓道口。

  “這都什麼臭脾氣,也不知道遺傳了誰的!”

  老太太幽幽地歎了一聲,心裡卻越來越愁,要是孩子他媽還好好地活著該多好!

  ……

  “阿嚏!”

  李婷剛坐進伊文的車裡就響亮地打了個噴嚏。

  伊文抹了把被噴了一臉的口水沫子,“是不是感冒了,看你臉色也不太好。”

  李婷本來還不覺得,被她一說,發現自己鼻子確實有些堵。

  半夜驚醒後穿著單薄的睡衣在窗前站了那麼久,十一月的天,不感冒才不正常。

  “反正醫院就在附近,去配些藥再回去吧。”

  李婷沒有拒絕伊文的建議,冰涼的手捂著額頭,靠在座位上就有點昏昏欲睡。

  “婷婷,醒醒,醫院到了。”

  李婷迷迷糊糊地睜開眼:“那麼快?”

  伊文看了眼李婷帶著不正常紅暈的臉頰,解開安全帶。

  “我看你情況不太對,快下車,進去讓醫生好好瞧瞧。”

  李婷見伊文掛完號,從椅子上起身走過去,卻跟迎面匆匆而來的人撞到了一塊兒。

  “走路不長眼睛啊!嫂……嫂子?!”

  染著酒紅色頭髮的趙傑拎了個裝滿藥的袋子,抬頭看見李婷時立刻咽下了到嘴邊的謾駡,臉色也隨之一變:“嫂子,你怎麼來醫院了?”

  趙傑跟方宇是發小,兩人從幼稚園開始就好得要穿一條褲子,年少時經常幹些荒唐的事情,只不過後來方宇喜歡上李婷就改邪歸正了,徒留趙傑還在萬花叢中過。

  但這幾年,方宇突然性情大變,又整日流連聲色場合,還常去他開的會所,這讓趙傑每回看到李婷都十分尷尬,覺得自己有破壞人家夫妻和睦的錯覺,。

  “有點感冒,”李婷對趙傑手足失措的樣子並沒放在心上,扯了下嘴角,她的視線落在他那一大袋藥上,“你呢?哪兒不舒服?”

  趙傑訕訕地笑,有些語無倫次:“我啊,我就有點那個……發熱……呵呵。”

  “李婷,再不去醫生要下班了。”

  伊文拉了拉李婷的衣袖,眼角瞥了眼趙傑,沒有掩飾目光裡的嫌惡。

  跟方宇一丘之貉的能是什麼好東西!

  趙傑卻往來路一擋,“嫂子,這裡的內科不怎麼專業,最近感冒那麼流行,我知道這旁邊有一家很好的私人診所,我送你過去看吧!”

  “滾蛋!”伊文一把撩開趙傑,“不好你自己還在這裡看?腦袋被門擠了吧?”

  趙傑抓了抓自己的頭髮,眼看李婷跟伊文要過去,一把扯過李婷:“嫂子,裡邊人蠻多的,要不,你們先去那邊坐坐,我在這裡看著,等人少了去喊你們怎麼樣?”

  李婷剛想開口,側前方內科的門被拉開。

  趙傑想去擋住她的視線已經來不及。

  李婷看著那從內科室裡出來的兩個人,整個人都僵硬在了那裡。

  “你自己說,如果不是我打電話說我發燒了,是不是連我死在家裡你都不知道?”

  李舒夏穿著嫩黃色的及膝連衣裙,妝容精緻,旁若無人地挽著方宇的手臂,紅唇微撅,顧盼間是惑人的嫵媚。

  方宇輕笑,低頭拍拍她的臉頰,“你確定你是發燒,而不是發騷?你自己去照照鏡子,你看我的眼神比島國片裡那些女的還騷。”

  “討厭!”

  “你討厭我還要上我的床?”方宇肆無忌憚地說著露骨的話。

  李舒夏嗔了他一眼,轉頭的那一瞬間,臉上的笑容褪去,手指攥緊了方宇的西裝。

  方宇順著她的視線慢慢地轉頭,對上的是門外李婷平靜如死水的雙眼。

  未完,待續!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