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二婚女人之再嫁豪門

正文 第十二章

書名:二婚女人之再嫁豪門 作者:386346812 本章字數:3763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0日 10:29


  第十三章情盡意斷(十三)

  刹那間,走廊間靜得能聽到針落的聲音。

  李婷覺得自己的感冒又加重了,鼻塞得厲害,連呼吸也變得沉重,她就像是被海浪沖到沙灘上的魚,拼命地張大嘴想吸取新鮮空氣,但迎來的卻是當頭一棒。

  她一直都知道這些年在方宇的圈子裡,自己就是一個大家茶餘飯後的笑話。

  她是方宇結婚證上的另一半,卻從來不是那個光明正大挽著他手臂的女人。

  但即便她再可憐,那些同情跟幸災樂禍都只是在背後,沒有哪一次像現在這樣直白,直白得就像一把利刃,不留餘地地剖開了她心裡最為隱晦的那道傷口。

  李婷站在原地,動也沒動一下,仿佛一座靜默的雕像。

  她的眼睛看向那只摟在李舒夏腰間的手上。

  手還是那只手,手骨修長,形態好看,但它摟著的人卻早已經不是她了。

  她腦海中的畫面還停留在方宇低頭去拍李舒夏臉的那一刻。

  李婷想,如果不是看到她,他聽了李舒夏媚態十足的嬌嗔,會不會情難自禁地俯首去親吻李舒夏,那樣帶著戲謔的笑吳,她已經多久沒在他臉上看到過了?

  或者說,是他不再對自己露出那樣輕鬆愉悅的笑……

  “方宇哥……”趙傑一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懊惱自己沒支開李婷。

  伊文不敢置信地微張嘴,看看依偎在方宇懷裡的李舒夏,又扭頭看看身邊不做聲的李婷,心裡急得團團轉:“婷婷……”這到底唱的哪一出?

  “表……表姐。”李舒夏像是觸了電一樣,慌忙放開方宇站好。

  她表現得跟剛看到李婷似地,臉上流露出驚訝和緊張,往方宇身邊靠了靠,眼底卻盡是挑釁的得意,仿佛在說:“你看看,你這個當老婆的病了,他卻還在陪我看病!”

  劇情發展到這裡,作為正室的李婷理應奮起直上,狠狠扇小三兩耳光。

  可是李婷什麼也沒做,甚至連惡狠狠瞪李舒夏一眼都沒有。

  如果她現在沖過去揪住李舒夏的頭髮把她拖到大街上肆意羞辱,方宇就不會再跟李舒夏睡到一起,那她會毫不猶豫。但事實是,下了李舒夏的床方宇還會去另一個女人的床上。

  有些人明明把你傷得遍體鱗傷、體無完膚,理智也在不斷警告你應該離開他,離開他也許就可以開始一個全新的生活,但每當真的抬起那只腳,還沒跨出去就已經先縮了回來。

  方宇之于李婷就是這樣,忘不掉,捨不得,哪怕他的所作所為讓她的心口不分晝夜的疼痛。

  “表姐,如果知道你病了,我一定不會……”

  李舒夏望著李婷,目光哀戚,癟了癟嘴,眼淚就要掉出來。

  伊文早已憋不住這口氣,見李婷怔怔得像入了魔,頓時怒火橫生,“方宇,你他媽幾個意思?連這種垃圾貨色都看得上,你還真是饑不擇食了啊?!”

  方宇看著氣急敗壞的伊文:“我們夫妻之間的事還輪不到你來插嘴。”

  “原來你還知道自己是婷婷的丈夫……”

  伊文怒極反笑,恨不得過去用指甲抓花李舒夏那張狐狸精臉,手腕卻被拉住,她抬頭,看到的是李婷清麗漂亮的臉,只是這張臉此刻很蒼白,幾乎跟她身後的白牆要混為一色了。

  很長一段時間,李婷的神思都游離在外太空,她握住伊文的手,良久才找回自己的聲音。

  “不是說這裡的內科不好嗎?伊文,陪我去附近的診所吧。”

  她的聲音乾巴巴地,略顯沙啞,沒有了女子的吳儂軟語,卻也出奇的平靜。

  “啊?”伊文千算萬算沒算到李婷會這麼冷靜,一時沒反應過來。

  “我先去車上等你。”

  李婷放開她的手,從頭到尾沒看方宇一眼,只是還沒轉過身,手就被抓住。

  “身體哪裡不舒服?”

  方宇拉著李婷不讓她走,見她神色平靜卻不說話,拽著她就往剛出來的內科室進去。

  “放開。”李婷波瀾不驚的語調一如她的神情。

  方宇皺眉,緊緊捏著她的手,“去看醫生。”

  李舒夏好整以暇地雙手環胸站在一旁,而她呢,就像一個深閨怨婦,李婷閉上眼睛,淡淡地重複:“放開。”

  “表姐,還是去看看醫生吧,你看看你,臉色這麼差!”

  方宇冷眼望著強在那的李婷,眼中閃過不耐煩,“你到底去不去?”

  “宇……姐夫,你別凶表姐。”李舒夏噔噔地跑過來,纖柔的手搭在方宇的胳臂肘上。

  李婷望著並肩而立的兩人,有種她才是第三者的錯覺。

  那一刻,所有擠壓在心底的情緒就像洪水衝垮了堤壩傾瀉而出。

  她惡狠狠地瞪著方宇,眼中泛起猩紅的血絲,“別用你的手碰我,我嫌它髒!”

  方宇一怔,李婷已經決然地甩開他的手,蒼白著一張小臉,快步離開了眾人的視線。

  門診樓外,李婷一腳踏出,雙膝就一軟,整個人像是被抽空了力氣一樣跌坐在了地上。

  “婷婷!”伊文緊追出來。

  李婷自行扶著牆壁站

起來,沖緊張地拉著自己前後左右看的伊文扯出一抹笑:“我沒事。”

  “還沒事,你的臉色簡直比鬼還難看。”

  “伊文,我想回家。”

  伊文點頭,“在這裡等著我,我去把車開過來!”

  臥室內拉上了厚重的紗簾,關著房門,幽靜又陰暗。

  李婷躺在床上,喉嚨幹疼得厲害,面容枯槁,仿佛一個行將積木的老人,她側過身蜷縮起自己的身體,用雙臂緊緊地環住,喘息間是烈火灼燒般的熾熱。

  被隨意丟在被褥間的手機又震動了下。

  過了許久,李婷才慢慢伸出手,拿了手機到眼跟前。

  亮起的螢幕上顯示了五條未讀短信。

  都來自一個陌生號碼。

  李婷聽著耳邊自己粗重的呼吸聲,微涼的指尖點開了短信箱。

  兩條彩信,五條文字資訊。

  一張照片的場景是一王kingsize大床,紫羅蘭色的床單跟被褥有著劇烈運動過後的淩亂,男人闔著眼躺在上面,被子堪堪遮住他的腰際以下,露出肌肉分明的胸膛,他的臂間,窩著一個同樣渾身赤裸的女人,羞澀地撚著被子一角擋著自己胸前的床。

  “表姐,本來想送你回去的,可是……你懂得,對了,你身體怎麼樣啦?”

  “表姐,姐夫的內褲髒了,你知道他喜歡什麼顏色嗎?我好去給他買幾條。”

  下麵又是一張照片,鏡頭對準的是床下——

  地板上,混著衣物的是一個個被用過的套子。

  過高的手機圖元清晰地將套內的乳白色液體暴露在了照片中。

  “表姐,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不知道手機怎麼就拍了照,還把照片發了出去。”

  “表姐,姐夫答應陪我去馬爾代夫,聽說那裡很美,你們蜜月旅行姐夫有沒有帶你去哪兒啊?”

  李婷長久盯著那兩張照片和那些短信,視線逐漸模糊。

  握著手機的手指泛得蒼白,她背過身去,淚水順著眼角滑過沒入了發間。

  ……

  “你真的可以嗎?”

  伊文坐在駕駛座上,擔憂地望著下車的李婷:“還是請一天假吧。”

  從昨晚開始李婷就有發熱的徵兆,儘管吃了藥,但伊文還是放心不下,可李婷堅持要來少年宮上班。

  “只是有一些感冒的症狀而已。”李婷透過車窗沖伊文揮手:“如果扛不住我再打電話給你。”

  伊文明白昨天醫院的偶遇雖然李婷嘴上不說,心裡終歸是難受的,與其關在家裡胡思亂想,來少年宮跟那群天真爛漫的孩子待在一起也不失為一個放鬆心情的好辦法。

  “那好吧,要真的難受了一定要打電話給我!”

  等伊文離去,李婷臉上的笑容才疏淡下來,拎著畫板進了少年宮。

  畫室裡,李婷坐在邊上看著那些半大的孩子有模有樣地在畫板上揮動畫筆。

  她的身體不適,感官方面也變得遲緩,因此沒有注意到畫室的門被悄悄地推開一條縫,一雙肉肉的白嫩的小手扒拉在了門框上,一個毛絨絨的腦袋探了過來。

  “今天的課就上到這,回家後大家記得多多的練習喔。”

  等學生陸陸續續地離開了,李婷才渾身鬆懈地靠在桌邊,她摸了摸自己的額頭,果然燙得厲害,她轉過身去收拾自己的東西,卻瞄到門口晃動著一道小黑影。

  李婷定睛望去,發現門外躲了個小孩,探著個腦袋,黑溜溜的大眼睛盯著她。

  金色的陽光為那微卷的頭髮鍍上了一層柔和的光澤。

  李婷心下當即有了底,只是她也奇怪,陸子涵的課在昨天,理應今天不該出現在這。

  太陽穴突突地跳了幾下,李婷沒有精力再去考慮這些,又看了眼還背著書包扒拉著門框偷偷往裡瞧的孩子,本煩亂的心情得到一絲緩和。

  等李婷整理好畫紙出來,門口已經沒有了陸子涵的人影。

  她四下看了看,又在教室外站了會兒,直到下一節課的鈴聲響起才回辦公室。

  “李老師,你的臉色怎麼這麼難看啊,要是病了就回家休息吧。”

  楊老師下課進辦公室,一眼就看出李婷不對勁。

  李婷趴在辦公桌上,喝了口開水潤喉,啞著嗓子問楊老師:“陸子涵報了兩天的書法班?”

  “沒啊,他是週五的課。”楊老師不解,“怎麼突然問起他?”

  李婷搖搖頭,勉強地笑了笑:“那可能是我看錯了。”

  挨到中午,李婷的頭暈症狀越來越明顯,眼看著撐不住,她只好請假回去。

  少年宮旁邊有一個藥店。

  李婷買了支溫度計坐在靠窗的椅子上給自己量體溫。

  沒多久藥店裡進來一對年輕情侶。

  女孩臉色慘白,咳嗽個不停,她的男友立刻買了藥過來,倒了杯開水小心翼翼地喂她,一邊溫柔地責怪:“這麼大一個人,還不會照顧自己,要是我不在你身邊你說你怎麼辦?”

  “那你走到哪兒我就跟到哪兒。”女孩靠在他身上,幸福地閉著眼,“就像狗皮膏藥一樣。”

  李婷怔怔地望著他們,眼圈有些濕紅。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