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二婚女人之再嫁豪門

正文 第十六章

書名:二婚女人之再嫁豪門 作者:386346812 本章字數:4824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2日 14:05


  第16章

  陸翔哲從衛生間出來,就聽到兒子咯咯的嬉笑聲,他忍不住放輕了腳步。

  客廳沙發上,陸子涵已經穿戴整齊,趴在李婷腿上,那模樣似乎恨不得黏在她的身上。

  “老師,原來你的名字叫李婷啊!”小傢伙拿著李婷的身份證翻來覆去。

  李婷把剝好的一瓣橘子遞到陸子涵的小嘴邊:“對啊。”

  小傢伙咀嚼著橙肉,含糊地說:“李婷,李婷,婷婷……”

  李婷嘴角漾起淺淺的笑意,探身去拿茶几上的橘子,手卻忽然頓住了。

  依著自己的第五感,她轉頭看向衛生間,然後,發現了一個幾乎被她遺忘的男人。

  陸翔哲只穿了白襯衫,開著三顆扣子,袖子半挽,露出左手腕上的名表,雙手兜在西褲袋裡,身形修長又挺拔如松,勻稱又顯得一絲不苟,不知道在那裡已經站了多久。

  李婷在對上他的眼睛的時候,心跳一滯,因為她發現他在看著自己。

  他的眉骨比一般的東方男人略高些,狹長的內雙眼皮,哪怕他不眯起眼看人,都透著一股高深莫測的審視感,仿佛要望進你的心底去,窺覷你隱藏心底的秘密。

  李婷雖然很快轉開了頭,但坐在沙發上都覺得全身不自在起來。

  她看不懂陸翔哲目光裡蘊含的內容,但有點可以肯定——

  他靜靜盯著她看的眼神令她下意識地感到驚慌失措。

  李婷剛把手放在陸子涵的頭上,小傢伙就驀地從沙發上蹭起,挺胸立正:“爸爸。”

  陸翔哲從李婷表情不自然的臉上收回目光,淡淡地瞟了眼陸子涵:“都好了?”

  “嗯,爸爸,老師把我的褲子都洗了一遍。”

  陸翔哲眼梢的餘光掠過那條卡通衛褲,抬頭看向李婷:“麻煩李小姐了。”

  李婷有些驚訝他知道自己的姓氏,但隨即就明白過來,想必是剛才陸子涵念她名字的時候被他聽到了。

  “沒關係。”她站起來,“外面天色黑了,你們回去路上注意安全。”

  陸翔哲望著她的目光忽然變得深沉,沉得她的心頭巍巍一顫。

  李婷不知道自己哪裡說錯話了,張了張嘴想開口,他卻先移開了眼,看著站在沙發上的陸子涵,“把鞋穿好。”

  小傢伙“哦“了一聲,慢吞吞地套上皮鞋,扭扭捏捏地走向陸翔哲。

  剛走了兩步,陸子涵就轉頭對李婷道:“老師,那我走了啊!”

  李婷被小傢伙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得心軟,拿起茶几上的鑰匙,“我送你們下去吧。”

  “老師,再見!”

  陸子涵趴在副駕駛的車窗口,沖站在路燈下的李婷揮了揮手。

  十一月的天氣,晝夜溫差較大,李婷只穿了件毛衣,呼出的氣息化作團團李霧,她環著自己的手臂,聽到小傢伙奶聲奶氣的道別,笑著揚起手:“再見。”

  賓士s600平穩地從李婷身邊駛過,她沒有當即轉身上樓,而是目送車子離開。

  “爸爸,你也覺得婷婷不錯吧?”

  陸翔哲的視線從反光鏡上挪開,看著前面的路況,沒去理會旁邊的兒子。

  陸子涵也沒奢望自家“臭屁”的老爸回答自己,坐正自己的小身子,在褲袋裡搗鼓了一陣,然後喜滋滋地拿出了半張皺巴巴的照片。

  為什麼說是半張呢?

  因為這原本是一張李婷跟伊文的合照,現在硬生生地被撕成了兩半。

  而陸子涵手裡拿的正是有李婷的那一半。

  他把照片遞到陸翔哲的眼皮底下,“爸爸,婷婷是不是很漂亮?”

  陸翔哲有些敷衍地瞟了眼,皺起眉頭:“哪兒來的?”

  陸子涵自動忽略這個問題,寶貝似地把照片貼在自己胸前,“爸爸,下次你不能再這個態度對婷婷了知道嗎?如果你把她嚇走,我可怎麼辦呢?”

  陸翔哲從儲物櫃裡拿出一根煙,慢條斯理地點燃,耳邊是兒子嘀嘀咕咕的聲音。

  “我一直以為自己喜歡何佳琪那類的,但遇到婷婷後,我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爸爸,你可能無法理解那種感覺,當她抱著我的時候,我就覺得好開心,我想,就算一輩子跟她待在一起我都嫌短,爸爸……你怎麼又抽煙了?”

  陸子涵發現自己有生以來的第一次真情吐露被赤裸裸地無視,氣得鼓起腮幫子,呼哧呼哧地瞪著兀自吐著煙圈的男人:“真不明白你為什麼那麼喜歡抽煙!”

  陸翔哲轉頭橫了他一眼:“就像我也不明白你為什麼那麼喜歡爆炸頭。”

  “這不是爆炸頭!”陸子涵兩條小手臂環胸,喪氣地靠在座位上,“我發現我們之間的代溝不是一點點,還是婷婷理解我,很多時候,不用我多說一個字,她就知道我想表達的是什麼。”

  陸翔哲立體的臉部輪廓半隱在昏暗的光線裡。

  “我知道現在這個時代,有很多不開明的家長,總是千方百計地拆散子女的愛情。但我相信婷婷不是那種為了錢接近我的女人,當她為我洗褲子的時候我就知道她是個善良的好女人。”

  “所以爸爸,不管你是同意還是反對,我都不會改變我對婷婷的愛意。我對婷婷……”

  轎車突然一個急刹車。

  陸子涵毫不提防,這個人隨慣性猛地往前傾,一張小臉都貼在了儲物櫃上。

  直到車廂裡恢復安靜,轎車才重新駛入了車流裡。

  待賓士s600消失在拐角處,李婷搓著自己的手臂準備上樓。

  兩道強烈的燈光忽然照過來,她下意識地抬手遮擋,眯著眼望過去。

  火紅色的跑車“吱”地一聲在她跟前停下。

  一身粉色西裝的汪洋從副駕駛裡一躍而出,湊近李婷嗅了嗅:“哪來的野男人味,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李婷推開他的腦袋,“別鬧了,這裡除了你哪裡還有其他雄性嗎?”

  “我跟汪洋剛才可看得清清楚楚,要不是怕你們尷尬,也不會特意把車停得老遠。”

  伊文從車上下來,依舊是集性感跟感性為一體的打扮。

  “說說吧,此男姓甚名啥,家住何方,是否婚娶?”

  李婷沖滿臉八卦的兩人翻了個白眼,拉開樓道的防盜門:“連孩子都有了。”

  “什麼!你跟人家搞婚外情?”伊文不敢置信地提高了音量。

  汪洋上下打量著李婷,嘖嘖地搖頭:“原來我們之中,你才是口味最重的那個!”

  “胡說什麼。”李婷按下電梯按鈕,“他兒子在少年宮上書法班。”

  “那就更不正常了

,你教繪畫班的跟書法班有啥聯繫?只能說明他對你別有企圖。”

  李婷橫了眼想像力驚人的汪洋:“你不去當編劇簡直是浪費人才。”

  “婷婷,你不想告訴他沒關係,那就悄悄告訴我,你們發展到哪一步了?”

  “我再說一遍,我跟他真不認識,就是我今天在地鐵站暈倒了,是他兒子把我送到醫院,後來他去接他兒子順便把我送回來,事情就這麼簡單。”

  李婷懶得理會兩人,換了鞋進公寓,到廚房倒了杯水喝。

  伊文跟汪洋對視一眼,頓覺無趣了。

  “借我用個廁所……”

  “……”

  汪洋一溜煙竄進了衛生間,不到一分鐘,裡面爆發出誇張的笑聲。

  沒多久,他一手插腰一手拎著一件西裝,擺手弄姿地走出來:“沒關係?不認識?那這又是誰的衣服?”

  伊文也跳起來大叫:“婷婷,你跟他在衛生間裡做了什麼!”

  李婷望著那件黑西裝,一時大腦有些轉不過來,她沒想到陸翔哲居然會把衣服落下。

  “要是他老婆知道他把外套落在另一個女人家裡,不曉得會怎麼想?”

  李婷只覺得頭疼,正想著怎麼處理這件西裝,那邊伊文已經進入了自我臆想中。

  汪洋搭著她的肩:“姐們,我個人很唾棄那些破壞人家幸福家庭的三兒,但如果是你,我也無話可說,不過你最好有心理準備,我見過不少正室鬧上門扯著小三頭髮打罵的……”

  “他老婆已經過世了!”李婷的太陽穴突突地跳,覺得自己解釋無能。

  “你的意思是——”

  伊文跟汪洋面面相覷,難得異口同聲地嚷道:“你要給人家當後媽?!”

  “你要給人家當後媽?!”

  李婷對這一驚一乍的兩人感到無語,“不是你們想的那樣……”

  擱在茶几上的手機突然響起來。

  “還真是如膠似漆,這才分開多久又想念了。”汪洋曖昧地眨眼。

  李婷拿起手機,看到號碼時神態一軟,又低又柔地喊了一聲:“外婆。”

  “下班了嗎?”聽筒裡傳來老人家關切的聲音:“工作一天是不是很累?”

  李婷走到陽臺邊聽電話:“少年宮的工作很輕鬆,我說過的,外婆您忘了嗎?”

  “那就好……就好。”

  但老人家很快又抱怨:“你怎麼又給我打錢,上回的還沒用光呢!”

  “還不是中旬剛發了工資,我也只是給您匯了一點,對了,霍醫生前幾天打電話給我,說您這個月的定期檢查還沒去醫院做,可別忘記了。”

  老人家歎了聲氣,語氣裡滿是疼惜:“你這孩子,怎麼比我這個老太婆還囉嗦。”

  李婷低頭笑。

  “現在十一月了,C市氣溫比H市低,你要多穿衣服。”

  “嗯,我會照顧好自己。”

  老人家又道:“婷婷,方宇現在生意做大了,你這個做妻子的要好好照顧他知道嗎?”

  李婷握著手機的手不自禁的緊了緊。

  “我記得他的胃好像不太好,如果他出去應酬喝了酒,你就在家給他熬點粥暖胃,千萬不要空腹睡覺。那時候跟你來H市看我,他因為胃疼吃不下飯,偏偏喝了三碗紅薯稀飯粥。”

  老人家回憶起往日趣事,聲音裡帶了笑意:“那段日子,他從早到晚纏著我做粥,一口一個奶奶,叫得那叫一個甜,跟猴兒精一樣……婷婷,在聽嗎?”

  “。。。。。。在聽。”

  李婷從外婆講述的往事中清醒過來,斂去心中的酸澀,“時間這麼晚了,外婆你快去休息吧。”

  “噯,那好,你也早點睡。”

  老人家忽然想起了什麼:“家前面地裡的風信子來年開了花,你跟宇要回來看看嗎?”

  老人家話語間的期待沒有掩飾,李婷聽了鼻子一酸,但還是努力讓自己的聲音輕快一些:“嗯,到時我回去,就跟您一塊兒把那些紅薯種了。”

  老人家沒注意到她說的是“我回去”,歡歡喜喜地掛了電話。

  李婷站在陽臺上,望著窗外繁華的夜景,直到手腳有些冰涼,她才回過神。

  一回身,對上的是伊文跟汪洋的兩雙眼。

  “盯著我做什麼?”李婷摸了摸自己的臉,“有髒東西?”

  “你外婆是不是都不知道你被方家趕出來的事情?”伊文幽幽地問道。

  李婷一怔,點了點頭,“她的心臟不好,經不起刺激,從小到大外婆是我唯一的親人,我不想要她有個好歹。”

  “照這麼說來,你的心臟就好啦?”

  汪洋丟給李婷一記李眼,翹著二郎腿:“要我是你,早提著菜刀砍了那些騷狐狸!”

  “我說你就不能少說一兩句嗎?”

  伊文扯了把汪洋:“認識這麼多年,嘴巴還是那麼賤!”

  汪洋指著李婷:“那你問問她自己,這些年過得是生不如死呢還是如沐春風?”

  整個客廳瞬間安靜下來。

  關於李婷跟方宇的那點事,一直是個忌諱的話題,從來沒變過。

  伊文歎了口氣,看向李婷:“婷婷,紙包不住火,外婆總有一天會知道的。”

  “李婷,怕外婆承受不住,不是你不說的藉口。”汪洋一針見血。

  李婷握著已經涼透的水杯:“我只是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不知道怎麼告訴從小疼愛自己的外婆,她引以為傲的外孫女婿已經不要她的外孫女了,在方家,她的外孫女毫無立足之地,而她的孫女卻已經成了方宇外面的女人。

  汪洋看著李婷心不在焉的樣子,知道自己觸及了她的傷心事,忙話頭一轉:“我突然覺得你不跟方宇離婚是很明智的決定,你啊,就這樣拖著,你一天是方宇的老婆,那些女人就得當一天的狐狸精,不憋死她們也得耗死她們!”

  不憋死她們也得耗死她們?

  李婷卻覺得在那些女人還沒耗死之前,自己就可能先行憋死了。

  她跟方宇一起走過人生中最青蔥的歲月,然而,這段歲月如今已經變成了最鋒利的一把殺豬刀,無情地屠戮她記憶裡的往昔,剁成了不堪入目的碎渣。

  可儘管如此,她還是會不甘心,不甘心她跟他之間是離婚成陌路人的下場。

  二十年,七千三百一十個日子。

  李婷閉上眼睛,掩住了眸底的苦澀,方宇不僅僅是她的丈夫,還是她最在乎的親人。而她李婷是一個最重親情的人,因為一生中她都缺少親情。

  她可以不要愛人,不要婚姻,卻惟獨不願捨棄自己的親人。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