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二婚女人之再嫁豪門

正文 第十八章 情盡意斷(十八)

書名:二婚女人之再嫁豪門 作者:386346812 本章字數:4345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3日 11:53


  第十八章情盡意斷(十八)

   “李助理,有你的電話!”

  李婷從茶水間出來,就看到王曉拿著座機電話在喊自己。

  “喂?”李婷接過電話。

  “少奶奶,你可接電話了,打你手機也不通,我只好往公司打了。”

  吳姨焦急的聲音從電話那頭響起。

  李婷摸出手機,才發現自動關機了,“我的手機沒電了,吳姨,出什麼事了?”

  “夫人剛才在醫院走廊裡暈倒了!”

  ……

  李婷趕到醫院,就看到蔣愛華滿臉倦意地睡在病床上。

  “吳姨,到底怎麼回事?”

  吳姨看到李婷,摸了把眼淚:“夫人是累暈過去的,這些日子她不分晝夜地照看老太太,都沒睡過一個安穩覺。”

  “為什麼不請特護?”

  說起這個,吳姨忍不住抱怨:“老太太的脾氣少奶奶您又不是不知道,請來的特護都被她罵走了,夫人也是沒辦法了,可她自己的身體又素來不好,早上就累倒在了走廊上。”

  “夫人剛才一直迷迷糊糊地喊少奶奶的名字,所以我就連忙打電話給您了。”

  李婷在床邊坐下,才過了幾天,蔣愛華整個人憔悴得顴骨都凸出了。

  床上的人緩緩地睜開了眼睛,看清是李婷,虛弱的臉上露出笑容:“婷婷。”

  “媽,我在呢。”李婷忙握住她抬起伸過來的手,“您好點了嗎?”

  “就是年紀大了,不中用,沒其他事兒。”

  蔣愛華目光慈愛卻愧疚地凝望著她:“婷婷,媽沒教好自己的兒子,這些年讓你受苦了。”

  “怎麼忽然說這些?”

  李婷從床櫃上拿了一個橘子:“媽,最近的橘子蠻甜的,我幫您剝一個。”

  方母按住她的手,不允許她扯開話題。

  “等過完年,宇也二十九歲了,婷婷,我的身體你是清楚的,估計也活不了幾年了。”

  “媽,你別這麼說。”

  蔣愛華笑,沒有精緻的妝容遮掩,露出眼角一道道細紋。

  “有什麼好避諱的?老了就是老了,”她說著,覆住李婷的手背:“我跟宇他爸爸一直都希望有生之年能抱個大胖孫子,現在就剩我一個了,不知道我這念頭會不會成為遺願?”

  李婷低著頭,反握緊方母的手,沒有說話。

  “你放心,外頭那些女人我會讓宇斷了的,而且,只有你才是我承認的兒媳婦,婷婷,你忘了嗎?老爺子在世的時候,最疼的是你,你就是他的掌上明珠!”

  “我沒忘。”也不敢忘……

  李婷扯了扯嘴角,“如果沒有爺爺,就沒有今天的我。”

  儘管方錦城當初收養她是因為高僧的一句“富貴盈門”,但不可否認,他也是打從心眼裡在疼愛自己,也因著這份情義,讓她當年無法對方家的處境袖手旁觀。

  “男人這輩子總有犯錯的時候,重要的是他會改過自新。”

  蔣愛華循循善導:“宇現在就是被那些狐狸精的手段迷住了眼,總有一天會發現最真心待他的人就在身邊,有句話我知道現在說有點晚……”

  李婷抬頭看向方母。

  “婷婷,”蔣愛華情真意切地道:“搬回方宅來住吧。”

  “你不用擔心奶奶那邊,等你跟宇的孩子出生了,她自然就會摒棄那些偏見了。”

  李婷望著車外不斷後退的景物,耳邊似乎還縈繞著方母那番語重心長的勸說。

  曾經李婷也甜蜜地幻想過,等她嫁給方宇,一定要給他生一雙兒女,等他們老了牙齒掉光,坐在院子的葡萄架下,手握著手看身邊圍繞的子女兒孫,共用天倫之樂。

  現在,她如願嫁給了方宇,但他們的孩子,恐怕這輩子都沒機會再出生。

  ……

  李婷打開公寓門,就看到伊文站在鏡子前往身上比劃一件裙子。

  “怎麼這麼晚?”

  李婷把包丟在沙發上,“方宇他媽累得病倒,吳姨打電話來,我就去醫院看了看。”

  “她不是有兒子嗎?”伊文翻了個白眼,對方家她向來沒幾分好感。

  “……他這些日子去首爾出差了。”

  伊文的手指點了點李婷的額頭,恨鐵不成鋼地道:“我看你就是心軟!”

  “爺爺對我的恩情我不敢忘,我答應過他會好好守著方家的。”

  “這方家就屬那老頭最狡詐了!他那行為說好聽點算臨危托孤,但方宇這樣的巨嬰我還真第一次見。”伊文皺了皺小巧秀挺的鼻子,“我看他啊,就是自私自利,在死之前還不安生,要你答應對方宇不離不棄才肯斷氣,其實是怕你‘富貴盈門’的福氣給了別人家!”

  “好啦,再氣下去就要長魚尾紋了!”李婷捏了捏伊文氣鼓鼓的臉頰。

  “你看看你,那麼豆丁大的恩情就把你壓得死死的。”

  伊文拍開她的手,“要換做我,才懶得管他死不死得瞑目,直接拍拍屁股走人!”

  李婷隨意地笑笑,沒有反駁。

  她沒有告訴伊文的是,六歲那年,如果不是方錦城,她跟外婆也會跟外公死在一塊兒。

  是方錦城冒著汽車爆炸的危險把她跟外婆從車禍現場救了出來。

  若不是礙著這份情義,當年外婆也不會眼睜睜看她被方家人帶走而不做任何抗爭。

  “婷婷。”

  “李婷!”

  “李婷,跟你說話呢,走什麼神!”

  李婷神思歸位,看向旁邊拿著裙子比來比去的伊文:“什麼?”

  “我剛才說,今晚陪我去相個親!”

  “你不是跟喬東談著嗎?”李婷靠在沙發上,揉了揉額角。

  “早吹了,那混蛋跟我在一塊兒還敢把那兩條肥短腿劈開,”

  伊文撲向李婷,滿臉期待地捧著雙手:“這次這個不一樣,是一隻海龜。”

  然後兩人開始重複這些年來最習以為常的對話——

  “……我能

拒絕嗎?”

  “不能!”

  伊文相親的地方是C市極富盛名的私人會所——“極地”。

  李婷穿著羽絨服跟牛仔褲,一雙雪地靴讓她比踩著十二釐米高跟鞋的伊文矮了一截。

  “雖然是讓你來當陪客,但你是不是也太過隨意了點?”

  伊文把李婷從頭到腳掃了遍,伸出食指搖了搖,“你這品味不行!”

  “怎麼不行啦?咱姐們兒走的是清純萌妹子路線。”

  汪洋不知從哪個角落竄出來,優雅地拿出一瓶保濕噴霧往臉上噴了噴,斜了打扮豔麗的伊文一眼,視線停在她的領口:“至於你,無限風光在險峰!”

  伊文撇撇嘴角,輕哼一聲:“懶得理你。”然後扭著俏臀一步一搖地推門而入。

  李婷跟著要進去,汪洋卻一把拉住她:“這次對方又是什麼底細?”

  “聽說是只海龜。”

  “那也是一隻五肢短小、體重超標、外加禿頂肥肚的老海龜!”汪洋一語道破天機。

  伊文選男人的品位跟換男人的速度,確實太過異于常人。

  李婷也無奈:“但她喜歡不是嗎?”

  “哼哼,你先去包廂,我去把車停一下。”說著,汪洋轉身鑽進了旁邊那輛路虎。

  ……

  李婷由服務生引著找到包廂。

  推開門的瞬間,伊文落落大方的笑語聲從裡面傳來。

  “澳洲悉尼嗎?去年年中我也去過一趟,那會兒剛好是采橘的好時節。”

  包廂的沙發上坐了五六個男人,西裝筆挺,五十到五十歲年齡不等,但有一點幾人出奇的一致,就是汪洋形容的“五肢短小、體重超標、外加禿頂肥肚”。

  伊文瞧見李婷,立刻捨棄了旁邊一個富態十足的男人跑過來。

  “怎麼站在門口不進去?”她挽住李婷的手臂。

  李婷又往裡面看了看,“你不是說相親嗎?怎麼這麼多人?”

  “哦,今天剛好是戴蒙的生日,他就請了幾位好朋友,你不會介意吧?”

  伊文雙手合十,巴巴地瞅著李婷:“你可不能臨陣脫逃,你要走了,等會兒我喝醉了,誰來保證我的人身安全,婷婷,你也不願意看到我出什麼事兒吧?”

  李婷沒有掉頭離開,在伊文的軟磨硬泡下,隨便找了處偏僻的位置坐下。

  而伊文再次跟那幾隻“海龜”海聊起來。

  “沒見過?不是吧,我經常出席一些時尚派對,偶爾也會去巴黎、米蘭時尚周。”

  “都快八點了,戴蒙,你那位朋友怎麼還不到?”有人問道。

  戴蒙看了看手錶:“應該快了,剛才給他打電話說已經在路上了。”

  李婷拿起一杯溫開水,小抿一口,包廂門這時被推開,一道矜持的柔美女聲隨之響起。

  “戴總,路過商場看到有塊手錶很適合你,就進去瞧了瞧,我們不會遲到了吧?”

  李婷握著水杯的手倏爾收緊,她抬頭看向門口——

  華倫天奴的奶白色毛衣,粉色百褶短裙,襯出一雙細長的美腿。

  李舒夏手上挽著一件粉色的大衣,烏黑的直發高高地紮成馬尾,露出妍麗的五官,化著淡淡的妝容,這樣精緻清純的佳人,有誰會把她跟貧民窟裡的小太妹聯繫到一塊兒?

  戴蒙已經起身迎過去:“李小姐能來,我就倍感榮幸了!”

  李舒夏垂眸一笑,淺淺挽起的嘴角,露出一雙俏皮的梨渦。

  “這次悉尼之行李小姐可給了我不少驚喜!”戴蒙的言辭間盡是誇讚之意。

  “戴總太客氣了,沒給您添麻煩我就謝天謝地了。”

  “瞧李小姐這話說得……”

  戴蒙呵呵笑,似想到什麼,頗為愉悅地說:“李小姐,之前我跟你提過的伊小姐今晚也來了,我發現你們有不少共同愛好,趁這個機會你們可以好好聊聊!”

  李舒夏羞赧地紅著臉頰,順著戴蒙所指的方向望去,頃刻間笑容染上了幾分諷刺:“沒想到戴總要介紹的是她啊……”

  戴蒙詫異地看了眼一臉憤懣的伊文,“你們認識?”

  伊文沒答話,瞪了眼嬌柔做作的李舒夏,擔憂地看向角落裡的李婷。

  李婷的手牢牢地扣著杯子,因為過於用力導致關節泛白。

  “何止認識……”

  李舒夏倨傲地抬起下顎,似笑非笑地望著李婷:“表姐,原來你也在啊!”

  “這位……是李小姐你的親戚?”戴蒙錯愕地指了指李婷。

  “沒看出來?”李舒夏摸了摸自己的臉,“上學時很多人都說我們表姐妹像呢!”

  李婷臉上一派冷清,雙眼直直地望向李舒夏,面色蒼白得有些嚇人。

  伊文已經到李婷身邊,滿臉歉意地拉住她的手:“婷婷,對不起,我真不知道他會把這只狐狸精喊過來,你別生氣好不好?要知道他跟這個小踐人認識,我絕對不跟他來往!”

  “躲在角落不會在說我的壞話吧?”李舒夏含笑地走過來,直接在沙發上坐下。

  她抬起手撥了撥鬢邊的碎發,纖細的手腕從袖子裡滑出,一串鑲嵌著細鑽的手鏈映入了所有人的視線裡。

  李舒夏“呀”了一聲,忙把袖子撂下,尷尬地看向李婷:“表姐,我真不是有意刺激你的,我跟宇剛下飛機沒多久,又趕著過來給戴總過生日,匆匆忙忙地忘記取下來了。”

  李婷望著那串收斂,就像看到了一個莫大的諷刺——

  她在醫院裡照顧他的母親,他卻在韓國跟她的表妹雙宿雙飛。

  “表姐,宇還給你帶了一份禮物,是我跟他磨了很久他才答應買的。他嫌麻煩,我看他隨手丟在酒店沙發上,就放到了我的行李箱裡,等你什麼時候有空,去我那兒拿一下吧!”

  李舒夏見李婷的目光一直落在自己的腕間,下意識地去摸手鏈,勾了勾唇角,但馬上又抱歉地咬著唇:“這是限量款,很漂亮吧?如果表姐你真喜歡的話……”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