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二婚女人之再嫁豪門

正文 第十九章 情盡意斷(十九)

書名:二婚女人之再嫁豪門 作者:386346812 本章字數:4764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0日 10:29


  第十九章情盡意斷(十九)

   “我不喜歡。”李婷淡淡地截斷了李舒夏的話。

  李舒夏眼底的挑釁更濃:“是嗎?其實宇給你選的禮物也蠻不錯的。”

  “雖然我不喜歡,但這條狗鏈確實蠻漂亮的。”

  李舒夏先是得意一笑,待反應過來,神情一變,有些羞惱:“你什麼意思!”

  李婷的視線從那條手鏈上移開,對上她惱怒的目光:“字面上的意思,你聽不懂嗎?”

  “你!”李舒夏氣得咬牙切齒。

  李婷已經站起身。

  “婷婷……”伊文心裡悔到不行,恨不得撕爛李舒夏的臭嘴。

  “沒事。”李婷握了下她的手,“你們玩,我先回去了。”

  李舒夏卻一改扭曲的表情,拿著手機起身:“表姐你還不知道我現在住在哪兒吧?”

  李婷止住腳步,冷眼看著她,不知道她又想搞什麼花樣。

  “雖然是幾年前的裝修,但擱在今天也絲毫不俗氣,”李舒夏把手機遞到李婷跟前,風情地一笑:“我丟了不少陳年舊物,表姐,你看看我的佈置,是不是特別溫馨,有家的感覺?”

  可是,李婷沒去看手機裡的照片,而是一瞬不瞬地定定看著李舒夏。

  李舒夏有些裝不下去,“表姐,你這樣看著我做什麼?”

  “你不知道?”李婷撥開她的肩:“那就去照照鏡子。”

  只是她還沒跨出一步,包廂門再次敞開。

  戴蒙已經起身迎上去:“方總,可算把你盼來了!”

  方宇淡笑地跟戴蒙握手寒暄了幾句,一偏頭,就看到了站在沙發前的李婷。

  李婷雙手握成了拳,眼角有點乾澀,卻也不再遲疑,抬步欲走。

  “表姐,我是因公出差,真不是你想的那樣……”見她要走,李舒夏忽然急急地扯住她的手,委屈又帶著哭調的聲音在包廂裡響起:“你要喜歡,我想辦法再給你買一條好不好?”

  其他人都紛紛好奇地看過來。

  “放開!”李婷冷冷地對演得起勁的李舒夏命令。

  李舒夏搖頭,滿臉哀戚:“不放,如果你不原諒我的話!”

  伊文看不下去地沖過來,一把扯開李舒夏:“裝什麼裝?剛才不是很得意嘛?”

  “啊——”李舒夏身形一晃,撞到旁邊的茶几。

  伴隨著茶杯落地碎裂的聲響,李舒夏跌坐在地上的同時,手按在了玻璃渣子上,白皙的手心隨即溢出鮮紅的血液,不出幾秒就變成了一隻血手:“好痛……”

  李婷沒想到會出這樣的意外,驚愕地看著滿地的玻璃渣子還有捂著手滿頭冷汗的李舒夏。

  望著倒在地上咬著唇瓣隱忍落淚的李舒夏,李婷忽然發現自己並不瞭解這個表妹。

  什麼時候開始那個見識短淺的小太妹居然也學會勾心鬥角了?

  她的肩膀被撞了一下,眼前閃過一道身影。

  李婷定睛望去,方宇蹲下仔細查看李舒夏的傷勢,然後抱起她:“我送你去醫院。”

  李舒夏窩在他的懷裡,氣虛微弱地點點頭,仰著頭目光依賴地凝視著他。

  伊文望著兩人旁若無人地眉來眼去,扭頭瞧見李婷波瀾不驚的側臉,瞬間恍悟了李舒夏使得手段,心裡滿是對李婷說不盡的心疼和對那狐狸精的氣憤。

  “臭不要臉的騷狐狸!勾引了別人的丈夫還敢這麼招搖過市!”

  李舒夏的眼淚如雨珠子往下掉:“宇……”

  方宇望著擋路的伊文,眼神陰鷙,冷冷地開口:“讓開!”

  “方宇,你他媽腦子裡裝的是豆腐渣嗎?難道沒看出這個女人在演苦情戲?不過你們還真是一對,賤男賤女,雙賤合璧,天下無敵了你們兩個!”

  “說夠了嗎?”方宇沉著臉,“說夠了就讓開。”

  伊文氣得肺疼,“方宇,你個忘恩負義的混帳,當年如果不是……”

  “管好你的朋友!”方宇看了眼李婷,不等伊文罵完,抱著李舒夏就走了。

  伊文餘慍未消,還想繼續罵這對狗男女,卻發現李婷怔怔地站在那。

  “婷婷……”伊文憂心地喚著她:“你怎麼了?”

  與此同時,汪洋推開門沖進來:“你們猜我剛才看到誰了?不就是方宇跟那個……”

  待發現狼藉一片的場景,他哽住了後面八卦的話,“出什麼事兒了?”

  ……

  冰涼的水撲在臉上,冷得全身都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李婷雙手撐著盥洗盆,良久,才抬頭望著鏡子裡滿臉水珠、臉色難看的女人。

  伊文不知何時進了洗手間,正站在了她的身後。

  李婷望著她佈滿關心的眼睛:“伊文,我跟李舒夏長得是不是很像?”

  “像個屁!”伊文直接爆了粗口:“她就一山寨貨!你難道沒看出來她一顰一笑都在模仿你,可是假的就是假的,哪怕模仿得再好,她李舒夏永遠都成不了你李婷!”

  “是嗎?那為什麼方宇寧願碰個山寨貨,也不肯碰我?”

  伊文心疼這樣失魂落魄的李婷,“是他眼瞎了,看不到你的好。”

  “李舒夏告訴我,因為她有那層膜,所以方宇當年睡她的時候她才十五歲。”

  “婷婷,你別這麼想,這不是你的錯……”

  李婷自嘲地彎起嘴角:“伊文,你說,如果我還是個處,方宇是不是就不會睡其他女人了?”

  “嘶——”紅藥水塗到手心傷口上,李舒夏疼得齜牙咧嘴。

  急診室的門打開,方宇拿著手機進來。

  李舒夏看到他,立刻淚眼摩挲,可憐巴巴地盯著他英俊卻冷然的臉龐:“宇……”

  方宇橫了她一眼,面無表情地跟醫生詢問了情況,然後才走到床邊。

  “玻璃渣已經都取出來了,等傷口包紮好,你自己打車回去吧。”

  說完,他邊撥電話邊轉身就要走。

  這樣的結果不是李舒夏想要的,甚至可以說,跟她預料的南轅北轍了!

  她連忙光著腳下床,扯著方宇的手:“你怎麼了?”

  方宇一下就甩開了她的手。

  李舒夏跌在床上,掌心因為受擠壓傳來鑽心的痛楚,忍不住吃疼地輕“啊”了聲,她顧不得傷口,委屈又驚慌地看向方宇:“宇……”

  “誰讓你去極地的?”方宇的聲音冷徹入骨,冷眼俯瞰著她。

  “我……我就是經過那兒,看到戴總剛巧過生日,就過去看了看。”

  方宇冷嘲地勾起薄唇:“是這樣子嗎?”

  李舒夏忙點頭,“我真不是有意的,如果我知道表姐在那,我一定不會過去的。”

  見方宇還是冷冷地看著自己,她慌了神,語無倫次地解釋:“真的是表姐她先刁難我的,還有她那個潑婦朋友,我沒想要招惹任何人,是她們存心跟我過不去……”

  李舒夏滑下床,半跪在方宇腳邊,拉著他的西褲,揚起一張梨花帶雨的小臉。

  “我以後都聽你的話,你要不喜歡表姐看到我,我就不在她面前出現了。”

  方宇一腳踹開她,毫不留情的力道疼得李舒夏彎腰捂住自己的肚子。

  “你算什麼個東西?敢跟她那麼說話……”

  李舒夏低聲抽泣,雙肩抖動,卻不敢在方宇跟前吱聲。

  “還有,我的名字是你叫的嗎?”

  李舒夏往後縮了縮脖子,聽到頭頂傳來方宇冷血無情的聲音——

  “如果再讓我知道你找她,你應該明白是什麼下場。”

  ……

  方宇回到轎車裡,並沒有當即開走,而是靜靜地坐在駕駛座上不知在想些什麼。

  過了很久,被丟在副駕駛座位上的手機發出震動。

  方宇猛地轉頭看向手機,卻在看清上面顯示的號碼後,又仰頭靠回座位上。

  直到電話響起第二遍,他才拿過手機接起,淡淡地叫了一聲:“媽。”

  “怎麼才接電話?王秘書說你已經回國了。”

  蔣愛華忽然語氣一轉,“你是不是又跟外面的女人在一起?”

  方宇閉上眼,沒有回答。

  “到底要我說多少次你才肯聽?”

  電話裡傳來蔣愛華怒其不爭的責備:“婷婷到底哪裡不好了,你要這麼對她?既然娶了她,就要對她負責,如果你真的不稀罕她了……想要離婚我也不會反對了。”

  方宇驀地睜眼,聲音變得冷硬:“我不會離婚。”

  “既然如此,那你這樣傷婷婷的心又算什麼?”

  方宇默不作聲。

  蔣愛華在電話那頭歎氣:“我白天的時候跟婷婷提了回方家的事,她雖然沒點頭,卻也沒當場回絕。如果你還想繼續這段婚姻,就跟外邊的女人斷乾淨,回家好好跟婷婷過日子!”

  ……

  “如果她還是個處,方宇是不是就不會去睡其她女人?”

  關於這個問題,在夜深人靜時,李婷經常會想,想到通宵失眠,想到一顆心揪起地疼。

  也許他們會幸福美滿地過完一輩子,也可能會經歷七年之癢,熬不過去就分道揚鑣。

  但在滿懷憧憬地領取結婚證時,他們一定想不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

  從“極地”出來,李婷沒有坐伊文的車回去,而是獨自走在大街上。

  她想一個人靜一靜,伊文沒勉強她,再三交代後才離開。

  身後突然響起摩托車引擎的動靜。

  李婷來不及反應過來,她的手腕處一疼,手提袋已經被搶走了!

  “喂!”她追了兩步,卻只能眼睜睜看著摩托車消失在黑暗裡。

  三更半夜孤身一人遇上搶劫,現在又身無分文……

  李婷攏了下被風吹亂的長髮,她站在空曠的路上,忽然不知道該去哪裡。

  耳畔隱約有孩子的叫喚聲傳來——

  李婷四下看了看,發現空無一人,當她以為是自己的幻覺,準備收回視線時,眼角餘光卻看到馬路對面的商場落地窗前站著的陸子涵。

  小傢伙穿著咖啡色的羊毛開衫,戴著厚厚的圍巾,外面套了一件羽絨服,牛仔褲搭配著牛皮靴,又酷又可愛。

  此刻他肉肉的小手拼命拍著玻璃,黑亮的眼睛沖滿喜悅,大聲喊著:“婷婷,婷婷……”

  而他身後,則跟著一個保姆樣的中年婦女。

  見李婷轉頭發現了自己,陸子涵高興地轉身撒腿就跑。

  不出一分鐘,李婷就看見一道小小身影出現在商場大門口,朝著這邊跑過來。

  “小少爺,你慢點啊慢點!”身後保姆急急地喊道。

  馬路上車輛川流不息。

  李婷也顧不上現在是紅燈,為了防止陸子涵橫衝直撞地過來,只好先行在一片鳴笛聲裡橫穿了馬路。

  “婷婷!”她的雙腳剛在對面落定,懷裡就撞進了軟軟熱熱的一團。

  李婷下意識地低頭,陸子涵被凍紅的一張小臉映入她的視線裡。

  “婷婷,你這麼晚了怎麼還不回家?”

  婷婷?李婷愣了愣,然後才明白過來小傢伙是在叫自己。

  “我……”不等她開口,陸子涵又軟又熱的小手攥住了她的手。

  他把她的雙手裹在自己小小的掌心,然後有些責怪地看了她一眼:“這麼冷的天,怎麼不戴手套?你看你,都凍得僵掉了!”

  “這麼冷的天,怎麼不戴手套?你看你,都凍得僵掉了!”

  陸子涵捧著她的雙手,往合攏的手掌心裡呵了口熱氣,然後替她搓著微涼的手。

  熱量從又厚又軟的小手源源不斷地傳到她的手背。

  李婷看著低頭專注幫她取暖的孩子,眨了眨眼睛,眼角有濕潤的感覺。

  已經多久沒有人這樣細心地照顧她了?

  “現在還冷嗎?”

  陸子涵抬頭瞧見李婷泛紅的眼眶,立刻焦急道:“婷婷,怎麼啦?是不是凍壞了?”

  他一張白皙的小臉因為擔憂著急憋得通紅。

  李婷蹲下來,反握過他的小手,平視著他漂亮的眼睛,彎起唇角,輕聲說:“老師只是感動。”

  陸子涵舒了口氣,整個人都放鬆下來:“我還以為你哭了呢!”

  “晚上風大,有些迷了眼。”。

  “那要我幫你吹吹嗎?”

  李婷捏了捏他厚實的小手板,笑著道:“已經沒事了。”

  小傢伙扭捏著到:“可我奶奶說吹吹會比較好。”

  李婷聽出他聲音裡的失落,隨即明白過來自己的回絕可能打擊了孩子幫助人的熱情,便假裝難受地眯起眼,用手揉了揉:“好像又進了沙子……”

  “真的?那我幫你吹吹。”

  “好。”李婷配合地眯著眼。

  胖胖的小手指捧著她的臉,陸子涵便對著她的眼睛輕輕吹了幾口氣,然後退回去:“好了。”

  暖暖的、帶了些奶香的氣息拂過臉頰,就像一根柔軟的小羽毛掃在她的心田上,癢癢地,李婷睜開眼,看著背手忽閃著黑亮大眼睛的孩子,莞爾:“子涵,謝謝你。”

  小傢伙撓了撓頭發,有些不好意思地轉開眼,耳根子隱隱發紅。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