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二婚女人之再嫁豪門

正文 第二十四章 我是不是該離婚?

書名:二婚女人之再嫁豪門 作者:386346812 本章字數:4129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8日 12:16


  第二十四章我是不是該離婚?

  五個小時極速車程,李婷趕到H市醫院時,老人家已經推出了手術室。

  站在重症監護室外面,望著躺在裡面戴著氧氣罩的外婆,李婷不顧一切地就想沖進去。

  “你冷靜點。”伊文牢牢地抱住李婷,“先問問醫生情況。”

  李婷眼睛裡全是血絲,有些發抖的手攥著伊文的袖子:“上回手術明明很順利,霍醫生說過只要堅持定期檢查跟吃藥就不會病發,前幾天外婆跟我打電話時還好好的……”

  病房的門打開,主治醫生跟護士魚貫而出。

  李婷立刻放開伊文,急切地問醫生:“霍醫生,我外婆為什麼會突然發病?”

  “你外婆前年做了搭橋手術,這兩年都相安無事,本來依照這些年我就醫的經驗,雖然存在病發的危險,但幾率極低,但這次你外婆顯然是受了刺激,導致血壓升高,從而引起了心肌梗塞。”

  受了刺激?

  李婷有些難以置信,在她被送去方家後,沒多久李繼明一家也鬧騰著搬去了C市,老家只有外婆一個人。而且外婆為人一向寬厚,和鄰里關係和睦,怎麼會忽然受到刺激?

  “病人這次的情況不是很樂觀,血壓一直顯示不穩,想來老人家有很重的心思。我能醫身體上的病痛,卻治不好她的心病,要是病情繼續惡化下去,你們只能轉到大醫院去治。”

  醫生離開後,李婷站在大大的玻璃前,貼著手,有害怕,也有茫然。

  伊文望著目光黯淡的李婷,扶住她單薄的身體。

  “伊文,如果連外婆都要離開我了,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值得我留戀?”

  “如果H市這邊治不好,我們就把外婆接到C市去治,C市是全國數一數二的省會城市,難道還找不到一個優秀的心臟外科醫生嗎?”

  李婷把頭靠在伊文肩上,聲音暗啞得有些哽:“伊文,我害怕,真的害怕。”

  “外婆到底受了什麼刺激?”伊文想起醫生說的話來。

  李婷望著病房裡睡得安詳的老人,心電儀器上的波浪線讓她忐忑的心情稍稍緩和。

  “我也不知道,外婆沒跟我提起過。”李婷搖頭,眉眼間透著倦意和憔悴。

  “婷婷?”一聲不確定的叫喚在旁邊響起。

  李婷轉身,看到一個打扮淳樸的中年女人,只消一眼,她就認出是住在外婆隔壁的李大媽。

  也是李大媽第一個發現老人家暈倒在家,並撥打120叫救護車的。

  “還真是婷婷?”李大媽又驚又喜,瞧見李婷身邊長相豔麗、打扮時尚的伊文,有些羞赧地笑了笑,隨後又往李婷身後看了看,“婷婷,你老公呢?”

  李婷沒想到李大媽會提到方宇,這些年,方宇從未再來過H市。

  徐嬸一臉歆羨地說:“你外婆跟我們坐在一塊兒聊天時,三句不離她的外孫女婿,說那孩子重情義,把你嫁給他,她就算這麼去了也能瞑目。”

  李婷的眼圈發澀,冰涼的手忽然被一股溫暖包裹,伊文捏緊了她凍僵的手。

  “我把你外婆送來醫院時,她昏昏沉沉地還在喊著你老公的名字。”

  和李大媽又聊了一會兒,但基本都是她在說,李婷怔怔地聽著,思緒飄得幽遠。

  李婷的腦海裡自動浮現出的是外婆坐在家門口那棵榕樹下,一邊剝著豆子一邊跟鄰里說著關於她這個外孫女的事兒,陽光照得那張佈滿褶子的笑臉暖暖的。

  ……

  “餓了吧?我去買點速食回來。”

  李大媽走了後,伊文發現兩人急匆匆從C市趕來,午飯還沒吃就到晚飯時間了。

  李婷透過玻璃看了眼外婆,握住伊文的手,“伊文,讓你受累了。”

  “傻瓜,咱倆什麼關係?你先在這守著,我去一下就回來。”

  等伊文風風火火的身影消失在視線裡,李婷仰頭靠著牆壁,眼睛乾澀地發疼。

  過了良久,她站起來走去護士站:“能讓我打個電話嗎?”

  “可以,自便。”護士友好地把電話往李婷面前推了推。

  李婷拿起電話,手指熟練地撥了一串數字,卻久久沒有按下最後一個數字。

  “到底打不打?不打的話就讓開,別妨礙到其他人。”排在後面的大老粗嚷道。

  李婷往旁邊一站,剛要去擱下電話,不遠處傳來護士的叫喊聲。

  “唐美嬌的家屬,唐美嬌的家屬人呢?”

  就像是從夢中驚醒,李婷驀地轉頭看向病房位置,電話脫手吊著線摔在檯子上,李婷推開身後的大老粗,不顧他的罵罵咧咧,跌跌撞撞地奔向重症監護病房。

  剛到病房門口,就看到幾個護士跟醫生推著一張病床疾步走去走廊盡頭的手術室。

  “外婆!”李婷追過去,卻被護士隔開:“請在外面等著!”

  老人家戴著氧氣罩,臉色蒼白暗淡,眉間染了一股青色,情況不妙。

  李婷抓住霍醫生的手,“霍醫生,求你,一定要救救我的外婆……一定要救救她!”

  霍醫生看著滿眼驚恐的李婷,迅速地掃了眼走廊,“怎麼就你一個人?出了這麼大的事,其他家人呢?”

  “我舅舅一家在C市,可能不知道外婆出事了。”

  “那你丈夫呢?我聽你外婆說你已經結婚了,這種事沒個男人撐著怎麼行?”

  “他……”李婷不知該怎麼說,杵在那裡有些手足無措。

  霍醫生一邊戴口罩一邊進手術室:“我先做手術。”

  手術室的門重重地在李婷跟前關閉。

  手術進行了十幾個小時,李婷一直在手術室外守

著,不吃不喝也不睡。

  等霍醫生出來告知老人家暫時脫離了危險,李婷大腦裡緊繃的那根弦瞬間鬆懈,像被抽幹了最後一絲力氣,身體無力地跌坐在地上,很久都站不起來。

  “以病人目前的情況,我勸你們最好馬上轉院到大城市的醫院,那裡的醫療水準比咱們小城市先進,許多心臟外科的權威專家也經常去大醫院坐診,運氣好或許還能碰上。”

  霍醫生說著面露為難之色:“不過那費用也是一般人沒法承受的。”

  “這個不是問題,只要他們能把外婆治好,花多少錢都可以!”伊文道。

  “那就好。”霍醫生看向李婷:“我馬上幫你們辦相關手續。”

  ……

  轉院手續辦得很迅速,加上伊文動用的關係,老人家連夜被送往C市最大的醫院。

  站在病房外,望著裡面進進出出幫外婆看診的醫生,李婷一顆心總算安穩下來。

  “過來,吃點東西吧!”伊文把盒飯塞到李婷手裡,“不然哪有力氣照顧外婆?”

  李婷捧著還熱乎乎的飯菜,心中動吳,“伊文,謝謝你。”

  “又說傻話了!”伊文故意摸亂李婷的頭髮,“咱們誰跟誰?”

  對於伊文回避說起的身世家境,李婷從沒主動問過,誰都有秘密不是嗎?

  而她現在能做的就是把伊文的這份恩情記在心底。

  “沒想到老傢伙居然來C市了,這也好,省得我下次還要浪費車費去找她!”

  王玉咋咋呼呼的聲音響徹了整個走廊,刺得人耳膜陣陣難受。

  李婷剛辦好住院手續就給李繼明打了電話,李繼明平淡的口吻顯然早就知道外婆病發,但他們卻沒第一時間趕去H市,現在倒是來的夠快。

  不同于上回見時的窮酸樣,王玉穿著一件紫紅色的貂毛,但她硬是把那份貴氣穿出了土大款的味道,脖子上的粗金項鍊晃得人睜不開眼,臉上還能看到沒抹勻的粉底液。

  李繼明也好不到哪兒去,一套高檔西裝被他撐得實實地,可能因為出來得太急,領帶打歪了,有些禿頂的腦門上滲了一層細汗,看得李婷皺緊了眉頭。

  “我看老太婆她就是怕死才整天往醫院跑,”王玉瞟了眼圍了一病床的醫生護士,撇了撇嘴角,“不過活了個八十歲,我看也差不多可以了……”

  “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李婷冷聲呵斥了王玉。

  王玉囁喏了下,橫了眼旁邊的丈夫,示意他說話。

  李繼明清了清嗓眼,挺直背脊,雙手背在身後,“婷婷啊,舅舅有話跟你說。”

  “什麼話?”李婷轉頭看病房裡:“有事等外婆度過危險再說。”

  王玉不樂意了,偷偷捅了捅李繼明的胳肢窩,臉上流露出迫不及待的神情。

  李繼明瞅了眼病房,想到自家病發的老娘,忽然有些難以啟齒,但王玉在後面用力地掐了他一把,疼得他哎喲一聲,吞吞吐吐地開口:“小婷……你……你跟……方方……”

  “你舅舅是想問你什麼時候跟方宇離婚?”王玉接過話茬,氣勢淩人地斜視李婷,“難道你打算一直讓你表妹名不正言不順地跟著方宇?”

  “表妹?”李婷冷笑,諷刺地看著這對夫婦:“原來你們還知道李舒夏是我表妹。”

  李繼明悻悻然,王玉卻囂張地抬高下巴:“今天來這裡,我們就是要跟你攤牌。”

  李婷不敢相信他們居然無恥到這個地步,拉著伊文就要走,“不送。”

  “噯!我話還沒說完呢!”王玉氣得直跳腳,轉而重重抽了李繼明一下:“我就說嘛,她怎麼那麼容易答應離婚?老傢伙也真不中用,剛跟她提了提,就裝死維護這只小破鞋,我看她是越活越糊塗,都不知道誰才是他們李家的親孫女了!”

  王玉喋喋不休的責駡聲讓李婷驀地止步。

  “她要繼續這麼偏心下去,等她死了,牌位就別想咱們莉莉來捧!”

  看到忽然回過身來的李婷冷冷地盯著自己,王玉咽了口口水,往李繼明背後藏了藏,強作鎮定地吆喝:“瞪什麼瞪?難道我有說錯嗎?”

  一股怒火在李婷心頭燃燒,“你打電話給外婆了?”

  “……難道我不能打嗎?她孫女都被人騎到頭上了,她這個做長輩的不該管管嗎?”

  李婷怒極反笑,“你女兒一個當三兒的,被人騎不正常嘛?”

  “李婷,你這什麼話!”李繼明板起臉,“不管怎麼說,莉莉是你的表妹,年紀又比你小,讓你讓著她點難道有錯嗎?怎麼連一點當姐姐的樣子都沒有!”

  “讓?怎麼個讓法?等你女兒有了富貴盈門的命格後再來跟我說。”

  李婷懶得再理會他們,只是,她剛要走,王玉得意洋洋的聲音響起:“我們莉莉呢,是沒有什勞子的命格,但她肚子裡有方宇的孩子啊!”

  伊文站在李婷身邊,清晰地看到李婷瞬間失了血色的臉龐,連忙摟過李婷,身後王玉挑釁的聲音不斷:“要不是前幾天手受傷去醫院,還真不知道她都懷孕了呢!”

  “婷婷……”伊文用只有兩人能聽見的聲音叫道,生怕她接受不了這個事實。

  李婷卻輕輕地推開她,抬眸望向李繼明夫婦,蒼白的唇瓣勾起一道弧度:“那又怎麼樣?只要我不在離婚協議上簽字,她李舒夏就是第三者,她的孩子同樣也是私生子!”

  李婷覺得自己從來沒這麼惡毒過,看到王玉氣得兩眼翻白,她心裡是暢快的,在李繼明的罵聲裡,她頭也不回地推開病房門進去了。

  醫生已經離開,病房裡只有心電儀單調的嘀嘀聲。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