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二婚女人之再嫁豪門

正文 第二十七章

書名:二婚女人之再嫁豪門 作者:386346812 本章字數:5355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0日 10:29


  第二十七章

   病房裡,陸子涵站在小板凳上,打開床櫃上他帶來的保溫杯,端著個小碗,踮著腳小心翼翼地用勺子把白粥一勺一勺地舀進碗裡,不忘用小嘴輕輕地吹著滾燙的熱氣。

  他穿了嫩黃色的衛衣三件套,腳上是一雙雪地靴,單看背影完全將他誤認為是小女孩。

  “外婆,你想加點糖嗎?”

  陸子涵說著放下碗,踏下板凳跑到沙發邊,從鼓鼓的裡掏出了一包還沒開封的一袋紅糖糖。

  “這是我剛才來醫院路上特地繞去超市買的,聽超市阿姨說這個糖是進口的。”

  靠在床頭的老人家臉上掛著笑容,原本憔悴的臉色好了不少,聽到開門聲,她扭頭,看到拎著水果進來的李婷,笑容擴大,“來了?”

  “嗯,”李婷剛進去,一把椅子已經搬到了她的腳邊:“婷婷,累了吧,坐會兒。”

  陸子涵一雙亮亮的大眼睛噙著討好的笑,李婷說不感動是假的,她邊在椅子上坐下,邊拉過他肉肉的小手,柔聲問:“怎麼到這裡來也不告訴我一下?”

  “我擔心看護奶奶照顧不過來,就讓梁叔叔送我來了。”

  “謝謝你,子涵。”李婷誠摯地道謝,儘管對方只是個五歲的孩子。

  陸子涵的小臉蛋紅彤彤地,故作淡定地“嗯”了一聲,然後又跑回到床櫃前,端了粥送到外婆跟前,“外婆,粥應該不燙了,你喝喝看。”

  望著有模有樣喂外婆喝粥的孩子,李婷松了口氣,起身開始整理病房。

  “婷婷,方宇呢?你不是說他會來看我嗎?”

  李婷折疊衣服的手一頓,身後是老人家憂心的猜測:“你們是不是真的……”

  一旁的心電儀器裡的波浪線出現密集的起伏,李婷忙握住老人家的手,緊緊地,“他這幾天公司有個重要項目,晚些他就會過來,您別多想。”

  老人家望著李婷淺笑的臉,輕歎了口氣:“你們真的沒事嗎,”

  “當然沒事,您又不是不知道,他那麼疼我,怎麼可能會讓我受委屈呢?”李婷面帶笑容回答。

  “那倒是……”老人家放下心來,抬手輕撫李婷有些消瘦的臉頰:“婷婷啊,你會不會怪外婆在你那麼小的時候就把你送到方家去?”

  李婷搖頭,眼圈紅紅地,“我知道外婆的苦衷,而且方爺爺他從沒虧待我。”

  “你外公就那麼去了,你舅舅又那麼個德行,整天被你那沒品沒德的舅媽吆喝來吆喝去,還把你表妹教成那樣子,是外婆識人不清啊,也害得你小小年紀就遭那份罪,都是造孽啊……”

  老人家體力不支,說著說著就閉上眼沉沉地睡過去。

  李婷替外婆掖好被子,眨去眼中的酸澀,一轉頭就看到陸子涵正端著碗瞅自己,那雙黑琉璃般明亮的眼睛說不出的惹人憐愛,李婷從他手裡拿過碗,小聲說道:“吃過午飯了嗎?”

  “還沒。”陸子涵跟在李婷身後:“我早上起床就過來了。”

  李婷把碗放到水龍頭下洗,聽他這麼一說,不禁想起那個男人,小心翼翼的問道:“你爸爸沒說什麼嗎?”

  “沒有,我起來的時候他早就出門了。”

  陸子涵站在盥洗盆邊,感覺只要跟婷婷待在一起就幸福到不行,端著這份小甜蜜,他兩隻小胖手扒著盥洗盆,“婷婷,我以後可以經常來看外婆嗎?”

  李婷不免認真地看陸子涵,小傢伙不像玩笑,滿眼的認真跟期待。

  只是一想到他的爸爸--那個性格陰晴不定的男人,李婷就有些猶豫了,如果陸子涵經常來這裡,跟陸翔哲碰上的幾率不是為零的,而且孩子家裡會同意他整天往醫院跑嗎?

  見李婷一臉深思,陸子涵癟了癟小嘴,落寞道:“我爸爸經常不在家,只有陳阿姨陪著我,雖然她對我很好,可是我跟她沒共同話題啊,我一個人待在那麼大的屋子裡真的很寂寞的。”

  “那你有空的時候就過來吧,反正老師也就一個人,你來了還可以幫我照顧外婆。”

   看著這個小小年紀就這麼分外早熟的孩子,李婷心生不忍,不忍拒絕這個孩子的懇求。

  “我真的可以常來嗎?”小傢伙有點喜出望外。

  李婷笑著頷首:“你要來的時候就給我打個電話,免得到時候外婆出院了你跑個空。”

  洗好碗,李婷在從包包裡拿出便利簽,在便利簽上寫了自己的手機號交給陸子涵。

  小傢伙懷像寶貝似地揣著便利簽,甜蜜蜜地說:“婷婷,我明天買了手機就把號碼給你。”

  “呃,其實你不用特意去買,來之前用家裡電話打就好了。”

  陸子涵不樂意了:“那如果你有事要聯繫我怎麼辦?”

  李婷“……”

  陸子涵還是覺得明天買不靠譜,對李婷道:“婷婷,你的手機借我一下。”

  李婷不作他想,從包裡拿了手機給他。

  小傢伙邊用胖胖的食指在手機螢幕上點著,邊抬頭一本正經地囑咐李婷:“這是我的號碼,你要好好存著知道嗎?如果遇到麻煩,記得打電話通知我。”

  沒看漏孩子那等待的眼神,李婷藏起手機時下了好笑的保證:“好。”

  李婷帶陸子涵去醫院附近的餐廳吃了飯,沒多久小傢伙的司機就來接他去參加下午的跆拳道學習班,送走孩子,上樓時路過婦產科,李婷本能地在原地站了會兒,不知在想什麼。

  ……

  發現外婆喜歡喝粥,傍晚李婷刻意回家煮了帶過來。

  下車付了錢,李婷剛進醫院大門,腳下一頓,視線落在不遠處。

  夕陽映紅了半邊天,住院部前的停車道上停著一輛賓士,方宇穿著駝色大衣,他的頭髮被風刮得些微亂,他靠在轎車上,腳邊有一堆煙蒂,正抬頭望著住院部某個窗戶。

  這樣守望的一幕對李婷而言是全然陌生的。

  她的記憶裡保留的是那個二十歲的少年趁著爺爺不注意,半夜在樓下用小石子砸向她臥室的陽臺,學著貓叫吸引她的注意,然後用摩托載著她去看情人節新上映的電影。

  陰冷的風灌入領口,李婷一個激靈,緊了緊風衣,拎著保溫杯目光不斜視的直接走向住院部。

  “李婷。”她的手臂被突然攥住。

  李婷回頭望著方宇,目光冷淡,“有事嗎?”

  方宇迎上她的目光,忽然不知道說什麼,抓著她衣袖的手緊了緊:“外婆病了嗎?”

  “嗯,我還要上去照顧她,再見。”

  方宇沒有順著她的話鬆手,他垂下眼簾,長長的睫毛投下兩瓣陰影,遮掩了他眼底的情緒,他盯著她手裡的保溫杯:“為什麼不打電話告訴我?”

  “告訴你?我打了你就會來嗎?”李婷扯了扯嘴角,諷刺的說,“況且,整天往醫院跑,你忙得過來嗎?”

  方宇猛地抬頭看她。

  “如果你還有點良心,還念她以前對你的有一絲點的好,就麻煩你不要去打擾她。”李婷直直地望進他的眼底,“在這個世上,我就這麼個親人了,所以,請你們不要再來傷害她。”

  方宇的喉結動了動,眼底是濃得化不開的幽深:“我沒想要對外婆做什麼。”

  突然住院部大門口跑出來一個人,正是照顧外婆的看護阿姨

  一瞧見李婷,看護阿姨急得紅了眼:“李小姐,你快點上去,你外婆出事了!”

  李婷望著看護,有三秒的怔愣,隨即手裡的保溫杯啪嗒一下掉在地上打翻,她發瘋了似地沖進住院部,不是說情況已經穩定了嗎?怎麼還會出現意外?

  等她氣喘吁吁地跑到病房前,就看到李舒夏蒼白著臉杵在走廊裡。

  病房裡醫生正在實施搶救,心電儀器上的那根線波動起伏得厲害,那一聲又一聲急促的“嘀嘀”聲就像榔錘砸在李婷的心頭。

  李舒夏瞧見李婷時,忙搖著頭往後退:“不關我的事,不關我的事……”

  頃刻間,李婷就明白了外婆為什麼突然又會病發。

  “你對她做了什麼?”李婷扯過李舒夏的雙肩。

  “我……我……”李舒夏被李婷陰厲的眼神看得渾身發抖,下意識地用手護住肚子。

  李婷低頭,眼睛看向她的肚子,十指用力得想要嵌進李舒夏的肩頭,厲聲到:“你明明知道你奶奶有心臟病,為什麼還要來估計刺激她,李舒夏,你還是個人嗎?你是不是不把你奶奶氣死不甘休啊?”

  “我怎麼就不能說了?”李舒夏忽然眼圈一紅,倔著性子嚷起來:“我是她的親孫女,受了委屈難道還不允許我說說嗎?”

  李婷冷怒地笑,“你委屈?你有什麼好委屈的?當了婊子還要立牌坊嗎?”

  “那又怎麼樣?”李舒夏甩開李婷的手,“我現在懷了宇的孩子,你跟他結婚這麼多年,卻連一個蛋都沒下。她一大把年紀腦子糊塗,拎不清關係了,我給她洗洗腦還不……”

  話未說完,李舒夏的臉已經偏向一側,左頰立刻紅腫出現一個五指印。

  “你滾,”李婷冷聲指著一側的樓梯:“馬上滾,不然我不知道會不會殺了你。”

  “不就是個蕩婦跟野漢子生的小雜種,你有什麼好囂張的!你媽跟人跑了,把你扔在山上的亂葬崗,要不是我爸媽心善把你撿回來,你早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你這樣瞪我難道就能改變事實嗎?你就是個掃門星,把爺爺克死了不算,還害得方家家破人亡,李婷,你怪不著我,要怪就怪你的命太硬,現在還要把奶奶克死了!”

  李婷猩紅了雙眼,剛要衝過去,卻被人攔腰抱住。

  她的後背撞上那結實的胸膛,疼得整顆心都顫抖起來,耳邊是他的低喝聲:“還不走?”

  李舒夏貼著牆,瞧見來人,眼底流露出欣喜,剛想向他傾訴在李婷那裡所受的委屈,冷不防看到他陰鷙的眼神,聽了他冷冷的命令,連忙轉身就朝樓下跑了。

  “放開我。”眼看李舒夏要走了,李婷用力地去扯腰間的大手。

  方宇死死地摟著她,把她按在自己懷裡:“你冷靜點!”

  “放開我,放開我!”李婷從沒這麼歇斯底里過,就像個瘋女人,她拼命地掙扎,尖銳的牙齒把方宇的虎口咬得血淋淋,仿佛在宣洩這些年來的痛苦跟恨意。

  方宇任由她撕咬,疼得臉色蒼白,卻怎麼也不肯鬆手。

  滿嘴都是混著血腥味的淚水,李婷的身體像一支耗盡生命的枯蝶緩緩跌落,方宇抱著她坐在地上,她閉上眼,聲音沙啞:“你走吧,我不想看到你。”

  “我不走,等外婆度過危險……”

  “你一定要這麼噁心我嗎?”

  方宇身形猛地一震,雙臂卻更緊地抱住她,仿佛害怕一鬆手她就會消失。

  李婷眼角滲出淚水,聲音哽咽:“如果你不想看到我從這裡跳下去,馬上從我眼前消失,方宇,我以前有多愛你,現在就有多恨你,多噁心你。”

  方宇俊臉上的表情有些猙獰,嘴角卻勾起冷冷的笑:“是嗎?原來不止我有這種想法。”

  說完,他推開李婷徑直起身,轉身離開。

  李婷靠在冰涼的牆壁上,嘴邊還殘留著血跡,望著他漸行漸遠的背影,她環抱緊雙臂,一聲又一聲的嗚咽吞沒在喉間。

  ……

  方宇走出住院部,一道纖影就朝他跑過來,下一瞬,手臂被挽住。

  “剛才那個瘋女人嚇壞我了,差點都動了胎氣。”

  李舒夏抬頭瞧見方宇面無表情的側臉,小心翼翼地問:“姐夫,她是不是打你了?”

  方宇偏頭,望著她抿著嘴時頰邊的那對梨渦有些失神。

  “怎麼受傷了?”李舒夏眼尖地發現他流著血的右手,心疼地想要去查看傷口深淺,方宇卻甩開了她,一個不穩,李舒夏差點摔倒,有些幽怨地看他:“你怎麼啦?”

  “明天去把孩子打了。”方宇面無表情的說。

  李舒夏撒嬌的表情一滯,瞳孔因為不敢置信一縮:“姐夫……”

  “我會讓人替你預約好醫院,到時去景苑社區接你。”方宇說完就朝轎車走去。

  李舒夏臉上頓失血色,追上去抓住方宇的手:“為什麼要打掉孩子?”

  “既然不想要,生下來又什麼用?”

  方宇冷酷的答案讓李舒夏驚慌失措,“不是的,我沒有不想要啊,姐夫,我一定會好好照顧寶寶的。”

  “是我不想要,這個孩子我不想要。”

  李舒夏顯然有些接受不了這個事實,方宇的殘忍卻還在後面。

  “墮完胎,我會給你一筆錢,到時你想帶著你父母去哪裡都行。”

  “我不要錢。”李舒夏不停搖頭,哀求地望著他,“我什麼都不要,只要能在你的身邊,如果你不喜歡這個孩子,我馬上去打掉,求求你不要趕我走。”

  方宇看著她梨花帶雨的可憐樣,抬手,用指腹揩掉她眼角的淚。

  李舒夏以為他心軟了,聲音乖巧地說:“以後我一定聽你的話。”

  “你不愛我的錢,難不成是愛我這個人嗎?”方宇自嘲道。

  聽出他話語中的自嘲,李舒夏忙抬頭想一表衷心,方宇卻勾起嘴角,聲音輕柔:“如果我告訴你,我從沒打算跟你結婚,你還願意愛我這個人嗎?”

  李舒夏整個人如墜冰窟,方宇卻已經開車揚長而去。

  ……

  看護阿姨瞧見李婷坐在地上忙上前攙扶:“怎麼坐地上?快起來!”

  李婷在看護阿姨的眼睛裡看到了自己的樣子,披頭散髮,兩眼紅腫,像個瘋婆子。

  病房的門被打開,護士推著外婆直奔向搶救室。

  李婷連忙起身,身形一晃,卻忍著暈眩拉住醫生:“我外婆沒事吧?”

  “我們已經在儘量搶救……不過情況……你們最好有心理準備。”

  醫生看慣了生離死別,但瞧見李婷精神恍惚地跌坐在地上,還是歎了口氣,然後大步前往急救室。

  “剛才推過去那個老太太,我看活不成了,臉都灰白了。”

  “醫院裡都是這樣,明明已經死了,還要把人推進去,結果沒改變,還不是要準備喪事了,但交醫藥費時卻又多出了急救那一筆……”

  兩個病人從李婷身邊經過,竊竊私語聲卻如驚雷炸開在李婷的大腦裡。

  看護忙厲聲呵斥了那兩人:“胡說什麼呢?整天嚼舌根子,當心有報應!”

  那兩人本來還想反駁,卻在看見魂不守舍的李婷時噤了聲,一溜煙就跑了。

  看護蹲下身安慰李婷:“李小姐,老太太會好的,你別聽他們胡說八道。”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