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二婚女人之再嫁豪門

正文 第三十章 爸爸,你是不是喜歡婷婷?

書名:二婚女人之再嫁豪門 作者:386346812 本章字數:5443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0日 10:29


  第三十章爸爸,你是不是喜歡婷婷?

  望著坐在病床前沙發上的一對金童玉女,外婆笑彎了眉眼。

  過了稍許,老人家想起了什麼,對李婷道:“我想喝點白粥,你去樓下給我買點吧。”

  “好,”李婷起身的時候下意識地看向陸翔哲,意思是想要讓他一起離開,李婷是真的不想讓陸翔哲和外婆單獨相處,生怕前功盡棄了。但是好像外婆看出來李婷的那點小心思,並不隨她意。

  “讓方宇在這裡陪我聊聊天,你這麼大的人,不會買點東西還讓他跑腿吧?”

  李婷真不放心讓他們兩單獨待一塊兒,杵在病床邊磨蹭著不肯走。

  “醫院前邊路口有家永和豆漿。”陸翔哲的黑眸望著她。

  李婷剛解讀明白他的意思,他已經把自己的黑色皮夾遞過來:“順便買點日用品回來。”

  他的語氣很自然,自然到李婷都要誤以為他們真是一對生活融洽有默契的老夫老妻了。

  陸翔哲俊臉上的表情也沒有做戲的客套,似乎很放心就把自己的身家交給她似的,而他深沉的眼神讓她沒由來地相信了他,李婷轉身從沙發上拿了自己的錢包跟手機。

  “我有零錢,你就陪外婆聊會兒天吧,”走到門口時,李婷還是有些擔心,不忘轉頭跟陸翔哲交代:“有事就打我電話。”

  之前陸子涵在她手機裡輸的號碼,李婷隱約猜到那應該是陸翔哲的手機號碼。

  等病房的門合上,李婷的腳步遠去,外婆才褪去慈祥的笑容,看向坐在病床邊椅子上的男人,眼神雖然和藹卻帶著惆悵:“我是故意支開婷婷的,你也看出來了吧?”

  陸翔哲抬頭看著頭髮花白的老人家,並不說話,算是默認了她的猜測。

  李婷走到一半才發現自己錢包裡只有一張十塊錢。

  之前她搗鼓包的時候,把裡面的東西翻得亂七八糟,錢也都撒在了包裡面。

  折回去取錢,剛走到病房門前,就聽到裡面傳來外婆的聲音:“雖然我年紀大了,但我還不糊塗,那傻孩子為了不讓我擔心還那麼瞞著我。你跟莉莉的事是真的吧?”

  李婷整顆心都懸起來,生怕老人家受不住發病,手捏上門把打算推門而入解釋,繼而響起的說話聲卻讓她停駐了雙腳。

  “婷婷她舅媽打電話給我說這事的時候,我是真的有點沒想到。都是造孽啊,妻賢夫禍少,老理說的對啊,我當初和她外公就該拼死阻止婷婷舅舅結婚的,要不然,也不會發生。。。。。。”

  病房裡忽然安靜下來,繼而又響起老人家的說話聲:“婷婷從六歲就到你們方家了,這些年,恐怕沒少給你們帶去不便吧?”

  “婷婷她……從小沒了爸媽,後來又遇到我們家裡發生變故,被方老爺遇見並接到C市來,我又不在,她那麼小,做錯事也沒人在旁邊點個醒。但她一直都是個好孩子,跟著我和她外公生活時,小小年紀但是卻一點不讓我們操心,每天不停的幫著我們老兩口幹活。。。。。。從小也沒有享受過同齡小朋友的童年快樂,這是我們欠她的,婷婷真的是個好女孩啊。”外婆說著說著就哽噎了。

  李婷站在門邊,聽了這些話心口犯堵,她輕輕轉動門把,透過門縫望進去。

  外婆激動的握著陸翔哲的手,眼中滿含祈求:“所以,如果她有什麼做得不好的地方,你可以提出來讓她改,外婆。。。。。。我希望你別輕易跟她說要分開的話,我求求你好嗎?”

  李婷看著老人小心翼翼討好的樣子,心裡一疼,合上門背靠在了牆上。

  李婷又轉身出去買了早餐回來,發現沙發上多了一台筆記型電腦。

  “回來了?方宇的秘書剛來過了,還拿了一台電腦跟一些文件過來,看起來他是真的很忙,我讓他先去工作,不用守著我,但他依然留下來了。”

  外婆半躺在病床頭,後背墊了高高的,李婷目測應該有五六個枕頭,但是情緒好像很好了。

  老人家順著李婷的視線看向枕頭,立刻笑了:“方宇怕把病床搖起來我的腰會不舒服,就特意去護士站跟人家多要了兩個枕頭。”

  陸翔哲的性子偏冷,平日裡給人高高在上的疏遠感,說得通俗點,屬於那種三棍子打不出一個屁的悶騷脾氣,李婷有些難以想像他板著臉跟年輕護士討要枕頭的樣子。

  但只要想想他看到護士傾慕的眼神蹙眉的樣子,李婷忍不住勾起唇角,洗手間的門忽然打開,從裡面出來的陸翔哲那雙幽黑的眼正好對上她笑得彎彎的美眸。

  李婷來不及收起笑容,有些尷尬地轉開眼,卻注意到他端了個小盤子。

  盤子裡裝著蘋果塊,削了皮,每一塊都切得很平整,就像陸翔哲給人的第一印象——冷肅,刻板,一絲不苟卻又精緻。

  他的手很修長也很好看,因著他古銅色的膚色,更像是一件精緻的藝術品,李婷覺得跟那些拍手部特寫廣告的手模也不逞多讓,此刻用來削蘋果有些暴殄天物。

  陸翔哲從她身邊走過,把盤子放在病床櫃上,然後回到沙發前坐下繼續處理秘書送來的緊要公事。

  即便他一句話都沒說,但他做出的這些小細節卻更令人來得暖心。

  李婷看向外婆,果然老人家臉上的病態早已被愉悅的笑取代。

  陸翔哲的西裝扣子解開著,裡面的白襯衫也開了兩顆紐扣,也許是個子太高,坐在沙發上,他稍稍傾身,專注地望著筆記本螢幕,抿著薄唇,神情沉靜得跟在辦公室裡時沒異樣。

  其實他現在大可以回公司上班,但李婷卻莫名地開不了這個口。

  連她自己都不明白,望著他坐在那,她發現自己竟出奇的心安。

  就像昨晚在急救室外面,他坐在她的旁邊,她等待的過程裡居然沒半點驚惶,那麼地平靜,好像不是在等外婆從生死邊緣被拉回來,而是在等待一個做健康檢查的老人家。

  “婷婷,傻站著做什麼?方宇大清早過來,應該還沒吃早飯,拿點早點給他。”

  “嗯……好。”

  李婷心想陸翔哲這種清高冷的男人應該不屑于吃這種早餐,所以只拿了杯豆漿給他。

  陸翔哲從筆記本上抬頭,靜靜地望著她,卻沒伸手來接。

  “原味的,沒加糖。”李婷下意識地解釋了一句。

  其實她也不知道他的口味喜好,只是憑感覺讓服務生拿了原味豆漿。

  他抬起了手,不知道是故意還是無心,陸翔哲握住紙杯的時候,他的食指恰好覆蓋在她的食指上,李婷敏感的迅速地抽回了自己的手,她不敢抬眼去看他那吃人的目光,於是裝作不在意的轉身到病床邊給外婆弄早餐。

  但她的心跳卻已不復方才的平和。

  “肉圓,慢點!”孩童清脆的聲音忽然從外間走廊傳來。

  從走廊傳來的熟悉的童音讓李婷心頭一緊,她讓陸翔哲假扮她丈夫的時候忘記了他的另一個身份。

  如果小朋友看到陸翔哲,喊上一聲“爸爸”,說不定一下子就玩完了。

  李婷激動的趕緊向門口小跑著就要去阻止陸子涵進來,可她剛繞過病床,那邊門就開了。

  陸子涵那顆可愛的腦袋探進來,一隻憨憨地鬥牛犬腦袋也跟著從小傢伙的身子下伸進來,動作出奇地和諧。

  陸子涵的小肉手捏著門把手,踮著腳東張西望,看到李婷時當即高興地沖進來:“

婷婷,你看我給外婆帶什麼早餐過來了!”

  李婷低頭瞧見小朋友手裡拎了個小蛋糕盒子。

  “是蛋糕嗎?”李婷一邊問一邊擋住了陸子涵的視線。

  陸子涵重重地點頭:“這是我昨晚特意給外婆準備的。”

  小朋友每回做事情都會加上“特意”兩字,李婷知道他在等待自己的誇獎。但今天,李婷顧不上讚揚他細心能幹,滿腦子想著都是怎麼把他先支開。

  “子涵,還沒吃過早餐吧?老師帶你下去買點好不好?”

  牽過小朋友的手,李婷就要把他往門口帶,但病床上的老人卻顯然聽到了孩子的話,坐了起來,有些驚喜的聲音傳來:“是給我特意做的蛋糕嗎?”

  李婷暗道不好,果然,陸子涵已經放開她的手拎著蛋糕跑到病床邊。

  “嗯,外婆你要嘗嘗嗎?我還讓陳阿姨準備了小碟子跟刀叉……”

  跟在他身後的“肉圓”卻忽然汪汪叫了起來,還是情緒高昂地叫。

  “肉圓,你就不能安靜會兒嗎?”

  陸子涵一邊用兩隻小胖手笨拙地拆著蛋糕盒子,一邊抱怨地順著“肉圓”叫喚的方向望去,在對上那雙熟悉的黑眸時愣了愣,本能地脫口而出:“爸爸……”

  “是你爸爸送你過來的嗎?子涵。”李婷及時截住了陸子涵的話。

  “不是……”陸子涵眨了眨眼,確定自己沒看錯,這個坐在沙發上一副雷打不驚樣子的男人不是他爸爸還能是誰,憑他們父子相愛相殺的關係,就是化成灰他也認得!

  李婷見陸子涵的小手指向陸翔哲,張著紛嫩的雙唇想說什麼,忙蹲下身,一把握住他軟軟的手指,“怎麼突然來了,也不給老師打個電話。”

  陸子涵一臉糾結,他的爸爸怎麼在婷婷外婆的病房裡!

  “這是你的學生?”沙發上的人終於站起走過來。

  陸翔哲兩手放進褲袋裡,居高臨下地望著被李婷摟著的陸子涵,那波瀾不驚的語調,那平淡的眼神,好像真的不認識眼前這個孩子。

  “小涵啊,這就是你李老師的老公,你叫他方叔叔就好。”一旁的外婆好心地提醒。

  陸子涵扭頭看看李婷,又看看陸翔哲,當李婷心驚膽戰地以為他會穿幫時,小傢伙卻默默地低下了頭,雖然沒說話,但李婷還是明顯感覺到小傢伙情緒的轉變。

  外婆沖陸子涵伸了手:“來,小涵,到外婆這兒來。”

  “外婆,我先帶子涵去買點吃的吧。”李婷想出去跟小傢伙解釋清楚。

  “剛不是買了早餐嗎?既然小希給我做了蛋糕,那早餐就給他吃吧。”

  早熟的孩子有早熟的好處,像陸子涵小朋友,用他聰明的腦袋瓜轉了一圈,就知道爸爸跟婷婷玩的小把戲,心裡雖然升騰起了稱之為氣憤的小火焰,卻沒有當場發作。

  陸子涵從李婷身邊跑到了病床邊,接過老人家手裡的早餐,甜甜地說了聲“謝謝”。

  外婆笑米米地摸著他的頭,“好孩子,乖。”

  小朋友捧著熱乎乎的包子吃著,從頭到尾沒再看另兩人一眼。

  倒是“肉圓”興奮地搖著尾巴不停地繞著陸翔哲打轉,在被陸翔哲冷冷的目光掃了眼後,立刻縮了縮皺巴巴的腦袋,挪著圓滾滾的身子往陸子涵後面藏。

  “方宇,如果你還忙的話,就回公司吧,這邊婷婷陪著我就好了。”

  陸翔哲站在李婷身後,還沒開口,就被一道童音搶先,性感的眉頭不禁皺了下。

  而陸子涵坐在病床邊晃著腳,捧著肉包子睜著一雙黑亮的眼睛,扭頭好奇地問老人家:“外婆,我怎麼覺得方叔叔好眼熟啊,感覺好像在哪兒見過?啊,我知道了,和鏡子裡的我有些像哦。”

  李婷的聞言一驚,太陽穴突突地跳,盯著一臉天真的孩子,不知道他打算說什麼。

  老人家一聽這話,再眯著眼仔細一看,這方宇跟小涵這孩子還真有點像!

  “被你一說,還真是……”老人家這下是越看這孩子越喜歡,突然來了興致,從枕頭下拿出了一個貼身小布袋,“外婆這有張照片,是你方叔叔二十來歲那年的。”

  外婆拿出的照片李婷一眼就認出來,是那一年他們回H市時一起照的“全家福”。

  “來看看,像不像?”

  陸子涵拿過照片,有模有樣地打量一旁冷著臉看他的陸翔哲,又低頭假裝很認真地端詳照片裡的少年,然後無視父親警告的眼神,笑呵呵地說:“不太像呢!”

  “你方叔叔今年都二十七八了,模樣當然會有變化。”憶起往事,老人家臉上滿是笑意。

  陸子涵撓著頭髮,“我還以為方叔叔三十二三了呢,可能工作太辛苦了,呵呵。”

  李婷覺得陸子涵的話裡有話,每一句話似乎都在提醒外婆陸翔哲不是方宇的真相。

  “婷婷,我想上廁所,你扶我一把。”

  等李婷扶著外婆前腳進了洗手間,陸子涵的後衣領就被拎了起來,飛出了病房。

  陸翔哲黑著一張臉,像拎小雞似地把他拎出了病房,“肉圓”生怕落下似的緊跟著小主人出去了。

  ……

  關上病房門,拎出老遠一段路,陸翔哲才放開兒子。

  陸子涵也板著一張小臉,正氣呼呼地瞪著他。

  陸翔哲擰眉:“瞪什麼?這是你對父親該有的態度嗎?”

  “那你為什麼會在婷婷外婆的病房裡?”陸子涵望著陸翔哲的目光充滿敵意。

  “如果你再翹課,陸子涵,我就把你送回英國。”說完,陸翔哲就轉身往回走,並不理會陸子涵的質問。

  陸子涵不服氣,小跑著緊跟在後面:“你為什麼要冒充婷婷的老公?”

  陸翔哲沒有回答他,管自己走。

  “你是不是又趁我不在欺負婷婷了?”

  陸翔哲停下腳步,斜了他一眼:“她請求我的。”

  陸子涵氣急敗壞:“你騙人,你一大把年紀了,就算要找人冒充,她也應該找我的!”

  “找你?”陸翔哲涼薄的目光從陸子涵頭頂掃到腳底。

  陸子涵絕對認為陸翔哲的這個斜視動作充滿了對自己的輕蔑,閉上眼睛深深地呼了口氣,再睜眼時,小嘴抿緊,一本正緊地望著陸翔哲:“爸爸,你是不是也喜歡婷婷?”

  陸翔哲回視著兒子執著的眼睛,過了很久,直到陸子涵以為他不會回答了,打算再好好控訴一下這個壞爸爸,陸翔哲卻幽幽地開了口:“難道這不是你希望的嗎?”

  陸子涵皺著一張小臉,“我當然希望你喜歡婷婷了,你是我的爸爸,她是我喜歡的女人啊,如果得不到你的祝福,以婷婷善良的性子,一定不會答應我的。。。。。。”

  說著,他突然了悟般地看向陸翔哲:“爸爸,你真的接受婷婷了嗎?”

  陸翔哲淡淡地橫了他一眼,徑直朝病房走回去。

  陸子涵不自覺就好了心情,然後追上去,“爸爸你這次一定要好好幫助婷婷知道嗎?”

  ……

  等陸家父子回到病房,李婷明顯察覺到他們之間氣場和諧了不少。

  聽陸子涵笑著說方叔叔帶他去買可樂了,李婷不由多瞄了陸翔哲兩眼。

  不知道他用了什麼辦法讓小朋友這樣配合他演戲。

  沒多久,一個秘書就來病房帶陸子涵去學校。

  但很快小傢伙又折了回來,背著,趴在門口,對著陸翔哲用口型喊“爸爸”。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