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二婚女人之再嫁豪門

正文 第三十一章

書名:二婚女人之再嫁豪門 作者:386346812 本章字數:6196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2日 14:05


  第三十一章 “我什麼時候說過喜歡她?”

  陸翔哲雖然嫌兒子有點煩,但還是起身走到門口,低聲問:“什麼事?”

  陸子涵覺得自己跟爸爸現在是統一戰線上的盟友,抓了抓書包帶,往病房裡瞄了眼,笑得羞赧:“爸爸你能先借我五十塊錢嗎?放學後我想買束花給婷婷一個驚喜。”

  陸翔哲蹙眉,冷硬的五官讓他看上去極不易相處。

  “要是沒五十,一百塊也行。”陸子涵一副好商量的態度。

  陸子涵看到陸翔哲抬手,以為他去套皮夾,不由笑得更加燦爛,“謝謝爸爸!”

  結果房門“嘭”地在他面前甩上了。

  老人家精神不濟,在一番熱鬧的攀談過後又沉沉地睡過去。

  陸翔哲合上門回身就看到靠在沙發上打瞌睡的李婷。

  有陽光透過身後的窗戶透進來,將她整個人都籠罩在金色的光線裡。

  她閉著眼,眉頭緊鎖,睫毛濕濕地。

  陸翔哲深沉的眼睛停在她安詳的睡顏上,久久地,靜靜地,像是在看她,卻又仿佛在透過她看向更遠的地方。

  李婷睡得昏昏沉沉,她好像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

  她夢到了一個年輕的女子,秀美精緻的五官跟那張被她夾在書裡的黑白照中的女人如出一轍,對著她露出溫婉的笑,媽媽……但下一瞬卻已經轉身離她越來越遠。

  畫面忽然一轉,她又看到了二十二歲的方宇。

  也許是因為時間隔得太久,她已經看不清他的臉,唯獨不變的是掌心的溫暖。

  他拉著她跑過大街小巷的雪地,耳邊是自己急促的喘息聲,她反握緊他的手,不問他去哪兒,只想緊緊地跟著他,希望這條路永遠沒有盡頭。

  那年方家遭遇巨大變故,他一下子從天之驕子變成落魄的乞丐王子,一瞬之間從C市高級別墅區搬進破舊的拆遷房,但那段日子對李婷來說卻是生命中最幸福的時光。

  他為了方家四處奔波,而她就在家裡幫他照顧長輩,那時候方家的積蓄已經用得差不多,她為了省錢特意跑去農貿市場買棉線,又請隔壁的大嬸教她怎麼打毛衣打圍巾手套。

  冬天她的手因為洗床單跟衣服生滿凍瘡,他會坐在床邊握住她的手往掌心呵氣。

  雪花紛飛的夜晚,他帶著她翻越遊樂園的鐵門,說服保安老大爺,緩緩轉動的摩天輪在夜色裡閃爍著五顏五色的彩光,他忽然低頭親吻她,她能感受到自己紊亂激烈的心跳。

  他說:“關於摩天輪的傳說,你聽過嗎?”

  一起坐摩天輪的戀人終究會以分手告終。但當摩天輪達到最高點時,如果與戀人親吻,那麼他們就會永遠一直走下去……

  耳邊響起煙花升入高空綻放的聲音,一簇又一簇。。。。。。

  李婷睜開眼,朦朧的視線裡是白茫茫的牆壁,她發現自己的頭正枕在一個肩膀上。

  順著黑色的西裝她抬頭望去,入目的是一張棱角分明的俊臉,刻薄緊抿的雙唇,線條流暢的下頜,高蜓的鼻樑,跟記憶裡那張模糊的臉龐在她的大腦裡來回交替,她抬起的手無意識地輕輕撫上他的側臉。

  那雙沉睡的深邃眼睛不知何時已經睜開。

  在他低下頭來,李婷就像是著了魔一般,捧過他的臉不自覺的吻住了他的薄唇。

  滾燙的溫度在唇齒間蔓延開來。

  陸翔哲的黑眸幽深,深得似要擰出墨滴來,他任由她親吻著自己,沒有去推開她……

  “認真的?”他按住她的手,身子前傾,貼近她紅紅的耳根。

  李婷半閉的雙眼,靠在他的懷中,又長又密的睫毛不停地顫抖,她的一隻手碰到了冰涼的皮帶滑扣。

  陸翔哲看了眼病床上的老人,喉頭滑動了一下,驀地將她整個人抱起,大步邁向洗手間。

  狹隘的空間,被反鎖上的門,李婷的後背猛地抵上冰涼的瓷磚,她翕合的雙唇細微地低喃著幾個字,讓身前的男人驟然停頓了所有的動作。

  方……宇……

  陸翔哲聽清楚了這兩個字,眼底瞬間仿若颶風掃境後的森冷。

  他盯著她的眼神陰鷙卻又熾熱,像他這種居於高位的男人,都有他人不可挑戰的底線,怎麼可能忍受女人在這個時候喊著其他男人的名字?

  他本就是個冷情的男人,陸老太太給他算過命,算命的大師說他天生涼薄,命雖富貴卻太硬,日後難免克妻克子,落個不得好死的下場,當時老太太就把那算命的大師給轟了出去。

  結果還真讓那個神棍說中了。

  他結婚那天新娘子在前往婚禮現場的路上,所坐的婚車跟一輛大卡發生碰撞。

  本來那是他坐的車子,公司臨時有事需要他去處理,車子被開去了加油站,劉靜就把自己的車給了他,他處理完事情到現場,等來的是新娘子車禍被送往醫院搶救的噩耗。

  劉靜保住了性命,痊癒後他們去登記結了婚,婚後的徐靜靜依舊會用那愛慕的眼神凝望著他,每當入夜後卻變得惶恐不安,後來他才得知真相,因為那次事故讓劉靜失去了子宮。

  面對一個殘缺的妻子,他沒有選擇離婚,甚至幫她一起隱瞞了真相。

  想起那個算命的大師給自己批得命,想到劉靜如果沒跟自己換車……這是他虧欠她的,陸家知道,徐家也知道,所以才會在劉靜恢復身體後迫不及待辦了他們的婚禮。

  為了瞞住劉靜不能跟他同房的事,沒多久他們就移居到了國外,偶爾才回國一次,八年婚姻生活,他們相敬如賓,他的潔身自好讓他們婚後沒有紅過一次臉,吵過一次架。

  後來劉靜死了,他和尚一樣清心寡欲的私生活無意間被母親發現。

  陸老太太心急如焚,以為他是因為劉靜的死而萬念俱灰,只想帶著孩子孤獨終老。

  只有他心裡清楚問題出在自己身上。

  十六七歲上中學那會兒,當孟辰他們看島國毛片兒看得熱血澎湃,只有他盯著電視裡的畫面一點衝動都沒有。

  不管面對怎麼樣的妖嬈尤物,他都能像柳下惠一樣坐懷不亂。

  但他又相信不是自己的身體問題,每當他看到那些倒貼上來的女人,腦海裡就浮現出十六七歲看的那些淫穢畫面就忍不住皺眉,感到無法言喻的嫌惡。然而那晚在酒店,當他因為這個女人,身體發生變化的時候,他沒有掩飾心底的錯愕。

  不管這個女人是因為什麼接近自己,哪怕她身為人婦還來跟自己來玩欲擒故縱,他都無法克制住那種心癢難耐的感覺,甚至還生出先陪她玩,等玩膩後全身而退的荒唐想法。

  就在這時,廁所的門被“嘭嘭”地敲響——

  “婷婷!”

  外婆略顯焦急的聲音在門口響起:“婷婷,是你在裡面嗎?”

  顯然是洗手間裡過大的動靜驚動了老人家。

  李婷瞬間清醒過來,看到兩人親密的姿勢,心裡一慌,尤其是聽到門把手不斷被轉動的聲音,看到陸翔哲一動不動,更是使勁掙扎:“外婆在外面!”

  “婷婷你怎麼了?”外婆敲門敲得更響:“你應外婆一聲婷婷!”

  陸翔哲保持著原來的姿勢,盯著她,黑眸深到不見底。

  李婷用儘量冷靜的聲音沖門外喊道:“外婆,我沒事……啊!”

  陸翔哲突然扳過她的肩頭,將她翻過來又往旁邊牆上一推,他傾身而上,低頭封住她的唇。

  “嘭嘭!”外婆佝僂的身影晃動在門外,“婷婷……”

  “唔……”李婷偏頭想要避開,卻躲不開他強勢的掠奪。

  李婷有點承受不住,但門外外婆始終沒離去。

   最後,李婷掙扎的沒有力氣了,在她順著牆滑下去之前,整個人卻突然猛地往上被舉高。

  陸翔哲把她緊緊地抵在牆上,垂著頭跟她鼻子對鼻子,眼睛對眼睛,灼熱而濃重的鼻息充斥在兩人之間,“不回答你外婆嗎?”

  瘋子……唔!

  李婷眼神警告不允許他亂來,他暮靄沉沉地盯著她,沒有了動作。

  她忙轉頭對門口道:“剛才不小心滑倒……嗯,我沒事……外婆,我過會兒就……出去。”

  陸翔哲突然埋首在她的脖頸處,滾燙的氣息令她戰慄,忽然就響起李舒夏那挑釁而露骨的話——

  “你知道嗎?方宇碰我的時候,我才十五歲,毛還沒長全!”“……他特別喜歡那樣的姿勢,表姐,他有沒有跟你

試過啊?”

  李婷緩緩閉上眼,眉心緊蹙,身體不停地戰慄,她看到他跟李舒夏睡到一塊兒會心痛,那他呢?他當初那麼介意她那層膜,要是她再跟其他男人……不知道他會不會發瘋?李婷突然升起一種莫名的感覺。

  只是下一秒,身上的擠壓力道忽然消失。

  李婷雙腿打軟地靠著牆壁,抬頭看向戛然而止的陸翔哲。

  陸翔哲直直地望著她,從褲袋裡找出了煙跟打火機,當著她的面點燃抽了一口,煙霧嫋嫋裡,他的目光諱莫如深得令人看不懂,李婷為剛才自己生出的齷齪想法感到恥辱。

  廁所裡彌漫了煙草的嗆人煙霧。

  不知過了多久,陸翔哲將煙蒂丟進馬桶,拉開門就出去了。

  李婷順著冰冷的牆壁緩緩地下滑,她坐在地上,雙手抓著自己的頭,長髮淩亂,慢慢地摟緊自己的雙臂,眼圈酸澀,像是隨時都可能潸然淚下。

  放學時,陸子涵背著跟在死對頭韓胖子後面,正想偷偷把體育課上從操場角落刨來的蟲子放進他的後衣領裡,眼睛卻瞟見校門口停著的黑色賓士s600。

  尤其是看到那個陰著臉、靠在車邊抽煙的男人時,嚇得小胖手立刻拋了蟲子。

  躲在門衛處大叔那裡往門外探頭探腦了會兒,陸子涵能隱約察覺到自己這個爸爸的心情不是很好,地上煙頭就要不少了,躊躇了片刻還是扭捏著走了過去。

  “爸爸!”陸子涵皺著小臉不情願地喊了一聲。

  這是陸翔哲第一次來陸子涵的學校,也是第一次親自來接他放學。

  陸翔哲掐了煙,說了句“上車”就自己先繞過車頭坐進駕駛座。

  陸子涵癟了癟小嘴,只好自己打開副駕駛的車門,然後爬進去坐好,把書包甩到後座,又熟練地給自己系好安全帶,然後扭頭看陸翔哲:“爸爸,你今天怎麼有空來學校接我了?”

  開車的男人沒回答,微薄的唇抿著,視線落在前面的路況上。

  陸子涵早就習慣了自家老爸這種臭屁脾氣,小嘴嘀咕了兩句,就自顧自己玩去了,過了會兒又討好地湊過來:“爸爸,你能給我買一部手機嗎?”

  陸翔哲瞥了他一眼,臉依舊繃著,“做什麼?”

  “我們班上很多同學都有手機,我想啊,有了手機,我就會方便跟家裡聯繫。”

  有些臉紅地看了看臉色不太好的男人,陸子涵繼續說:“我現在跟婷婷好不容易關係又往前邁了一步,但我們幾天才見一次,我怕感情會冷淡,我想如果每天都打電話應該會好點。”

  說完,陸子涵兩眼殷切地等待陸翔哲回答。

  可是等車子轉過兩個十字路口駛上高架,陸翔哲都沒開口說一個字。

  “爸爸,你考慮得怎麼樣了?”陸子涵小心地又試探地叫了幾聲,“爸爸,爸爸?”

  “有完沒完了?”陸翔哲皺眉冷喝了一聲。

  陸子涵委屈地抿起小嘴,臭爸爸,壞爸爸!心裡正罵得喚,陸翔哲冷冰冰的命令在旁邊響起:“以後都不許再跟亂七八糟的女人來往,也不准再整天往醫院跑。”

  “為什麼?”陸子涵簡直無法相信自己聽到的這個噩耗。

  “週末我已經幫你換選了跆拳道班。”

  陸子涵無法接受陸翔哲的自作主張,鼓著小臉表示抗議:“我不要學跆拳道,我想學畫畫,我要婷婷做我的老師!爸爸,你不是說蠻喜歡婷婷的嗎?怎麼突然又變卦了?”

  “我什麼時候說過喜歡她?”

  “就早上在醫院啊!”陸子涵氣惱自己怎麼有個這麼無賴善變的爸爸,“而且婷婷也不是亂七八糟的女人,不准你這麼說她!你不能因為沒女孩喜歡你也不讓我跟婷婷來往!”

  “陸子涵,再多說一句,我馬上給你訂回英國的機票。”

  陸子涵氣鼓鼓地兩條小胳臂環胸,別開頭看窗外,心想自己一定不是他親生的,有哪個爸爸會這麼苛刻自己的孩子!早知道這樣,還不如過繼給二伯做兒子……

  陸翔哲淡淡斜了眼滿臉憋屈的兒子,莫名地,本氣悶的胸口突然就順暢了。

  “如果你真喜歡畫畫,就找個畫畫老師讓她星期天來家裡教你。”

  陸子涵板著小臉,沒有理會陸翔哲的建議,等轎車朝著市第一人民醫院的相反方向駛去時,一雙黑亮的大眼睛頓時失了光澤,懨懨地埋下了腦袋。

  賓士s600剛在大院陸家的紅色大門前停下,陸子涵就賭氣地推開門跑了下去。

  陸翔哲一下車就看到不遠處停著一輛掛著京字型大小牌照的奧迪。

  他的太陽穴忽然一陣脹痛,轉身原路折回,剛拉開賓士s600駕駛座的車門,一個警衛員從別墅裡跑出來:“三少,首長讓你進去!”

  晚上陸家的餐桌上,難得家裡的男丁都坐到了一塊兒。

  陸老太太跟保姆一起布完菜,洗了手從廚房出來,看到三大一小四個男人,眼跟前也擺了三大一小四個碗,都沒動筷,顯然是在等她一塊兒用餐呢。

  等老太太入了座,四個男人不約而同地拿起筷子,動作出奇地一致。

  陸家人飯桌上一直秉承著“食不言”的準則,所以安靜得只有筷子碰到碗壁的聲音。

  陸老太太很快就發現了自家小乖孫有些不對勁。

  以前每回來,哪次不是小嘴嘰嘰喳喳地滿屋子跑,今天從進來後就一直坐在沙發上不說,現在上了飯桌也沒搶著雞腿吃,一雙小肉手捏著過長的筷子有一下沒一下地在扒著米飯。

  “小涵,怎麼了?誰欺負你啦,告訴奶奶。”

  陸子涵整張臉都要埋進飯碗裡,冷不防聽到老人家關切的詢問,立刻紅了眼:“奶奶……”卻在接受到旁邊投來的警告冷眼時立刻噤了聲,委屈地縮了縮脖子。

  陸翔哲還沒來得及收回視線,一盒抽紙就重重地砸在他的肩上,然後光榮掉在地上。

  “瞪什麼瞪?嚇唬誰呢?”整個餐廳都是陸啟明對著陸翔哲訓斥的聲音,“有你這麼養孩子的嗎?動不動就冷臉,我當年要像你這麼養孩子,你能長成今天這樣嗎?”

  等陸總參謀訓夠了,陸翔哲才俯身撿起抽紙遞還回去,自始至終沒反駁一句。

  見他這樣,陸啟明也覺得沒趣,抿了抿嘴,看向陸子涵時,一張冷臉立刻換上了和藹可親的笑容,頗具討好嫌疑地招了招手:“來,坐到爺爺腿上來好不好?”

  陸子涵扭頭看了看陸翔哲,這個細微的小動作讓陸總參謀不高興了,虎著臉瞪了一眼陸翔哲,“爺爺讓你過來就過來,瞧他做什麼?有爺爺在,我看誰敢欺負你!”

  陸子涵立刻滑下椅子,跑過去撲進陸總參謀的懷裡,情深又意切地喊了一聲“爺爺”。

  “乖~~”陸啟明慈祥地摸了摸乖孫子的腦袋,心都要軟化掉了。

  陸子涵坐在陸啟明腿上,有些小得意,偷偷地看向右手邊的陸翔哲,不想對上那深邃的黑眸,小心肝跳了跳,小胖手忙抓了一顆腰果送到陸啟明嘴邊:“爺爺吃。”

  一頓飯吃得接近尾聲,陸老太太的念叨準時響起。

  “咱們這桌子上什麼時候才能有兩個兒媳婦啊?我個老婆子,整天跟你們幾個大老爺們待在一塊兒,遲早有一天這心臟要受不住的!”

  陸翔哲用飯的動作沒有絲毫停頓,表情也一層不變,似乎早已習以為常。

  陸家一號光棍陸翱哲一身深綠色軍裝,比陸翔哲大了兩歲,常年的軍旅生涯讓他身上多了一份正氣,聽了老太太的話倒是些微地皺了下眉頭,這是不耐的表現,好像這一幕經常發生。

  “我說我的命怎麼這麼苦啊?生了三個兒子,一個英年早逝,一個好好地就離了婚,一個倒還好,孩子是有了,結果老婆沒了,我上輩子是造了什麼孽?”

  陸老太太抽了張紙巾擦了擦眼角那不存在的眼淚,每回做戲都做足了。

  陸翔哲聽不下去,擱下筷子,看向老太太,“那媽你說想怎麼樣?”

  老太太等的就是這句話,熟練地從口袋裡拿出兩張照片,一張擱老二面前,一張推到老三旁邊,“翱哲,翔哲,你們瞧這兩姑娘怎麼樣?不論模樣還是家世那都沒得說的。”

  老二默默地吃飯,假裝沒看到那張照片。

  陸翔哲掃了眼照片,皺眉,“以後這樣的,媽你不要再給我介紹了。”

  陸總參謀聽完重重拍了下桌子,“人家不嫌棄你就好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