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二婚女人之再嫁豪門

正文 第三十二章 方宇,我們離婚吧!

書名:二婚女人之再嫁豪門 作者:386346812 本章字數:5009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0日 10:29


  第三十二章 方宇,我們離婚吧!

  “你皺什麼眉?還嫌棄人家啦?人家不嫌棄你就好了!”

  陸翔哲:“……”

  “你跟我來書房!”陸啟明扔下筷子,兩手一背,大步進了書房。

  陸翔哲抬頭看向坐在自己對面的二哥,陸翱哲假裝沒看到他的暗示別開了頭。

  “奶奶,這可怎麼辦呢?爺爺又要罵爸爸了!”

  等書房裡傳來陸總參謀的責駡聲,陸子涵晃著老太太的手臂開始貓哭耗子假慈悲。

  “別怕。”陸老太太輕捏乖孫的臉蛋,“你爸啊,要不罵永遠不開竅。”

  陸子涵一本正經地點頭,“奶奶說的對,我不能包庇爸爸,犯了錯就要接受組織的批評。”

  對面的陸翱哲聽了這話一口水嗆在喉嚨裡,右手握拳抵著嘴輕聲咳嗽起來。

  “二伯你感冒了嗎?”陸子涵兩小手擱在下巴上,搖頭晃腦作可愛狀,真是萌斃了。

  陸翱哲望著賣萌的侄子,咽下一聲輕咳,笑:“咳……沒有。”

  在陸老太太端了盤子去廚房後,小朋友跳下椅子,跑到陸翱哲身邊,一邊打量著他軍裝肩上金燦燦的星星,一邊討好地趴在他腿上,“二伯,你真的不結婚生孩子了嗎?”

  陸翱哲摸了摸他的腦袋,他自己沒孩子,憐惜這侄子從出生就沒了母親,自己弟弟又不怎麼上心照顧,所以他對這個侄子一向甚是疼愛:“怎麼這麼問?”

  陸子涵從褲兜裡掏出一本便利條跟一隻筆,然後寫了一串數字,在陸翱哲不解的注視下,鄭重其事地把小紙條遞過去:“如果真那樣,就請二伯考慮考慮我吧。”

  陸翱哲:“……”

  關於離婚這個問題李婷不是沒想過,但真打算付諸實踐,就好比從她的心頭剜去一塊肉。

  兜兜轉轉這麼多年,徘徊彷徨,心傷怨恨,卻都抵不過李舒夏懷孕帶來的悲愴跟諷刺。

  抱著自己靜靜地坐在洗手間地上時,李婷感到前所未有的疲憊。

  她知道自己累了。不止身累,心也累了。

  在跟方宇這場曠日持久的婚姻戰裡,終究是她先撐不下去舉了白旗。

  其實很好選擇不是嗎?

  這些年不過是她被自己的執念困住,不願意從這個圍城裡走出來罷了。

  ……

  “婷婷,最近方宇是不是公司很忙?”

  李婷端了洗好的水果從洗手間出來,就聽到老人家暗含關心的詢問。

  她下意識地看向沙發,那裡空蕩蕩地,仿佛已經被閒置了很久。

  那天陸翔哲離開後就沒再出現,連帶著陸子涵也沒來了,父子倆就跟人間蒸發了一樣。

  “對了,小涵那個孩子怎麼也不來了?他不在,我倒有點想他了。”

  李婷剝好橘子遞給外婆,“可能學校比較忙吧,現在的小孩子學習都比較多的。”

  老人家接過橘子的時候看著李婷,“你跟方宇,什麼時候要個孩子啊?”

  “這個不急,反正我們還年輕。”李婷覺得自己現在當著外婆的面說謊都不用打草稿了,簡直是信手拈來,打趣道:“外婆急著想要抱曾外孫了?”

  外婆歎了口氣,“我倒是想,如果有個像小涵那樣可愛懂事的曾孫,估計啊,我還能多活個十年……你呀,就是不讓外婆省心,工作哪有家庭重要,跟方宇商量商量……”

  李婷握著老人家的手,緊緊地,卻沒有接下話茬。

  老人家大病初愈,精神頭不是很好,說著說著就耷拉下眼皮睡過去。

  李婷替她蓋好被子,起身走到窗前望著下面的車來車往,直到伊文的奪命call打來。

  李婷一趕到警局,就聽到汪洋哭喪的聲音。

  “員警叔叔,那真只是個美麗的誤會,像我這種遵紀守法的市民怎麼會幹這種事?”

  伊文早在門口等著了,見李婷到了立刻迎上來。

  “到底怎麼回事?”李婷不明白,好好的,汪洋怎麼被員警找上門了?

  “這個笨蛋上網發帖子罵方氏,結果忘記套馬甲,暴露了本尊,”伊文雙手環胸,朝坐在那一把鼻涕一把淚跟員警哭可憐的汪洋翻了個白眼,“人家方氏現在說要起訴他了。”

  汪洋拖著一雙人字拖,穿著一套花裡胡哨的睡衣,顯然是剛被人從床上挖起來。

  李婷撫了撫額頭,轉身邊往外走邊說:“我去找方宇。”

  ……

  李婷有些時日沒來方氏上班,而人事部也像是縱容了她這種曠工行為。

  總裁秘書之一的王曉曾打電話來關心,話語間透露公司的同事都說她仗著表妹勾搭上總裁開始在公司橫著走,當時李婷望著桌上剛列印出來的辭職信,對這種說法一笑置之。

  如果真要跟方宇以離婚收場,她不可能再當他的助理。

  當初進方氏不過是因為想要在他身邊陪著他,盡自己的力幫他一些忙,現在這個理由即將不存在,那她還留下來做什麼呢?

  走出電梯,李婷就發現其他員工看自己的眼神有些怪異。

  剛從茶水間出來的王曉立刻跑過來把李婷拉到角落,“你表妹跟方總分了?”

  李婷愣了愣。

  王曉見她一臉困惑的樣子,想來是真不知道,就好心地解釋:“前天總裁換秘書了,李舒夏甚至到今天都沒再出現在公司,大家都在猜測她是不是被總裁甩了。”

  想到那日方宇攔著她讓李舒夏走的情景,李婷心想方宇是不捨得李舒夏懷了孩子還要操勞,到時候肚子大了恐怕也不好看,倒不如金屋藏嬌先供養起來。

  見李婷直接往總裁辦公室而去,王曉忙拉住她:“你去哪兒?”

  “我找方總有些事。”

  “哦,那你先在外面等會。”王曉目光有些閃躲,“方總現在可能有點忙。”

  不用王曉點破,李婷就知道怎麼回事。

  往辦公室方向看了眼,李婷走到一旁的沙發上等,她的神色無異。

  倒是王曉忍不住先抱怨起來:“新來的秘書什麼都不會,就會頂著一對‘兇器’對我們指手畫腳,真當自己是老闆娘了?奇葩一朵!”

  奇葩不奇葩不要緊,最重要的是能不能爬上方宇的床。

  這一點方氏員工都心知肚明,李婷也清楚,卻沒有哪次像現在這樣心態平靜。

  大約二十分鐘後,總裁辦公室的門開了。

  一個穿著套裝、長相明豔的年輕女人踩著高跟鞋從裡面出來,給人童顏巨ru的感覺,每走一步胸前的波霸就要晃一晃,“王秘書,方總要一杯黑咖啡。”

  她臉頰上的紅潮還沒褪去,甩了甩及臀的卷髮,昂首挺胸,高跟鞋噠噠噠地去了洗手間。

  “不就是伺候男人的功夫好嗎?嘚瑟什麼……”話雖這麼說,王曉還是去泡咖啡了。

  李婷盯著那個新秘書的背影

看了會兒,然後起身走去總裁辦公室。

  “篤篤篤。”

  敲了幾聲門,聽到裡面的人說了“進來”,李婷才推開門進去。

  “把咖啡放到茶几上,沒其他事出去吧。”

  方宇正在翻閱一份文件,眉頭微皺,白熾燈光在他周身投下一圈淡淡的銀邊。

  他的五官瘦削立體了很多,直挺的鼻樑透著一股淩厲,黑髮又短又硬,淺藍色的細豎紋襯衫領口微敞,坐在那裡顯得幹練而俐落,找不到一點浮躁之氣。

  李婷站在那裡,這些年以來第一次這麼仔細地端詳方宇,也第一次去正視一個事實,這個看起來成熟穩重的男人確實已經不是她的那個大男孩。

  再回頭去看,這幾年,她居然找不到兩人一點一滴相濡以沫的時光。

  “怎麼還不出去?”

  方宇抬頭就看到了李婷,手裡的簽字筆頓在那,筆尖的朱芯在紙上染開一滴礙眼的黑。

  李婷斂去心頭忽然湧上來的萬千思緒,開口:“汪洋不是故意的,請你讓方氏的法務撤銷對他的起訴,況且,這麼點小事,你又何必要鬧到法庭上去?”

  方宇跟李婷對視了幾秒,然後低頭在文件上簽上自己的名字,龍飛鳳舞。

  李婷的手指捏緊肩上的包,“到底要怎麼樣你才肯算了?”

  辦公室裡只有珠芯在紙張上劃動和資料翻動的聲音。

  李婷不由地往前走了兩步,看著顧自工作的男人,“你以前不是這麼斤斤計較的人。”

  以前……

  脫口而出的兩個字讓辦公桌前的男人抬起了頭。

  話說出口,李婷自己也怔了怔,爾後一絲苦澀繞在心頭。

  以前的方宇願意為了她做任何事,卻已經在她的回憶裡面目全非,現在的方宇就這樣坐在她的面前,盯著那棱角分明的俊顏,她的左腳踝卻開始隱隱作痛。

  握緊包轉身離開的瞬間,身後響起他的聲音:“今天是媽的生日。”

  李婷腳步一滯,方宇已經從衣架上拿了外套,“有什麼事等吃完飯再說。”

  停車場,方宇站在一輛捷克旁邊,打開副駕駛車門等待她。

  不是以前那輛賓士,這輛捷克應該是他最近新買的。

  李婷盯著那嶄新的座套,腦海裡浮現出的是他曾說過的一句話,以後我的身邊就是你的位置,可是後來,他的身邊換了太多的女人,卻不再有她。

  走過去,李婷拉開了後座車門,坐進去關上車門,然後閉目養神。

  過了良久,副駕駛車門才“砰”地合上,李婷沒有睜開眼,睫毛卻些微地顫了下。

  車子駛出停車場匯入車流,耳邊是車輪胎摩擦地面的唰唰聲。

  李婷睜開眼,扭頭看向窗外迅速倒退的風景。

  “想吃什麼菜?”

  李婷看了眼前面男人精心修剪過的後頸發梢,隨即又將實現投向窗外:“隨便。”

  方宇的十指握緊了方向盤,他看向後視鏡裡李婷秀麗乾淨的側臉,有一縷黑發落在她嘴角位置,粉色的唇瓣輕輕抿著,盯著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車子在一家商場門口停下時,李婷不解地看向駕駛座上的男人。

  不是說蔣愛華生日要去吃飯嗎?

  方宇替她打開車門的時候解釋:“我還沒買禮物。”

  李婷跟他進了一家珠寶專櫃,很快他就選好了一條做工精緻的金手鏈。

  買好禮物,他卻沒急著走,又進了旁邊的女士服飾名品店。

  李婷在門口站了兩分鐘,不見他出來,遲疑了下走進去。

  方宇正拿著一件鵝黃色的冬裙,抬頭見她進來,就對導購員說:“照她的身型拿一件。”

  李婷是個識趣的女人,當導購員把裙子遞給她時,她什麼也沒問,哪怕她心裡有疑惑,但還是拿著裙子進了換衣間,等她換了裙子出來,方宇已經拎了雙鞋子到她跟前。

  李婷的視線卻沒被那雙精緻的高跟鞋吸引,她看著他:“汪洋的事……”

  “坐下來換鞋子。”方宇徑直在她的腳邊蹲下,筆挺的西褲出現幾道褶皺。

  李婷沒有動。

  他仰起頭,“剛才我已經讓林律師去警局了。”

  李婷這才在沙發上坐下。

  他一手拿著鞋子一手伸過來。

  意識到他想做什麼,李婷先俯身,輕輕地一擱,另一隻手拿過了鞋子,“我自己來就好。”

  方宇的手頓在半空,然後慢慢收回去,起身站了會兒才離開。

  眼皮底下的皮鞋消失,李婷慢下穿鞋的動作,她在沙發上靜靜地坐了會兒,才抬頭看向旁邊的導購員低聲說:“幫我換小一碼的鞋。”

  蔣愛華過生日就在“極地”訂了一個包廂,沒請什麼人。

  李婷跟方宇到的時候,蔣愛華她們已經在了。

  方老太看到李婷時,一張臉直接拉長了,但礙于孫子倒也沒有發作。

  方宇出去點菜,李婷把禮物遞給蔣愛華,“媽,生日快樂。”

  蔣愛華原以為李婷不會過來,現在看到她,見她穿得漂亮正式,又是跟兒子一塊兒過來的,松了口氣,替李婷攏好鬢邊的碎發:“來就好了,買什麼禮物?”

  “反正花的是我們方家的錢,心疼什麼……”

  李婷忽略方老太不和諧的聲音,見蔣愛華要去洗手間就主動起身,“媽,我扶你去。”

  “婷婷,說實話你今天能來我挺驚訝的。”

  李婷抽了張紙巾遞給方母,微笑:“為什麼?媽的生日我怎麼可能不來?”

  蔣愛華看著李婷,眼裡有疼惜,“你表妹的事我已經知道了。”

  李婷沒接話,把手伸到感應器前,溫熱的水沖下來。

  “婷婷,你放心,我是絕不允許那個孩子生下來的。”

  從洗手間出來,還沒在椅子上坐下,包廂的門就被撞開,一陣吵雜聲傳來。

  “讓我們進去!快讓開,我見親家母難道還要你通報嗎?”

  王玉尖銳的聲音太過熟悉,李婷第一時間地朝包廂門口看去。

  李繼明、李舒夏、王玉在服務員的阻攔下,一邊咒駡一邊往裡沖,蔣愛華直接黑了臉,沖趕過來的保全道:“亂七八糟的人,還不給我趕出去?”

  王玉一聽到蔣愛華的聲音,扭頭瞧見雍容華貴的蔣愛華,也不再跟保全爭執,一屁股坐在地上,大聲哭喊起來:“我苦命的女兒啊,你以後可怎麼辦呢?”

  方老太看到撒潑的王玉,氣得用拐杖指著李婷,怒聲道:“看看你家的好親戚!”

  “我的兒啊!你怎麼遇上這種負心漢?你年紀輕輕地跟了他,現在還懷了他們方家的孫子,他居然狼心狗肺地讓你去打掉,以後你還怎麼出去見人啊?”

  李舒夏扶著不停捶地的王玉,眼淚嘩嘩流下來,哽咽出聲:“媽……”

  “這孩子不是我的。”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